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能两个都要吗

正文第九章 狗头金

[更新时间] 2018-08-03 08:09:36 [字数] 3259

拒绝掉孟鹏飞,叶焕仪就按计划来到了市博物馆,今天不是节假日,来参观的人不多,宽阔的博物馆里十分清静,几位工作人员在聊着家常,对进来参观的人不多做干涉。叶焕仪一件一件展品看过去,有青铜器,砖头,石制器物,证明着这里原是古南粤国重要城市,也有一些近代印刷品,是某出国侨民捐献物品,见证了南粤城的一段近代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博物馆嘛,要的就是个‘博’字,陈列的物品各种各样,除了常见的历史文物,也有现代的一些书画,甚至工业品,比如瓷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其中有一物深深吸引住了叶焕仪,那是一种天然矿石,金黄色,呈不规则状,有点像一个陀螺,不过表面不平滑,凹凸不平,并有些麻子样孔洞。叶焕仪低头细看上面的介绍文字,狗头金,天然产出,质地不纯的矿物块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咦!这东西怎么看着这么眼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叶焕仪对这块狗头金看了又看,皱着眉努力回想,终于想起来了,在温泉空间她见过类似的东西。当时金毛小猴子手里拿着玩耍的金色石块,与这狗头金就十分类似,甚至大小都差不了多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玩意儿能放博物馆里陈放,应该会有一定价值的吧?叶焕仪心中一动,忍不住拿出菊花手机上网搜索相关知识,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狗头金的来历与传说竟然充满各种噱头,而且这玩意老值钱了,虽然不是纯金却比纯金还值钱,有些上了拍卖会的竟拍得两百多万美元,就算是国内的也有拍得四五百万人民币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然了,那些是大块的,而且形状独特,不是叶焕仪在博物馆所见和小猴子手里拿的那块能比的。可那东西卖了所得说不定也能卖个几十万,对叶焕仪来说也是巨款了。想到这里叶焕仪就怦然心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再也呆不住,快步走出了博物馆,往家里赶,要再次进入温泉空间,想办法获得小猴子手里那块狗头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家里静悄悄的,让叶焕仪暗松口气,回到房间,从枕头底拿出那光门手机,准备解锁唤出光门,然后进去寻宝。点亮屏幕,正要画花朵图案,光门手机屏幕却闪了一下,发出嗡嗡的声音,还没等叶焕仪反应过来,屏幕却一下子变成了黑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叶焕仪心一提,怎么回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试图点亮屏幕,怎么按电源键都没有反应,又是摇又是拍打光门手机,都没有反应,这让她有点心慌,不会是坏了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会这么倒霉吧,刚得到振奋人心的消息,这边就一盘凉水兜头泼下来,自己什么也别想得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难道我就是一个生来走霉运的人?青春期去求爱被拒,然后肥胖缠身,好不容易减下来点,还谈上个男友,转眼又变成渣男,并被这渣男给甩了,接下来就遇校园危机被停职,总算捡到个破手机得点奇遇,人的形象也大变样,还有可能得宝,眼看着就要走上金康大道了,下一刻打击就劈头盖脸砸下来。唉!老天爷,你待我何其苛刻?”叶焕仪仰头大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怎么啦?怎么啦?”叶妈妈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拍门叫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等叶焕仪回答,叶妈妈就咔嚓一声打开门走进来,紧张地四处张望,“阿仪,发生什么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没什么?”叶焕仪赶紧把光门手机往身后藏,不想自己的秘密被发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东西?给我看看。”她不藏还好,这一藏就引来叶妈妈的注意,毫不客气从叶焕仪手里抢过光门手机。叶焕仪不是争不过叶妈妈,而是不好与她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个破手机而已,值得这么大惊小怪的?”叶妈妈翻转着光门手机,并没有看到什么异常,抬头看着叶焕仪问:“你刚才大叫,是出什么事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没有啊!”叶焕仪见叶妈妈没有看出自己的秘密,大松了口气,说:“这手机开不了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叶妈妈按了下电源,手机没有反应,说:“怕是没电了吧?你充电了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啊……”这提醒了叶焕仪,这光门手机捡到时就剩的电量不多,没电关机的可能性十分大,赶紧说道:“对,我都忘了充电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着转身去找出一个手机充电器来,开始给手机充电。+#?*=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啊,整天呆在家里,早晚也要弄出点事来。对了,上次你那位同学怎么样了?你们现在进展到哪一步了?”叶妈妈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妈,你说什么呢?我与他根本就没有什么?早就不联系了。”叶焕仪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就不能主动点吗?现在你们年青人不是说要男女平等吗?别人不约你,你也可以约他啊,告诉你啊,这天下的事,从来就没有不劳而获的,想坐在家里等天下掉下来一个男朋友,这怎么可能?你不主动出击,不主动……”叶妈妈又开始了日常唠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叶焕仪耐心地听了一阵,就把叶妈妈往外推,说:“妈,我知道了,我会主动的,我还有点事,你先出去好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不容易把叶妈妈推出去,叶焕仪返身回来查看光门手机,试着按电源键,还是没有反应。心想,自己太急了,原来都因没电关机了,何况又不是普通手机,这不得充久一点才够电开机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她把问题想简单了,一直到晚上,几个小时过去了,光门手机还是没有丝毫反应,难道真的是坏了?这可怎么办啊?这东西显然不是普通人能修得了的,一时也无法可想,只能一直插着电源充着电,权当给自己一个希望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经此一打击,叶焕仪又变得垂头丧气了,早上也不去跑步健身了。还好,体重并没有因此而复增,皮肤的光彩也没有失去,好似这些一经变化就固定下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天,两天,三天,好多天过去了,光门手机还是没有一点反应,叶焕仪都已经习惯了,不再抱希望,拔掉了光门手机上的电源,把手机随便往抽屉里一塞,她放弃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妹妹叶焕新早就出门了,叶焕仪趁着清净坐在书桌前摊开纸准备写辞职信,一边听着许浩廷的歌,自从妹妹对她开放电脑之后,她就常放许浩廷的歌来听,渐渐地,越听越觉得好听,可以说,她现在已经是许浩廷的歌迷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不过她没有妹妹那么沉迷而已,经过这次打击,她变得理智很多,不轻易幻想美好幸福画面。这也是为什么到现在她还没完成辞职信的原因了,毕竟理智地分析,那家幼儿园号称国际幼儿园,是附近上档次的,工资福利在幼儿园中是最好的了,一时之间,还真不好找到同样待遇的工作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果能留下来,为什么非要走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另一方面,综合各方面考虑,即使她不想走,学校也有很大可能开除她,与其到时失了脸面,不如主动辞职体面一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两方面的想法像拉锯一样,一会儿这个占上锋,一会儿另一个占上锋,致使她一直完不成这封辞职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写到一半,叶焕仪又一次思想在脑中争斗,她停笔双目没焦点地看着一处,耳边听着许浩廷的歌声,很久都没动一下,像个雕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咔嚓门响,叶妈妈探头进来叫:“阿仪,你的电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谁的电话?”叶焕仪停了一秒才有反应,低头去找自己的菊花手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找什么呢?”叶妈妈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电话啊。”叶焕仪好不容易找出自己电话,查看没有发现有人打进来,正想问,叶妈妈过来拍了一下她的头,“老是呆在房子里发呆,早晚要变成傻子,是客厅里的电话,孟鹏飞打来的,这次你可得好好抓住机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原来叶焕仪老不接孟鹏飞的电话,碰了多次壁之后,孟鹏飞不知从那里找到她家固定电话,这次就打过来,是叶妈妈接到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喂?”叶焕仪把听筒放耳边,另一只手用力要推开想要靠近偷听的叶妈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叶焕仪,你什么时候来电视台?”孟鹏飞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电视台?我何时说过要去电视台了?”叶焕仪一头雾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不是要了门票吗?今晚这期幸福家族就是许浩廷参与作嘉宾,你不会是忘了吧?”孟鹏飞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今晚吗?不好意思,不是我要去,是我妹妹去,她现在不在家,估计已经去了,谢谢你帮忙弄门票啊。”叶焕仪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孟鹏飞停了一会儿突然说:“你如果真要谢我,那就跟我吃个饭好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啊?”叶焕仪想不到孟鹏飞会挟恩求报,心里涌起一股反感来,多年前被他伤害的情形又浮上脑海,正想大叫一声“你休想”,耳边却响起叶妈妈刺耳的声音:“孟鹏飞是吗,阿仪她答应了,她换身衣服就出门,你过半个小时来接她吧,地址你知道吗?是长陵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叶焕仪待要说什么,却被叶妈妈一把捂住了嘴,叶妈妈很快敲定了这个约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妈,你怎么这样?”叶焕仪挣脱叶妈妈的手,大声抗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怎么样?你说你一个大姑娘成天藏在家里,不怕发霉吗?再不出去走走,不接触社会,不与人交往,别人就要把你当精神病了。见见又怎么了,又不会少块肉?”叶妈妈叫的声音比叶焕仪还大,“去,去,快点换衣服,化个妆,收拾一下自己,别整天邋里邋遢的,要善于展现美好的一面,不然早晚要被社会淘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叶焕仪拗不过叶妈妈,只好转身回房换身衣服去,叶妈妈也跟着进来当参谋,指指点点的,建议特别多,烦得叶焕仪都没脾气了,任她摆布,打定主意到时想办法放孟鹏飞的鸽子,以释放此时心中的憋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