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妻主在上,夫君难逃

正文第二十三章 臣视死如归

[更新时间] 2018-09-14 13:00:01 [字数] 3023

南宫姜自从经过这件事后,就一直没有出现过了。米贝心中也是这么想,说不定有其他事要忙,不然他也不会走极端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期间米贝也是悄悄的找人去问了他府上的人,说最近朝廷有些事,也说最近南宫姜每天起早贪黑的样子,所以南宫姜也忙的没时间管其他的东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倒也也可以让米贝清净清净,生怕他一有空就回乱想,要是在发生一次这样的事,自己的小命就不保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米,你最近怎么样了?我听说你之前遇到了汤唐了,他没有把你怎么样了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六最近偶尔跑来玩,说可以来米贝这里找到吃的,其实也就是每次和米贝抢桂花糕吃,这桂花糕是元言特地每次都为自己准备着,都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味道,最近几次和自己之前味道不太一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诶,为什么这桂花糕的味道好像有点不一样呢?”小六拿一块桂花糕就一口吃,在一口吞进去的时候,嚼了几口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啊,我感觉还好啊。还能知道样,还不是那样。”米贝没说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听说了么?最近边境遭外敌侵犯,要广招士兵还有贤能智士,只要在20以上的男子都需要去参加选拔。看来你也逃不掉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六打着嬉闹的心,实则是在担心米贝,米贝在着楼里总是以男子自居,没有多少人知道其实米贝是个女的,周围的人知道米贝是男子,到时我米贝有可能会被挑上去上战场。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即使不是上战场也是被怔去当贤能什么的,因为知道尚书家那位夫人被害有可能是和米贝有关的,尚书府上的颜面何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道上次尚书家的夫人,南宫姜说是进行处理了,原来是断了那尚书家夫人的所有来源,在朝廷之上,不断地追击那尚书,原来尚书平日里收受不少的油水,所以在朝堂上被南宫姜一一翻过来,但念在十多年的老臣子,于是也就贬官,没收家产以作惩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一来尚书家的夫人也是有所收敛了,毕竟现在家中开饭都有点困难了,更不要说出来花天酒地的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尚书家有点莫名其妙的被抄家了,这其中他应该不知道是米贝的大哥也是在朝中当官的,因为得罪了自己最亲爱的妹妹的而要付出代价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且这官位还不亚于尚书,只是这尚书和南宫姜也是死对头,朝廷上总是争辩多,现在皇帝的位置空缺,太后持政,膝下无孙无儿,看来这肖家的天下可能也就这么落寞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怕什么,到时再说吧,水道桥头自然直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米贝无所谓的说道。到时实在不行就换回女装呗,原来南宫姜前阵子在忙着这些事。不知道是不是在为自己妹妹我打点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好,就你天不怕地不怕,像个皇帝似的。”小六这么无意之间这么说,都不知道这句话对于米贝来说真的到了那一天心情是什么滋味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你羡慕吖,哈哈~”米贝没心没肺的说道,在这没有任何笑中都不知道原来自己是如何一步一步踏上了一条不归之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六没有说话,只是吃着米贝的桂花糕。“最近那池姬的事也是风靡一时,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池姬?那安平王的女儿?”米贝想了很久才回忆起来,问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吖,可是热闹了,前阵子那阮蓝不是救了你么,在民间的传言也是异彩纷呈的,你不知道吧。”小六好像是看戏的一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发生了什么事?别老掉我胃口,有话直说吖”米贝有些不满的让他吊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之前不是听说那池姬是个美人么?而且有传言说对阮蓝特别上心,但是之前就是因为阮蓝对你的好都传遍了,以为阮蓝是有断袖之嫌,哈哈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听见了小六那荡气回肠的声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知不知道,都说池姬最近总是来杏草楼来的勤,而阮蓝就是开始的时候见了她几面之后就没有再见了,外界的人都在猜测,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所间隙,都说阮蓝和池姬是天作之和,也就因为和你的短袖之癖,现在弄得楼里的小厮都害怕一时间被阮蓝看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六断断续续的笑着说道,看来阮蓝的名声要被米贝弄臭了的感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米贝听到这里,很不厚道的笑了出来,真是的,米贝越来越觉得这平民百姓真是十分好创意,你说不知道内情的人挺起来好像很传奇,但是若是知道内情的人,比如说自己,听到这里,只想笑,真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世界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没良心的,还笑的出来。”小六听到了我的笑声,自己也停住了那笑声,也是没心没肺的说起来了,还指着米贝说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然呢,他们乱想起来真的和编书一样神奇。”米贝缓过来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也是,不过说回来,你知不知道阮蓝和池姬是什么关系?外界是这么传,他们又是那么神秘,阮蓝之前又在台下救你,你熟悉他么?我记得你之前并不认识他的,怎么他突然对你那么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六像是狙击手一样,不断的抛出来,一道道的砸向自己,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也不知道吖,我也是当时第一次见到他,不然我当时怎么会…怎么会…”米贝像是回想起来那尬尴的场面一样,突然就不想说下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会什么?哈哈~我也不知道你吖,虽然我知道你爱看帅哥美女,平时看你有那色心没色胆,没想到你色的那么明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六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和米贝混多,真的相当了解我,一边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一边笑道的磕磕巴巴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办法啊,米贝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就是那么有色心没色胆的人,没办法米贝对自己也很无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人的事就别想那么多咯,做好自己就好了,至于那阮蓝我还真的不知道他想什么,唉,随便他了,别想那么多了。”米贝耸了耸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不觉又到了一年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的时候,每年的这时候,木国的太后便会宫中设宴,不仅是为了庆祝了这天下的恩赐,而是又到了一年春。只是这风景依旧在,木国君不在,宫中也凄凉,于是也就观赏一下作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天下,不知道最终落在何人手上,哀家老了,快撑不住了,朝廷内外,都在让交出政权,不是哀家不肯交,就算要交也要交到可信的人吖,万一交到一个凶残的国君手上,那我们的子民该怎么办,我们的家怎么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看到的只是一个泪眼庞珊的的老人在为未来担忧的情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又到了一年春天了,想起上一年皇帝哀家的身边,只是可惜先帝并未留下一子一女,要是稍微有一子,或是有一女也好吖,这样哀家也不用那么累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后越说越是感觉有点悲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哀家没这福气么,别的都是子孙环绕,唯独这皇家,本应最繁盛的,如今却是最冷清的一家。是当初我做错了么,是我因果报应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见到的虽然是雍容富贵的太后,但在夜深人静的月空之下也不过是苍白如斯的老人,只是一个希望家里热闹的普通老人。孤寂这东西,看起来真的那么悲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后娘娘,夜深了,宫外冷,我们回宫歇息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后身边的小婢女说,手里也拿着披风给太后披上,一边搀扶着太后回宫,太后边走边摸着身边的侍女,叹了叹气,摸了摸那侍女,慈爱的喃喃说道“若是她现在还在,她也如你一般大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后娘娘,你是需要什么吗?”侍女没有听清太后在说什么,似乎听到身旁的太后有所吩咐,便问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罢了,回宫吧。”太后茫然的看了看前方,扶着身边的小婢女继续缓慢的向前走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木国朝堂之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启禀太后,现我国边境遭蛮夷所侵,周围火国,土国等家虎视眈眈,现只能派人抵御边境并且需求周围国家求助。太后,我国一日不可无君,你快点下决策吧,不然我国就如此情景甚是堪忧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丞相从一旁走出,说出这么一番话。煽动人心,想着在这样的情况下,看看太说完朝堂之上乱哄哄的,人人都心惊胆战,生怕此时朝堂之上会 有一场战阵,不用等别国来攻,自国的内讧便是自顾不暇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本丞相也是一心一意的为国家效力,但人心总是有贪欲,在木国这个形式下,上无能够说话的人,下级官员周围相互奉承,吹捧,使得人的贪欲日益增强,有了想称霸的狼子野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朝堂之上体现出了越来越多反骨的现象,但是也就是谁也不说,慢慢边朝上有小团体,分为两大派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丞相,太后在此,怎容的你放肆,那么之前太后娘不是说了,现在是急不得,当务之急,是先解决那边塞的事,而不是内讧。太后娘娘,若需要老奴愿意亲征,臣视死如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