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箜茗

正文第四章 不得最苦

[更新时间] 2019-01-12 18:13:20 [字数] 2003

我拿走了楚心月的一个梦。|!&~@首发www.zongheng.com~?*%^

她的梦中有着万里的壮阔风雪,也有着明媚的桃夭艳曳,而最美的,是他离去时回首的那一暼,那一眼,深藏着眷念和决绝。|!&~@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楚家在几个月前,还是这临潼最穷困的人家之一,楚廷然在几年前,也不过是个卖糖人的小贩。那时,他还叫做楚大富。孟家是书香门第,孟楚两家所谓的“世交”情谊,因为楚家的没落,往来早已是少的可怜。唯有孟家公子孟坤,偶尔还会出手接济楚家。|!&~@首发www.zongheng.com~?*%^

楚廷然,哦不,楚大富,那时做的最多的糖人便是财神,当自己在底层苦苦挣扎而无能为力的时候,唯一能做的只是祈求神来渡自己,哪怕神并不会听到任何声音。|!&~@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楚心月是在三年前的冬至那天见到十一的,楚大富在收摊时不慎伤了脚,楚心月去药铺抓药,却因为身上带的银两不够被药铺伙计赶了出来。|!&~@首发www.zongheng.com~?*%^

“小姐可是家中有病患?在下略懂医术,或可为小姐解忧。”穿着月白色袍子的十一在雪中撑着一把油纸伞,冲着一脸懊恼的楚心月浅笑。|!&~@首发www.zongheng.com~?*%^

“我,我身上没有足够的银两……”楚心月嗫嚅到。|!&~@首发www.zongheng.com~?*%^

十一依旧笑得温和:“无妨。”|!&~@首发www.zongheng.com~?*%^

楚心月带十一回家给楚父看伤,自那时起,十一便成为楚家的常客,因为楚父经常出现这样或那样的意外,摔伤,扭伤,砸伤……楚心月和十一两人也越发地熟络了起来。|!&~@首发www.zongheng.com~?*%^

那一个冬天,十一偶尔和楚大富一起吹糖人,做模具,楚心月则在旁温酒笑看。|!&~@首发www.zongheng.com~?*%^

十一打趣:“楚老头,你做的财神爷怎么都带着这么长的胡子,就不能弄两个年轻帅气点的?”|!&~@首发www.zongheng.com~?*%^

楚大富瞪眼:“嘴上没毛,那办事能牢靠?”|!&~@首发www.zongheng.com~?*%^

十一做出不屑的样子:“搞得好像你求嘴上有毛的就有用一样。”|!&~@首发www.zongheng.com~?*%^

楚大富气哼哼地不再理会十一,继续做着带胡子,笑得一脸和善的财神,十一也继续笑嘻嘻地过去帮忙。|!&~@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那个冬天雪下得很大,小炉温酒,加上十一给楚大富治伤时楚大富的哀嚎,以及十一和楚心月的谈笑风生,家徒四壁的小屋,倒显得并不是那么寒冷。|!&~@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十一后来在药铺当了大夫,收入不高,不过因十一一人无牵无挂,日子倒也过得闲适。十一去楚家出诊的时候依旧是免费,甚至偶尔还自己贴些银钱。楚心月有些不好意思,十一笑:“楚小姐寒冬为在下温的酒足以抵这几次出诊的诊金了。”|!&~@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两年后,在桃花开得烂漫的时节,十一邀楚心月去山里踏青。|!&~@首发www.zongheng.com~?*%^

楚心月在花间如蝴蝶般起舞,桃花灼灼,佳人亭亭,不知道是花,还是人,迷了十一的眼。|!&~@首发www.zongheng.com~?*%^

十一折了一朵桃花,待楚心月一舞毕,把花别在了楚心月发间。|!&~@首发www.zongheng.com~?*%^

“心月,你愿意……嫁给我吗?”十一郑重地问。|!&~@首发www.zongheng.com~?*%^

楚心月顿时变得无措了起来,“不……不可以……你知道我家的情况……”|!&~@首发www.zongheng.com~?*%^

十一握住楚心月的手:“没关系的,我们一起努力,日子会好起来的。”|!&~@首发www.zongheng.com~?*%^

楚心月摇头:“十一,很多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的。我们楚家原本也是富贵人家,但因为我爷爷当年为了敛财多行不义之举,也间接害了不少人命。因果循环,爷爷犯下的错,自然由爹爹和我来承报应。楚家后来因经营不当彻底破败,爷爷因病过世,而爹爹无论做什么,总会有意外发生,好不容易攒的银两,也往往在顷刻间散尽。爹爹近年改做卖糖人的营生,日日做财神的糖像,然而亦是无用。我此生不求能够富贵,但求爹爹能够平安。而你如果和我在一起的话,定然会遭楚家连累,不但一生与富贵无缘,或许还会有……性命之忧。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很多事情勉强不来,我也不愿去勉强,比如财富,比如幸福。心月这一生,只想陪伴在爹爹身边,为爷爷的所作所为赎罪。”|!&~@首发www.zongheng.com~?*%^

十一摸了摸楚心月的头,“那便由我去勉强。”声音很低,却是异常坚定。|!&~@首发www.zongheng.com~?*%^

半晌,十一再次开口,“心月,我这几天准备出一趟远门,可能很快就会回来,也可能永远不会回来。”|!&~@首发www.zongheng.com~?*%^

楚心月一愣,却是没有追问,只应了声,“好,若你归来,我定然,温酒相候。”|!&~@首发www.zongheng.com~?*%^

十一在楚心月的额头上落下清浅一吻。|!&~@首发www.zongheng.com~?*%^

几日后,十一从临潼镇上销声匿迹,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没有人得知任何有关他的消息。|!&~@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楚心月一等再等,等到孟家向她求亲,等到楚家因为孟家给的一个机遇一跃成为临潼首富,等到楚大富改名楚廷然,等到又一年冬至……然而十一还是没有回来。|!&~@首发www.zongheng.com~?*%^

“心月,孟家对我们家有大恩,孟坤也一直对你有意,十一那臭小子不回来,那就不要再等了吧……”楚廷然一次又一次地劝说着楚心月。|!&~@首发www.zongheng.com~?*%^

“好,那便不等了……”楚心月笑得凄绝。|!&~@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今儿个是楚心月和孟坤的大婚之日,婚礼的排场很大,楚廷然出手阔绰,酒席摆了上百桌,无论是谁,都可以上门去要上一杯喜酒。|!&~@首发www.zongheng.com~?*%^

我跟夜风告了假出门去看热闹,整个临潼镇都铺上了红妆,孟坤骑在马上笑着回应贺喜的宾客,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想来他定然是会待楚心月极好的。|!&~@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这就是她喝的‘忘忧’么?”我回到“醉梦”,听到一个沙哑的声音。声音的主人背对着我,背影清瘦。|!&~@首发www.zongheng.com~?*%^

“是啊,我家小丫头酿的酒,味道可不太好。”夜风一点也不给我留面子地回答。|!&~@首发www.zongheng.com~?*%^

“听说极苦?”|!&~@首发www.zongheng.com~?*%^

“对的,极苦。”|!&~@首发www.zongheng.com~?*%^

背对着我的男人举杯,小口小口地品着“忘忧”,而后轻笑一声, “没她的喜酒苦。”|!&~@首发www.zongheng.com~?*%^

我想,那人该是十一。|!&~@首发www.zongheng.com~?*%^

世间情爱,不得最苦。悬崖撒手,自肯承当。|!&~@首发www.zongheng.com~?*%^

“丫头回来了。”夜风注意到我,冲我点头示意。|!&~@首发www.zongheng.com~?*%^

十一也回头看我,颓然的脸上突然布满了惊诧。|!&~@首发www.zongheng.com~?*%^

“酒酒?又或者,现在要叫你……多语?”|!&~@首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