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王爷,妾身要休夫

正文第三十三章 诬陷

[更新时间] 2018-09-14 13:31:05 [字数] 3197

“我、我就说了不可能是王妃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听着她毫无底气的话谁都知道这不是真心话,也许今天这事,还有这凌侧妃掺的一脚呢,只是贤王妃运气好,躲开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贵妃看着她不成器的模样,心里恼恨,真真是白痴、蠢货!一点性子都沉不住,能做什么大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是贤王妃,那是何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回贵妃娘娘,看着有点像是贤王妃身边的丫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丫鬟?那贤王妃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应该啊,明明设计的是墨云晴,怎么会是丫鬟呢?难道计划被提前识破了,在所有防备的情况下,墨云晴不仅逃过了一劫,还反过来摆了他们一道?可是,这可能吗?落一次水还能让人变精明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有看见贤王妃,只有老爷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事不简单!我们来的时间也算不短了,无论是脚步还是说话声音都没有刻意减轻,而后面的人仿佛并没有意识到有人进来,所以,本宫怀疑,他们中药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中药?对的,只有这个最符合这种情况,而且,她也并没有说谎,他们的确是中药了,不然怎么算计墨云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啊,如果是正常人,听到一点儿声响就会急急忙忙的出来解释了,谁会像这样还旁若无人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这下药的是谁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敢算计尚书大人,这人胆子不小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不是!这女方是贤王妃的贴身丫鬟,王妃自己又不见了身影,会不会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即使刚刚从沈红凌嘴里听到某些信息,知道这事跟她脱不了干系,可她们也不得不跟着沈贵妃的话说下去,因为沈红凌是她的堂妹,而事情又出在沈尚书府,这背后指不定也有她的身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身为贵妃,她又是皇上的宠妃,她们自然不敢得罪,反正贤王妃现在没在,说她两句她也不知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吵吵吵,吵什么吵!”=#%#@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正当这边一群女人叽叽喳喳的谈论正酣的时候,假山后面突然传来一声怒骂,惊得众人一时噤了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贵妃也被吓了一跳,脸色剧变,略做调整后才再次开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能请您出来说说吗?为什么您和贤王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贤王妃?这是贤王妃的丫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话音落,一声女子惊叫,假山后摔出一个浑身赤裸的女子,白花花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上面布满了青紫交错的痕迹,看得众人一阵心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女子被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其中还有几个男人,一张小脸都吓得惨白了起来,双手环胸的缩成一团,瑟瑟发抖,两行珍珠情泪滴滴落下,惹人怜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少倾,沈德涛也跟着出来了,只是比起一丝不挂的女人,他相对要好很多,除了衣裳凌乱外并无任何不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着地上蜷缩的赤裸女人,沈德涛小眼睛闪过一抹不耐,转瞬即逝,并无任何人抓住。伸手扒下管家的外袍扔给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怎么,不是在赏菊吗?都围在这里做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着他那副二拽八万的样子,沈贵妃遮下的眼里闪过一丝厌恶,如果不是她,他有什么资本在这里耀武扬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父亲,贤王妃哪里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贤王妃、贤王妃、贤王妃!贤王妃在哪我怎么知道?”沈德涛挥挥手,一副理所应当的回道,面上已经布满了不耐,显示他并不想提起这件事,可是沈贵妃怎么会让他如愿呢,原本就是为墨云晴准备的计谋,如今不仅没有成功,反而还把人给弄丢了,这让她如何甘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父亲不知道又怎么会和她的丫鬟在一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知道,问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众人随着他的手指看向披着男子外袍,蜷缩在地,哭泣不止的画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我也不知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画眉嘤嘤哭泣,她是真的不知道,明明已经把她打昏了,并且也拖到这里了,一切都那么顺利,可是怎么会变了呢?原本趴在这里哭泣、丢脸、失身的应该是墨云晴才对的,为什么会变成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画眉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错,脑袋里只有把墨云晴拖到这里之前的事情,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什么也不知道,脑子里只余一片空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也不知道,他也不知道,你们谁都不知道,那谁才应该知道?事情发生在你们身上,总该说出个一二来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原本计划失败就够她烦了,现在问话又是屡屡碰壁,问了半天,兜兜转转的就得到了三个字儿——不知道!这让她更加气不顺,忍不住地发起火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眼见着沈贵妃发火了,包括沈德涛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禁有点害怕,毕竟是在这里最高分位的人,又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正是最得宠的时候,这时候惹恼了她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官、本官真不知道!刚下朝回来,途径前院遇到了贤王妃,就跟她说了两句话,谁知说着说着她就哭了,说是在贤王府里不受宠,天天守活寡,日子过得很艰难,又说她原本仰慕本官许久,若不是当初圣上赐婚,她是打算嫁入沈府给本官做妾的,可偏偏……然后、然后……就、就拉着本官到了这里,抱着本官就胡乱亲吻一通,紧接着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贵妃虽说是他的女儿,可是嫁入皇宫后她就是皇家的人,地位上比他还高,又是如今最得宠的,即使身为父亲,他也是不敢拿乔的,所以,在她露出气容时,他就赶紧的开口说话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番话是原本在定好设计的时候他就想好了说的,到那时,贤王妃已失身于他,不管是真是假,她为了自己都得承认,而现在么,虽然计划没有成功,但他说这番话也可以败坏她的名声,为下回算计埋下引子,他就不信,她次次都能躲过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的算盘打的挺好,却没几个人愿意听。仰慕他?打算嫁给他做妾?这沈尚书是把他们当傻子还是他自己就是傻子呢?也不看看他啥样,单说他年龄就是人家的父辈,况且人家娇滴滴的小姑娘还是将军府的嫡女,给他做妾?真会给他自己长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别说是别人了,就是沈贵妃都红了脸,差点气笑了。这就是她的父亲,目不见睫,夜郎自大,真真是丢尽了脸面而不自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花都已经说出口了,再不妥当她也不能让他自己吞回去,只得转移注意力,把目光放在画眉身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呢?有什么想说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奴婢、奴婢跟着王妃走,在前院遇到了尚书大人,王妃和尚书大人说了几句话,然后就、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纵使她想跟着沈德涛的话说,可奈何沈德涛说的话太那个啥了,她真心说不出口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什么?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是!王妃和尚书大人一起来到这院里就抱在了一起,奴婢被吓了一跳,上前想要拉开他们,可王妃不愿意,反倒生气了,顺势把奴婢塞到尚书大人怀里,冲我们撒了一把粉末,之后,奴婢就不记得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被沈贵妃这么一吓,她脑子反倒是清明了几分,舌头也不打结了,哗啦啦的像流水一样就说了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照你这么说是贤王妃故意设计了你和本宫的父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话这么说出来了就是她想要的,因此,沈贵妃看着画眉的眼神都温和了不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是的。”画眉抹着眼泪点点头,通红的眼睛看着她,像一只受了惊的小兔子,怯怯的,小心翼翼的,惹人怜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尤其是对沈德涛来说,画眉的身子是年轻的,富有弹性的滑腻可不是沈夫人这等半老徐娘能比拟的,看着她这我见犹怜的小模样,刚刚才尝过的新鲜美好的滋味浮上心头,绿豆小眼瞬间蒙上一层混浊的欲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也亏得他眼睛小,一般人看不清里面的内容,不然又是让沈贵妃丢脸的一大特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饶是如此,身为女儿,她对自己的父亲很是了解,他的一个小小的面部表情,她就能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心里的厌恶又加一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去把门房叫过来问问,贤王妃到底有没有出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管家点头,很快的跑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等待的时间是无趣的,下人搬了张椅子给沈贵妃、沈德涛和沈夫人坐下,其余的人只有几个官居高位、身有诰命的夫人小姐得以坐下,剩下的都只能站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为贵人等着,管家也不敢怠慢,一路疾跑着,遇到了其他下人就差他火速去找门房,而自己则跑向府医处寻找府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得不说,能做管家的都是人精一般的人物,即使主子没有交代,他也知道该做什么事,要怎么做。要不怎么说管家这活儿一般人做不了呢?原来是少了面面俱到的本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下人全速奔跑,门房很快就到了,是一个瘦猴一样的男仆,面相普通,双眼却无时不放着精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奴才见过贵妃娘娘、老爷、夫人和众位夫人小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进得院门,看见一连串的大人物排排坐,门房伏地而跪,叩头请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贵妃玉手在半空一拖,施施然开口:“起来回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谢谢贵妃娘娘!”门房起身,大口大口的喘气,快速奔跑使得他口干舌燥,喉咙更是火辣辣的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就是门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回、回贵妃娘娘的话,小的就是府里的门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今日你可曾离开过自己的岗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并无,小、小的一直守着门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你可曾看到贤王妃出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有,今日并无一人出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连丫鬟小厮也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有,小的保证,绝无一人出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