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幸孕盛宠,夜先生猎爱101次

正文第45章整顿

[更新时间] 2018-08-10 21:52:26 [字数] 3077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X先生给了金姐一笔钱和一张清单,叫金姐按照清单给你买衣服和生活用品,马上就会送过来的,你真不知道?”翁娜带着质疑的神色问夏暖,在她看来,夏暖根本就是故意装无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目的就是为了不想把X先生牵引给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到这,翁娜心中对夏暖有了成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暖一听,眼睛黯然,她并不在意X先生给她买身外之物,她在意的是他今晚到底还来不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暖摆脱了翁娜,便去找金姐,就那样光着脚,迈步在异域风情的地毯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哟,阿暖,正好我去找你呢。”金姐正好朝这边走过来,后面还有两个业务人员抬几大箱东西跟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金姐,X先生今晚还来吗?”夏暖掩饰着内心想要离开这里的念头,问金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金姐笑了笑,眼中闪过了一丝揶揄:“看来你是被他征服了啊,以前是不希望他来,现在是天天盼着他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暖低着头,装作不好意思的样子:“是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走我就有些想他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也不知道他来不来,不过,他给你买了好多东西,看的出来他是真的喜欢你,所以就算今晚他不来,总有一天会来的,别担心。”金姐和夏暖进了包房,叫人把那些大大小小的包装箱拆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箱子里装的是一年四季的衣服,随便抖开一件都是名牌,什么梦之恋,巴黎秘密,俏佳人,全是牌子,而且都是当下流行的款式。几个不大不小的箱子装的是各种款式的高跟鞋,而小箱子里是一些精致的首饰盒子和护肤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哇!好漂亮的项链,这少说也有九克拉!我去!是水晶皇后牌子的!水晶皇后听说是M国总统亲自设计给他心爱之人的,最后,这个款式就延续下来,成为世界独一无二的品牌!这大概要上千万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哪,这护肤品十几万一套呢,我省了好几个月钱,逛遍所有的化妆品店都没有限量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件衣服是今年最新款,上次我参加一个时装秀就看见了,但是好贵,我可买不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几个漂亮的女人围了上来,惊叹连连的,摸摸这个,又看看那个,眼睛都红了,只有夏暖有些心事重重的看着窗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金姐,你说这个X先生究竟是什么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金姐,这些东西估计要不少钱,光那项链的价格都是个天文数字,X先生不会是哪个国家的王室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几个女人再次七嘴八舌的猜测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金姐却一脸的严肃:“行了行了,猜客人的身份那是犯大忌,别在这儿胡说八道,该干嘛干嘛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人们便不在猜测了,然而,临走的时候,她们又想拿几件衣服或者首饰走,却遭到了金姐的阻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X先生说了,这些都是给阿暖的,他会过来亲自查点,拿走一样叫你们陪。”金姐话落,几个女人羡慕的看了一眼夏暖,灰溜溜的离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包房里就只剩下了金姐和夏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金姐却笑眯眯的拉着夏暖的手:“阿暖,你真是了不起,居然能把客人的心留这么长的时间,说实话,打从我干这行以来,还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极 品的女孩,其实,你又何必老想着离开呢,光是X先生,就能叫你一辈子衣食无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暖抽回手,看着金姐:“金姐想说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知道,这个老鸨又想打主意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金姐拿着那根水晶皇后品牌的项链,带在了夏暖的脖子上:“你是个聪明的姑娘,一点就通,那我就直说吧,你想办法叫X先生长期包你,然后取得他的信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金姐的声音越变越小,附在了夏暖的耳边如此这般的说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暖脸色变了,神色越发的凝重,缓缓的摇头:“金姐,这是犯法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事,有金姐担着,只要叫他买我们的东西,大把的钞票都会滚滚而来。”金姐眉飞色舞的:“那东西一旦沾上就会上瘾,到时候,花样年华就是他沉沦的地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暖点点头:“好吧,我试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金姐叫她想方设法给X先生沾染一些上瘾的违禁物品,一旦服用了,就离不开,自然而然,就会拿钱供应,不管出多么高的价格,都会买。买的越多,花样年华这边就赚的越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暖已经确定,花样年华是一个潜藏着黑暗交易的场所,不光是做皮肉工作,而且,还有其他不可告人的工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考虑到了这些,夏暖巴不得现在就离开这种地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金姐走的时候,拿了几件衣服和一些首饰,还再三偷偷叮嘱夏暖,不要告诉X先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暖并不看重那些,很爽快的替她保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晚上,X先生并没有来,夏暖没事可做,呆在房间里看电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落寞的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不停的换着台,期间她想打电话给母亲,想问问母亲的身体状况,可她却又打消了那个念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来,会被金姐发现,二来,母亲说不定根本不想和她通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下面有请世界音乐之王夜斯沉先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主持人高亢而激动的声音打断了夏暖的思绪,夏暖停止了跳台,屏住了呼吸,看着对面的电视屏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夜斯沉!我爱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永远爱你,永远爱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斯沉!夜斯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台下,阵阵尖叫震耳欲聋,几乎盖过了主持人的声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节奏动感的音乐响起,夜斯沉一身西装革履,迈着优雅的步伐出现在了绚烂璀璨的舞台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同一颗耀眼的明珠,照亮了整个世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温润笑着,对着台下的观众挥手,哪怕是随意的一个举动,都有一种叫人极致心动的魔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又一阵尖叫呼啸而来,主持人吓的直往后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斯沉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场合,淡定的站在那里,一只手负在身后,一只手拿着话筒:“很高兴在这里跟大家见面,我要说的是关于‘一人一个爱心’慈善晚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停顿一下,疯狂的尖叫声此起彼伏,主持人拿话压都压不住,而只有他开口的时候,才会鸦雀无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次的演唱会票价不是由我定,也不是由主办方定,而是由你们,我亲爱的歌迷们,你们觉得怎么合理就怎么定价,我会根据投票最多的价格来定票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一来,那些歌迷就不会因为昂贵的票价而煞费苦心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暖看着电视屏幕上的夜斯沉,心潮澎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一句不漏的将夜斯沉的话听了进去,夜斯沉要在费城办慈善演唱会,而且选了费城市中心一块可以容纳近二十万人的场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目前这个场地还在规划中,很快就会竣工完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暖盯着电视发呆,由夜斯沉,又不断想着无忧和念慈,可是她也只能想想,永远都不会在见到他们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暖关掉电视,缓缓的起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前,有些懊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已经好久没有乳 汁,无忧和念慈马上就要一周岁,估计也早就断奶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暖迫使自己不要在想下去了,拿着笔和纸,开始学习服装设计。她需要买一把尺子来勾勒一下图纸,当然金姐不会叫她随便出去,于是她叫了一个侍应生帮他出去买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暖去楼下拿尺子的时候,看见金姐和一个男人去了办公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费城有那么大的场地,可以随便选一个,非要在这里加宽场地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也没办法,他出价钱买,我们可以挣一笔,有什么不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辛哥,这些姑娘都安置在哪里?如果花样年华被收购,我们不都下岗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虚掩的办公室里,传来了金姐和那个男人的声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暖有些好奇,心中揣测着是不是花样年华要换老板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暖不敢站在办公室外面太久,所以拿着尺子回到了包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很快,花样年华内部开始传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样年华要被收购,而收购的对象夜斯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听起来真是不可思议,然而,电视新闻上也报道了,夜斯沉要拍一个慈善演唱会的宣传片,他觉得花样年华的场地很合适,于是就出钱收购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传闻夜斯沉花了几个亿购买了花样年华,然而真实的价格谁也不知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样年华开始停止营业,来这里的客人都被拒之门外,夜斯沉的公关团队开始出现在花样年华,准备内部整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金姐带着一帮姑娘们被遣到了后面的一栋住宿房内。金姐不想丢掉工作,于是百般讨好那些公关团队的人员,她手下那些耐不住寂寞的,职业病泛起,便开始勾搭团队人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金姐坐在床上抽着烟,吞云吐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旁边站着是她手下的几个女孩,也包括夏暖在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这么定了,等完事后,你们作势要报警,就说,夜斯沉的公关团队居心不正,强行侵犯你们,到时候,我替你们做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金姐,那样的话事情不就闹大了吗?”一个女孩有些害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另一个有些不愿意这么做:“金姐,还是不要这样,我们卖他们一夜,叫他们付钱就行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金姐,夜斯沉那种级别的,招惹不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暖不语,静等着金姐如何回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手放在衣兜里,悄然打开了手机录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