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盛世商姬

正文第十四章 烟花

[更新时间] 2019-01-16 18:58:33 [字数] 3384

段灵儿还未到府门口,便见段府门口停着一辆马车,她正疑惑是谁来拜访段府,就看见门口早就等在那的丫头向自己快步迎过来:“九姑娘,有客在正厅等了你一个多时辰,六姨娘请你一回来就快点过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段灵儿疑惑了片刻,这一世这个时间,会是谁来找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急急回荷风小筑净过手,换了一身荷叶纹上裳,下边穿浅黄色鎏金丝襦裙,和母亲说了两句话,便快步走到正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见顾长风的一刹那,段灵儿感觉自己被命运推了一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是前世的自己,朝思暮想的竹马,是自己多年爱而不得时,每每想起都认为会是自己情郎的那个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家搬离扬州的时候,顾长风年仅12岁,如今四季更迭两次,这少年生的更加挺拔风俊,品貌秀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离开时他是破落户家的男丁,一身布衣,如今所穿衣物用料做工考究,低调却不失华贵,可谓细节处镶金缀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自幼认识他的段潋坐在东边梨花木椅子上,一双眸子直直地盯着,移不开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长风见段灵儿进来,站起身,嘴边不由自主地扬起了笑:“果然是你,前几天在街上偶遇,我认出你的样子,本应该当时相认,但公务在身,唯有今日才得空前来拜访旧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段灵儿抿了抿唇,前世密匝匝蚁排兵,乱纷纷蜂酿蜜,所有的一切,都不如此时,对方一句:“我认出你的样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韵之哥哥,我和我娘经常说起你们,都很想你们。”段潋忍不住开了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长风微微一笑:“当时家中败落,父亲病逝,我母亲带我北上投奔叔父,到京城不久母亲也因思虑过度患了急症去了。父母相继病逝后,怜我孤身一人无可依仗,我的远房叔父将我过继了过去。如今我已经不叫韵之,而改名叫长风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段灵儿心上刮过一阵风,怪不得前世自己如何打听顾韵之这个名字都毫无收获,原来他早就改了名字,改了出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苏氏脸上堆满了笑,顾长风离开扬州的时候,他们家不过是衰败的织布商,那时虽然他经常翻过墙头偷偷找段灵儿,自己却从不让段潋有一刻和他们在一起玩耍。那时顾家破败,他父亲还欠着外面上千两外债,没有人愿意搭理顾长风,唯有段灵儿和他意趣相投,引为知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谁知命运自有翻云覆雨手,原先看不起的布衣,如今已然是九州二品大员的公子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苏氏恨不得直接凑上去问他有没有定亲,若是没定不如和自己的女儿段潋早早订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长风旁边坐着一位长相十分貌美的少女,这少女二八年纪,一身绯色华服,腰间一条夔纹玉锦腰带,做工精致好看,她上下打量了段灵儿好久,眉头越皱越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是家姐轻舞。”顾长风向段灵儿介绍道:“此行我二人随家中长辈来扬州办事,家姐经常听我说起在扬州的日子,今日也好奇一同而来,看看我旧时伙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红英落尽青梅小,这旧时伙伴,明显就是段灵儿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段灵儿早就发现顾轻舞一直在盯着自己,她本是活过一世的人,不知为何此时又有了种初见情郎家长的紧张感,甚至因为紧张而出了一手心的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顾家姐姐看自己的眼神十分嫌弃挑剔,这也怪不得,现在自己这脸如罗刹一般难看,是谁都不愿多看几眼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也幸好自己的脸做了伪装,本就半边红肿不堪,这样即使右边半张脸此时也红得如同烫伤一般,顾家姐弟也暂时看不出任何破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着眼前的顾长风,那双记忆里熟悉的眉眼,略微有所变化的声音,一如往昔的笑容,段灵儿浓密的睫毛覆盖下,是她忍了许久才忍住的感动泪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似乎见到顾长风的一刻起她前世那爱情的空洞终于有了填补的希望,虽然她只隐约看见了爱情的影子但已经无比欢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段灵儿敛衽给顾轻舞见礼,然而顾轻舞轻轻地把头转了过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长风面露尴尬,立即向段灵儿笑了笑,段灵儿只感觉自己的耳际微微发烫,坐下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苏氏见顾轻舞毫无理睬段灵儿的意思,心里顿时地就升起了喜悦之感,好呀,这贵门小姐看不上段小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真是太好了!你和这顾公子自幼青梅竹马又如何,如今一张鬼脸还想攀高枝不成,真是活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苏氏嘴角微微上扬,转身吩咐临春:“赶紧去把香鼎里的香换了,换成九极玉露檀香,再叫厨娘们准备晚饭,今日有贵客,把上次老爷拿回来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用了。”顾轻舞站起身,看向顾长风:“长风,今日也拜访了你的旧邻,如今时辰差不多了,宋知府和师爷在江满楼宴请六叔,咱们也得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宋,宋知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苏氏脸色一僵,立马站起来:“好,那我送你们出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轻舞鼻子里嗯了一声,转身便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长风站起身向段灵儿告别道:“我会在扬州待一个多月,有空便来看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接着向苏氏等人拱了拱手,便大步追上自己的姐姐,迎着阳光即将消逝殆尽的夕阳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苏氏整个人变得很兴奋,她的女儿过几年就要相看婆家,如今一个金龟婿自己上门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苏氏想着,攥了攥手上的帕子,对梁婆子道:“去吩咐小厨房做些吃的送到我房里,那个百合银耳粥做甜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又对临春道:“你陪着小姐,我先回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着抬脚便走,一脸喜色,准备回到自己苑中将这件事好好地计划一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苏氏走了以后,段灵儿也站起身准备走,刚抬脚便让段潋一把拉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不许纠缠韵之哥……不,长风哥哥,你听见了没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段灵儿由着她拉着自己胳膊,微微一笑:“潋姐姐,你说的纠缠指的是什么?你又凭什么身份来管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段潋杏眼圆瞪,正要发火,临春努力将自己的主子拉开。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段潋推了一把自己身边的临春,意思让她说句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临春可是亲眼见到这九姑娘是怎么假借六姨娘之手,将二管家和平婆子给点了的,她可一点都不敢惹这姑奶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临春拽了拽段潋的袖子:“小主子,六姨娘前些日子得的那个绣样十分新颖好看,一双蝴蝶绕着春日里的迎春花树,那一串串四瓣小花精巧极了,意头又好还不俗,不如奴婢帮着绣了,到时候小主子你送给顾公子做纪念。”&!!@=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段潋眼中光亮一闪:“用得着你?本姑娘亲自绣给长风哥哥!我们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段潋说着便挤过段灵儿的肩,先一步离开了前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段灵儿看着段潋的背影,有一丝难以明说的担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长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段灵儿出着神往荷风小筑走,只听见后面一阵脚步声,外廊上传话的小厮气喘吁吁:“九姑娘,府外有人找,是位公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长风回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段灵儿急忙转身往府门口走,待看到谢辞,不免愣了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怎么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观音山那边的事情暂时处理完了,我赶过来其一是想看看你有没有什么事,其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其二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问问你下午验尸的那句口诀是跟谁学的……?”谢辞欲言又止,他的三个师傅全部不知所踪,段灵儿所说的那句口诀便是他的师傅之一曾传授给他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或许段灵儿见过他师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辞虽然也觉得段灵儿这个年纪和身份与自己师傅相识不是很可能,但是他寻人心切,不想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段灵儿却很苦恼,那句话是前世梁国大理寺的一个仵作头陀教给她的,这一世她也没遇见那个人,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件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了想去,只好胡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盯着地上的青砖地面,胡诌道:“从我父亲书房的一本书上看来的,一本,一本旧书……怎么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辞面色微微丧气,但也觉得或许师傅教自己的也并非是独家秘传,有书籍记载也不足为奇,摇摇头:“没事,我曾经认识的一个先生曾懂得这个,我本以为你们认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段灵儿端详谢辞,心说世界真的很小,原来前世的那个头陀早就与你相识,怪不得前世你攻打大梁的时候大理寺内无一人反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前世是前世,如今一切都没有发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段灵儿一脸懵懂,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辞正准备告辞,忽然天边的云仿佛燃烧起来,连着几声爆竹声响,天边爆起一片焰火,一时间天空上雨晴云敛,烟花澹荡,整个夜笼罩在了一种奇异的繁华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段灵儿看着眼前十里秦淮路,烟花一半醒,睁大了眼睛弯起了嘴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又有人给玉琳琅点烟花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人们纷纷走出门看,一人道:“这烟花可不便宜,时不时有人给绣春阁的玉琳琅一掷千金,咱们连带着也能看个热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另一个道:“这烟花再美,也赶不上玉琳琅美,就我说,绣春阁玉姑娘,漂亮得如天仙一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姑娘,她能称得上姑娘?不过是个青楼女子罢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唉,说的是呀,真是可惜,那面貌是个青楼女倌,入了乐籍,这身份低贱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街坊邻居七嘴八舌说的痛快,纷纷给一辆马车让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马车中的年轻公子探出头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哎谢辞!你怎么在这?还有段姑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辞看着装饰一新的宋彦,挑起眉:“宋彦,你打扮如此,是要去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宋彦得意洋洋:“当然是给玉姑娘捧场,今天芳泽巷子各青楼同时摆台子,我少不得要去给玉姑娘添些彩头,别让她落了凤栖楼双烟的下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凤栖楼的双烟也是秦淮出门的红倌人,这几年和玉琳琅争花魁头牌屡屡落在下手,双烟比玉琳琅要小三岁,虽然才十三岁,模样却已经出落得非常出色,是凤栖楼乃至芳泽巷子有名的头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要不要一起去?”宋彦怂恿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辞迟疑了下摇摇头,准备回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们带上我!”身边的段灵儿忽然兴致勃勃地往府内跑:“我去换男装,你们等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