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天字第一号当铺

舌如刀报应

[更新时间] 2018-11-09 16:59:01 [字数] 3335

李华的公司发展的十分快组合有很多人都想从中分一块蛋糕,但是,从李华之前,努力了很久,但是却也依旧是一个小人物可以看出他处理这方面滴事情可能比较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他仗着自己钱多和而且还有国法,就拒绝了那些有关的人想分一杯羹的想法,那些人就这样子怀恨在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毕竟赶来分一杯的人或多或少背后都有一些人脉,于是他们调动全市最李华的产业展开了攻势,第一轮他们就把李华给抓了,然后去分解李华旗下的产业。头被套上了黑布袋子之后被拉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小地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华有最初的惊慌失措,到后来镇静他知道自己手中还有店主的宝物那自己害怕什么让他们在想,自己一个字,他们照样也要死在自己面前,但现在在车上自己如果这个时候动手势必会造成车辆的失控,所以如果不多等一会儿不是等到他们把自己给带到了为自己就过去把他们打死。那么车子不就废了,而且我自己单飞了自己还不得走回去,自己,如果走回去,那肯定得把自己给累个够呛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华的嘴角泛着微微的笑意,并且他也在想到底是谁绑架的想来想去,他认为最有可能的只有那几个要分钱的人和那几个跟他有过节的人。李华的嘴角泛着微微的笑意,并且他也在想到底是谁绑架的想来想去,他认为最有可能的只有那几个要分钱的人和那几个跟他有过节的人,不过具体的他还要从这几个歹徒的嘴里边套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车子停了下来,之后,他被拉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然后偷偷被拿了下来,看着面前的几个大汉李华假装非常害怕的问你“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抓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他叫我们先给你点苦头吃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华马上就分析出了是那几个有势力的人,如果是几个没有斩尽杀绝的对手。那就应该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一类的话。于是,在掏出了这一条关键线索之后。一会儿冷漠地说了一个,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几个大汉瞬间就化为了一团团的血花盛开在这个昏暗的小房子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错,很下饭。”墨殇云一边吃了一个包子,一边看着镜子中的景象。正常人之前喝了那么多的酒,舌头早就麻木了,可是它还是正常的。并且科这种场景才吃的下去东西也是醉了,像傅雪凌,她就躲的远远的,毕竟还是个孩子之前的记忆还被封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付傅雪凌这段时间过得还是非常开心的。虽然不知道这个姑姑叔叔每天都出去干什么,但是晚上还是会像一家人一样一起吃饭,这样他觉得有种说不出的舒服,只是他不清楚未来的真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此时的李华则在屋子中大吐特吐。之前他也发货人,但是从来没有见过杀人,而这一次的确是真的把他给吓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吐了好一会儿,他才站起身,毕竟是成年人。多少有些接受能力的,他扶着墙艰难的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外面,看着外面的草地,他一把插在了地上。他懒得呼吸着外面的空气看着地上的绿草,李华知道他在郊区他活动了一下身子发现自己吐到了虚脱,于是她选择这样躺在地上休息一下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哪怕是在地上躺着休息,李华也没有忘记正事。她用自己的心念念了所有知情人之后就再次说了一个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在那些权贵在自己的家中就这样子爆了,换为一团团雪花的时候这件事情也让警察们焦头烂额,因为死的人身份都不一般,上面也是命令要彻查此事结果毫无头绪。三个公安局局长,因此辞职一时之间这个平日里无数人眼红的位置变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更是无人敢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后,请无情的厅长亲自查此案,也没有任何清楚的迹象,最终也就是警察吗,去了网吧抓了一群看起来就不像好人的人,满头,红黄蓝绿的社会青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把这群社会青年带回去啊,大多逼供让他们认罪,为了做到死无对证,还特意隐藏了审判过程直接给打死了。不过,这种做法一般还是可以的。可是这次可就不行勒。一方面,全社会都在看着这起案件,另外一方面,那些权贵也在看着这些事情。这就让这场看似完美实际的操作,直接把厅长自己,自己给弄到监狱里去了。发虽这么说,但是国家要感谢他们的愚蠢做法。这让他们省去了大笔的麻烦因为在民间这个时间已经变质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些权贵和他们子女的死盖过了,李华公司破产所导致的股价大跌。冤假错案的出现盖过了权贵和他们儿子的死亡的事实,而主事者被抓审判则完美地解决了这一事件在民间不但得到了一片好评,还成功的让老百姓们忘记了之前的那些大事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用了一个能够解决的事件盖住了一个又一个无法解决的事件。这就叫做政治智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权贵们的死亡事件,国家也像外国发出了怀疑的通告,并且以此为名义对自己的军备进行了五更加强大的武装,同时也向周围的好几个国家加强了联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在外交上面的胜利。而一心虚的,只有权贵买他们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也不知道下一个死的人会不会是自己。这种恐惧的感觉紧紧的抓住了他们的心,所有都知道这些人曾经是威胁过李华的人的人都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谁也不知道其中的共性。只不过,那些死的比较多余的人大多数都是一些个奴才之类的,所以说死了也没人会在意。也就正是因为他们死了几个月以来,没有人发现这件事情,其中的规律,也没有人怀疑过离婚,因为这么大的世界面前,这个商人哪怕是道上人的失踪也会显得微不足道。尤其是这个商人已经破产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正直就是正直,为了安抚和挑的国内的那些属于特权阶级的权贵给他借死去的权威安上了一些不能够公开的罪名,例如谋反之类的。关系较远的经过敲的安分了不少关系近的则捏了一把汗太危险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同时也是为了让这些权贵安心。认为这些事情都是国家的人干的。这一举动国家也没说是他们动的手。这一切都只是那些权贵们脑补出来的,但是就是这样子的脑补却比国家说什么都好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这样在一起的政治手段之下几个月内坏事变成了多方面的影响。于是呢,到底那个科长和他的手下是不是被指使当弃子的谁也不知道,而他们的死活也没有人会去关心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李华什么也不知道了。那么他在哪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李华到底去哪儿了呢。莲花超市在草地上躺了一会儿就感觉有点儿难受了。嗓子干渴,全身上下都有一种脱水的感觉,他费力地站了起来,就蹲了下去,双眼不停的向四周观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他突然看见了一条小河水很清,李华快速的爬了过去,她是真的渴了,也不管别的了,直接就喝也没有功夫去管水到底干不干净了,因为如果不喝就渴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在她喝水的时候一道青光在他的身上闪了一下,当然这一点的光彩并没有被他所察觉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喝了一会儿的水里快感觉自己似乎好了很多。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头像居然有了许多的白发瓷才想起自己已经辛苦了很久了。李华他从来不相信任何人,所以她的一切重要文件全是自己去看自己已经累到有白头发了,他知道自己现在有人到中年了。还能在坚持着这个公司,他再老一些或者身体再换一些,她甚至无法找到一个可信的人去帮助自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此时的李花想的并不是培养一个合格的人,帮助自己,而是站段时间他想要长生不老,他讲影响财富,于是他做出了可能是他这一生最后悔的一件事情。那就是斩断时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他心中默念时间,然后说了一双断,于是时间就被斩断了李华的发现自己在一个黑暗的地方。似乎是个飘着。但是他却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从小同学发现自己如何用力全都是白费,正在她惊慌失错的时候,他看见了一个黑色的身影,哪怕四周也是黑色,但这个人的黑色也是所有黑色中最夺目的存在。李华认出来了,这个人就是店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店主来救她了。”他想喊店主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看着店主一步一步的走到他的面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殇云站在李华面前,说“你知道这个东西得上一任主人是怎么死的。”之后又自顾自的继续说“它的上一个主人是一个刺客,后来被抓住之后割了舌头。因为他这个刺客总爱把刀装在舌头上。所以才有了这把舌如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之后墨殇云一把就抓住了李华的下巴使劲一拉,李华的下巴就被拉开了,然后手起刀落,李华的舌头就被割了下去,然没有流血,只是李华感觉到了一阵钻心的疼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把自己的时间切断了那么构成这个世界的两个主轴,你就失去了一个现在这里是空间的交界处,你没有机会再见到任何生命了,当然你的感官还在还会饿会可就是不会死了。朋友你的舌头上的伤也没有时间去修好了,只会一直疼着。这样的永生是不是很完美。”说完拍了拍李华的脸。有时间的打了两下之后便走了,只留下李华一个人在这一方空间,这种享受着那永恒的痛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晚上云从空间中出来勒那半条舌头也变成了原来的舌头刀,看着眼前的傅梦荆和岁华盈。墨殇云笑的小然后好像想起了些什么,香港小小西招手那条河就变成了成了一面镜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走了,他活该,马上会有新客人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