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据说鬼王被攻了

正文06.你的肉身,在哪里?

[更新时间] 2018-12-03 17:09:11 [字数] 3089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九芜再次来到二十九层之时,是第三天的早上九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1901的钥匙在他的手中。这次他是一个人来的,并没有告诉谁知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进入到屋内,九芜手里又拿出了他的小玻璃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次是摆放到桌子上,以等边三角形的姿态,放在正中。瓶内有一些白色粉末,是九芜这两天精心调配的药物,用以破除她身上的法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将微量灵力注入到瓶内,九芜这次并不打算吟唱不熟悉的法咒,只是用更多的灵力,在空中直接谱写出法咒本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晨光的照耀之下,瓶内白光逐渐散开,一圈圈玄奥的法咒从九芜手中划出,将整间房子都圈入其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到底想做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天前见到的女子终又被迫现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九芜抬眼看向她。她的模样没有变化。一袭白裙,无珠黑目,漂浮半空,非人非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与上次不同的是,她能够开口说话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九芜从药商处得到的【无迷木】与【言灵水】,算是成功起效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是有两下子的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青魇对九芜的调配很感兴趣。无迷木用以清除阵内一切迷障之法,浅灰石、米粉、石灰石用以中和言灵水和无迷木。但他既然已经放入了无迷木,还要言灵水做什么?用言灵水又不加【听心】,这不是浪费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是说,他这么好心,加言灵水只是给那个幽灵疗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靠在1902室的墙壁上,从昨天开始就蹲守在小区门口的某个落魄鬼王,很快就将关注点放在九芜和女子的对话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请问,你可以如实回答我的问题吗?”九芜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子:“……你真的想要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是为此而来的。”见她的态度似乎没有那么决绝了,九芜继续问:“你的名字,不是傅玉雪,对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玉雪就是一年前,‘自杀’在1901的女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说二十九层的怪异是从半年前开始的,但此前来调查过的警方和术士们,都早已发现一年前死去的那个女孩才是一连串事件的起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当时与傅玉雪事件相关的嫌疑人,已经死亡。一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傅玉雪是怎么被法医鉴定与警方现场探查数次后,仍旧被认定为自杀;嫌疑人与傅玉雪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在傅玉雪死亡后立即高价买下了这间房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以及,为什么此前的几个术士,都将这个女子,当成是傅玉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子顿了顿,反问:“为什么你会认为,我不是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自觉自己在李老太来放花的时候,表现得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算是一种感觉吧。她在悼念傅玉雪的时候,你的悲伤并不比她少。”九芜目视着她,“告诉我,你究竟是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能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子低下头:“这是很重要的约定,如果我告诉你是谁,那这一切都是白费的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么,之后还会出现受害者么?”九芜在脑海中过了一遍问题。从“你是否知道你在做什么”、“你是一开始就知道它要去杀人吗”,到“它为什么将你锁在这里”,“傅玉雪在哪里”,最终只问出了这一个她可以回答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声音之中,出现了点点痛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我知道了。”九芜点点头,开始着手收拾小瓶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次,连身为敌方的幽灵女子也实在弄不懂九芜在想些什么了。“你不问点其他的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希望我问吗?”九芜顺势反问:“它在哪里?它是谁?属于什么类型的妖怪?你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声音清脆又坚定地念出那最后两个字的时候,九芜那双浅浅的银灰色眸子里,突然迸发出一点锐利的光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虽然并不想去纠结这个问题,因为这不算很重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的肉身,在哪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子并不是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只是灵魂出窍。肉身,只怕还活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是第一个发现这一点的人。”女子很是惊讶。她想,这位不知深浅的高人,难道真的会识破这个局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明明也才过去了一年而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初的它,还是托大了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看过类似的案例。而且,你的灵体中,阴气也太少了。”九芜撤除这儿的灵力法阵后,三个装有白色粉末的小玻璃瓶正式宣告寿时已至,在桌面上碎成一滩残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毕竟只是凡物,在九芜手上撑到第三天已经很棒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子摇身消散在光中,再不见其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接下来,做事慢条斯理的九芜用了足够久的时间,耐心整理完了碎片残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离开1901户,他来到1902户的门前,抬手轻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屋内屋外都是一片寂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九芜在心中轻叹一声,只好开口询问:“如果你并不讨厌我的话,还请你当面跟我交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我并不想让你看见我呢。有什么事,直接说就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青魇在门内冷哼一下,只让九芜隔着门跟他对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现在这幅样子实在是太可笑了,要是传到那些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的家伙们那,搞不好会就此成为一桩丑闻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九芜感觉有些惊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原本以为,这只小鬼只是误入这里的普通幽灵。但现在看来,他出现在这并不是巧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与在这里的妖怪认识吗?”九芜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认识。我只是跟着你过来而已。”青魇回答说:“不过我没法进去1901,只能在附近瞎转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九芜沉默了很久很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要不是青魇知道他没走,亡命人也从来不是正常人,估计都该觉得他睡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能不能来,协助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青魇差点直接探出门外去看他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若是不愿意的话,我也不会强求。”门外的青年人也觉得这事儿实在不好说,声音更比平时轻上几分。“我会支付给你报酬,需要你协助我去做一些事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呀呀呀,看来他表面一脸淡定,实际上还是有些发愁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青魇想了想后,一口答应下来:“好!但你不能亲眼看到我的灵体模样,也不能问我的名字。我知道你叫九芜,是个很强的灵力者,你让我去找东西或者监视什么可以,但我做不到的就是做不到,你别勉强我就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谢。”九芜的内心重新恢复一片死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客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应该怎么称呼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emmmmm,Q吧。Q先生,就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的,Q先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九芜在无数次生死磨难中锻炼出来的直觉,肯定是极其精准的。即使这次的任务并不在他熟悉的范畴内,但通过一些直观的蛛丝马迹去顺藤摸瓜,他还是做得到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青魇被安排在十五层的小女孩,和舒这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女孩子的生活还真是单调呢……看电视吃饭写作业,洗澡看电视睡觉。青魇完全找不出这个有些内向、相当乖巧的小朋友身上有什么值得在意的地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直到深夜时分,青魇也都没有感觉到小女孩的房间内有什么不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反倒是隔壁房的那位母亲,劳累过度的低气压简直要让青魇忍不住现身骂她两句——别把臭脸甩给孩子看啊,你工作不顺关她什么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九芜交给青魇的手机震动了一下,迅速被青魇接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情况怎么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通话中,除了九芜的声音外,还有他一步一步清晰的脚步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这边一点发现都没有。”青魇问:“你现在是不是正在往楼上走?走到几楼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二十六楼了。”九芜回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昨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音未落,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身处十五层的青魇能够明显感觉到房屋的震动。而手机内的声音,甚至更比他们感觉到的猛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吧!看来它这次更加火大了!”青魇啧了一下。他现在可没能力让手机内的声音不传到空气中来,这一下声响过后,和舒和她母亲不被吵醒才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观察的任务不变,你自己注意安全。”九芜迅速交代完后,关好手机放入上衣口袋之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不及将手机收入手提箱之中了,激烈的飓风已经从楼上杀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与昨天几近完全一样的强烈灵压,让二十七层与二十六层的玻璃门窗全都破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青魇没有往下躲避,伸手在周围划开蓝色屏障,将这些飓风全都引流至楼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步,两步,青魇稳稳向上走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越往上,飓风的猛烈程度就越大,几乎要将所有玻璃碎片、甚至门板家具都吹出去楼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真正具有攻击力的灵压,却一直没有超过一个临界点,好像在忌讳着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单靠这点飓风,对青魇来说根本不算事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依旧在稳步向上,一直走到了二十九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望向房门紧闭的1901,九芜站住一会儿,继续往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十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阴气加重数倍,甚至还比楼下更多出一份腐败味的世界里,它真正的灵压,在青魇踏足此处的那一刻,正式释放到他身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色圆棍在青魇头顶上出现,发出清冽的脆响,在一片呼啸声中,尤为刺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九芜脚下的石砖地面,已有一道道裂缝朝楼内外延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像是怪兽在撕裂整个世界一样,它要九芜死在这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