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引妃入局:王爷别乱来

正文第四十八章 思乡情更切

[更新时间] 2019-01-12 15:11:34 [字数] 3266

“哎,如果能回去就好了,如果能.......”姬怜美将脸埋进臂弯之中,默然而叹。$#~##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门外的少年,眉宇默然,靠墙而立,显得格外孤清苍凉。两人之间,一墙之隔,却像隔了一个时空那样遥远。$#~##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他手中包的严严实实的桂花糕,还是热乎乎的,只是少年起身走到围栏边,将它从阁楼上扔进了一旁的树丛中,回头再看一眼少女投在窗棂上的剪影,悄然离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今日在宴会上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了在他背后的女孩,盯着他盘中桂花糕直抿口水。所以,他特意留下了所有的桂花糕。$#~##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只是现在,她已经不需要了吧,白玉承一边走,一边笑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的,我能给她的,不是她需要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姬怜美深吸一口气,慵懒地长叹一口气,权当是让自己放松心情。$#~##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啪嗒。”一个银色的小盒子从她的袖口应声滚落出来,掉在木质的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哦,差点忘了,还有这东西呢。先前没来得及细看就被阿赛贝娜打断了,反正闲来无聊,正好研究一下,说不定能找到时空隧道什么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姬怜美把那小盒子捡起来,按照之前的方式打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星星点点的蓝色光点逐渐凝聚成一片光幕,构成了方正的现代文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然而让姬怜美失望的是,这个东西,只不过是一个有投影仪和语音触屏功能的U盘,连上网连WiFi的能力都没有。$#~##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里面储存的文件夹中大多都是关于科研实验的数据资料,或者古代的一些兵器图纸解析。姬怜美看着里面的专业数词越看越犯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算了,就算这东西没什么用,好歹是从未来拿来的东西,如果能回到21世纪,把它卖掉,我肯定能赚一大笔钱。$#~##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姬怜美微笑着用指尖戳戳这个小方盒,自说自话:“喂,小东西,我们啊,都是这个世界的外来者,在这个地方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自己的来历,努力地去适应这个年代的人都思维方式。你比我幸运,最起码,你不会悲伤难过,不会像我这样想家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姬怜美用一条质地较硬金丝将小方盒缠绕起来,再穿一根棉帛做成吊坠,挂在了脖子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既然我们同样来自未来,那以后咱们就一直待在一起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姬怜美推开窗户,遥望着挂在枝头的一轮圆月。$#~##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今日,又是月圆之夜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俗话说,月是故乡明。每次月圆的时候,想家的心情就格外的热切。每次这个时候,姬怜美都会在承王府的九曲荷亭间走一走,那里有最好的月色,倒映在湖水中,撒下粼粼的波光。$#~##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姬怜美总是能盯着水中的月亮看很久。水中月,可见不可得,不就是她现在的处境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宋国的太子府没有了九曲荷亭,姬怜美便在后院的花园中四处走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太子府的后院有一处断桥,桥下是潺潺清亮的自流河水,桥边种着一株千年之久的柳树,同松柏那般常年不落。此间已是初夏,却依旧柳絮翩飞,宛若春景。$#~##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雪白的断桥上,一白衣少年倚靠着石狮子而坐,一脚悬空于地,另一脚微微弓起,修长纤细的指尖轻捻着一个小玉碟,碟中的清酒散着月光柔柔的银辉。$#~##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他的眼眸一派苍然,微风撩拨起他柔顺的墨发,露出欣长白皙的脖颈来,那轮廓分明的侧颜足以令花季少女怦然心动。$#~##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他仿佛以一种天荒地老的姿势,暗示他所不能言明的一切情绪。潺潺的流水声,仿佛也化为那夜屋外熙攘吵杂的人群喧嚣。然而一切似乎都变的不再重要,不再吵闹。$#~##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姬怜美走上桥面,攀上玉石雕砌的石栏,在他身边一言不发的坐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两人都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地抬头看着月色,听流水淅沥清脆之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玉承,你不快活的时候,都会做些什么?”姬怜美忽而开口,语调哀愁。$#~##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吗?我不快活的时候,太多了,若心情实在郁结,便想寻个安静的地方,喝上几杯。”$#~##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没有听说过,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吗?喝酒,根本就不能解决问题。”$#~##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我们,又能如何呢?我求不来平平静静的生活,酒不能解忧,最起码,可以忘忧,熬过了难熬的夜晚,明天便又是新的一天。”白玉承从石狮子的口中取出一只酒碟,呈上一杯清酒递给姬怜美,“要不要喝一杯?”$#~##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姬怜美缓缓接过碟子,看着碟中月色的清影,轻抿一口,只觉唇齿留香。$#~##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酒,还挺好喝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咕咚一口,便把碟中的酒一下子喝尽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慢些吧,这酒虽是花酿的,却也很容易醉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姬怜美没有应答,拿起酒壶给自己斟了一杯,举杯邀月,吟诵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钟鼓馔玉不足贵, 但愿长醉不复醒。”$#~##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本便喜爱李白的这首将进酒,一个人若有如此豁达的胸怀,不论身处在哪个时代,都能安然自在,快活一生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此情此景,吟咏此诗来激励自己,再合适不过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来,一杯敬朝阳,一杯敬月光。这一杯,我敬你。”酒过三巡,姬怜美上了头似的,一手搭在白玉承的肩头痴笑着,一仰头将杯中酒喝个干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喝多了,该回去了。”白玉承拍拍她的面孔,柔声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回去?回哪去?我想家,可我已经没有家了.......”姬怜美趴在白玉承的怀中,抽抽搭搭地呜咽起来,忽而有猛的抬起头来,揉了揉醉眼,嬉笑着戳了戳白玉承的脸庞,“帅哥,你是谁啊?你的声音,好温柔,有一个叫白玉承的大猪蹄子,声音也像你这么温柔。可是,他利用我,让我伤心难过,我讨厌他,可是,我却没办法离开他......”$#~##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姬怜美话还没说完,就已昏睡过去了。自来到吴国之后,她变得十分拘束,就算是偶尔的玩笑,也再也看不到她从前的天真烂漫。$#~##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现在的她,正是初见时的她,可他们两人之间的距离,却不再是初见时那般亲近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傻丫头,你就这么讨厌我,连醉了,都在说我的坏话。”白玉承无奈地笑笑,笑容凄美,他轻轻搂住她,腾出一只手来,举起酒碟,对着明月碰杯。$#~##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次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姬怜美从一阵乒乒乓乓的打击声中醒过神来,昨夜宿醉,头还微微有些疼痛。至于她是怎么从桥上回到自己房间的,还有和白玉承说了什么,她一概想不起来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谁啊,一大清早的的搞什么装修。”姬怜美因为头疼,烦躁地将被子蒙过头顶,撒气似的在床上打滚。$#~##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我,你有什么意见吗?”被子外头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回应她。$#~##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姬怜美掀开被子,发现站在床前的人竟是阿赛贝娜。她手中提着一根长鞭,双手环抱,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怎么是你?你不是早就离开了吗?”阿赛贝娜在看到她的脸时,惊讶地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姬怜美这才意识到,她还没有戴上面具呢。昨日阿赛贝娜看到她的时候,她是以溪婉的模样出现的。而白玉承在回宋国的时候就已放出消息,说刘国公主在朝歌擅自逃离下落不明,所以阿赛贝娜看到她的时候,才会如此惊讶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罢了罢了,反正都被她看到了,不如镇定一些,不能显得我心虚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一大清早来我这,有什么事吗?”姬怜美从床上坐起来,问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哼,本公主作为未来的太子妃,当然是想整顿一下整个王府的风气,省得有什么莫名奇妙的贱婢心存侥幸,来勾引我的男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有这个闲工夫来我这示威,倒不如盯紧自己的男人。若你真的有本事,便叫他再也别见到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姬怜美毫不示弱地回击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火药味正浓的时候,眠付忽而从门外扣门而入,见两个女孩同小孩子斗嘴那般在争吵,不由得笑出声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笑什么笑!”两人同时伸出一根手指指着眠付,互相对视一眼后,又很快地别过脸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眠付先生,你家殿下呢?”阿赛贝娜问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殿下一早便进宫了。他走前嘱托我带您怜美小姐前去参加曲水流觞的诗会,见见世面。”眠付微微颔首鞠躬,表示对阿赛贝娜的尊重。$#~##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我呢?他可有嘱咐我什么?”$#~##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眠付微微一笑,道:“殿下确实交代了一句,他让公主在府内安分一些,不要惹事生非。”$#~##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哈哈哈哈哈哈,听到了吗?阿赛贝娜小姐。”姬怜美放肆地笑出声来,气的阿赛贝娜脸一阵青一阵紫,摔门离开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眠付见姬怜美一脸嘚瑟地向阿赛贝娜扮鬼脸,不由得掩面浅笑一声,随后面上又恢复了平静。$#~##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怜美小姐,别笑了,人已经走远了。快些整整衣衫同我一道出发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好的。”姬怜美应和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时隔一月之余,被姬怜美剪短的头发长长了一些,但不过是齐肩的长度,无法盘成发髻。姬怜美索性从衣柜里拿出之前偷溜出去时穿的一件男装来,将头发绑成一个丸子,插上发簪,在铜镜前摆弄一番。$#~##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嘿,没想到扮起男人来,也挺人模狗样的。姬怜美不由得对着镜子抛媚眼,自恋一番。$#~##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待一切都准备就绪,二人便前往城外的小竹林参加诗会。$#~##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曲水流觞,是中国古代民间的一种传统习俗,后来发展成为文人墨客诗酒唱酬的一种雅事。参加诗会的文人对此事十分重视,都会提前沐浴斋戒,将诗会当做信徒的礼拜那般隆重准备。毕竟聚在一处的文人大多高洁,胸怀抱负,若不好好打扮打扮,恐会让人耻笑了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