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这个江湖有点攻

正文第二十九章 背影

[更新时间] 2018-09-14 23:19:09 [字数] 3244

感受到怀中之人渐渐趋于平静,童阑才稍微集中精神,但内疚之情仍旧挥之不去。#==-!首+发www.zongheng.com|~^-?

青公子已经将情绪压回心底,他没有管身旁的童阑,而是波澜不惊的起身,好似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童阑突觉得手中空了,抬起头,正对上青公子看他的眼神,莫名的有些心虚,也不知蹲了多久,他觉得腿有些麻,想站起来却发现动不了,铆足了浑身的劲也动弹不得,无奈只得仰起头求助于青公子。#==-!首+发www.zongheng.com|~^-?

谁知青公子只是看了他几眼,头也不回的往前走,留下一个冷漠的背影给他。哪知他竟是如此小气之人,哎,罢了,本来也是他的错,只能认栽,几番尝试之下,终于颤颤巍巍的站起来,一瘸一拐的跟在身后。#==-!首+发www.zongheng.com|~^-?

指着不远处的屋子:“前面有家茅草屋,应该没人住,今晚我们去那里住一晚,天亮了再走吧。”#==-!首+发www.zongheng.com|~^-?

童阑“嗯”了一声,拖着酸痛地腿继续跟着他。#==-!首+发www.zongheng.com|~^-?

茅草屋虽然有些破旧,但好在该有的东西都有,灰尘也不是很厚,应该常有人来此借宿。童阑用衣袖随意的抹了一下凳子坐下,眼睛在正铺床的青公子身上来回扫:“那个,对不起啊。”他从来没觉得原来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时会有这么尴尬的时候。#==-!首+发www.zongheng.com|~^-?

青公子继续手上的动作,一点也不生疏,可出口的语气仍是那么冰冷:“你说的对,告诉他们小杰死了比杀了他们还痛苦。”他顿了顿,接着说“但他们还年轻,不应该一直活在弄丢了小杰的悔恨中,也不应该一辈子抱着不能实现的希望寻找小杰,告诉他们小杰死了,要生要死任凭他们自己选择,若是看不开,那么就陪小杰去死,也比活着好,若是看开了,就重新开始新的生活。”#==-!首+发www.zongheng.com|~^-?

童阑低下头,双手不停地抠着,声音小的像蚊子一样:“对不起,我,我没想那么多......我不该那么说你。”#==-!首+发www.zongheng.com|~^-?

青公子站在他面前:“去睡吧,我不怪你。”#==-!首+发www.zongheng.com|~^-?

听这话,童阑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反倒让当事人来安慰他:“你怎么能不怪我呢,我宁愿你怪我,也不想你这么对我说话,你现在的语气,太陌生了,陌生的让我害怕。”#==-!首+发www.zongheng.com|~^-?

青公子一僵,忍不住嘲笑自己,他的经历跟他的阑儿有什么关系呢,他凭什么对他冷言冷语,态度柔和下来:“我真的不怪你,我只是在怪我自己,不该那么对你发脾气,是我说话的语气不好,以后不会了。”#==-!首+发www.zongheng.com|~^-?

童阑还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却开不了口,只能乖乖的上床,面朝里闭上眼准备睡觉,可睡不着啊。也不知道青公子在干什么,良久,他转过头露出两只眼睛偷偷看,见他就站在门口,便侧过身来,小心翼翼地问:“你刚刚说的念着想着的那个人,是......是你的阑儿吗?”#==-!首+发www.zongheng.com|~^-?

青公子点点头,“嗯”了一声。#==-!首+发www.zongheng.com|~^-?

童阑知道探人隐私非大丈夫所为,但只一瞬的犹豫,他还是问了:“她怎么了?你为什么说是生是死都不知道?”#==-!首+发www.zongheng.com|~^-?

青公子没回答,童阑抿抿嘴,接着说:“那你......”#==-!首+发www.zongheng.com|~^-?

“赶快睡吧,我守在这里。”青公子打断他的话,他只好闭嘴,翻个身强迫自己睡觉。#==-!首+发www.zongheng.com|~^-?

不知道是睡着后醒了,还是根本就一直没睡着,童阑突然想到,他睡在床上,那青公子怎么办。他猛地坐起来,却发现屋里没人。他喊着“青然,青然”,无人应答。#==-!首+发www.zongheng.com|~^-?

他瑟瑟地走出屋子,发现不远处树下站着一个人,一身青衣在月光的衬托下看上去很亮眼,随风扬起的发丝与衣衫格外柔美,他吹着那晚第一次听见的曲子,只是今晚的曲音更幽怨更哀伤。看着看着童阑便入了神,总觉得这一幕很眼熟,在哪里见过。在画面里,也是有一个人穿着一身青衫,站在被月光笼罩的树林中,身后有人叫他,他转过身,带着纯净的笑说“你怕吗?我一直在,你不用怕”。#==-!首+发www.zongheng.com|~^-?

是谁?童阑看着他,头很痛,那个人是在对谁笑?那个人是谁?他认识吗?为什么会这么熟悉?想不起来,怎么办,他抱着越来越痛的头,踉踉跄跄地回到床上,不知何时竟痛的睡着了。在睡梦里,那个人对他笑,对他说“不要怕,我一直在。”#==-!首+发www.zongheng.com|~^-?

“吃点东西再回去吧。”青公子拿来些许野果子,童阑也不知道他是去哪里摘的。#==-!首+发www.zongheng.com|~^-?

童阑放下咬了几口的野果子,小声的忐忑的问:“我们以前在哪里见过吗?”#==-!首+发www.zongheng.com|~^-?

“啪”,青公子手里的果子掉在桌上,然后落在地上沾满了灰。从他的脸上,童阑想要找到一些情绪,想要印证自己的想法,可他只是愣在原地,什么都看不出来。#==-!首+发www.zongheng.com|~^-?

“难道我们真的以前就认识?”童阑接着问。#==-!首+发www.zongheng.com|~^-?

青公子重新捻起一颗果子,表面风平浪静,无任何异常,可他的心里此时早已如洪水般波涛汹涌,阑儿是想起什么了吗?若不是,他怎么会这么问?#==-!首+发www.zongheng.com|~^-?

童阑摸摸脑袋,笑嘻嘻地说:“你不要误会,就是昨天晚上见你站在外面,突然觉得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呵呵呵,可能是上辈子见过吧,老人家都说,这辈子很多你某一瞬间觉得很眼熟的事情可能都是上辈子经历过的。”#==-!首+发www.zongheng.com|~^-?

青公子心想:上辈子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辈子。怎么能不眼熟,小时候你喜爱各种怪异的虫子,看上了一种虫子,就非抓到不可,即便是天黑了也要抓到,可你又怕有鬼,不敢走夜路,只能在山里住一晚,结果也不知道你到底睡着没有,过一会儿就要爬起来看我在不在,害得我一晚上都没睡,其实我一直都在,以前在,现在在,往后也会在。#==-!首+发www.zongheng.com|~^-?

童阑抹抹嘴:“好了,吃饱了,回去吧。”#==-!首+发www.zongheng.com|~^-?

回尚府这一段路,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童阑一路上没心没肺地一直说:“或许我们上辈子真的见过,你说我们这辈子是不是也见过,就是忘了?”#==-!首+发www.zongheng.com|~^-?

青公子一路对他无语,很多事情还是你自己想起来比较好。#==-!首+发www.zongheng.com|~^-?

童阑虽看着没心没肺,但只有他自己清楚,他的心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尸毒的事情,地道的事情,左长老的事情,更重要的是青公子的事情,好多想法都是莫名其妙的涌出来,烦都烦死了。#==-!首+发www.zongheng.com|~^-?

“顾老板,慢走。”还没走进尚府,青公子和童阑就听见尚源鹤送客的声音,莫不是这位顾老板是顾浩陵?#==-!首+发www.zongheng.com|~^-?

“诶,顾兄,果然是你,你这是?”跟顾浩陵熟了,青公子不再似以前那般拘谨。#==-!首+发www.zongheng.com|~^-?

不知道有什么好事,顾浩陵笑得嘴巴都要翘上天了,乐呵呵地:“哎哟,青兄。”他看一眼旁边的童阑,“这位应该就是童大夫吧,早就听说镇上来了位神医,今日一见,果然如大家口中所说,年轻、俊俏,哈哈哈。”#==-!首+发www.zongheng.com|~^-?

童阑摸摸头,笑嘻嘻地看着他,在青公子回头瞪他一眼的威严之下结束了他傻呵呵的形象,重新变成神医的气质。#==-!首+发www.zongheng.com|~^-?

青公子问:“看顾兄这样,莫不是有什么喜事?”#==-!首+发www.zongheng.com|~^-?

顾浩陵故作神秘地说:“保密保密。”说罢便带着笑离开了尚府,神神秘秘的。#==-!首+发www.zongheng.com|~^-?

童阑一走进大堂就看到了锦香布庄的布料,他将布料拿起来仔细端详,尚源鹤看着他说:“这是刚刚顾老板送来的,这么好的料子,我这拿着着实有些烫手啊。”#==-!首+发www.zongheng.com|~^-?

青公子问:“他为何要送这些?”#==-!首+发www.zongheng.com|~^-?

尚源鹤摇摇头:“他是说来到镇上这么久都没来拜访我,心里过意不去,所以送这些料子权当赔罪,你们说,这事儿办的,我这......”也不知道他安的什么心,他们之间连点头之交都谈不上,何来拜访?赔罪?#==-!首+发www.zongheng.com|~^-?

青公子分析:“依照我对顾浩陵的了解,他决意不是在乎这些礼节的人,若真是有心拜访,在锦香布庄刚开张的时候就来了,何必等到现在。”#==-!首+发www.zongheng.com|~^-?

童阑放下布料,朝着青公子走过去,问:“你跟他很熟啊?”#==-!首+发www.zongheng.com|~^-?

青公子没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应该说还算熟吧,这也多亏了小离,之前在国安寺的......”#==-!首+发www.zongheng.com|~^-?

还没等青公子说完,童阑就气鼓鼓地走开了,尚源鹤像看自己的孩子闹别扭一样的慈祥地笑着。#==-!首+发www.zongheng.com|~^-?

“对顾浩陵这个人,尚老爷还是要提防些好。”青公子提醒道,若是顾浩陵真的和左长老一派,那现在他们莫不是盯上了尚府,不得不防啊。#==-!首+发www.zongheng.com|~^-?

尚源鹤疑惑道:“我看他长得还算一派正气,怎么?”#==-!首+发www.zongheng.com|~^-?

青公子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尚老爷还是要小心些。”#==-!首+发www.zongheng.com|~^-?

尚源鹤点点头,心道:莫不是他们之间有什么纠葛,但有些事还是不好问出口。#==-!首+发www.zongheng.com|~^-?

“咚咚”,青公子一声声地敲着童阑房间的门,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是哪句话不对惹到了他,说生气就生气,毫无征兆,还是和小时候一模一样。#==-!首+发www.zongheng.com|~^-?

“不在。”只听见房内传来童阑气恼地声音。#==-!首+发www.zongheng.com|~^-?

青公子站在门外笑笑,从小带来的性子,也不知道开口说话的是谁:“阑儿,别生气好不好,你把门开开,有话好好说,好吗?”#==-!首+发www.zongheng.com|~^-?

隔着房门都听到了童阑躺在床上翻身的声音:“谁生气了?有什么好说的?没话说。”#==-!首+发www.zongheng.com|~^-?

过了一会儿,童阑听得门外没了动静,心想这人不会就这么走了吧,也不知道多哄哄他。他起来拉开门,左右看看,真没人,正当要关门的时候,青公子“咻”地一下站在门口,把童阑魂都要吓掉了,长得再好看也不能这么吓人啊,迟早得吓死。#==-!首+发www.zongheng.com|~^-?

青公子说:“好了,阑儿,有正事跟你说。”#==-!首+发www.zongheng.com|~^-?

童阑没好气地说:“说吧,说完了赶紧走。”#==-!首+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