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山河策之美人权计

正文第二十六章 饿坏了

[更新时间] 2018-07-12 12:11:16 [字数] 3118

没办法,傅云燕又缩回了被子里,不过傅云燕刚进了被自己,就看到门被推开了,萧卿寒端着一个黑漆盘子走了进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盘子里放着两个碗,碗中冒出热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云燕一脸惊讶的看着萧卿寒,"你不是去吃饭了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家有恶犬还没有喂,哪里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卿寒一脸戏谑的说道,脸上竟然浮现出了点点笑意,看上去如同冬雪初化一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云燕想了一下,这天香阁也没有恶犬啊,又看了一眼萧卿寒脸上的表情,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说的是自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云燕顿时气了个满脸通红,看着萧卿寒的眼神也颇有不善的意思。不过当萧卿寒把饭端到傅云燕的眼前,什么深仇大恨傅云燕都顾不上,这一段时间殚精竭虑,吃饭也就是象征性的吃两口,这会总算是可以安心吃点东西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卿寒端过来的不过是一碗肉糜粥,还有一份包子,带着一份小菜,看起来是捡漏的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饶是傅平为官清廉,家中每顿的餐食也是,诸多的菜还有几样饭食,供人挑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傅云燕从未觉得,普通的肉糜粥竟能如此的美味,喝起来唇齿留香,连身子也都暖了几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至于那包子,乃是天香院的厨娘的看家本事,傅云燕加起来一个,竟能从包子皮,看到里边流动了汤汁,好在傅云燕以前也曾吃过这种的包子,知道里面的汤汁奇烫无比,自然吃的时候小心翼翼,这才没闹出来笑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卿寒看着傅云燕慢条斯理的吃下去了一个包子,又胃口大开的将一大碗粥喝了下去,这才安下心来,毕竟过来看病的大夫说,"若是这姑娘再醒不过来,怕是要烧坏了身子,若是起来能吃些东西,也就没有事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云燕吃了一大半,觉得自己的肚子有些饱了,吃东西的速度这才慢了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云燕这才发现,一直都是自己在吃,而萧卿寒在看着,不过看着盘子里的东西,被自己吃了个七七八八,自己总不能让萧卿寒吃剩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卿寒感受到傅云燕的眼神,当然也没有错过傅云燕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难得萧卿寒现在心情不错,冲着傅云燕解释道,"我一会儿回卧房中吃,你吃你的就是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云燕这才安下心来,有一口没一口的将粥都喝进了肚子里,仔细的看了看手中的碗,这才发现,萧卿寒给自己端过来的,哪里是平日中吃饭的官瓷小碗,而是寻常百姓家中的蓝边白瓷二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碗大的很,快赶上傅云燕的脸那般的大小了,最为让傅云燕感到不好意思的就是,自己竟然将这一碗给喝了个干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云燕老是有意识的躲闪着萧卿寒的眼神,若是娘亲还在,看到自己和饿死鬼一般,一口气吃了这么多的东西,怕是会狠狠的修理自己一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着傅云燕的坚强不受控制的滚下了泪水,在傅云燕的脸上留下一道一道的印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卿寒听到傅云燕的呼吸声中,略带着抽泣的声音,定神一看,就看到傅云燕脸上不停的留下来的泪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卿寒不知道傅云燕为何哭泣,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站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傅云燕大有哭个不停的样子,萧卿寒只觉得自己的脑袋疼痛无比,只能面带僵硬的说道,"你别哭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云燕听到有人说话,哭的愈发的厉害了,然后抬头看着萧卿寒,断断续续的说,"我也不想哭,可是,可是我想母亲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卿寒听傅云燕说话,也想死了当年那个温柔的妇人,傅平远调的时候,萧卿寒也不过将满十岁,那是母妃还在,便时常提起傅平的夫人,那个人是温柔的妇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听母妃说起过你母亲,想来夫人也不愿意你这般的难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卿寒提起母妃的时候,声音幽远,而又伤感,好像里面带着无尽的悲伤一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云燕满满听一听了眼泪,看着萧卿寒眼中的伤感,傅云燕想起了已经去逝多年的黎贵妃,和轰然倒塌的黎家,想来没有了母妃,也没有了舅家,萧卿寒的日子也不会多好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云燕鬼使神差的拍了拍萧卿寒的手,想安抚对方一番,缺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的,语言是无法表达出这种伤痛的,除非亲身经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卿寒勾了一下嘴角,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不过看上去苦涩更多一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卿寒看着已经空空如的粥碗,对着傅云燕问道,"可曾吃饱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云燕一听萧卿寒这么问,只觉得自己的老脸一红,略带羞涩的点了点头,还顺带揉了揉肚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卿寒一边将盘子拿过来,一边打趣的对着傅云燕说道,"难怪傅大人的日子拮据,以傅大人的俸禄,养你这么能吃的女儿,也是在是有些为难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云燕这下子脸更红了,若不是身上没有力气,早就跳起来打萧卿寒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萧卿寒这么一说,倒是冲淡了傅云燕心头的悲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萧卿寒离开的背影,傅云燕在心中默默的说了一声,谢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卿寒欠父亲的人情早就已经还了,余下来的自己现在也只能依附着萧卿寒,不过吃白饭也不好,还是要找点事情做的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云燕吃饱喝足了安心的躺在床上,可能是昏迷的时候,已经睡的够久了,傅云燕翻来覆去都没办法睡过去,只能在脑海里不停的想着,还有什么纰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突然间傅云燕想到了林袁清,林袁清不过是在,暴乱的百姓手中,受了点伤,或者说是受了些惊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既然杨云广已经回了府衙,那么林袁清应该没有事情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林袁清现在还在驿站中,自己大可以去驿站中找林袁清问个清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云燕想起刚才萧卿寒的话,杨云广不过就是一个小喽啰,那林袁清怎么也算是一条大鱼了,既然小喽啰可以随意的抛而弃之,可是林袁清可是朝廷一品大员,到时候人要是死了,傅云燕了不相信,皇帝会装作不知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这么直接去怕是不太好,只是不知道林袁清有没有换一个地方住,毕竟那地方可是被暴乱的百姓,打砸的不成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云燕转念一想,她可不相信,萧卿寒没有派人盯着林袁清,不过看样子应该是杨宁,不然林袁清身边也有几个厉害的侍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刻的林袁清,表情看上去有些莫测的模样,"事情办妥了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大人,杨云广已经死了,府衙也被属下一把火烧了个干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侍卫低头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若是杨云广在这里,定是看出来,说话的侍卫,不就是那日跑到他那里求援的侍卫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侍卫现在的模样,哪里看的出来那日的狼狈,不过在侍卫起身的时候,林袁清还是问道了若有若无的味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袁清一脸嫌弃的看着侍卫,"怎么身上这么大的味?你是怎么混进杨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侍卫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不好看,那日侍卫无意之下,跳进了粪坑,然后一身狼狈的去府衙求援,最后自己便装作晕倒,在府衙中住了下来,顺便将府衙的里里外外都探查了个清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昨日的晚上杨云广一身狼狈的回了府衙,自己收到了大人传过来的信号,加上杨云广怕是要说出什么,自己就只能放暗箭,了结了杨云广的性命,随后自己就被人盯上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人的武功比自己还要高出几分,若不是自己机灵,一直在绕路,怕是早就被抓住了。不过侍卫没想到的是,东西南,三个方向自己都已经跑过了,为独这北边的方向自己宁愿绕远路,也不曾去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偏偏驿站又在北边,怎么能不惹人怀疑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侍卫哪里能想明白,还当做自己真的甩掉了萧卿寒的侍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属下,属下那日是混在粪车一并进的杨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侍卫再三纠结,也没有说出来,自己掉进粪坑中的事实,毕竟实在是太过于难为情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袁清也没有纠结于此,不过脸上脸色倒是不是很好看,自己有意留杨云广一条命,不过他偏偏自寻死路,也就怪不得自己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时候三皇子问起,若是要从他口中泄露出去什么,不要说一个杨云广,就算是林袁清,也是要死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侍卫听到林袁清的话,低头退了出去,脸上又是一派忠厚老实的模样,看上去还是那个老实巴交的侍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他的侍卫只当他被杨云广捉住,关押了起来,这杨云广死了,才趁乱跑了出来,怎么也想不到,这个老实巴交的汉子,竟然是林袁清手中的毒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袁清看到侍卫的离开,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跳的厉害,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听侍卫说,好像傅平的那个女儿还活着,自己一定要将她找出来,杀死,不然就好像是一颗毒瘤,缠绕在自己的喉咙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很巧的就是林袁清找傅云燕的同时,傅云燕也想找到林袁清,这是属于两个人的博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袁清突然觉得自己的胸口气闷,突然想到了昨日的暴民的所作所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袁清的眼睛变成了红色,看上去很是诡异,这些暴民是不会这么被轻易的放过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袁清想要将这些人抓起来,然后千刀万剐,不过好在理智制止了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