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仙家有玉

正文第十章

[更新时间] 2018-09-09 00:03:13 [字数] 3113

在清胥山上不知不觉已是一月有余,这日的圣典课,是另一位年纪很长的夫子教授的。圣典本是有些无趣,但经那老夫子一说更是无趣的很,这几十卷圣典我是一直跟着清胥师父用了心学过的,且不说学的有多厉害,至少挑拣着问我,我还是都能答得出来的。既是这样,便很安心的借着青山略有些清瘦的后背作挡,随手绘了几幅丹青解闷。或是夫子在前头看我执笔执的认真,便很是关心的问我这个新来的学生能否跟上课业云云,还很是友善的让我有什么不懂的就尽管去问。于是,我便虚心的问了一问,却不知为何问得老夫子的白胡子抖了几抖。$|~|?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记得自己当时是这般虚心求教的,“夫子,学生确是有一个问题还没有弄得太明白,那第二十一卷里一直在说‘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后来却又说虚空不是父神的旨意……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待夫子抖着胡子垂着头走出课堂,小羽师兄跑来告诉我,我们今次才刚学到经卷的第五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中午在饭堂吃饭的时候,竟没见着什么人,连同青山形影不离的小羽师兄也不见了踪影,我有些疑惑,但因着来吃饭的人少,所以在饭堂负责分饭的元弃三师兄特特给我和青山多打了份红烧鸡腿,我和青山都很高兴。吃饭的时候,我将碗里的鸡腿夹给青山,委婉的请他帮我抄几份又被夫子罚抄的术法概论,青山这臭小子,竟然说我术法课向来不精该是要多抄几份以增学识云云,我愤愤的又将鸡腿给夹了回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下午有新师父宵炼的术法实战课,心里想着宵炼师父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应是不大严格的,遂也没把下午的课多放在心上。想着被褥还在外头晒着,就也没有回去午睡,只四下随意走走瞧瞧,原想拉着青山一起,可一想到他可恶的不肯帮我罚抄,便也气的没叫他同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顺着中间那条青石路一路往下,大路两旁长着枝叶繁盛的大树,一眼看不到尽头。树荫浓处,抬头都不能见得日光,过了好一会儿才走到那处与仙使、夫子住处相连的青石悬梯,悬梯之下是半满的垄沟,瀑水正哗哗坠在那里头。那在山顶危临三殿的陡峭山石依着山势直绵延到山底,只在这腰腹地方渐渐缓和成一片可以在里头行走的山石树林。那瀑水也顺着山势一路往下,最后在山下汇成一片湖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片湖泊周围也长了许多密密匝匝的树,不大晓得叫什么名字,只是觉得长势很茂盛,先前在半山腰的时候只能略略看到粼粼的湖光在密密织织的绿叶里闪烁。湖面很大,也很清澈,虽是近了伏月,可水温却比我原先住的山上要冰凉一些。白日里头还算热,可这毕竟是在山里头,晚间又有雾气升腾,所以近来每回晚上到这里洗一回澡上来,都把我冻得牙齿咯咯打颤,有时候听见树林子里有风吹响动,总是有些疑神疑鬼的,缺个替我把风的人着实有些不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原来我指望着能在师兄们的澡堂子凑合着洗澡,可师兄们总归在那里进进出出,就着实有些不便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回山的时候,心里还想着是不是以后要厚着脸皮去求一求那几位姐姐,兴许会有一个能同意为我把风的。正在闲散往回走着,碰着正抬着米菜担子上山的元弃三师兄,想起午时吃饭还多给我一份鸡腿,便亲切的朝他打招呼。元弃却有些惊讶,“这个时候你怎么在这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抬头看了看还挂在正中的太阳,“时辰还早呢,就出来随便逛逛。”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见她闲散,估摸着她初来这里,还不晓得宵炼师父的脾气,便委婉提醒她,“下午是宵炼师父的课,你虽是初初过来,但也要向别的师兄学一学,下午的课便会好过许多。”元弃把肩上挑的担子放下来,擦了把汗道,“四师弟五师弟一向习练的刻苦,恐怕不习惯旁人打扰,你就别去扰他们了,九师弟十师弟每每自己都不大能顾得上,你也别扰了他们练习,恐怕他们过不了师父的课又要被罚了……那三个师妹也是不喜欢旁人打扰的。其余的你随便挑哪个问一问,都是会愿意教一教你的。”元弃觉得自己提点的差不多了,便拾了担子准备回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一边听着一边努力将这么多师兄师姐小心记上一记,免得日后弄错了失了礼数,清胥师父曾说,失了东西倒没什么,最要紧的莫不能失了礼数。我谢过三师兄的提点,望着他挑起的担子,好奇的问了一问,“三师兄,你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修习上课,却只做这些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三师兄见我用手指了指他肩上挑的担子,微微一笑,“我愿意做这些。”$|~|?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后来我经众师兄间聊八卦聊得最好的七师兄莫言点化一番后才知道三师兄元弃曾是周国的一个亡国太子,亡国之前生活的奢华富有,后来亡国后经了宵炼师父的领化决意修道,只是他选修的是旁人都不愿修的苦修道,彼时我心想,若是这座山没有元弃三师兄,那么,便没人挑水给我们喝,没人做饭与我们吃,也没人去修剪这座山的花草,我们住的房屋也没人休憩……这对我这样一个凡子来说,三师兄元弃的选择是多么重要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既是听见三师兄点拨,便转头去往术法习练场,一路上,掰着指头数着还剩几个人能为我帮得上忙,大师兄炎华略略正经了些,每每问他问题,总会先问我为什么不会,其实能有什么其他原因呢,不就是我没好好听课呗。二师兄伯申负伤休养了,指望不上。唔,说到二师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或是因为我向来比较好学,所以这短短一个月以来,我听了莫言师兄说过许多八卦秘闻,想是没几个人能觉得聊八卦也是门高深的学问,所以当莫言知道我在此方面很是谦虚好学后真是欣喜得很,是以每每遇见我总喜欢亲切的与我聊几个段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其中一个段子说得是十一师姐翎云喜欢伯申师兄许多年,听说双方家境还是很相当的,严格说来,翎云师姐的家境或是还要好些。因着双方父母在官职上互为同僚,私下里也常相互走动,走动的时候大约也会带着妻儿,这一来二往的,翎云师姐便种了情,每每见到伯申便总要偷偷看上一眼两眼的,许多次下来,竟也没见着伯申回个眼神,哪怕是一个疑问的眼神也没见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大约,翎云想着现在这天上近来都流行大胆表白,自己这一眼两眼的,是不是太过矜持了些?这样想过之后,便寻着了一个机会,那个机会还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听说那时中天月圆花草芳香的,伯申独自一人站在月下,这是一个很适宜表白的时机。于是翎云使了个术法让自己优雅的绊跌了一跤,伯申听见身后声响转身的时候,翎云师姐便顺势跌在他怀里,这是一个佳人公子生情的居家常备手段。$|~|?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翎云揣了满满的柔情刚说了一句,“伯申哥哥……”原本还有多谢伯申哥哥相助,小女子这许多日子以来已对你情根深种、愿意以身相许的感谢话还没来及说出来,便听见伯申说了一句让她一时无法说出话的话,那句话且是这样说的,“你认得我?”翎云一时有些傻了,敢情这么许多日子常在一起喝茶吃饭的,竟然不认识她?她一时没能接受这样的状况,就在她且楞且惊且伤心的时候,伯申放下她便走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自那次以后,翎云消沉了一段时日,后来不知什么时候想开了,又寻了机会在伯申回家的路上把他在半道上给拦了,这回她吸取了上次的教训,也没用上苦肉计,一开口就介绍了自己姓甚名谁,这回伯申总算没立刻走,但是在听到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翎云一番表白之后, 很是清楚明了的把她给拒绝了,从此以后每逢双方聚会翎云便再也见不着那片浅绛色的衣角。$|~|?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都说要想取得成功便要学会越挫越勇,想必这位翎云很晓得这番道理,于是她多方打听得知伯申在淸胥山修习,便托了父母找了几层关系,翎云就这样才来到淸胥山,只为求得与自己心爱的人离得近一些,想趁着机会帮他洗一洗衣服煮一煮饭食,照顾他起居什么的,看看既然不能一见钟情,那或许会能日久生情。只可惜这许多年来,众师兄的饮食起居概是三师兄元弃照料着的,翎云压根没捞到机会,所以向来对三师兄元弃很有看法。也不知是不是两人真缺了机缘还是怎么的,翎云努力的在他眼前晃了这么许多年,伯申师兄还是未能看得上她。此番终于捞到伯申一个千载难逢的受伤机会,激动的想去照顾照顾,哪知伯申病休了是没错,只是没在清胥山病休,是以这几日她意志消沉的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经过莫言这一番点化后,我有些略略理解师姐平日里不喜言笑的性子了。一颗满满的想要爱人的心被漠视这么久,换做旁人,恐怕也是笑不出来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