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国师,您的人设有点崩了

正文第42章 国师驾到

[更新时间] 2018-08-10 23:43:51 [字数] 3236

至少,他对于徐熙的印象很好,一心倒是希望徐熙真的能够成为他的小师妹,而唐千陵对于徐熙也很是喜爱,一口一个徐姐姐,难道还不能够证明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至于他们的师尊,对于徐熙的态度,虽然聂承徽也不是很能够理解,可他跟随在裴淮身边那么多年,他自然是知晓裴淮对于徐熙的态度不管如何,都一定是没有任何的排斥之力。&=-=~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这样的打好情形之下,还拒绝,那不是傻子就是白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惜,徐熙就是这样一个随心所欲,绝对不会按照套路出牌的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要是日后真是如此的话,我自然会有办法保全我自己,倒是不需要你费心了。”徐熙说道,“我倒是觉得我现在的生活很好,并不需要加入什么组织,或是寻求什么帮助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知道她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尽管似乎还是有点迷茫,可她仍旧知道自己该做的是什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所以,有些事情,倒也不是因为别的人的一两句话,就非得要改变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你倒是说一说,我们的行踪已经是暴露了出来,相信只要是有心之人必定都是知晓的,那我们北上前去查探的事情,肯定就不会那么的容易了,现在,我该要如何的去做才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裴淮的声音,缓缓地从马车内传出,也算是暂时性的让收徒这件事情该一段落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徐熙听到裴淮这话,微微的想了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随后也是开口说道:“其实这件事情也并没有那么的复杂,既然你们都已经是想要拿那知府大人开刀了,那就直接的怎么高调怎么来就好了,就当做是真的游山玩水,微服私访,结果碰上了这样的事情,随便的处置了就好。高调过后,直接的原路返回就行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当然,马车可以原路返回,至于他们的人,那就不一定需要这样的乖乖的离开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如此一来,原本该秘密的事情还是秘密进行,原本的计划也并不会因此而被打乱了,倒是有点可惜了这个知府。&=-=~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其实,裴淮自己心中自有一番计较,只不过是听见徐熙之前的那一番话,再听见聂承徽和徐熙的争执,这才开口询问了一声,倒是没有没能想到的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所说的话,倒是和他所想的不谋而合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至于聂承徽所说的想要他收了徐熙去做女弟子,仔细的想象,他好像也是并不排斥了这个徐熙,反而还很是看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只是她的身上总是有一种神秘的感觉,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探究,想要去揭开她身上的那一层神秘的面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看清楚徐熙的这个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尽管如此,他也并不觉得徐熙会害他,这样的感觉,也是让得裴淮自己心底都有点想不通,不知这究竟是哪里来的自信?&=-=~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要是收她做弟子,好像……心里是不愿意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倒不是因为排斥或是不喜欢,而是因为…..不舒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样的感觉,对于裴淮来说,是属于陌生的那一种,可是他又并不想要排斥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因为这样的感觉既然是新奇的,那就顺其自然的去发展就好,不管这种感觉是如何来的,走到这最后,总归是会展现出它的用途来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说到底,其实裴淮自己也是一个比较随性随心的人罢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既然这样说了,那便这样的做吧。”裴淮出声说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其实这话,不仅仅是说给徐熙听得,也是说给聂承徽听的,意思不过就是让他按照徐熙方才所说的那样去做就好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既然是要高调的来,那就难免要现在发力,让那个还待在城门口的知府大人知晓,他这个国师大人可是还在的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知府大人,你这是在做什么?”就在这知府大人正忙忙碌碌的,对着那些个站在城墙上面的工匠不断的说着要求的时候,忽然的一道声音缓缓地响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知府大人一转头看过去,顿时吓得后退了好几步,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起来,冷汗也是直接的就流了下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旁边的县太爷瞧见知府这个样子,都还没有来得及询问这个知府大人是怎么样了,结果知府大人瞬间便是跪倒在地,浑身发抖,赶紧着喊了一声:“大,大,大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国师大人所派遣来的人,竟然还没有离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国师大人也是没有走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顿时,知府大人都有种想要直接的昏过去的打算,可是问题在于,他现在竟然是昏过去,脑袋还是清醒的很的,真的是想要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大人?是国师大人?”一旁的县太爷有点惊疑不定的出声问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是,瞧着眼前的这个少年,一袭的白衣,手指之上还带着银色的指套,这样的装扮,很显然并不是国师大人,可是他并没有见过当今的国师大人,因此有些事情还是询问的要好一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万一就是了呢?这得找谁说理去?毕竟,不耻下问,可是良好的读书品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是,是国师大人身边的人。”知府大人回答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倒是不需要聂承徽去回答了,而就在县太爷也是想着,应该是和知府大人一样的跪倒在来的时候,就瞧见一男子,带着几个随从款款走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冷厉的容颜,欣长的身躯,仅仅只是这样的走着,也是犹如一尊大山,让人敬仰,而不敢逾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他的身边,还跟随着一位女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尽管看上去好像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可是那浅浅一笑的恰到好处,站在这男子的身边,竟然丝毫不逊色。&=-=~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样的两个人站在一起,倒是有一种就该是如此的般配错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人,是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国师,国师,国师大人……”知府大人一下子就瘫软在了地上,瞧见裴淮已经是走到了近前,赶紧着跪好,然后,也是赶紧着将整个身子匍匐在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要是仔细的看看的话,还能够看见这知府大人竟然是瑟瑟打抖了起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过也是,本来这知府大人在心里面,就是存在着侥幸心理的,希望国师大人已经是离开了朔城。&=-=~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是,老天并没有就此的放过他,国师大人就这样的降临在他的身前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简直就是让得他真的是想要就此晕倒,不再见到国师大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是不行,尽管现在的知府大人已经是浑身颤抖,吓得话都有点说不出来了,但他还是没有昏倒。&=-=~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应该说,他还不能够晕倒。&=-=~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万一自己这么一晕倒,国师大人一下令将他给处斩了的话,那就真的是再也见不到国师大人了,但是这样的情况,这样的结果,绝对的不是他想要的那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所以,还不能够晕倒,最起码得知道自己不会死,那才可以放心的晕倒不是?所以说,现在还不是晕倒的最佳时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样的想着,知府大人的背上的冷汗都已经是浸湿了衣襟,额头上的冷汗都要滴落到地上去了,可仍旧是不敢伸手哪怕是擦一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旁的知县大人一听知府大人这话,赶紧着也是跪倒在地,大声地喊道:“下官参见国师大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此话一出,无论是那些个衙役还是周围看热闹的百姓,以及城墙上面的人都已经是齐刷刷的跪倒在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参见国师大人。”齐声的喊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国师大人的天姿,他们还是第一次所见,倒是有的人也是暗自的激动了一下,要知道,这整个国家上下,有谁不知道国师的名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可是比起那些个皇亲国戚,王爷皇子公主还要威风和厉害的人物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裴淮瞧着这跪倒在地的人,也是出声说了一声:“都起来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个时候,聂承徽倒是已经是退回到了裴淮的身边去了,站在裴淮的身后,安心的做个保镖就好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旁的徐熙瞧着这样的场景,没来由的也是隐隐之间明白了,为何那些个人一定要努力的往上爬,一定要争到那所谓的权利。&=-=~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毕竟,有权利,有实力,走到哪里,似乎都会受到众人的膝盖,没错,就是膝盖,按照古代的这样的封建制度,可不就是走到哪里都能够收获到别的人的膝盖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尤其是那皇帝陛下,天下之人皆得跪拜,那将会是一种怎样的震撼?&=-=~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以前徐熙都是在电视里面所见到过那样的场景,可是也从不曾亲自的体验过那样的感觉,今儿个这样的场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虽然是不太及那种百官来朝,天下跪拜的那种震撼人的场景,可也算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意思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至少,这还是徐熙来到古代之后,第一次感受到了这样的跪拜之礼节。&=-=~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之前她从不曾跪拜过任何人,也从不曾见到有谁这样的跪拜过谁,所以这种感觉,倒是让得徐熙有点震撼了,也有点明白了那种有权利之后了的人为何会舍不得放下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过好在的是,徐熙是个现代人,倒是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只要不要去强迫自己跪拜其他的人就好,这样行走江湖,自由自在的,倒也是好得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至少,不需要去看别的人的眼色,至少不需要去这样动不动的就跪拜他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虽然徐熙并不会觉得自己不想要跪拜他人的想法,应该去传染每个人,也不会愚蠢到以自己之力能够改变这样的一种封建王朝,推翻这样的封建制度。&=-=~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是,她还是不太喜欢这样的跪拜礼节,能避开则避开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至少,和裴淮在一起,好像还轮不到她去跪拜他人,也从不曾见过裴淮说要她跪拜他的,因此,徐熙对于裴淮的印象,倒还算是比较好的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要是让裴淮知道徐熙对于他的好印象,全部都是来自于不需要她去跪拜的话,不知道会有怎么样的一种复杂的感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