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冷王独宠:妖娆毒妻不好惹

正文第二十二章 清者自清

[更新时间] 2018-10-11 14:14:14 [字数] 3204

正当宫人们往出拿着器具的时候,陈庆之问道“若是常人在这个时候早已经吓得魂飞魄散,想不得夫人此时还能如此气定神闲,不知是已查到毒手胸有成竹还是天性使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相信清者自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陈庆之看着张擎,她稚嫩的脸上还有着几分慵懒之气,但是依然眸光淡淡,仿若一切都不在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时候已有宫人前来向陈庆之低声禀报,听罢,陈庆之抱拳说道“打扰夫人了,属下告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擎没回答,也没看他,只是右手拄着侧脸,空洞的眼睛无神的看着远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绿衣扶着门框,看着越行越远的侍卫们,李兰几步走过来说道“主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下去吧”张擎继续开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兰点头,刚走几步张擎又问道“你入宫多久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兰听到问话之后又停下了步伐,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奴婢七岁的时候被卖入宫中,如今已经快十年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擎点头说道“你先退下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兰再次拱手离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月上柳梢头,陈庆之刚回到宫里暂居之地,刚坐下就看到一个小宫女走了过来,递给陈庆之一张字条,陈庆之显然已经习惯,顺势接过纸条发现上面娟秀的字迹写着“事不关己误插手,宫乱时正是时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陈庆之看着眼神凝滞了一下,连带着呼吸也稳中带乱,他把纸条用烛台上的火焰燃尽,才看向那宫女说道“下去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宫女不卑不亢的回答“主子说,务必得到大人准信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听后忍不住从鼻中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道“你且告诉她我自有打算,还有,夏季已至告诉你主子,少食些冰否则对胃肠不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宫女脸上和嘴角皆出现一丝笑意说道“奴婢一定据实转达”说完再次一施礼,缓缓离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此刻那纸条已经化作灰烬,可他依然用手摩搓了一下那灰色纸垢,瞬间灰屑沾染了一个手指,他长叹一声,换上了夜行衣,穿梭于黑暗之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注定是一个不平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住在这个庄严华茂的宫殿里的人,宛如一池死水,平静的太久,闺阁儿女之时的美好情趣早已经跟随着韶华逝去而翩然溜走,现下就算有一小事发生都会让他们无限放大,更何况,皇上中毒这本不是一件小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很多宫嫔都在翘首等待晨光熹微,等到天色大亮到时候便知道到底是圣宠不衰的顾贵妃胜还是那个新来的大乃阿擎胜,不过他们无所谓,谁死谁活该,没一个好东西,没准这次一死去还算是诛杀其身,投胎转世,做一个普通人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一想到普通人的日子,那么简单那么平静,有爱自己的丈夫,孩子,每日能在丈夫怀中睡去,在丈夫怀中醒来,哪怕苦点累点,心里甜啊,一想到此处便悔不当初,嫁入皇宫,带着一族荣华富贵,众人尊敬,那都是虚的,做给别人看的,自己现在的这个样子和守活寡又有什么区别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间在众人的心事中慢慢流淌而过,太阳也终于崭露头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擎慢慢挣来了眼睛,眼珠动了几动,又慢慢闭上假寐。直到绿衣走过来说道“主子,该起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擎看了一眼绿衣,她神色倦怠,眼圈发黑,眼神中带着一丝希冀的看着张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慢慢坐起身,才慢慢依着来人开始洗漱,绾发,整理好自己之后又喝了一小碗的白粥,几位丫鬟看着她的样子,有些面面相觑,不知道应该安慰还是应该说点什么,所以几个人都住了嘴,什么也没说出口的只看着张擎把粥喝的一滴不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时李兰从外面走了进来说道“夫人,太后身边的黎公公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太监走了进来,微微施礼说道“夫人,太后娘娘让您随奴才即刻去延德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擎看了一眼回答“劳烦公公回去禀明太后,妾身已经将解药找到,凶手也已经露出马脚,不过需要太后配合屈尊降贵来到这玉昭阁,到时候自会揭晓答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公公犹豫了一下,迟疑说道“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擎看他面有迟疑继续说道“公公照实回话即可,毕竟太后娘娘也想找到解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公公再次说道“那奴才前去回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绿柔走到张擎身边,细声细语的问道“主子,您真有把握吗,奴婢心里有些没底儿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擎紧抿双唇,目不斜视,好像深邃的瞳仁已经洞察出了一切,这盎然而立之际,虽然未发一语,却给人一种信服之感,让其他人慌乱的心得到了依靠,仿佛大海上的 小舟,靠到了一块小小的海滩之上,可能随时随地一阵潮水过来这个小舟便不复存在,可是他们还是满眼期盼着,毕竟这是他们唯一一个能依靠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一会儿,太后带着所有的宫嫔侍卫,浩浩荡荡来到了玉昭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擎行礼参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太后看了一眼张擎声音带着几分不悦的说道“起来吧。郗氏,哀家给了你一天时间,听闻你除了睡觉什么也没做,现在又故弄玄虚把哀家引到这来,到底有什么意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的声音带着愠怒,本来郗氏的身份就让她含着几分不喜,昨日皇上一直昏睡,而且还与她有莫大关联,她就算不是潜心找寻答案也不该一直睡觉啊,这不是明摆着气人呢吗。虽然后来陈庆之和自己说了郗氏宫里确实没发现异常,但是他在半夜查探之时,却仍旧发现她的宫门处一丝异样,如今只能看她如何作答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擎看向太后恭谨的回答道“回太后娘娘的话,民女的确是知道解药在何方,也知道帮凶是谁,在揭晓之前,我需要一块红布,长长的红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美人也跟着说道“郗氏,你劳烦太后娘娘亲临,又故弄玄虚,不知有何居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擎对她看也没看,只是望着太后,等着太后的答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不理睬的态度,无疑的如芒刺一样刺了一下王美人。她的脸青了一下,没说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旁边宫嫔一阵私语“又起幺蛾子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太后冷冷答道“把红布拿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一会儿已有太监将红布拿来,几个人合力撑开,就在合力撑开的那一瞬间,一片红色席卷而来,而所有人也奇怪的 发现,笼罩在红布之下的地面皆有金光暗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一场面,不禁让包括太后在内的人,都跟着小小的惊讶了一下,连站在后方一身侍卫装扮的陈庆之也看了一眼眉目姣好却面无表情的张擎。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擎顺势跪下说道“太后娘娘,民女有罪,罪在认人不清,有奸细混于周身,却浑然不知,致使皇上中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太后盯了一会儿地上的隐隐金光,然后说道“你先起来,把话说清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擎站起身,说道“把红布扯到院子以外。”众人顺势望过去才发现屋内的金光纵横交错,而玉昭阁外面却只有一条金光闪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擎看了一眼太后说道“民女的身边有内奸,顺着这条金光之路便可以找到那解药藏于何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句话一说完所有人把目光看向张擎身后的绿衣,绿柔和李兰等几个宫女,被这么多咄咄目光而视,他们几个也赶紧跪下说道“主子,奴婢没有,你别听别人挑唆啊!您若有事,奴婢也难逃其罪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擎看了一眼说道“是不是你们,你们大可在房间内走上几圈,谁身下又金光,不就一目了然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几人愣了一下,绿柔率先说道“那奴婢先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玉昭阁的正殿很大,绿柔壮着胆子一步一步走在纵横交错的地面之上,可是步履之后确实请清楚楚。很显然并不是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回到原地之后长出了一口气,李兰接着说道“那奴婢接着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依样走了一圈之后,依旧步履清晰,很显然也不是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接下来是太监小林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所有的宫人一个接着一个走,直到最后的绿衣,她的身形不变,可是眼神却有些左顾右盼,慢慢所有的宫嫔都发现了异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擎淡淡的开口说道“为何不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绿衣迟疑了一下,慢慢的探出了一只脚,而大家也慢慢发现,绿衣的身下发现的金光最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元贵妃率先说道“郗氏,就算说明你这个丫鬟身带金光,那又能说明什么呢。你自己做个局,让大家陪你一起玩吗,况且就算你心思九转,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你要找到解药,那才是重中之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绿衣也说道“主子,奴婢什么都没做啊,你为何往奴婢身上洒这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擎没理会他们,只是继续吩咐拿着红布的宫人,把红布移至玉昭阁的殿外,太监看了一眼太后,太后点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擎又对太后说道“那金光我已经找到,那金光所到达之地,便是这绿衣与那下毒之人接头之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人群中私语声音更大,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发生的一切,生怕错过了哪个精彩瞬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太后轻轻说道“走吧,哀家倒想看看是谁想暗害哀家的皇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红布在不断的延长,金光之路也越发明朗清晰,而这明晰的金光却更似一把钢锥,步步维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再长的时间终会过去,再长的路也终究有尽头,在所有的目光之下,金光路慢慢延伸到了一所宫门之前,正阳宫门,顾贵妃的大殿门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顾氏的脸也瞬间有些变白,她瞪大了眼睛赶紧说道“太后娘娘明察,绝对不是臣妾,臣妾伺候皇上这么多年,又诞育了皇子怎么可能做这件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太后并没理她,只是继续往前走,妃嫔的心跳的更快更紧张了尤其是那几位与顾氏交好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