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我不是石田雨龙

空座町的缘起第十五章 前兆

[更新时间] 2018-07-07 12:32:30 [字数] 3825

“真是开心的一天——”细微的轻叹声在一间屋子里响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石田雨龙坐在书桌前整理收到的围巾,书桌正中摆着沢城花苗昨天带过来的课堂笔记,笔记本的旁边躺着一枚精致的御守。几分钟前,石田雨龙把它从衣兜里拿出来放到了书桌上。他整理着围巾,眼睛却在看着御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度过了一个愉快的生日,不知阿瑶是否度过了平安的一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咚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石田君,现在方便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敲门声伴随着早间柒的声音传进室内,石田雨龙忙应声,“请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早间柒推开门,视线不着痕迹地扫过书桌上的御守,他说:“抱歉,这么晚还打扰你。有件事情,我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今天来找你。方便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事情?”石田雨龙急忙将椅子让给早间柒,自己则坐到了床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发生了什么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早间柒这样回道,石田雨龙一时被问懵了,茫然地看着说话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从昨天开始你就在勉强自己去笑,——我是不是有点多管闲事?”早间柒又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浑身的力量好像都消失了,肩膀颓废下来,石田雨龙垂下头,说与不说,两种想法在大脑中轮流闪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早间柒不再说话,一直安静地等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一个朋友,因为我的错,失去了亲人,失去了未来,失去了一个美好和平的世界;他落入了身不由己的境地,不得不听从一个冷酷残忍的魔鬼。我们都知道那个魔鬼不信任他,仍然抱存着侥幸心理,等待故事结束,等待她脱离魔鬼掌控的那一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事实上那么多年,他也都平安地度过了。可是在我们为重逢高兴,忘乎所以的时候,收到了来自那个魔鬼的警告。他随时面临着危险,我却只能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早间先生,这样不是很奇怪吗?追根溯源,错在我,不是吗?接受惩罚的却是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世界到处都不正常,这样的世界是现实吗?我常常怀疑,这不过是一场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我希望它是一场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早间柒安静地听着,石田雨龙始终垂着头,深蓝色的长发滑过他的脸庞,让人辨不清他的神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世界或许奇怪,到处充满着不合理,但它是真实的。正因为它的真实,”早间柒说,“你才会如此苦恼。你眼中所见、心中所感,时刻提醒你生活在怎样的世界。如果质疑它,就去打破它、修正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石田雨龙抬起头,看向早间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过,我想现在最困扰你的是你朋友的安危吧?你朋友落入的是不法集团?你口中的魔鬼是恶人吗?如果有更详细的信息,也许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有用的。”石田雨龙摇头,“不是不法集团,也不是恶人,那个魔鬼的恐怖之处比这等级高多了,他很强大,无人能敌——至少现在没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既然不是恶人,你的朋友为什么会有危险?”早间柒疑惑地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这个嘛,世界观价值观不同,那个人不会饶恕不忠心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个人——你口中的魔鬼,你对他似乎很了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完全不,那是个不能让人理解的人。明明很强大,却非要掩藏自己的实力,不止这样,他还掩藏自己的性格,装出一副平易近人的样子,最后还要抱怨没人能够理解他。这样的人,真的不能够理解,”话题似乎转向了奇怪的地方,石田雨龙语速飞快,一副不吐不快的模样,“一开始不是他伪装自己的吗,他不展示真正的自己,不被理解是很正常吧?我真的很好奇,他这样不累吗?孤独这种词,就是为他这样的人——天才,强大的天才,有野心的强大的天才——创造的。但这不是绝对的,黑……嗯……我知道的就有一个与他相反的人——古道热情,朋友众多。而魔鬼,从自身的强大中,学会的只有冷酷无情,只专注自己的目标,身边的一切都可以被舍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早间柒凝视着石田雨龙,思考如何评价这番言辞比较妥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像将话题扯远了。石田雨龙忽然意识到这点。但是心情意外地畅快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好意思,早间先生,让你听我抱怨了半天。不过托你的福,心情好多了。其实今天玩得很开心,并没有很勉强自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吗,那我担心的事情算是解决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石田雨龙不好意思地笑了,抓了抓头发,转而闲谈起今天的生日。然后得知,果然如他所料,昨晚在他回家前,沢城花苗就已经说服了早间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早间先生,虽然说你是被收买的,可看起来,你今天很投入啊。”石田雨龙不由调侃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好好体验一次未尝不可。”早间柒笑着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听起来,”石田雨龙犹疑地问,“以前没有这样庆祝过?你的生日,都是怎样庆祝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是哪天出生的,在我的出生地,光是知道‘生日是几号’这件事,就觉得已经足够幸福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石田雨龙第一次听早间柒说起自己的事情,他一直是优雅自信的,这时的言语中罕见地让人感受到悲凉落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之后他们没再聊其他的,早间柒站起身道晚安,石田雨龙跟着站起来,送他到房门口。虽然仅有几步路,但石田雨龙觉得他需要这样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晚安,石田君。”在房间门口,早间柒转身揉了把跟在身后的孩子的头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晚安,早间先生。”石田雨龙回应道,被揉乱的刘海遮住了蓝色眼眸闪烁的明暗不定的光芒。囫囵回味了下刚刚的谈话内容,脑中划过一道流光,他好像抓住了什么要点,又好像忽略了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冬天一到,就意味着这一年进入尾声,搬家的日期便在这段时间内定了下来——明年三月下旬,小学毕业之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进入十二月,石田龙弦开始着手在另一个城市建立分医院的事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除此之外,今年再没有其他特别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石田雨龙一直担心,专门对抗灭却师的虚再次发出袭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然而,意外地,一切正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今年的最后一个夜晚,沢城花苗强扯着石田雨龙和早间柒到神社参拜,还强迫他们二人穿上了和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种节日,她总不会忘记。圣诞节的时候,她还在石田雨龙家布置了一棵圣诞树,当然,大多数的体力活都是石田雨龙做的,她只负责发号施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到神社来迎接新的一年的人很多,排队参拜的更是数不胜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石田雨龙果断扯着两人到周边的小摊闲逛。然后,在一个卖烧煮的小摊前,他看到了那个一头橘色头发的少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个八九岁的女孩缠着少年,兴奋地说着要吃这个、要吃那个。少年对摊主重复女孩们的话,各要了两份,一份递给左边的女孩,一份递给右边的女孩,付完钱之后又对摊主道了声谢,说了句新年快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是哪家的乖孩子,被人当成不良少年简直太冤枉了。石田雨龙看着眼前的一幕,禁不住笑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黑崎一护早就注意到有人盯着他。又来一个找揍的,啊——,真是麻烦。他这样想着,瞪向视线的源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料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笑脸。笑脸的主人是一个清秀的少年,跟他一般年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见他望过去,那人加深了笑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人脑子有问题,看着别人傻笑什么。黑崎一护不爽地收回视线,带着两个妹妹走向参拜的队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参拜完,黑崎一护又遇到刚才的少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微侧着头,仍然在笑着,这次不是看他,而是少年身旁的人,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他的笑容也与先前不同——黑崎一护无法具体形容哪里不一样,他现在的词汇量还十分匮乏,非要说的话——似乎是多了点温暖与幸福在里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少年好像感觉到什么,向后偏了下头,但很快又转了回去。一个漂亮的、穿着和服的少女跑向他,手里高举着一张纸条,直呼求到一只好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石田雨龙是不信这些的,早间柒也不信,两人相视一笑,都拿兴奋的少女没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石田雨龙一直想找机会跟沢城花苗和早间柒提搬家的事,却发现每一次都不是好机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这样一拖再拖,眼看着小学的最后一个学期就要结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次放学后,照例同沢城花苗一起回家,石田雨龙第N回努力将话题转到搬家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天发生的事情,每一个细节,多年后,石田雨龙仍能回忆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记得自己吞吞吐吐地开口,“那个,花苗……”,然后他又失败了,花苗微笑的脸庞一转向他,他就在心里叹气,下次再说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回到家,客厅的桌上摆着两杯冒着热气的红茶,早间柒坐在一杯红茶后面,笑着说,“欢迎回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石田雨龙搁下书包,坐到桌子旁,端起另一杯红茶,心里默道,下次再说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喝完红茶,他走进厨房,发现余下的食材不足以准备两人份的晚餐。“早间先生,我先出去买点菜。”他像往常一样说着在这种情况下肯定会说的话,拿上零钱,便又出门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每一个细节,都同以往一样,平常得让人不必去在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灵压的波动先从空中开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石田雨龙正在超市抱着一棵白菜盘算可以吃几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强大的灵压从空中转移到地面,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棵白菜还停留在半空中,抱着它的人已经消失不见了。人们对于一棵白菜升到半空感到很奇怪,它的下方放着一个购物篮,里面有一棵白萝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然而,依旧晚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灵压降临的地方精准地落在石田雨龙的家,巨大的虚踩毁半个房子,坍塌的声音迫使临近居民仓皇撤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首先接近虚的是弧雀发出的光箭,幽蓝色的箭矢划破空气击碎虚的左肩,趁着它哀嚎的间隙,石田雨龙抱起跌倒在地惊恐万分的少女,迅速远离现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里应该安全些,花苗,你先呆在这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石田雨龙不知道沢城花苗为什么会出现在他家,现在也不是追问原因的时候,早间柒的灵压很虚弱,恐怕受了严重的伤,必须要赶紧回去找到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你拿着,它会保护你。”石田雨龙掏出一直随身携带的御守递过去,沢城花苗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惊恐地瞪着两只眼睛。他把御守塞到她手里,按着她的手指握紧,“花苗,在这里等我,千万不要靠近那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沢城花苗仍然没有反应,几十秒之前的景象在她眼前循环回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房门是一道界线,她在门外,早间柒在门内,她挥着手中的数学习题集跟早间柒告别,还打趣道不要让石田雨龙知道,等他找不到而着急的时候再告诉他是她借走了。她恶作剧般地笑了,早间柒也笑着点头,就这样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笑得更开心,就在这时,早间柒忽然推了她一把,力道大得导致她直直向后飞出三四米。她未来得及错愕,房屋坍塌下来,她清楚地看到早间柒被压在废墟底下的每一个瞬间,它们像被定格的画面,一帧一帧缓慢地播放,直到他的身体被覆盖,红色的血液漫延到门外的石阶。这时候已经没有门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啊——!”忽地,沢城花苗哭号起来,从胸腔内发出的哀鸣宣泄着她几近崩溃的情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