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百世契约:药妃,宠不停

正文第二十九章:长相思兮,短相思兮

[更新时间] 2018-11-09 06:00:01 [字数] 3364

“永乐公主”陆天骄蹙眉口中痴痴念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随即只见放在桌案上的一只纤纤玉手慢慢紧握成拳,攥得紧紧的,紧紧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此时,东宁国永乐公主的送亲队伍已到达了西秦国边境。$!&+~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轩辕翰大婚在即,陆天骄即将要同哥哥陆天麟随父亲一道启程前往秦王府贺喜观礼。可她实在不知,到时候她是否能控制住自己这愤愤不平的心情。$!&+~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就在这时,陆天麟兴冲冲地掀开厚重的门帘走了进来“妹妹,这天真是越来越冷了,你可得多注意着点身子啊,此次前去秦王府,记得多带几件衣服。别冻着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自从上次被轩辕玥来西秦学院训斥了一番后,陆天麟倒真的改变了不少,竟老老实实地帮着父亲陆贤打理起了学院诸事,如今已然可以独当一面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他一进门便看到妹妹原本娇柔精致的小脸上这会儿正展现着一副心灰阴冷之态以及那放在桌案上的一只紧紧握起的秀拳,顿时心里自然也是猜出了半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陆天骄抬眼看了陆天麟一下,却没有说话,仍旧回到自己沉沉的心思当中沉浸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陆天麟见此自是有些心疼这个妹妹,便劝道“妹妹,这也不能全怪秦王殿下,毕竟殿下的大婚和殿下的王妃,这一切本就不是殿下自己...尤其不是父亲可以左右得了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可殿下这么多年甚至连一句话对妹妹都没有,不是吗”,有时候有些事不说也罢,一说反倒会让人更加愤怒和伤心难过。$!&+~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就如现在,听到陆天麟的这句话,陆天骄满腹的委屈瞬时爆发愤怒地吼道,往日里的温柔、端庄、冷静、瞬间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妹妹,这不是他们的错”陆天麟依旧还想极力劝解。$!&+~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依哥哥的意思,是妹妹我的错了?”陆天骄竟有些蛮不讲理的声嘶竭力起来,眼角竟然还伴随着流下了一串串苦情的眼泪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哥哥应该知道,翰哥哥是你妹妹...我从小长到大唯一喜欢的人。妹妹甚至都认为自己就是为翰哥哥而生的,翰哥哥是妹妹我的梦我的命啊”陆天骄情绪越来越激动,也让人着实越看越心疼。$!&+~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陆天骄最后黯然神伤地低吟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陆天麟看着她满腹悲伤,仍竭力寻思该如何才能宽慰她这个向来感情细腻而又心思颇重的妹妹。$!&+~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谁知陆天骄突然收起了哭声,拭了拭脸庞的泪痕接着说了句“哥哥,妹妹不能放弃,我若真的放弃了,那便就不是陆天骄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陆天麟听着看着这个妹妹,被她此言行举止吓了一跳,立马站起身来质问道“妹妹,你想做什么?”。$!&+~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夜深了,哥哥请回吧。妹妹要休息了,明日大早还要启程赶路前往秦王府道贺呢”陆天骄忽然看都不看陆天麟的眼睛,只顾冷声着说出这番话来,便急急赶着陆天麟出了房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陆天麟无奈只得起身踱了步离开,听了妹妹这些话,他心里七上八下,轻声喃道“老天保佑,这个傻妹妹可千万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才好”。$!&+~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待到看见陆天麟确实已经完全走远了,陆天骄才重新回到窗前的桌案边继续坐了下来,嘴角和脸上却露出了一脸充满邪恶的冷笑,让人在本就寒冷的冬天里瞬间不寒而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什么?”。$!&+~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风华宫里传出轩辕玥惊叫的声音。$!&+~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原来是宫女刚刚禀报了一个皇宫里的大八卦传闻,于是她便被刚呈上来入口的一杯奶茶呛得瞬间不断地咳起来,半天后好不容易才恢复了平静。$!&+~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说的可是真的?”轩辕玥再次惊恐地确认。$!&+~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公主殿下,稍安勿躁。奴婢说的句句属实,御药房所有人都亲眼所见,均可作证”小宫女吓得跪地怯怯地禀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本公主这个皇叔,他真的当着众人的面抱了那个丫头?还早就送了手镯给她?本公主没有幻听?”轩辕玥本能般地轻触一下自己的耳朵,一脸的不可思议随即便在殿内来回踱步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正在这时,衣上云和丁香刚好端着轩辕玥的冬日滋补药汤来求见。虽然在轩辕翰的庇护下她已经是大药女了,可知道轩辕玥不是一般人伺候得了的,也本着对她一份尤为感恩的特别心意,衣上云还是会亲自处理风华宫的药石之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还没等她来得及向轩辕玥行礼,轩辕玥一看到衣上云进来,便急急冲着她踱着大步迈过去拉住她的手进来道“云儿,你来的正好。刚才这些个大胆的奴才跟本公主说秦皇叔当着御药房所有人的面抱了你,还送了你一只手镯,你告诉本公主,这到底是不是真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衣上云和丁香听闻惊慌失措,两人目光对视,又随即低下了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而这时,紧抓着衣上云手腕的轩辕玥不明所以地盯着眼前这两个人怪异的表情,左右看了看,手里一不小心便摸到了衣上云衣袖下的那只七彩.金丝彩玉镯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轩辕玥不等衣上云将手缩回去,顺势便一把掀开了她的袖子,一只精美的七彩玉镯便展现在了众人的面前。$!&+~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天哪,快看,真的有耶”风华宫内众人,有的惊讶着捂嘴,有的惊叫......瞬时间议论纷纷。$!&+~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轩辕玥亦是瞪大了眼睛,一张樱桃小嘴也随之惊讶地张开来,竟惊得结巴起来,半天说了一句“不会吧...这...难道这就是秦皇叔......,这一切是真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轩辕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盯着手镯半天才艰难地说完了这句话,随即便抬起头来看向衣上云的眼睛,一动不动地要她一个解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就在衣上云诚惶诚恐正准备开口的时候,丁香抢了先说道“公主殿下,这都是奴婢的错,公主您不要责怪云儿。是奴婢得知云儿有一个十分珍贵的手镯,便硬是求她让奴婢看一眼,谁知被之前的大药女发现,想占为已有,云儿不肯,大药女便将云儿关了一天一夜还严刑逼供。奴婢怕云儿出事,那日,奴婢本是要来风华宫求公主相救,谁知半路遇到了秦王殿下。殿下心善,才帮助了云儿。这个手镯,奴婢作证,本就是云儿的,并不是秦王所赠。真的,公主,请您相信奴婢,奴婢绝对不敢欺瞒公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丁香胆小,但是衣上云待她极好,她也自是知恩善报,不能辜负了她。$!&+~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听完丁香的这番话,轩辕玥才后怕起来,方感是自己大意了。她早该派人去御药房看一眼的,难怪这么久没看到这个丫头来风华宫走动。$!&+~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随即她赶快拉着衣上云上下左右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后语重心长地问道“都伤哪了,好了没有,可还有哪里感觉不适?”。$!&+~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衣上云朝她微笑着,连忙回道“公主,奴婢并无大碍,已经没事了。谢公主关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丁香却愤愤不平地告诉轩辕玥“哪里无大碍了,那个大药女真是太坏了,她竟用井水浇云儿,这大冬天的,人都快冻僵了,如果再晚到一步,怕是就性命不保了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哼,这个大药女究竟是何方神圣,她是不要命了吗,本公主的人竟也敢动”轩辕玥听了气不过地怒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丁香又道“不过公主殿下,原来的大药女已经被院使大人严惩了五十大板,现在云儿已经是新晋的大药女了,这一切都是托了秦王殿下的福”丁香一脸崇拜地说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衣上云斜眼瞪了她一眼,她才终于安静了下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秦皇叔此事办的甚是漂亮......那皇叔真的抱你了?”轩辕玥依旧不依不饶,凑到衣上云身边想要确认。$!&+~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衣上云低着眉眼没有说话,脸上却又露出了那久违的一片绯红。此时不用她解释,亦不用她言语,轩辕玥看着她的表情就已经明白了所有的一切。$!&+~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此时轩辕玥嘴角上扬,得意地坏笑着。忽然那调皮的一对眼珠子咕噜一转,冒出这样一句话来“云儿,后天随本公主出宫,我们去......秦王府”。$!&+~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衣上云听到她这句话,立马抬头惊道“公主,云儿......”可一看到轩辕玥不容置疑的眼神,她又将话咽了回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轩辕玥走到她身边侧身斜向她说“你受了本公主皇叔这么大的恩,如今人家大婚在即,难道你不应该亲自上门致谢,道个贺吗”说完,她竟发出一阵“哈哈哈”爽朗的笑声来,一点都不像一个端庄优雅的皇家公主模样。$!&+~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衣上云这下被轩辕玥怼的彻底没了推辞拒绝的余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衣上云只能心想,罢了,她只要跟在轩辕玥后面就好了,她也确实应该当面好好谢谢轩辕翰,那么多次危难时刻的挺身相救。可除了说谢谢之外,她想想自己也没有什么其它珍贵的东西可以做谢礼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对了...谢礼...”衣上云喃喃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可是秦王殿下,西秦国或者整个灵空大陆还有什么东西是他所期许的吗?他可什么都不缺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夜,然夜不能寐。虽说去秦王府要怎么应对,衣上云早已经心里计划好了,可如今却还是碾转反侧失眠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到底为什么失眠,怕是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她自是不知,她与轩辕翰之间的爱恨纠缠才刚刚开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城东秦王府里,里里外外已被装饰成一片大红喜庆的氛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轩辕翰亦是躺在寝殿的床榻上失眠着。大婚将至,他的脸上却依旧冰冷无一点喜色,反而躺在榻上手里紧紧攥着一条白色丝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一安静下来的时候就已经习惯性地拿出这条丝帕反复细细地端详。$!&+~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仿佛每次端详的时候就会看到那个瘦弱、勇敢、坚强的倩影。$!&+~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然而却是“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好像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并不是生与死,而是他站在她面前,她却不知道......他心悦她。$!&+~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