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世子,您五行缺我

正文第五十三章 绿色的火光

[更新时间] 2018-07-12 13:28:24 [字数] 3080

忽然,连风好像都没有了,最近的地面忽然传出一些绿色的火光,那火光转瞬即逝,一个黑影迅速窜到了修月布置的阵法里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阵法的威力很明显,那个不算实体的黑影一进去就已经开始变形了,但是似乎那串诡异的铃铛给了黑影莫大的鼓励,黑影开始缓缓挪动,若是黑影有表情的话,就可以知道他的表情是多么僵硬恐惧痛苦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黑影随着铃铛的指示挪动着,终于到了一棵树旁边,然后缠绕在树上面,于此同时,铃铛声忽然停止,那道黑影开始剧烈的扭动着,随之而来的是强烈的绿色火焰,直到那火焰彻底将那颗大树燃烧成灰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主事收起铃铛,看都没有看那倒在地上,又变成黑影的东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可怜的黑影,身体已经濒临消散,他缓缓挪动着,想要回到原本的地方,但是却无济于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阵风吹来,那黑影被忽然地消散在空中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一切,除了地上两三点血迹还有一颗被燃烧殆尽的树木,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主事刚刚回到自己的屋子,一掀被子,身子绷直一下又瞬间放松了下来,看着被子里面那个熟悉的女人,笑道:“怎么今日想我了不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柔立马附上身来,手指柔柔地勾着萧主事的脖子,顺势带着对方倒在了床上,笑道:“奴家当然想你了,都不找奴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送上门的东西没有不吃的道理,萧主事手臂一勾,身体直接压在了那柔软的身躯上面,起伏之下的好身体,让他不由得呼吸一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妖精,既然如此,那我就满足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柔弯起嘴角,努力承受着一番颠簸,声音婉转着,每一个尾音都仿佛从身躯深处唱出来,直直地渗入人的心坎里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翻云覆雨,男女之情,自然之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切停歇之后,萧主事勾起寒柔的下巴,靠近她,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她问道:“说吧,今日到底有什么事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柔心知什么都瞒不过去,娇媚一笑,“还不是你交代给人家,那个叫修月的贱人,今日差一点就可以做掉了,可是却还是被那个梅朵的丫鬟给坏了好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主事放开美人的下巴,倒在一旁,哦了一声,等着寒柔的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日那个贱人去西苑作威作福去了,被我给看见,悄悄的想让她掉湖里,没想到时机正好,那个贱人都掉进去了,可那个叫梅朵的竟然阻止我,带了人过来,又让那个贱人逃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完,寒柔竟然一委屈,缩在萧主事怀里低声道:“那个梅朵不是你的人吗?怎么还这么欺负人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主事低声笑道:“既然是我的人,自然有她的行事道理,这件事以后再说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怀中,寒柔恨恨地睁着眼睛,牙齿紧咬,手上却仍旧柔柔地动作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毒妇人心,说的便是如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晚渐渐降临,一切都缓缓平静下来,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修月也渐渐进入梦乡,丝毫不知道,整个府邸里面,又有几个人想要要自己的性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经历了上次的掉水的事件之后,好像再也没有莫名其妙的人冒出来,修月每天在自己的院子里晒晒太阳,或者就是去找容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澜婉已经清醒过来,果然什么都不记得,得知自己曾经差点陷害容瑶,吓得又晕了过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从上次修月在容瑶面前收魂之后,容瑶似乎对那些东西十分感兴趣,每天缠着修月想要直到些奇闻怪事。一来二去,两人的感情倒是慢慢好了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主院凉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修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尝了一口,觉得和普通的茶水没有区别,但是一抬头,对面坐着的两人一个个都闭眼享受着,不由觉得自己是不是味觉出了问题。@^=-$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修月,这茶如何,是京城好友送来的。”容瑶点茶过后,放下茶杯,一脸喜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僵硬地点头算是回应,修月看着小小茶杯里,淡淡的绿色,不由地叹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旁的容唤也放下茶杯,低声笑了一下,说道:“她肯定没有尝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这是事实,但是也不能这样说出来啊。这样一来,修月忍不住闹了一个大红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容瑶对茶道颇感兴趣,笑着将一盆微微翻腾的水倒入中间的茶壶之中,水汽翻腾,绿色的液体顺着中间的漏斗慢慢伸出来,她站起身,将茶壶倾斜,慢慢倒出一点浇在一边的杯里,然后才又将三人的茶杯蓄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茶听说是千殇从他父亲那里偷来的。”饮着茶,容瑶说着那个名字,忍不住笑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容唤没有作答,只是静静地喝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风轻轻吹过来,湖面上的绿苔随着风的轨迹变换着自己的形状,露出一点淡色的湖面,又隐藏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人静坐了一会儿,澜婉便从远处走了过来,容唤已经即使站起来,走到容瑶身后,修月也变成了跪坐的姿势。远远看来,就像是修月在侍奉容瑶,而容唤也仍旧担当着侍卫的职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澜婉快速跑过来,“小姐,该用膳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修月不着痕迹点头,手上开始动作,慢慢收拾石桌上的茶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容瑶则带着容唤,两人慢慢走向主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日头渐渐高涨,修月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玩着桃木匕首,原本干净光滑的匕首,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有了两道深深的红色血槽,那红色的印记和鲜血一样,仿佛要流动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抬手轻轻抚摸着两道血槽,其中一个是被囚禁于土壤里小男孩的,另一个则是澜婉身上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修月皱眉。除了萧主事,仿佛还有藏在暗处的人,一个想要阻止修月等人探寻不夜山的秘密,而另一个,却是想要害死容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无奈之下摇头蒙着被子忍不住喊了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刚刚喊了一声,忽然一道声音从被子外面传了进来,“这是怎么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声音温润干脆,是容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修月冒出头来,随意地理了理头发,走下床坐到桌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春柳现在已经直到,只要修月闭着门的时候,就不过来打扰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什么,只是想不明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容唤抬手又拍了一下她的头,笑道:“既然如此,那便不要去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上次的事情查出来了吗?”修月抬头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梅朵?”容唤有些不确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修月急切道,她现在非常想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容唤叹口气,说道:“那日巧梅被驱逐出府,本来就心有怨气,更何况鸢晚家人早就搬迁,她一人举目无亲。正巧身上出府是带的钱财被人窥觊,不幸之下,毁容失身。后来不知为何,竟然被萧主事的人看到,又给带了回来,再次出现在人前的,便是梅朵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毁容失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修月眉头皱起来,眼睛低垂着,不可否认,这些有她的责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似乎知道她心中如何想,容唤道:“不要如此,任何事情都有牺牲者,何况,她身上发生这些,又如何断言是否是巧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的意思是?这些是萧主事故意的?”修月忽然大声问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容唤点头,如果萧主事故意想要让人陷害修月,那么故意将巧梅的仇恨激发出来自然也是有可能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为何,修月想起了那晚真正的巧梅,她身子瑟缩着,楚楚可怜地抬头看向她的眼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修月忍不住开口:“我相信她一定不是坏人。兴许,上次害我的,根本不是巧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不知道那个上次,但是容唤却并没有深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日修月找来容唤,是有别的事情,她身上的木牌已经用的差不多,上次剩余的木料早就被处理用作别的地方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修月凑近容唤,贼贼笑道:“那个,上次的林子你还记得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到她那副笑容,自觉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容唤只是谨慎地点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好,走吧,去再砍伤几个树枝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着,两人便开始动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树林虽然不大,但是不小,竟然还没有被人发现破坏,修月都忍不住感到惊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进入树林,修月就开始走走停停,停在一棵树上仔细端详半天,又各种判定它灵气所在,手上罗盘中指针溜溜地转,容唤也就随着她的动作转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走着走着,不自觉走到了远处一个石头旁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密林在一片类似盆地之中,地势低洼,石头虽然多但是大部分都很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盆地处于别院和不夜山的角落夹缝,在别院之外,又不属于不夜山之中,但也正因如此,府内的人不去考虑,府外的百姓也忌惮不夜山的恐惧不敢前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修月缓缓走到石头旁边,石头大约又成年男子双臂那么宽,高也半个人一样的高度,看上去十分可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石头在地方周围有很多落叶,层层叠叠地,没走一步都感觉脚下深陷一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罗盘指针转动着,忽然在某个节点定住不动,而修月也不在前进,看着指针的方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回头,笑道:“不出意外,那块石头所在,应该是灵气所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容唤却皱起眉头,常年刀剑上的生活给他一种直觉,这里。很危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想要伸手捉住还想前进的修月,但是却捉了个空。修月已经上前一步,逐渐接近石头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