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苦酒

正文第十四章 劝说

[更新时间] 2018-11-08 19:34:31 [字数] 3010

林安遥自祭台回来后就一直待在房里没有出来过。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主子,都准备好了。”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下属的声音透过木门传了进来,林安遥坐在梳妆镜前,转头看了看窗外还高挂着的太阳,轻轻按了按眉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等太阳下山吧,不急。” 说完,下属应声退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安遥其实本就对拿到孟姜的皮这件事没有多大把握,不说自己能不能再承受杀死地府小祖的惩处,就连挽筠的怒气凭现在的自己怕也是很难躲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没有永远年轻的面容,自己还能拿什么面对他。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安遥慢慢抚上了自己的脸庞,看着镜中这张还算不得熟悉的脸,竟生了怒气,贴在脸上的指尖突然用力划过,一道不算大的裂痕出现在了这张原本如玉般的脸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伤口没有血,更没有血丝,只有一道往外翻的皮肉。凑近看,只见皮肉之间露出了褐色干枯的一点皮肤,那是林安遥自己最初的脸,不用多想就知道十分可怖。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砰。”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原本精美的铜镜被林安遥砸碎,碎片都被甩出插-在了木门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巨大的响声惊动了站在门外守着的下属,两个白衣人站在门口相互对望,却都没有上前询问,没人敢去招惹正在发火的林安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怎么了。”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人身后传来一女子的声音,二人一听,宛若见到了救世主,感激的看过去,一瞬,又弯下腰齐声道:“蓁蓁管家。”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蓁蓁走近,看了眼残破的木门,就知道这两个为何站在门口不敢进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斜眼看了下二人:“好了,下去吧。”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二人齐齐的在心里叹了口气,赶忙就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见二人如释重负的背影,蓁蓁自觉好笑,心里却又想着正事,也不管门上的碎片,就直接推门进去了。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走进里屋,只见林安遥歪在窗前的塌上,一只手弯在身侧摇着团扇,一只手抬起枕在了额头上,宽大的袖子软软的搭在了脸上,扇子轻摇出的微风,让脸上红色的轻纱一起一伏,时不时地露出精巧的下巴和白嫩的肌肤。衬着窗外的蝉鸣与美景,这赫然就是一副仙家的人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主子。”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安遥摇扇的手停了一下,就又开始摇了起来。只是枕在额上的手臂垂了下来,又侧了个身,面向窗外不理会蓁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蓁蓁低下头,轻笑了声,也不看林安遥了,只盯着脚尖,开口道:“孟姜是地府的人,挽筠又疼她疼的紧,你拿了她的皮,地府怕是会把商陆的魂扣了。”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敢。”林安遥猛的转头瞪向了蓁蓁,冷静过后又才缓缓坐起,把视线放向了窗外,背对着蓁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蓁蓁对林安遥的怒气满不在乎,又上前走了两步,绕到了林安遥的塌前缓缓蹲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挽筠的手段怕是不用我再多说了,他对孟姜的在乎怕是你比我还要更清楚。当年,要不是因为孟姜渡劫,你拿到了挽筠的把柄,否则我们现在怕是连商陆的魂都找不到。” 蓁蓁直直的看着林安遥,想从中找到一丝的动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安遥突然泄了力气,怔怔的看向了窗外,脸上有了些许松动,渐渐又流出了无助,许久才回道:“那,我的脸,怎么办。”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安遥的声音突然变得沙哑,完全没了刚开始的清亮勾人,倒像个垂暮的老人,一吹即散。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原本蹲在一旁的蓁蓁,一听到林安遥发出了自己原本的声音,双腿瞬间无力,跪在了地上。纤细的双手蒙住了脸,伏在塌上抽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会对一个老太婆生出爱意吗?” 林安遥沙哑的嗓音透着浓浓的不甘与无助,眼里也透着强烈的悲伤。说着又把手搭在了蓁蓁的背上轻抚,像是在安慰她,又像是在逼迫她告诉自己该怎么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蓁蓁低头擦了擦泪水才抬头看向林安遥,窗外的风吹了进来,吹起了林安遥一直挡着半边脸的碎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主子... ...”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蓁蓁红着泪眼看着林安遥侧脸上的伤痕,不由的惊呼出声,暗暗自责自己糊涂没早些发现林安遥的伤口。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安遥顺着蓁蓁惊讶的视线抚上了脸颊上那道伤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碍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安遥声音已然回到了勾人的模样,说完一个侧身就下了塌,径直往门口走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知道自己暂时说服不了她了,跪在地上的蓁蓁也急忙起身,跟了上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主子,先喝药吧。”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闻言,林安遥也是很给面子的停了下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蓁蓁见状,轻笑了下就走到了梳妆台的柜子前,取出了一只只有巴掌大小的葫芦瓶。接着又取出了一只木盒,打开,是一根长长的金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拿着这两样东西,蓁蓁又走到了林安遥身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主子。” 蓁蓁把葫芦瓶和木盒子都放在了林安遥早早倒好水的茶杯边儿上。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安遥愣愣的看着这两样东西看了好一会儿,就在蓁蓁想出声提醒的时候,林安遥才伸手打开了葫芦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股浓烈的血腥味瞬间从那小小的瓶口冒了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安遥轻轻嗅了一口,眨了眨眼,脸上渐渐露出满足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后又把瓶子里的东西滴了两滴在倒好水的杯子里,鲜红的血液在水里绽开,两朵血花没有消融,直直的沉进了水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金针又被取出,在水里搅拌着,两朵血花顺着金针的移动慢慢散开,直至完全消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安遥见血液完全溶于水后,就把金针递给了蓁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蓁蓁小心翼翼的接过,又小心翼翼的用法力一点一点的抹去金针上的血污,最后又小心翼翼的把两样东西放回了远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是当时在祭台上接的孟姜的血,地府的人,是林安遥最易接近的仙体,也是最有用的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果不其然,在林安遥喝下那杯掺了血的水后,伤痕就开始慢慢恢复了。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林安遥脸上的裂痕就愈合成了一条淡淡的痕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蓁蓁递了镜子过去,林安遥拿着镜子,对着镜子里的这张脸,左看看右看看,美丽的脸上时而愤怒时而羡慕,时而恨,时而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蓁蓁在一旁看着,感受着林安遥心理的变化,自己也是十分的难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身为林安遥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林安遥给了自己想要的一切,同时又对自己信任又加。但,面对现在这样的她,自己竟然没有一点办法,这让蓁蓁显得很无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主子,这件事...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砰。”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蓁蓁话还没说完,那本就摇摇欲坠的门就被突然推开,一名白衣下属一脸焦急的进了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么着急做什么,不知道主子在和我谈事情吗。” 蓁蓁拦在了下属身前怒斥,自己不想错过这个可以说服林安遥的机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被蓁蓁挡在身后的林安遥敲了敲桌子,示意蓁蓁先退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蓁蓁会意,无奈的只好又站回了林安遥的身侧,下属见蓁蓁让了开,再未经林安遥的允许下,急忙开了口:“主子,孟姜不见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 林安遥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面上原本还有的那么一抹松动,也被听到这个消息后的愤怒所抹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去看看。”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 白衣下属领命出去准备人手查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安遥走到梳妆镜前,把桌子上放着的一只首饰盒拿了起来,就准备动身去找孟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主子... ...” 蓁蓁刚想再说些什么就被林安遥直接打断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了,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现在只知道我需要她的皮。等挽筠找来了,我就还他一个活着的孟姜,若他不知好歹,别说孟姜,就连那两只狗,他都别想看到。”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完,抱着盒子就走了,只留蓁蓁一人在原地皱着眉发愁,不知如何是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另一边,孟姜带着小满晃晃悠悠的在小屋后院的山洞里走着,湿哒哒且幽闭的环境让两人之间的气氛更显微妙。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啊。”凹凸不平的地面,让背着两个大包袱的小身板绊了一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心点。”孟姜扶了抚小满,语气温和正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满感受到了自自己对孟姜说了那些话后,孟姜的情绪就开始有了变化,明明是和平时一样的一脸带笑,但小满就是感觉到了和以往的不同。笑着说了声谢谢,就继续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之前孟姜的笑很真实,真实到它能表达孟姜所有的情绪。现在,孟姜的嘴角像是被人扯开了一样,僵硬可怖,这让一直被孟姜抓在手里蹂-躏的小满,不由得心生胆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人在洞口出现之前一直没有半分交谈,孟姜是不想讲,小满则是不敢讲,在两人即将跨出去的时候,孟姜停了下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怎么了?”小满一脸茫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孟姜看了看洞穴外,又看看小满:“你先出去,这里应该是真正的出口,不过出去会麻烦点,你在想想办法。出去后先沿路看看地形,熟悉一下。我去办点事,到时候出来再和你汇合。”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急急忙忙的说完,也不管小满是否会挽留转身就跑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满在原地急得跺脚,背着两个大包袱的小身板又跑不过孟姜,只得作罢,听话的开始摸索出路。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