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千金驾到:总裁追妻忙

正文第57章

[更新时间] 2018-09-14 21:48:04 [字数] 5053

当年他就猜到对方不会承认小谨,所以等夏珍珠死了后,他就把小谨托付给爸妈来带,为的就是等这老头老得动不了,再让小谨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全盛集团的全部产业,哪怕就是给十分之一给小谨,那他们父女两后半辈子的生活也全部都不需要再担心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听老人不说话,他又小心翼翼开口,“我这里还有亲子坚定,当年珍珠留下来的,她唯一的心愿就是期待能让小谨回到您的身边,我想您一定会完成珍珠的心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住口!”夏有国再也忍不住,暴怒道:“你给我闭嘴,什么心愿,我夏有国绝对不会承认一个牛郎生下来的下种人,要想我承认你们,下辈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董明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是这种想法,多年来的等待居然被推翻了,总助走进来,身后跟着两名保镖,保镖把董明带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老不要动气伤了身体。”总助见他情绪起伏很大,撑着桌子的手青筋暴起,赶紧把医生喊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连几天,京都都在下雨,早上9点多的时候,不少白领踩着高跟鞋,神采奕奕的走进京都最有名的跨国集团,这里的工作人人羡慕,一提起来哪家都是在夸的,就连男方如果在这里工作,相亲的时候都会被夸两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已经是十一月,天气很冷,再加上又是小雨,那种冷是彻骨的。一名身穿白色长裙,裹着一件粉色外套的女子站在大厦房檐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背着双肩包,缩着肩膀瑟瑟发抖,嘴唇已经冻成了紫色,白色的裙摆已经被雨水浸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外面的雨有越来越大的趋势,她无奈的望着天空,又把那条粉色的外套裹得紧一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道白色身影挡在她面前,她抬头看着撑在自己头上的雨伞,然后将视线转移到面前的男人身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男人很高,穿着白色的衬衫以及西装裤,衬衫的纽扣开了两粒,刚好露出喉结以及修长的脖子,重要的是,男人长得很帅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给你,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接过,不小心碰到对方手指,忽的心脏砰砰一跳,心想着从小到大还没见过那么帅气的男生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杜央看着面前拘谨的女生,心里有些不耐烦,夏纯爱已经很多天都没有上过微博了,今天他和在全盛集团工作的一名兄弟打听,知道她今天回到公司,便提早来蹲点,想来看看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远远的就看见标志性的林肯轿车朝这边开来,他急了,掰开对方的手,把伞柄塞进她手里,然后大步流星的离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女孩怔怔的看着他离开的方向,情不自禁的抓住了伞柄,直到黑色的林肯轿车停下。司机下车绕到另外一旁,撑开雨伞后才打开车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细长的脚踝撑着高跟鞋,漂亮的女孩走下车,身上穿着精致的衣裙,手上挎着漂亮的手提包,由司机撑着伞走进全盛大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小姐!”前台弯腰和她打招呼,女孩点点头,朝电梯的方向走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美啊。”一直拿着雨伞的女孩羡慕的看了电梯一眼,这才撑着雨伞离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纯爱进了电梯后一直在思索,外公助理给自己打电话的寓意何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总裁办公室,看到外公神色并不是特别好,精神也不是很足,她有些吃惊,隐约也觉得担心,毕竟面前这老者已经到了一定的岁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有国刚吃了药,正在闭着眼睛休息,也没有睁开眼睛看夏纯爱,而后者也没有开口说话,就这么静静的作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夏有国才睁开眼睛,扫了她一眼,“王世初是个人才,可以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方找自己来就是为了这一句话?夏纯爱有些不明所以,不过还是很谨慎回答,“那就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有国又闭上眼睛不再多说,总助开门,悄无声息的走到夏纯爱米面前,低声道:“小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纯爱出了办公室门还在思考外公的话,对方绝对是话里有话,从字面上可以确定,外公这是赞同了她找的人,但是这深层次的意思她不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乘坐电梯下楼,刚一开门就听见大堂吵吵闹闹的,她走到前台,“怎么回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小姐,是这样的他,他是技术部的员工,在岗位上犯错,导致整个计划完工时间受到推迟,公司做出的裁定是辞退,但是本人不能接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人正在说话呢,忽然喧闹的人群中一道身影飞扑上前,扯了夏纯爱一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小姐,还认得我吗?就是那个跟着你在电梯里的男孩子。”对方急切的推了推镜框,镜片后面的眼睛充满了渴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经过他这么已提醒,夏纯爱算是想起来了,本来是想把男孩撵走的保安见到两人搭上话后也不敢轻举妄动,谁知道大小姐一个心血来潮会不会重新雇用这个男人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小姐,您就帮帮我,只需要一句话就可以,我承认个人失误,没有下一次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纯爱看一直在劝他的技术部经理,“他的行为确实对公司造成损失了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技术部主任点头,“因为对公司造成的损失超过了他的贡献,所以公司才会决定将他开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又问人力资源经理,“该结算的都结算,该给的都给了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后者回答:“该结算的都结算了,有任何疑惑的话都可以问律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纯爱点头,看向男孩,“这位先生,我相信公司同僚专业的意见,抱歉帮不了你,如果你还有疑惑,可以联系劳动仲裁等相关部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男孩眼巴巴的看着她,拦着她不让走,“大小姐,只是您开口一句话的事情,这真的只是个小错误而已,我不会再犯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世界是残酷的,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重来,都可以后悔,抱歉我帮你了你。”她刚想走,忽然脖子被人箍住,四周的人吓了一跳,纷纷后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男人摘掉眼镜,眯着眼睛加重手里的力道,“不行的,我的信用卡下星期就到账了,这笔还不上信用度就破产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爱!”杜央一直在暗地里观察,本不想出现在夏纯爱面前,但看她被挟持了,不得不出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男人一见他冲出来,下意识加重了手里的力道,夏纯爱痛得咳嗽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冷静一点,这样完全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你不是担心信用卡还账的问题吗?我有银行的朋友,他一定能够帮你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杜央一边和他说话,一边将朝夏纯爱使眼色,他不确定对方看懂了没有,只好一边游说一边从对方的眼神里揣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且不就是工作吗?京什么都少,就是工作多,我很多朋友虽然比不上全盛集团,但是给个工作还是可以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再看向夏纯爱的时候,忽然发现对方正努力侧头往右边偏移,他心中一乐,果然聪明,听懂了他的暗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男人正犹豫之时,忽然从正面丢来一台手机,手机不偏不倚的砸向他的鼻子,这时候保安一哄而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抱歉啊,我业余玩射击。”杜央跑向夏纯爱,“没事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纯爱还有些头晕,一边干呕着一边摆手,艰难道:“我没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保安把已经被五花大绑的人往门口压,保安队长一脸歉意的跑过来,“大小姐,没事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纯爱摇头,看着垂头丧气被压着往门外走的男生,“放了他吧,闹开了他以后不好找工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保安点头,匆匆跟着走出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直没开口说话的杜央忽然拉着她往外走,“跟我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纯爱经过刚才的事正双脚发软,一个不留神就被顺利拉着走,跑车一溜烟的往远处飞奔而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刚被放开的男人正好看到这一切,愤恨的在水坑里重重踩了一脚,仍凭雨水溅湿裤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可怜呢,你一定很想要那份工作吧,所以才会那么努力的请求原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男子看着面前站着的,拿着一柄黑色雨伞的小女生,苦笑着摇摇头,“没办法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女孩子叹了口气,“如果我在全盛集团能够说上话就好了,那我就帮你,谁都会犯错误的,这样的惩罚未免太残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男子有些感激的看着面前的女孩,“你在这附件上班?真是善良的女孩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后者摇头,“我今年刚刚大四毕业呢,我得走了,祝福你早日找到好工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男子怔怔的看着女孩拿着那柄和她体型不相符合的黑色大伞,匆匆往马路对面走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杜央直接把夏纯爱送到了别墅,女佣幽幽的站在大门迎接两人,对杜央强制拽着主人的情况视若无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够了,再这样我就生气了。”因为念着对方救了自己,所以夏纯爱一直任由他所为,不过可不是没有底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让人坐下,杜央吩咐佣人去吧消肿的药膏拿来,一边道:“你笨啊你,刚才就不能说好听的话哄哄那种人,到时候让保安把人拿下,你不久不用受这种苦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林先生。”夏纯爱慢慢摸着自己脖子,皮肤还有些隐隐做疼,“谢谢你今天救了我,但你想害欣晨姐,还欺骗我,我不会忘记,所以也不会再相信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杜央胸口隐隐做疼,当初做那些事的时候就知晓她会误会,原本以为都是些无足轻重的小事,但真的从她嘴里说出来,还是会让他窒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以为只有你背伤害了吗?我也被你伤害了!”他苦笑,“你能明白当我受伤的时候听到你宁愿和楼堂相处也不愿意过来看我的痛苦吗?你懂我以为你会陪我,结果得知第二天你就离开去了外地时我的难受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纯爱表情古怪,她什么时候因为和楼堂相处而不愿去看望受伤的他了?难道不是因为他率先欺骗了自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正想开口说话,佣人进来报告,“风先生想见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呵呵,杜央心里冷笑,感觉自己刚才剖析内心的样子就像一个傻瓜,一半赌气一半心酸,他闷着头往门外走去,“我先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纯爱莫名其妙的看了急吼吼出门的人,扭头对女佣道:“就说我要休息,如果是工作上的事,请他发邮件给我,或者明天我去他的办公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门口,楼堂还和杜央对上面了,两人内心滋味各不相同。杜央觉得楼堂居然到了可以来找夏纯爱的地步,心里又是妒忌又是恨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楼堂觉平日里要找夏纯爱都必须那些佣人保镖层层传递,这杜央说进去就进去,当下心里也觉得很不是滋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人打了个照面,杜央坐上跑车一溜烟的就往外冲,大门打开,佣人走出来,将主人的话说了一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堂知道这表示夏纯爱的气还没消,于是只好作罢,回去给人发邮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晚上,夏纯爱正和山峦聊天,对方从来不主动询问她任何事情,平常两人都是聊天聊地就是不聊任何敏感话题,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愿意把对方当成朋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做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等邮件,说是明天的工作”夏纯爱一边一边打开邮件一边回复,邮件里的工作事宜交代得很清楚,周三和之前那部戏的女一号,男一号,男二号一起上一个综艺节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邮件的最后是一括号,里面只有一句话,“好好照顾自己,记住不要太勉强,有事情就找我商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又是那种很容易让人沉迷的关心,夏纯爱叹气,关掉电脑,连网友的回复也没有心情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杜央一直没等到夏纯爱的回复,一连两天发消息对方也没有回,所以周二的时候又去全盛集团堵人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早上雾气很重,天气越来越冷,虽然没有雨雪,但是那股冷风就像刀子一样往人的脖子里钻进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刚准备进大厦,旁边的人怯生生的拦住他,“你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个不认识的女孩,毛茸茸的围巾把她大半张脸都遮住了,刘海被风吹得有些乱,眼睛似乎也红彤彤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事吗?”他停住脚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女孩柔柔的点头,把围巾拉下来了些,露出尖尖的下巴,“前几天下雨的时候承蒙您照顾,借了把伞给我,现在把伞还给您,谢谢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伞?”杜央没记起来有这回事,不过看女孩冷得直哆嗦,不可置信道:“你这几天不会一直在这里等着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恩!”女孩重重点头,“我爷爷奶奶常常说,借了别人的东西要记得还的,幸好今天遇见你了,真的是太好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杜央皱眉,率先往旁边的咖啡馆走去,“进来取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咖啡馆里很暖,服务员很亲切,杜央给她点了一杯热牛奶,给自己拿了杯咖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方捧着热牛奶笑得很温柔,“谢谢你,之前借给我伞,现在又请我喝牛奶,这里有些贵呢,我大学的时候和同学来过两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还在上大学?”杜央心里也觉得像,对方那种刚出校门青涩的样子就像是大学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方急忙摇头,一缕发丝也跟着晃动,“没有呢,我已经大四毕业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杜央随意点点头,这些他并不关心,他只关心今天能不能看到夏纯爱而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掏出钱包付账,他朝对方点头示意后起身准备离开,身后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女孩追上了他,一定要把伞递给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谢你,我叫董小瑾。”女孩说完后又回到了咖啡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杜央拿着雨伞走进大厦,凑巧这时候朋友来电话有事商讨,他随手将那把雨伞丢进垃圾桶里,然后离开大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刚离开没有多久,加长林肯就缓缓从街头行驶而来。夏纯爱从来的路上眉头就没有松弛过,今天又被外公叫来了,这在以前是绝对没有的,对方到底想要自己做什么?她真的不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姐,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司机下车绕到车后座给她开车门,她一下车就注意到站在大厦门口的女孩,前几天似乎对方也是站在哪里,这天气那么冷,是在等什么人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似乎察觉到她的视线,女孩转过头来看着她,甜甜的笑了笑,就是那一秒对视,夏纯爱也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开口,“你是来这里工作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女孩摇头,“不是,我来这里想见一个人,可是等了好多天都没等到,不过没关系,我还是会耐心等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纯爱本来想问对方在等什么人,但是话到嘴边却没有问出口,只是点点头离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偌大的办公室里,老者的脸色与几天前相比脸色更差了一些,一直挺得直直的背脊也有些快要被压弯的样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外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纯爱隐藏内心的担心,她知道老者身后有完善的专家医疗团队,他不缺钱,如果身体有问题,一大堆人站在他身后等着帮他治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有国看到她后起身,背着手走到挂满名家油画的墙壁,慢慢开口,“蜂后,虽然只顾着产卵,但是那些工蜂却没有一个想要背叛她的,这些工蜂像是不知疲惫的机器,只会出去外面找食物喂饱蜂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思量着,外公是让她做蜂后,把公司比喻成蜂巢,把员工比作是工蜂?这是让她对公司的事情上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知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夏有国盯着孙女,目光锐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纯爱神情严肃,“我不知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