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常安冢

正文第六章 明日去打怪

[更新时间] 2018-07-28 14:46:40 [字数] 3024

推开房门,只见衣衫褴褛的常乐蜷缩在床的角落,紧紧抓住自己的领口瑟瑟发抖,几个婆子站在旁边一脸无奈,这孩子原先一直木呆呆的,刚准备给他洗澡却像是要命一般,满屋子的躲着,几个婆子一起上手,好不容易抓住他了,正准备解衣服洗澡,谁知道他突然嗷呜一口咬住了抓住他领口的那只手,趁别人放开的空隙爬到床的最里面,抱着自己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姬安看着常乐,挥手让婆子们将东西放下然后下去。自己慢慢走到床边坐下,目光柔和的看着常乐,将手轻轻搭在他干瘦的小手上,放低了声音:“常乐,别害怕,她们只是想帮你洗澡,没有恶意的,若是你不愿意,那我帮你好不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角落里的常乐抬起头,眼里的戒备和恐惧逐渐消失,他看着眼前温柔而熟悉的少年想了想,轻轻的点了点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姬安给常乐穿好衣服,心里却是疑云密布,常乐后背上为什么会多了两块鳞片,以前在藏书阁的时候好像无意间看到过,鲛人善耕织,雌性面容姣好,雄性背生鳞片,但是他们无一例外都有一条尾巴,似鱼尾。可是常乐分明是个孩子,人类的孩子,而且后背仅仅只有两块鳞片,这,究竟怎么回事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今这个情况,姬安并不想让常乐想太多,日后再说,眼下先将常乐安抚下才是要紧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直到夜深时分,贺宇玄才披星戴月的回到家中,他径直走到姬安门前,轻轻叩了房门三声,房里依旧点着烛火,姬安打开门让父亲进屋,正在房中好奇逗着鸟的常乐乍一看见贺宇玄,动作一滞,双手抓着前襟,有些局促不安的站在原地。姬安顺着父亲的目光回头看过去,叹了口气开口道:“他好像有些怕人,出去说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贺宇玄走至院中,姬安跟在父亲身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如何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身上有很多新旧的伤疤,利器钝器皆有。今日郎中看过,内里并无大碍。只是....”姬安说到这里突然停住。贺宇玄并未开口,静静等着姬安说下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后背有鲛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还有别人知道这件事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有,只有我看见了。”姬安心中忐忑,生怕自己父亲送走或者...杀了常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见自己父亲沉默,他又开口道:“只有小小两片,并未出现任何征兆,常乐他对它的来历一无所知,而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行了,我知道了,别让任何人知道。”贺宇玄打断姬安的话,常乐是李昭武的心头肉,现今故人有难,对于和自己有八拜之交的故人遗子,总该是要尽最大的努力保住他,泉下有知,也能安心一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今,那伙匪盗,是留不得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贺宇玄交代了姬安几句,就让姬安回去休息了。看着庭院中纷繁而下的花叶,胸中涌起一阵悲伤,悲莫悲兮生别离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知过了多久,王伯走到贺宇玄身边,将手中披风递过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老爷,家中新来的那位小公子如何安排,似乎怕生得紧,今日小少爷一路陪着到现在。您看看,怎么个安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自家人带,将姬安隔壁房间收拾出来,过几日安排一下,和姬安一同听课练功,这孩子可怜,还要麻烦王伯多操劳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伯听到这里,满脸褶子都随着他的轻笑堆在了一起。他微微驼着背,叹了口气:“我从小看着老爷长大,自从夫人去世,老爷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将小少爷拉扯大,身边也没个贴心的女人,如今看小少爷似乎很喜欢这孩子,也算做个伴,您呀,这府中也该热闹热闹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伯,这种事以后不要再提。”他口气略微严肃,又垂下眼,似乎想起了什么,慢慢出声道:“她一直在我心里,这家里哪里又容得下别的什么女人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从那日起,常乐就住在了贺府,又开始了和姬安同吃同住形影不离的日子。除了没有地方摸螃蟹拣河虾,每日有师傅带着练功读书吃穿更好之外,和以前在朴水小镇也没有什么区别。哦,对了,这里还缺了个总不爱说话的李昭武。不过,也多了个对自己无微不至的贺叔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间过得飞快,日复一日的练功和学习,当初两个半大的孩子已经长成了翩翩七尺少年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然,随着人慢慢长大,某些应当肩负的责任和应当经历的磨难也就悄然而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常乐今日神神秘秘地出了趟远门,姬安一早起来就不见他了,真是奇怪,平日练功都要等到姬安到他房中催促再三才醒,今日转性了?王伯说他一早打了个招呼就急匆匆地出门了。姬安照常开始练剑,心中猜测常乐应该是去哪里了,为什么连大氅都忘了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过了不一会,来了两个少年,左边那个少年瘦而高挑,穿了一身青衣,外边披了件纯白大氅,头发束得一丝不苟,腰带上挂着块上好的羊脂玉,唇齿带笑,整个一副闲散公子哥的打扮。而他身旁的少年,比他低了半个头,身材圆润得过头,将身上那一身白衣绷得紧紧的,在这寒冬腊月的时节,还将袖子高高撸起,左右手各提了两坛酒,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在寒冷空气里呼出一串白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隔着老远就听见那边传来矮胖少年的骂声:“死妖怪,丫的没长手,全是老子一个人提,一会你别给老子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高个子少年嫌弃地撇了他一眼,刷的打开手中折扇挡了脸(冬天带把扇子纯粹为了装×),习以为常地不予理睬,只是从鼻腔中不屑的哼了一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姬安见来人,放下手中的书,接过矮胖少年手中的酒奇怪道:“今日先生告假,你们怎么来了?还带东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高瘦的少年脱下大氅边进屋边说:“今儿不是你生日嘛,天儿还没亮呢常乐和毕柏开这臭小子就来敲我窗户,说是替你庆生,大老远跑到禧安城边的老巷子里去买的酒,说什么这家酒好,人家在这卖了几十年,酒香不怕巷深。”高瘦少年喝了杯热茶,向里挪了挪给那叫毕柏的矮胖少年让了个宽点位置接着说:“酒买好了常乐那小子说是还忘了个什么东西,让我们提着酒先回来等他就自个儿跑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毕柏怒了:“丫的柳玉深,你也知道是叫‘咱们’提酒回来啊,人一走你倒是把酒都扔给我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柳玉深一脸嫌弃地抹了抹脸上的唾沫星子,回怼道:“长一身肉来干嘛的,空有一身肥膘,才多大点东西就喘成这样,哥给你提那是帮你减肥,别狗咬柳玉深,不识好人心成不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姬安无奈的看着这俩活宝,从小吵到大,偏偏又离不开。他拿了碳将火加得旺些,心里思索着常乐去哪里了,冰天雪地的,可别冻坏了才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过了四五个时辰,常乐才打着哆嗦走进了家门,姬安撑着伞走了上,常乐脸冻得通红,有些责备的语气道:“冰天雪地的,你跑哪儿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常乐搓搓手,狡黠一笑,弯着眼睛神神秘秘地笑着,比了个‘嘘’的手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坐在火炉边的毕柏和柳玉深正在激烈争论世界上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高深的问题。见常乐进来,两人表示先休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毕柏揉着咕咕叫的肚子说:“你可算来了,姬安撑着伞在院子里等了你半个多时辰呢。贺叔饭都张罗好了,就等着你来呢。”毕柏低头看一眼自己的肚子又狠狠瞪了一眼旁边的柳玉深一眼继续说:“丫的和这贱人吵半天,肚子饿得不行了,终于可以吃饭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少年心思捉摸不透,姬安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把手中的姜汤递给常乐。别过脸去,转而面对坐在炕上的柳玉深和毕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家吃饭去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晚饭过后,贺宇玄露了个面让他们好好玩就出门了,知道自己在这里这些孩子放不开玩不尽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柳玉深和毕柏都喝了点酒,有点晕乎乎的,姬安随了他爹贺宇玄,有那么点千杯不醉的意思,常乐不能喝酒,他将自己的酒和常乐的一起喝了,加起来足足大半坛也跟没事人似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姬安一向沉稳,断然不会让自己喝醉。少年人精力旺盛,玩了大半宿,他派人将柳玉深和毕柏送回家去时,已经是子夜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姬安回到房中,常乐还未回房睡觉,他坐在书桌前随意翻看姬安平日里看的古书。见姬安进来,从怀里掏出个东西随意扔给姬安。满不在乎的口气说:“听贺伯伯说明日你要跟着他去办一桩诡事,山精鬼怪什么的还是挺可怕的,这个护身符庙里求的,你收好。”说完替姬安掩了门,大摇大摆回房间进入温柔乡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么多年了,常乐已将贺府当做自己的第二个家,在百般折磨之后遇见他们,否极泰来。常乐对新的生活十分珍惜,贺伯伯以及姬安是在这个世界上他最珍惜的人。是如父亲和兄长般的存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