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诡秘18月

正文第七章 通灵寝室

[更新时间] 2018-08-11 06:38:48 [字数] 3156

宿管王阿姨那里登记时,她看到我是623寝室,眼镜拿下一半,右手拄着下巴,好好的端详了我一番后,又长长的叹了一声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则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呢,就差水口哨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其实,我内心正给自己疯狂的打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弄好了,现在我准备上楼了,镶着金色大理石的地面,金色的楼梯扶手,金色的水晶灯,仿佛等下寝室里面的马桶都是金色的,以为是迪拜帆船酒店呢,第一次看到的人可能会用富丽堂皇,金碧辉煌等一切美好又有钱的词汇来形容,但给我的感觉只有一个字“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1,2,3……19,20,每层20的宽大的台阶,乍一眼看上去还挺漂亮,但真正爬起来就会大汗淋漓,尤其像我这种身高不算高,腿不算长的人来说,这大概就是中看不中用吧,说的不是我,是楼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共100阶,终于到六楼了,两个侧边是迷宫一样让人晕眩的大型益智类游戏专区,看上去像是斥资几百万打造的,可又有谁现在还玩这么弱智的游戏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管他的,林子大了,什么人都应该有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要沿着走廊,走,走,走到中间就是了,太长了,跟我去过的亚洲第一长廊有一拼,如果有时间,在这条路悠闲地溜达,一定可以放空自己,但我可没那个闲工夫。+==+*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沿途中,更像是旅游,听见走廊里全是家长送孩子欢快的笑声,原来我的寝室在这种地方啊,那真的不用害怕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乒”“乒”“乓”“乓”,难道还有乒乓球室?+==+*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对!声音挺大,我听见的应该是打架的声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与此同时,好多没长开的学生和他们的家长也都从各自的寝室走出来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会儿,原本还宽敞的楼道,被堵得满满登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宿管王阿姨也闻声赶了过来,花裤子,宽松大上衣,头发比刚才要乱了一些,一看就是睡了一会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额头上全是汗,嚷嚷着往里走,她那尖尖的下巴,薄薄的嘴唇,肯定是厉害人,那步伐,应该是经常处理学生间矛盾纠纷练出来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往里面使劲儿挤,把黑压压的那些看热闹的人魔狗样,人为的用身体分成两堆,开辟了一条路,我呢,刚好顺着她的路,在她后面走,就这样,前人摘树后人乘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知不觉,我也走得太远了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人是很奇怪的动物,在空旷的地方,感觉走着很累,甚至走走停停,但在人多的地方,特别是,还有人开路的情况,就可以一直走,这是一种什么信念。+==+*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黑暗中,一只小手拽住了我的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里还有小孩子吗?可能是一起来送她姐姐的亲属吧,可以理解,毕竟,我还是很受小孩子欢迎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很努力的低下身来,小女孩的身子呢?为什么只有手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时,小女孩的小手又紧紧的拽住了我的裙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宝贝,你妈妈在哪呢?人太多了,别走丢了!姐姐带你回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真的可以回去吗?姐姐!”小女孩说话了,奇怪,在这么吵杂的地方,我可以清楚的听到她小小的声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身子藏到哪去了?别挤到了!快过来!”我揪住她小手的手指头,好细啊,小朋友的手就是不一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2个手指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又数了一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姐姐,你在干嘛?”+==+*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小朋友从黑暗中,挤到了我的跟前,她的脸和身子怎么是粉末,像是从高处摔下去,又自己拼接起来一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啊!”我甩开小女孩的手,站了起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小女孩的眼睛凸了出来,在肚子处悬挂着,看着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像发了疯一样,想要离开这个让人作呕的地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突然,又有一只大手拽住了我的胳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放开我!”我闭着眼睛大声叫喊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美女?你是这个学校的吗?还是过来送人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个浑厚的男人声音,让我敢慢慢地睁开眼睛。+==+*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周围又开始熙熙攘攘,摔东西的打架声已经变成了激烈吵架声,好像刚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还没等我多想,我就发现我肚子上多了两块厚厚的东西,内衣怎么掉下来了?妈的!谁把我扣子解开了,我很久没有骂脏字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转过身来,眼睛瞪着正在跟我说话的那个矮矮胖胖,脖子上戴着一根很粗金项链的“土肥圆”男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是我!不是我!是人太多了!”他赶忙解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湛叶,你过来!你寝室在这儿!”是宿管王阿姨的声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用手指,指着我,不行不行,别让我看手指,我想缓一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其他人都给我小点声!湛叶!623在这儿,过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我两个眉头间,出现了两条深深凹下去的缝隙,蚊子来都能够给夹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几个都是你的室友,你们互相介绍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寝室这边,阳光刚好可以投射了进来,多么舒服的日光浴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个超级好听的声音犹如一阵奶声奶气的风,扑面而来,“你好!俺叫时兰妍!是你的舍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看着眼前这张长得不怎么样的脸,点头微微一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也眯着眼睛笑了,还别说,她笑起来的样子跟不笑是两个人,特别甜美。+==+*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慢慢放下了拘谨与不安,看来不像他们说的那样,我的寝室还是蛮好的嘛。+==+*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好,我叫湛叶!”+==+*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听说好像是寝室谁的男朋友跟女孩打起来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什么?男人打女人?那个是他女朋友吗?男的是渣男吧?真没品,活久见多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对!好像是那个男的女朋友死了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女朋友是不是被他打死的啊!有这么恶心的男朋友!想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女朋友难道是被这个女人害死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还没正式开学呢,就出这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看来我们轮鸿大学这次又要上新闻头条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也听说昨天的事了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应该报警啊!这里都住的什么人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走廊里七嘴八舌的声音,轰隆隆的想起,像一万只蜜蜂。大的已经淹没了另一个室友的自我介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其他的人,都给我散了,该干嘛干嘛!”宿管王阿姨一声令下,那些看客真的灰溜溜的往自己寝室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好,我未婚妻叫阎灵桃,在一场交通事故中去世了,不过这不妨碍她成为你的室友。”阎灵桃的未婚夫并没有介绍他自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只是不紧不慢又郑重其事的,把阎灵桃的遗像摆放在阎灵桃床位的正中间,反复的擦了又擦,接着往衣橱里挂阎灵桃生前的衣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过世的未婚妻阎灵桃,她真的想在这儿住吗?”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看你看!我就说吧!你这样渗不渗人?是人都害怕?我刚才就说不让你把照片放在这儿,要不是时兰妍拦着,你还要打我,你可真是绝世好男人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一只手插在裤兜里,翻出一张暗黄色的纸“融唯,女,23岁,力萱市人,妈妈是力萱一中的校长,爸爸是力萱市人大代表,家住力萱市人民政府旁边的军婷园。”说完,他拿出打火机,点着了这张写满融唯信息的小纸条。+==+*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混蛋!乐承晨!你还敢调查我?我还没死呢?你给我烧纸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从她们吵架里,我知道了,我另外两个室友一个叫融唯,一个叫阎灵桃,而他叫乐晓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融唯指着乐承晨的鼻子又骂了很多器官之类,那些普通小女孩听了都会脸红的无耻又难听的脏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乐承晨忍不住了,高高地举起手掌,能看得出来他经过了一系列的心里搏斗,但最终扇的确是他自己的脸。+==+*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低头径直的走到我们六楼的楼梯口,样子有些可怜。+==+*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融唯却不知中了什么邪,安静了一会儿之后,又突然没完没了的指着楼梯口早已消失的乐承晨,大骂特骂,应该是想要他听见,也可能是想要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又或者是想要给我们这几个新寝室的室友一个重重的下马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时,那个金项链的变态男,又出现了,双手一会儿抱着,一会儿换着姿势揽着融唯腰,他是来拉架的吗?还是又开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看着眼前的融唯,想去提醒她帮她,但金项链男抱她的样子,配合着她穿的包臀小短裙,紧身衣,那张打了不少钱的玻尿酸脸,整形的尖下巴,嘟嘟唇喷出来的话,真的也只能用喷来形容她说的粪,这个画面突然让我恍惚,自己好像身处夜店,其中,有人因为随意的一件小事儿就发生了冲突,进而辱骂起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一个刚入学的研究生女孩居然能说出超龄的泼妇骂街语言,真的毫无好感。+==+*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有时候,一点都不能小看门口,不知道啥时候又出现的人,即使很少,也能发出繁杂的声音,它们再一次在走廊响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时而快时而慢,还挺带感。+==+*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交响乐是艺术,有观众;可他们的嘴脸邪恶得令人发指,以为这也是艺术,他们坚持看完了全场,然后心满意足的走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宿管王阿姨也不想惹太多事,学校既然能给已故同学安排寝室,那肯定是有自己的考虑吧,比如因为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再说,鬼神这种东西真的不好说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看看地上摔的,你们赶紧收拾收拾,湛叶,你也帮着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宿管王阿姨就只说了这两句,之后也匆匆地走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事实上,热闹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热闹之后耐人寻味的平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嘭”的一声阎灵桃的遗像,从她床位正中间,掉到了地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