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北方再无他了

正文初尝禁果

[更新时间] 2018-12-23 09:33:04 [字数] 1526

当那个酒瓶子即将砸到陈锦的时候,蒋安想也没想就替陈锦挨了一瓶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昏倒之前,蒋安好像看到了陈锦向自己奔跑过来,脸上的表情惊慌失措。+@+|!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陈锦一直都不是一个好孩子,打架对他而言是家常便饭,每次都是蒋安一边数落他一边给他上药。陈锦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蒋安也会受伤。+@+|!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当蒋安醒过来的时候,看见那几个男生鼻青脸肿的在自己床头站着,低声下气地给自己道歉。他问过陈锦,他们是不是挨揍了?陈锦面如冰霜,半晌才说,揍他们都是轻的,我巴不得让他们去死。蒋安挣扎着坐了起来,对陈锦说,你过来。陈锦好奇的把脸凑了过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然后一个清浅的吻就印在了他的脸庞。+@+|!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陈锦的脸刷一下就红了,连耳朵尖都好像在冒着热气, “你。你干嘛啊?”他结结巴巴的问道。蒋安笑了笑,一双桃花眼盛开了万里桃花,轻轻的吐出两个字,“谢礼”+@+|!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陈锦红着脸,最终也不知道说些什么,随便找了个理由就慌慌张张的离开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走出房门的时候,他听见蒋安轻笑了一声,心绪一乱,一个不稳差点儿把自己给绊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当蒋安回到学校重新上学时,陈锦强装镇定,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可泛红的耳尖却出卖了他。蒋安心里暗笑,面上却一本正经的数落陈锦。+@+|!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之后两人倒也相安无事,只是陈锦的心却乱了,不知为何,对于那个吻,他并不觉得恶心,反而每每想起都会脸红,那时候他就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自己或许……喜欢上蒋安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想到如果真的和蒋安在一起,陈锦竟然有些期待,这让陈锦有些无法接受,毕竟他一直坚定地认为自己是个直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在想些什么。陈锦在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真不要脸。+@+|!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升入初三以来,每个人都紧张了起来,甚至有些人在吃饭的时候都会背单词。后黑板上的时间如流水一般的哗哗翻过,每个人都像弓上的弦,越绷越紧。蒋安的成绩足够让他冲刺省重点,可陈瑾只能勉强够到到一中,一想到以后不能和蒋安在一所学校,陈锦就感觉心里闷闷的难受。尽管剩下的一年中,陈锦拼命恶补,可终究离省实验还是差了一些。+@+|!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考完试后,陈锦的鼻子有些酸,他可能以后再也看不到蒋安了。他才刚确定自己的心意呢,自己喜欢的人就要远离自己了,这种感觉真不好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但他不知道的是,蒋安为他空了四个选择。+@+|!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16岁的花季,再加上是蒋安的生日,陈锦和几个玩的好的兄弟定好了ktv的包间,想好好的庆祝一下。几个男生像撒欢的野马一样,一瓶又一瓶的酒像水一样灌下去,当天晚上,陈锦喝的烂醉如泥,只是不知是的想好好庆祝,还是因为心里闷着事不舒服才喝成这样。蒋安也没好到哪去,即便如此,和其他几个人相比,他还算是清醒,于是送陈锦回家这个重任就交到了他的手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推开房门,陈锦终于意识清醒了点,挣扎着去冲了个澡,迷迷糊糊的却发现根本没拿换的衣服进来,想着反正两个大男人,于是随便披了条毛巾就出去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看到陈锦出来,蒋安的目光暗了暗,喝的迷迷糊糊的陈锦并没有注意到这些,脚步虚浮的往床上走去,可喝醉了的人哪能走直线,一个踉跄就摔倒了蒋安的怀里,“对不起啊”陈锦挣扎着想起来,丝毫没有注意到抱着自己的这个人呼吸已经喘不稳了,看他的目光像是要吃了他一样。猝不及防的,蒋安低头吻住了身下人的锁骨,陈锦整个人都僵硬了起来,大脑像缺氧了一样无法思考,蒋安喘的越来越急促,突然低声说了一句“今天是我的生日,你要不要送我点礼物?”陈锦不知道说些什么了,大脑早已经罢工,迷迷糊糊中感觉到自己说了一句不要… 说出口的话在细密的情 欲下变成了无意识的哼哼,只感觉到抱着他的那个怀抱烫得吓人。迟迟没有等到回应的蒋安终于按耐不住了,低头吻住了陈锦的锁骨,恶意的轻咬了一下,满意地看到身下的人闷哼一声,软的像摊水一样,就着锁骨碎碎的吻了下去,最后在背上轻咬了一口,看到眼前的人面色红赤,已然站立不稳,终于大发慈悲的把战场转移到了床上。“蒋安…”床上的男孩毫无意识的呻吟了一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