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将盈

正文第二章

[更新时间] 2018-12-05 19:29:36 [字数] 4974

宋桐和吴苓离开后,我和程步蟾推着行李车出了航站楼。@~*%~首发www.zongheng.com?^-#$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程步蟾客套,往常如此情形,为了不至太过冷场,我一般会挖空心思没话找话说两句,可眼前这位新任的上司让我有些失语。@~*%~首发www.zongheng.com?^-#$

呆了很久,我的思维依旧凝固,眼前还是无物,搜肠刮肚也没能想出几个干净利索的开场词,我深深吐出一口气,索性彻底沉默。@~*%~首发www.zongheng.com?^-#$

程步蟾则忽略我的存在,收敛起刚才的嘻皮笑脸,低头忙着发短信,安安静静地排队等候出租车。@~*%~首发www.zongheng.com?^-#$

返程的路上,正好是下班的高峰,城际路堵得水泄不通。@~*%~首发www.zongheng.com?^-#$

出租车司机大概对这种路况早就司空见惯,也不像很多司机那样喜欢和乘客海侃,再加上车里的空调冷气打得很足,气氛安静地过分。@~*%~首发www.zongheng.com?^-#$

我无法做到云淡风轻,怎么说程步蟾也将是我的领导,如果得不到他的认同,我以后工作怎么做?难道我还想再干一年杂役?再者,即使明年我不能留在这家公司,我不需要他在我的实习鉴定上写两行好话?@~*%~首发www.zongheng.com?^-#$

想到这些,我强忍内心的别扭,问道,“那个……程经理,一路辛苦,您需不需要先休息再去公司,或者您还没吃饭吧……您是想先吃饭……去公司……休息?”@~*%~首发www.zongheng.com?^-#$

话一出口,我颇为自己语无伦次的热烈套近乎感到吃惊和汗颜。@~*%~首发www.zongheng.com?^-#$

谁知我大费周章破解尴尬的良苦用心,对方并不领情,一听我说完,顿时失笑,“程经理?以前……噢,我是有点累了,待会到市区你和我一块儿先去吃饭。”@~*%~首发www.zongheng.com?^-#$

“哦?”我一怔,没有接腔。@~*%~首发www.zongheng.com?^-#$

领导平易近人毫无架子,可我不想去,说不清为什么,在程步蟾旁边我觉得有种隐约的压迫感,如果坐一块儿吃饭,再好吃的食物也会嚼之无味吧。@~*%~首发www.zongheng.com?^-#$

“花花,真不好意思,让你来接我,还要陪我吃饭。说吧,想吃什么,我请你。”@~*%~首发www.zongheng.com?^-#$

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花花?他是谁?我们很熟吗?@~*%~首发www.zongheng.com?^-#$

他恢复了嘻笑的模样,不过没用露出十颗牙齿的笑容方式,而是恰如其分地展示了他一口细密洁白的好牙。@~*%~首发www.zongheng.com?^-#$

我没从他乐呵呵的语气里听出丝毫的不好意思,不过这一声“花花”虽然让我觉得他和蔼可亲得过了头,有些自来熟的嫌疑,却还是省悟到他其实是没必要和我拉关系的。@~*%~首发www.zongheng.com?^-#$

反而我有点不好意思,对方是顶头上司,我是普通打工的,能和上司一起吃饭不是拉近友谊小船的最好时机么。@~*%~首发www.zongheng.com?^-#$

快进入市区时,程步蟾接到宋桐的电话,他已经把吴苓安全送到家,还说郎总经理正好也处理完公事,刚才在酒店订了一桌酒席,带着公司几个部门负责人正等着给他接风洗尘。@~*%~首发www.zongheng.com?^-#$

我悄悄松口气,用不着单独和领导吃饭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到了预定的酒店,郎总经理带了几个人正在门口迎候,他将程步蟾作为即将上任的市场部经理介绍给其他部门负责人,看他们问候的方式,其中有两人和程步蟾还是旧识。@~*%~首发www.zongheng.com?^-#$

显然宋桐已经把我要来新源实习的事报告给了郎总,并且得到批准,所以他们见到我和程步蟾在一起没有觉得奇怪,当然,也没有谁会拿我这实习生当回事,只有办公室那个王主任多看了我一眼,去年我被他抓差做了一夏天的壮劳力,今年不知能不能放我一马。@~*%~首发www.zongheng.com?^-#$

这个时候的程步蟾一扫先前在机场的嘻嘻哈哈和后来乘出租车的沉默寡言,相反地,他变得彬彬有礼左右兼顾,谈吐间尽显克制谦逊,是个做派看上去极为靠谱的青年才俊。@~*%~首发www.zongheng.com?^-#$

从郎总对程步蟾客气有加的态度,我觉察他肯定大有来头,但也不难看出,他的表现的确无可挑剔,看着他谈笑风生的眉宇神色,我想,这副面孔下真实的他是什么样的呢?@~*%~首发www.zongheng.com?^-#$

随着瓶中酒逐渐减少,席间的交谈氛围也在悄悄升温。@~*%~首发www.zongheng.com?^-#$

这些领导平时工作压力大不得不人模人样,这次老总亲自带队来迎接新同事,肯定是有背景的新同事,于是乎大家忙着轮流给程步蟾敬酒,程步蟾看起来也相当随和,统统来者不拒。@~*%~首发www.zongheng.com?^-#$

席间刚喝了两口脸颊就红于二月霜花的王主任端起酒杯站起来,气势恢宏地盛赞程经理年轻有为,才二十七岁就在任职的美国大公司取得了傲人的成就,同时他也坚信,作为我公司市场部的新负责人,程经理也一定能创造更加辉煌的业绩,给公司的发展带来巨大的前进动力。@~*%~首发www.zongheng.com?^-#$

我心下骇然,不谈王主任这般太过生猛的拍马阿谀,就程步蟾这接近远古祖宗的长相,我还以为是三十来岁的大叔,原来是长得外焦里嫩,怪不得在穿着打扮上还有资格“肆意张扬”。@~*%~首发www.zongheng.com?^-#$

整个酒桌上我年龄最小,又是最不起眼的小实习生,没人拿我当回事,我也乐得默默无闻,只管低头吃菜。@~*%~首发www.zongheng.com?^-#$

王主任说今晚没有公务,自家同仁相聚畅饮,话题荤素不忌,弄个服务员小姑娘站在旁边端茶倒酒反倒不便,不如请小花辛苦辛苦。@~*%~首发www.zongheng.com?^-#$

于是我责无旁贷地担当起给各位领导倒茶斟酒的任务。@~*%~首发www.zongheng.com?^-#$

程步蟾看上去酒兴很浓,不仅同事们敬过来的酒照单全收,而且很义气地逐一回敬。@~*%~首发www.zongheng.com?^-#$

一桌人大概都不清楚程步蟾的酒量深浅,开始多少有点放不开,后来见他完全一副三碗不倒的武二郎风采,也就跟着全无后顾之忧的放开肚量痛饮。@~*%~首发www.zongheng.com?^-#$

酒过半巡,宋桐出去让站在门外的服务员再拿几瓶酒进来,然后朝我使眼色示意我出包房跟着他去洗手间。@~*%~首发www.zongheng.com?^-#$

在洗手间他提醒我待会注意房间工作台上的几瓶酒,如何在看起来相同的那几瓶酒中分辨出带着微不起眼记号的那一瓶。@~*%~首发www.zongheng.com?^-#$

原来酒桌上的水这么深!我恍然领会了宋桐的意图,再面对一帮已经喝到脸红脖粗嗓门高浑然忘记自我的领导们,我漫不经心又不动声色地把几个酒瓶玩转得游刃有余。@~*%~首发www.zongheng.com?^-#$

程步蟾默默看着我将透明无色的液体注入他手中的酒杯,喝下第一口的时候,抬眼看了看我,假意微呛咳了两声,眼神却盈满笑意,他的嘴角向上勾了勾,然后似乎微醺站不稳,轻轻摇晃下身子,抬起左手用力按住我的肩膀捏紧。@~*%~首发www.zongheng.com?^-#$

我咬牙忍住,心里大声痛呼“混蛋!”。@~*%~首发www.zongheng.com?^-#$

饶是如此,我的小动作也不可能每次都能给程步蟾倒上白水,架不住多人多次的狂轰乱炸,到最后他躺到包房角落里的沙发上睡觉去了,余下的其他人继续你来我往,渐渐一个个都东倒西歪,就连郎总也醺醺然不知身在何处。@~*%~首发www.zongheng.com?^-#$

最近警察查酒驾的风头紧得狠,像喝到这种程度的抓到一个不进去蹲上五月半载的就别惦记着出来了,没办法我从酒店经理那要来些个“代驾”的电话号码,电话招来后又把一个个搀扶进车里委托司机给送回家。@~*%~首发www.zongheng.com?^-#$

在我最后考虑把程步蟾和宋桐一起塞进车里送走之前,我还是努力让这家酒店的常客宋桐到柜台签了单,不然我们这最后三个很可能做为人质今晚不得不留宿在此。@~*%~首发www.zongheng.com?^-#$

刚准备离开时,宋桐女朋友曲媛来接他,去年夏天我就认识这姑娘,我不好意思让一弱不禁风的女孩这么晚开车载两个“醉鬼”回家,便让她带着宋桐先走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回到包间,我看着睡在沙发上的程步蟾想了半天,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先把他叫醒再说。@~*%~首发www.zongheng.com?^-#$

我一边斗胆推他胳膊一边问他:“程经理,您住哪里?我送你回去。”@~*%~首发www.zongheng.com?^-#$

程步蟾慢慢睁开眼睛,看着我没说话,眼神根本不是我想象中的沉醉浑浊,却似两汪幽幽的黑洞中深不见底的井水。@~*%~首发www.zongheng.com?^-#$

我心里大惊,抓着他胳膊的手猛得一松,“你没睡着?”@~*%~首发www.zongheng.com?^-#$

“没……我也不知道住哪。”听这说话的语气确有三分酒意。@~*%~首发www.zongheng.com?^-#$

我停顿一下,心里有点迷糊,这好好的怎么就成了无家可归的人了?@~*%~首发www.zongheng.com?^-#$

今晚一个个忙着把酒言欢,竟然没人想起给这位刚下飞机的公司新贵交待住处。@~*%~首发www.zongheng.com?^-#$

远的我管不着,可今晚让他睡哪?@~*%~首发www.zongheng.com?^-#$

这高档酒店还远离市区,上哪找宾馆?@~*%~首发www.zongheng.com?^-#$

我盯着程步蟾的脸看了半晌,难道我还得把他领回去?@~*%~首发www.zongheng.com?^-#$

虽然他是男人,我也是男人,不似男女间有那么多清规戒律道德礼教,但是毕竟把第一次见面的人半夜带回去留宿,这既不符防人之心不可无的社会行为规范,也不合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处世态度,纵然他是领导,我是下属,日后我们还要有交集,但我有义务对头次见面的他的栖身之处负责吗?@~*%~首发www.zongheng.com?^-#$

而且我对程步蟾的感觉并不太美好。@~*%~首发www.zongheng.com?^-#$

在临期末考的前几天,为了暑假住行方便我搬出了学校宿舍,和我在学校篮球队的队长林瑞在校外合租了套房子。@~*%~首发www.zongheng.com?^-#$

林瑞是旅游达人,前几天背包独自一人去了大西北,这一走可能起码要一个多月。@~*%~首发www.zongheng.com?^-#$

我们合租的是那种老式的旧楼房,说是两室一厅,其实卧室客厅都非常得窄小,房东大妈在租给我们房子时,配备了一些最简单的家俱家电,只能满足最低的生活要求,我的那间卧室更小些,只放下一张单人床、一张写字桌和一只简易的柜子。@~*%~首发www.zongheng.com?^-#$

当我东摇西晃把程步蟾连拖带拽到房门口,抖抖索索掏出钥匙打开门时,我真想一下子把他扔到地上,他身高不比我高多少,却比我重很多。@~*%~首发www.zongheng.com?^-#$

小客厅没有沙发,只有一张饭桌和两把椅子,我只好继续努力把程步蟾往我的卧室拖拽,那么多酒不是白喝的,一个酒醉的人比一个清醒的人真的不是重一点点。@~*%~首发www.zongheng.com?^-#$

进到卧室,我气喘吁吁地边开灯边把这人往我的小床上放倒,正打算长呼口气的时候,程步蟾嘴里不清不楚嘟囔的同时突然伸手抱住我,没给我半秒钟的思想准备就壮烈地往床上仰去,慌乱中他的胳膊还带劲搂了一把。@~*%~首发www.zongheng.com?^-#$

床委实太小了,可以说我差不多是完全压在他身上,我甚至听到了他胸腔的震动,他嘴里的酒气呼呼喷在我脸上,而我的嘴唇几乎贴在了他的嘴唇上。@~*%~首发www.zongheng.com?^-#$

我又惊又怒,双手在他肩膀上用力一撑,弹簧般地跳起来,在这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他的唇角微微向外翘了翘,我瞪大眼睛盯着他,而他在胡乱揉了揉被我压过的双肩后翻了个身,似乎不省人事地把头歪到里侧睡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我抚了抚脑门冒出的冷汗,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装醉吗?@~*%~首发www.zongheng.com?^-#$

不可能!我是眼睁睁看着他灌下多少杯高度烈性白酒的,除非他有千杯不倒的神功。@~*%~首发www.zongheng.com?^-#$

可是先前在酒店那一刹那潭水般清明的眼神和刚才嘴角似有若无的笑意,我真怀疑他是不是在借酒装醉?@~*%~首发www.zongheng.com?^-#$

如果没醉,他在演戏吗?他在酒店装醉是想骗过那帮轮流向他轰炸敬酒的同仁,那在我这小破屋里,还有这必要吗?@~*%~首发www.zongheng.com?^-#$

一惊一乍间我心中困惑,盯着那张仿佛已熟睡的侧脸,灯光下他的双眼紧闭呼吸均匀,皮肤毛孔不算粗大,质感应该偏硬吧,不知道他在梦中想到了什么或者在和谁交谈,双唇微微张合。@~*%~首发www.zongheng.com?^-#$

看着看着,我不得不承认这张非典型性中国男人的脸是一张五官清晰棱角分明的脸孔,尽管不羁却可以让无数女性为之沉沦。@~*%~首发www.zongheng.com?^-#$

小卧室里充斥着他鼻息呼出的酒味,我今晚一滴酒没喝,这会却有点迷迷瞪瞪,心里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这是我一天之中第二次研判同一个男人而且是个陌生男人的长相。@~*%~首发www.zongheng.com?^-#$

最终我还是抬起他的脚脱了那双五彩斑斓的鞋子,又将他摆出稍微舒服点的睡姿。@~*%~首发www.zongheng.com?^-#$

房间闷热,我打开桌上的小台扇调整好角度对着他吹,又到客厅倒了一杯凉开水放在桌子上,省得他半夜口渴摸黑起来找水喝,弄得屋里乒乒乓乓地扰民。@~*%~首发www.zongheng.com?^-#$

关了灯,我回到舍友的卧室,睡到下半夜时,我做了一个梦。@~*%~首发www.zongheng.com?^-#$

我梦见自己朝着要去的方向走去,涉过一潭静水时,一条巨蟒突然从水中跃出,紧紧地纠缠在我的脖子上,我无法呼吸,拼命想要挣脱巨蟒对我的束缚,然而无论我怎么奋力,我都无法抗衡,只能跟随巨蟒沉溺到潭水中。@~*%~首发www.zongheng.com?^-#$

在幽暗的水底,我和巨蟒同时落入一个巨大的旋涡,我绝望而无力地挣扎,渐渐地我的意识模糊,就在即将被水底的泥沙吞噬前,仍旧缠绕在脖子上的巨蟒却破水凌空而出……@~*%~首发www.zongheng.com?^-#$

梦没做完,我被窗外的电闪雷鸣惊醒,憋屈数日的大雨终于倾盆而下。@~*%~首发www.zongheng.com?^-#$

听到客厅里咣当传来碰撞声,我起身出卧室,打开灯一看,是那把原本就已经站不稳的椅子被程步蟾碰到在地。@~*%~首发www.zongheng.com?^-#$

灯亮的瞬间,程步蟾怔怔的视线停滞在我脸上,像是茫茫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首发www.zongheng.com?^-#$

“想去卫生间吧?在你身后。”我指了指门旁。@~*%~首发www.zongheng.com?^-#$

“呵呵,是啊,我怎么睡在这了?”他一脸的呆萌。@~*%~首发www.zongheng.com?^-#$

我心里冲他翻了两个大白眼,差点都非礼我了,还装出这付天真无害的样子!@~*%~首发www.zongheng.com?^-#$

我没有多说什么,只淡淡回应,“您昨晚喝多了,我不知你住哪,就只好临时带到我这儿委屈下。”@~*%~首发www.zongheng.com?^-#$

“哦,是吗,那我可得好好谢谢你收留我,我一喝多就想不起来自己做了什么,我没打扰到你吧?”涣散的目光总算重新凝聚,他转眼就从懵懂恢复了嬉笑。@~*%~首发www.zongheng.com?^-#$

“没有……很好……我去睡了。”我依旧淡漠,掉头进卧室要关门。@~*%~首发www.zongheng.com?^-#$

“别,花花,你这儿有没有吃的?我昨晚光忙着喝酒,从下飞机一口饭也没吃上。”@~*%~首发www.zongheng.com?^-#$

我正式住进这出租屋还没几天,而且这几天一日三餐基本都在外面吃,厨房形同虚设,孤零零的燃气灶旁只有一口小炖锅和边上散落的几包方便面,那是我用来以备不时之需应急的。@~*%~首发www.zongheng.com?^-#$

既然没有更好的食物招待客人,我便大大方方地烧水、煮面、关火,几分钟后,我把一碗煮好的方便面端到餐桌上。@~*%~首发www.zongheng.com?^-#$

厨房太小,程步蟾站不进来,可能真的饿极了,他一直杵在门口眼巴巴地观望,当我捧着面碗挤过他身旁时,他显得有些兴奋,立马坐到饭桌边端起了面碗。@~*%~首发www.zongheng.com?^-#$

尽管吃得有点急,程步蟾的吃相还算斯文,“唔……味道不错,要是再加点芝士鸡肉泡菜就更好了。”@~*%~首发www.zongheng.com?^-#$

不知道该礼貌地说声谢谢么,吃别人的东西还不忘评头论足指手画脚,这种做派还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啊。@~*%~首发www.zongheng.com?^-#$

但我只是微微一笑,“有人给你把面煮好又端到你面前,就别再挑三拣四了。我去睡了,面吃完碗我明早洗。”@~*%~首发www.zongheng.com?^-#$

外面的大雨疯狂肆虐地敲打在窗户上,像是宿醉的人突然被惊醒而暴作撒野。@~*%~首发www.zongheng.com?^-#$

我再也睡不着,听着客厅里程步蟾吃面时细微的吸嗦声,最后好像连汤水也一饮而尽。@~*%~首发www.zongheng.com?^-#$

过了一会,他的脚步声来到我的门前停留,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要敲门,静等了很久。@~*%~首发www.zongheng.com?^-#$

最后脚步退了回去。@~*%~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