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猎手法则

正文第02章,老师

[更新时间] 2019-01-04 12:10:54 [字数] 3227

“咚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课桌桌面忽然被人重重敲击两下,正撑着手臂昏昏欲睡的林以诺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彻彻底底清醒过来,霎时便觉一股清润的书卷气息迎面扑鼻,若隐若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同学,请将我刚才说过的话重复一遍。”头顶响起一个温和磁性的声音,林以诺抬起头来,眸子里倒映出一张俊雅非凡的脸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完美无缺的五官,清俊温润的面容,鼻梁上挂着一幅黑色框架眼镜,神态之间自然流露几分儒雅的师长风范,如青山沉定,如微风淡泊,实在是过于俊美养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倾言,林以诺逝去大伯的独子,林氏集团的另一位继承者,手里握有与林博父子三人相当的股权,自然也是林博父子最大的竞争对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博找回林以诺,就是为了打败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掌握了至少百分之三十五股权的林倾言五年前从美国加州艺术学院毕业归国,并没有像林青云及林好风那般回到林氏集团任职,反倒隐藏身份进入华影担任戏剧文学系教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目前,他正是林以诺的老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然,林以诺就是他的学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能成为师生,完全是学校系统的随机安排,整个过程正好由向来公私分明的萧纳亲自负责,不是林博可以主导的,也算是阴差阳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此刻,他站在林以诺的课桌前,俯身看着林以诺,修长的身子在课桌上投下浅淡的阴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教室里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林以诺的身上,似乎想看清楚在开学以来林教授的第一堂课上睡觉的学生究竟是何人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在这个帅哥美女云集,名流巨星齐聚的华影,林以诺怎么看怎么普通,若说一定要找出他的特点,那就是安静苍白,整个人看起来像个柔弱的女孩子,的确是好看,却病怏怏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根本就看不出丝毫可以为所欲为的资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相反,虽然林教授温润和蔼的脾气正如他俊美非凡的样貌,几乎名动华影,平常学生们与他相处甚好,以朋友相称,但是在课堂上,他却极为认真负责,从来不允许学生三心二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据说曾经有个学生在他的课堂上玩手机,竟是硬生生被逼退学,而那个学生的舅舅还是影帝秦焰的经纪人沫何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此看来,敢在林教授的课上睡觉,林以诺不是疯了就是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相比教室里的旁观者,被当外星人打量的林以诺反倒一派淡然,坦言:“我没有听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教室里所有人都惊叹一声,这是多不尊敬林教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众人倒是忍不住想看看林教授会怎么处理冒失的学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倾言并没有呵斥林以诺,反而平心静气地说:“既然林同学没有听讲,想必是对我讲课的方式不太满意,不介意的话,放学后就一起讨论讨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这般温温润润的留下一句话,折身回到讲台,继续上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林以诺只怕学业不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学生们复杂的望着林以诺,有人幸灾乐祸,也有人施以怜悯,但都没有说话,毕竟与他们无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对于林倾言的举动,林以诺挑眉,有些不明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不打不骂的,刻意要他留下来是为了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倾言身份特殊,由不得他不多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微微眯起眼睛,林倾言却已经埋头看着PPT,提醒众人回归课堂:“同学们集中精神,我们继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之后的大半节课都在林倾言对西方古典文学理论的剖析中度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对于林以诺而言无疑是漫长的煎熬,实在太过无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二十分钟后,下课铃终于拉响,学生们陆续离开,临走前也都忍不住多看一眼看起来苍白瘦弱,但却胆大包天的林以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以诺忽略掉一道道目光,早早地收拾了双肩包,趁大家一股脑地往外涌去,跟在人流后,意图离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倾言要留下他做什么他并不感兴趣,今天是周五,下午只有一节课,没有到司机王叔来接他的时间,他要去晚会布置现场看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或许站在聚光灯照耀的舞台下,他会想到蜘蛛的思考方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于素未谋面的对手蜘蛛,他的心中有着异样的兴奋。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尽管所在的立场不同,但凭借一名专业侦探的直觉,他们有着相似的思维方式,以及艺术与美的观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的对手,聪明而且细心,能够激起他挑战的欲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想要与他玩这场游戏,然后抓捕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想便觉得是件愉快而美好的事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他还要将事先准备好的扩音器放在某个位置,以便到时与蜘蛛谈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他还没有跨出教室后门,便被人从身后拽了一把,本就有些廋弱的身子被拧了回来,耳边响起温润的声音:“林同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再抬眼时,林倾言已经挡在他的面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米八六的身高,白衬衫黑长裤,剪裁合身,身材修长挺拔,此番定定地站着,埋头看着只有一米八零的他,倒是给了他莫大的压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开口问他,语气里没有丝毫怒意,温润不已:“为什么上课睡觉?是哪里不舒服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以诺微怔,这是什么意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让他留下来,只是问他哪里不舒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没有说话,林倾言又问:“果然不舒服么?脸色不是很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脸关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来,林博找回林以诺,就是为了对付林倾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倾言不是傻子,不可能想不到这层关系,既然如此,怎么可能关心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以诺知道,这不过就是林家内部的战火,现在正好蔓延到了他的身上而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倾言说这些,肯定是带着某些目的,或是假意关心,或是别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倒不能怪他将人性想得太过阴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十五岁那年以猎手的身份现身,他见得最多的就是这一面,况且他曾经全心全意信赖的那个人,不也真是如此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每一句话每一个词都是算计,只有他以为那是出自真心,出自真意,直到傻瓜一七在居住的岛屿轰然炸响,像是嘲笑他这个蠢笨的傻瓜般,他才幡然醒悟,然而却已经付出了一辈子的代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微核的辐射摧毁了他的身体机制,类白血病的症状,殷红刺目的鲜血,身体克制不住的困乏,病发之时只有大量刺激性药剂才能压制的巨大痛苦,尽管他努力抵抗,却也仅仅只剩下一年时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绝对不能轻易相信任何人,这是他用生命换来的真理,必然应该坚信不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他本身也不是什么好人,这些年所行之事,无论是抓捕罪犯还是与反派斗智,也都不过是因为好人发掘了他,他替好人做事罢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承认自己也是个极阴暗变态的人,嘴巴里谎话算计一大堆,连自己都是如此,还能指望别人是善良不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有的思绪都在瞬间,迅速掩盖自己的情绪,抬眼看着林倾言依旧清润温雅的模样,挑了挑眉,打趣地问:“老师,请恕学生直言,学生只不过是不想成为一名编剧而已,上课睡觉不是哪里不舒服,只是无聊得紧,不过,老师您这般关注学生的成绩,难道也希望学生拿到萧纳老师的股权?您就不怕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倾言似乎没有想到他这么直接,微微一怔,看着他的眼神变了又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以诺单薄苍白的嘴角扬起完美的弧度:“老师应该明白的,对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随即玩味地轻笑一声,侧身从他身边离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哪想林倾言却一把拽住他的手腕,语气仍旧温和:“等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以诺被迫停下,转头看他,“老师,学生还说得不明白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倾言皱起眉头说:“不太明白,课堂上的事情与林家有什么关系?作为你的老师,我应当对你的学习负责,你不感兴趣也好,觉得无聊也罢,但是以后都不能睡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以诺不由将目光落在他的脸上,迅速地扫了两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让林以诺惊讶的是,他俊逸非凡的脸庞上竟不曾露出丝毫破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真的如此,还是城府太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以诺想了想,说:“老师也清楚学生被逼无奈才被送到这里,那干脆就睁只眼闭只眼好了,学生保证以后只默默睡觉,不干扰课堂纪律,也不给老师您惹麻烦,很真诚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这是给林倾言一个自己的态度,说明自己无意与林博联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他不会告诉林倾言,自己回到林家不过是为了拿钱续命,对抗蜘蛛,他只表示自己不想参与林家家族上的纠纷,此番直截了当与林倾言说清楚,免得林倾言给他捣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倾言一开始不放心他,自然不会表露想法,现在他自动说明,而且以放弃成为编剧做为代价,林倾言尽管还不相信他,但至少也不会那么戒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哪想林倾言当真是听不懂的模样,摇了摇头:“什么默默睡觉?什么不惹麻烦?你在想什么?你现在都十七岁了,还不懂事么?虽然你不喜欢,但是现在你已经来了就要接受现实,难道就没有想过自己的未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以诺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未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哪里来的未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倾言这人,可真有意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左右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他也不想再纠结,干脆敷衍地点了点头:“是是,老师说的是,学生会为自己的未来打算,老师谈完了吧?谈完了学生就走了,老师也知道,学生在那家不太自由的,老师若还想教训学生,就下次吧,学生先走了,老师再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语罢,生怕林倾言还要继续啰嗦,趁机甩开林倾言的手,侧过身子,一溜烟便跑出教室,头也不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倾言是否还有话说,林倾言是什么表情,一概不关他的事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活见鬼,谁去管这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