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前夫为邻

正文第四十七章 飞上枝头

[更新时间] 2019-01-11 22:22:25 [字数] 3148

星期一的早晨,何依莲注定了得以倒楣的事件开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差离公司五十步远的距离,太阳恶作剧似的隐于乌云背后,漂泊大雨甚至不等她小跑的进入大楼内,便已倾盆而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依莲全身湿透,有些狼狈的,像落汤鸡似的,走进了公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依莲!何依莲!”有个女人在她背后高声叫喊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凡会这么肆无忌惮的在大庭广众之下,高声呼喊的人,通常代表很自私,丝毫不顾及他人感受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依莲单凭声音已经听出了后面的女人是谁,她正是那种自私自利的人,当之无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高跟鞋清脆声响已近,何依莲刚用纸巾擦完脸上的水分,适时露出明媚十足的笑脸迎向她,同部门的柳芳艳小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芳艳一脸精致的妆容,大红的唇噘成性感的O型:“何依莲,恭喜呀!你飞上枝头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飞上枝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哪个世纪的用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依莲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皱眉问道:“柳姐,你在说些什么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芳艳勾住何依莲的手臂,亲热的拉着她一起往大楼内走去,边走边神秘的说道:“我听说,今天人事部将公布一项人事异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什么?”何依莲有些好奇的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咱们性感、英俊、风流倜傥的江副总竟然直接下令,指派你去当他的秘书哩!你说,你这不是飞上枝头,要叫做什么?”柳芳艳有些酸酸的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记得他不缺秘书的。”何依莲依旧很困惑,为什么好好的叫她去做他的秘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依莲,你在装傻吧!”柳芳艳有些不高兴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装傻?什么意思?”何依莲更加不解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出电梯,柳芳艳立刻把何依莲拉进了洗手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站在镜子前,她小心审视自己完美的妆,生怕有一点疏漏。一边开口道:“上星期他才把他的秘书调走,你忘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依莲仔细想了想,好像是听说过这个小道消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再说了,你事先一点都不知道,自己会去做江副总的秘书?” 柳芳艳从镜中瞄着何依莲,不掩眼中一闪而过的妒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说,那个江副总听人说很是风流花心,他用过的女秘书全是青春靓丽又有头脑的女子。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也不忌讳让人知道他喜欢找美女做秘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那些拜金女们,也都很听他的话,除了上班时间跟他抛媚眼以外,下班时间也都恨不得往他身上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一条公开的游戏规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要让有钱的老板们玩得尽兴,你就搭上了获得职位和财富的高速列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清高的女子们就不要靠过来,拜金的女子自掂斤两来参与,大家玩得愉快,交易得甘心也就成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依莲虽然刚入职不久,但这些职场的潜规则,也了解的八九不离十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她并不是真想在这里工作下去,所以,她只是佯装装傻而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没想到的是,江副总怎么会钦点她去做他的秘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从入职以来,何依莲还不曾与这位江副总见过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偶尔由公司月刊上“瞻仰”到他的玉照,才描绘得出他的相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么,这位先生是吃错什么药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记忆中,听小道消息说,江副总招聘女秘书时会亲自“面试”三回以上,才会点召与“宠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依莲心想,她这是走了什么瞎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一头雾水,不明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记得他手头的人选很多啊!光是他们十楼就是美女成群,他难道就没从她们那里选出一个合适的来?”何依莲还是不愿相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兴许是每天都见,没有了新鲜感呗!男人不都这样吗!”柳芳艳一副什么都懂的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新鲜感?”何依莲低声念叨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说,何依莲,你这次可是要发达了!以后可别忘了姐们儿,又好事想着姐们儿点啊!”柳芳艳一半酸溜溜一半正经严肃的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凭柳姐你的本事,还有得着别人提携你啊!”何依莲也半开玩笑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呦!没想到,你不光脸蛋长得漂亮,这张小嘴儿也真会说啊!怪不得能把男人迷得五迷三道呢!”柳芳艳笑着花枝招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依莲不禁与她一起大笑了出来,好一个能把男人迷得五迷三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这种职场中,人人总要有一招半式去站稳自己的脚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一点也不能清高,因为生存才是你唯一的目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让自己混的好,更是最高行事原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重要的,是看清自己本质,理直气壮地去做自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芳艳是花瓶,靠色相保饭碗,那又怎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至少她很坦率,她连妒意都不隐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人际关系中,倒是这种人比较好相处!毕竟你一眼能看透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哟,小何,几天不见,这就要飞上枝头了,用什么手段呀?”女上司阴阳怪气的找何依莲谈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刘经理,我不知您在说什么。”何依莲在装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了,何依莲,你别再演戏了!没想到你看似柔弱,勾引起男人来倒真是有些手段啊!”女上司一想起冯浩天来还有些心有余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刘经理,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何依莲有些不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个身材魁梧的保镖男友你还不满意!原来还想钓只大金龟呀!”女上司的语气听起来有些羡慕嫉妒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依莲懒得再多说,低头不再吭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了,你这就收拾东西去十楼办公吧!小何,之前我要是有什么待你不周的地方,你可别往心里去啊!这上了十楼,有机会别忘了提拔提拔我们啊!”在事实面前,女上司也不得转变了语气,但有些极不情愿的,低声下气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何依莲觉得去十楼值得最高兴的一件事,这个女暴君竟然对自己和颜悦色起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怪不得人人挤破了头想成为老板身边的红人,事实摆在眼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定一定。”何依莲笑着,一副得意忘形的样子,心里觉得可出了口恶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就说这狐狸精总要露出尾巴的吧!瞧她那一副贱不唧唧的样!就是个给人当情人的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听说啊,她早就上了江副总的床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依莲边收拾东西,耳边传来其他同事嚼舌根的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羡慕妒忌恨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语言是可怕的东西!而谣言更是能置人于死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可怕的是,当人一面背人一面的小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职场上哪儿有真正的朋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肯笑脸迎人做功夫,已是功利社会上值得感激的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人人都争着爬高处,真心反是一种负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何,恭喜你高升了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何,上了十楼别忘了提拔我们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刚刚那些背着何依莲嚼舌根的人,此刻却笑脸相送,一脸谄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依莲笑而不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要好好抓牢江副总呀!”又一个高声从远处传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像每个人都已料定何依莲会成为江副总的枕边人,活似他们已亲眼看见了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这个江副总名声太狼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是她看来一副随时准备上床的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依莲摇了摇头,有些无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在何依莲转身要去往十楼的一瞬间,只听见后面一个女子高声的怒骂:“你个贱女人!为什么江副总会看上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依莲回头定睛一看,原来是部门内刚入职的菜鸟,清新的大学毕业生孟晓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个贱女人!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社会,靠上床得来的机会,竟然洋洋自得?你真是女性之耻!”孟晓灵鄙夷的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放肆!孟晓灵,你这是什么样子!方主任,她是你的下属,你自己看着办!”女上司站在门口气急败坏的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门口一双双鄙夷的眼神,愤怒的上司,满身争气的女学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依莲不禁感叹,原本以为在酒吧的那段时间里看到了各式各样精彩的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想到,在职场上,这样的戏码一点不比酒吧里上演的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反而越发精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毕竟在酒吧那种地方,不论你见到多么奇葩的人物和事情,你都有思想准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在职场里,你总是在意想不到的时间,意想不到的地方,经历意想不到的事情,见识意想不到的同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是稀奇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登入电梯,按下十楼的键,何依莲看向镜中的自己,看到一张花瓶该有的美貌面孔与肤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不禁有些苦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难道长成这幅模样的女人就活该被人当成情妇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该是靠着上床才能获得成功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到底是什么世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清高的孟晓灵小姑娘总有一天也会知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大早这么一搅和之下,何依莲觉得自己大致已被贴上了好几个标签,例如会成为某人的情妇、会去钓金龟、会无所不用地卖弄风情、会拼命挖来金山银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己这又是得罪了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谁在兴风作浪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十楼很快就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踏出电梯,迎面而来便是宽敞明亮的大空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该是令人心旷神怡的舒适却因在这里工作的每个人快速的节奏感,带给何依莲一种窒息的沉闷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好,我是何依莲,上来报到。”何依莲走到接待处,对忙碌的前台小姐说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前台内有三名年轻的女子,同时抬头,难掩暧昧眼中的了然,也像在评估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一会,两名女子互看一眼传达讯息,才由一人拿起电话按了内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久,便回应道:“何小姐,往右走,长廊的尽头就是江副总经理的办公室。以后还请多多关照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客气了,那是当然。”何依莲笑着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后,她转身住指示的方向走去,清楚地感应到众多打量她的眼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