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疯狂购物车

正文Chapter 30

[更新时间] 2018-07-22 13:48:55 [字数] 7121

看着台上跳钢管舞的陆正则,韩筱感到可笑又悲哀。这些年,他们都变了。变得丧失自我,在她悔不当初,想挽回的时候,却不知道怎么挽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正则跳完钢管舞后,王总在上面表演了一个猴子杂技。身材微胖的人玩起耍猴,显得好笑。有人在下面窃窃私语:“这些人是来搞笑的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十位男嘉宾展示完各种绝活后,主持人拿起话筒:“现在,我宣布,有请女嘉宾通过提问,寻找真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那嘶哑的声音说:“提问的话,是找不到真爱的。想要知道答案,就只有一个办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坐在电视机前,听到这个声音的栗东,正在喝茶的手顿了一下。电视里,韩筱摘下了面具,露出了那张60多岁的老妇面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栗东不禁失望,原来不是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这个老妇人,他曾在咖啡馆见过,没想到她是一个亿的神秘女富豪。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莫名觉得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医院里,正在直播的安佳慧,看到摘下面具的韩筱时,发出惊恐不已的尖叫声:“是她!是她!她出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贴在墙上的咒符掉下一张,神经质的安佳慧更加恐惧:“啊——”连滚带爬地把咒符拿起贴到电视机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病房外面,安父满面愁容:“医生,难道就没有办法了么?”那天,女儿晕倒被送回来后,便有些不太正常,直说遇见鬼了。大白天的,哪来的鬼啊?问文远,也是不清不楚的。所以,送来了医院治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医生说:“这是心病。不管安小姐看见了什么,除非能说服她,让她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跟怪力乱神无关,否则……”说完,他摇了摇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房间里,安佳慧指着电视状若癫狂:“是她!是她!巫婆鬼女要钻出来了——”于是,跳下床,突然打开门,疯狂地跑了出去。安父和医生急忙在身后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佳慧,佳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直播现场的一亿身价的女富豪显露真容,让所有吃瓜群众哗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现在相信,节目组不是在炒作,而是真的寻找真爱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了一亿,谁能和这老阿姨谈情说爱,在下佩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亿啊,等她死了,她的财产不就是我的吗?再不行,设计一场事故,等她死了,就拿着她的钱,重新找个女人。怎么看怎么划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上真恶毒,社会真险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珍惜生命,远离楼上的楼上渣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说看直播的人惊呆了,现场的十位男嘉宾也呆住了。他们表情各异,精彩不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支持人脸上带笑,人巍然不动:“接下来,下面的一个环节,双方互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10位嘉宾中,只有一个人灭了灯,退出了舞台。显然,老妇人的那张脸,也挽不回他对一亿向往的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主持人继续说:“好,现在除了8号的陈先生外,其他男嘉宾都选择了女嘉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走到第10名男嘉宾面前,真诚而期待地问道:“你真的爱我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10名男嘉宾目光躲闪,抓耳挠腮,那目光里,尽是探究或鄙夷。韩筱期待的表情落空。似鼓起了勇气一般,第10名嘉宾脸上皮肉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真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失望地说:“可你为什么连我的眼睛也不敢看。所以,你在欺骗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想让倒手的一亿飞走,第10名男嘉宾急忙辩解:“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指着群众说:“那你告诉他们,你爱我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10名嘉宾结结巴巴地说:“爱你……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听不下去,她替他大声说道:“你在我的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台下观众捧腹大笑,一致嘲讽10号男嘉宾:“下去!下去!下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10名男嘉宾灰溜溜地退出了舞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接着,韩筱走到第6位,也就是北京有智公关顾问有限公司,她的前任老板面前。她逼视着他,说:“你爱我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总笑得脸上的五官都皱起来了:“爱,我当然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问:“那你爱我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总虚伪地说:“我爱你的一切。你是我心中的白月光,在看到你那一刻,我便知道我深深爱上你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说:“你撒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总说:“我说的都是真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说:“你有家室,还来相亲骗人。你所爱的,不过是我的钱罢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总急忙道:“我明天马上离婚,马上离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台下观众继续哄笑:“下去!下去!下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总出局,韩筱又问了两个,直到走到陆正则眼前。她目光复杂:“你爱我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正则什么大风大浪没遇见过,李凡蕾那个丑八怪他都敢娶了,还怕骗不过眼前的老女人。因此,他从容不迫地说:“爱,我深爱着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一脸真挚,韩筱差点信了。但是,身上的魔法并没有消失,因此,这个男人说的话,是谎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极其失望地说:“你和他们一样,爱的是我的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正则道:“请你听完我对你的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罢手:“不用了,你们眼里,只有钱,没有爱。”说完,韩筱扔下面具,离开了舞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起玩闹似的相亲节目,就这么落下了帷幕。但是,网络上的热议并没有消退。有人扒出了韩筱家的地址,一天之后,男女老少各种各样的人聚集在她门前求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烦不胜烦,要求婚介公司把这些人赶走。但婚介老师却说:“韩女士,您躲在家里也不可能找得到真爱对不对?外面世界大着呢,花花草草总有一颗适合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勉为其难地答应,然后婚介公司的工作人员在外面控场,让所有人排好队向韩筱进行爱的表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墅里,韩筱抱着猫坐在沙发上,第一个男人进来时,先是天花乱坠地表达了自己爱意,然后拿出自己的爱心午餐:“听这么久,你也饿了,我也没什么拿出手的,爱心午餐,我就想让你知道,你在外面打拼的时候,家里有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瞪了对方一眼,然后把所谓的爱心午餐推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个进来的男人,是厚着脸皮的王总:“真爱是什么?真爱就是拿得起,放得下。”说着他甩出一本离婚证,“13 年的老婆,为了你,我离了。为什么,因为……”随后他按了一下随身带的音乐播放设备,唱起,“因为爱情,永远没有沧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拿起他的音乐设备砸出了窗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总败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三个男人半跪在她面前:“我不是为了你的钱,我就为了你这个人,因为我在你眼中看到了寂寞,那是我触及我心灵深处的东西,我想那就是……”突然忘词,他不由低头看手心上写的词,结果发现最后一行被汗水浸湿,只剩下“秋天的……”,接下来看不清了,只能自己编,“秋天的……秋天的蚂蚱。”他接着翻了一下手,看到接下来的词,“这就是我们爱情的结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一会,该男被婚介所工作人员拖了出去。被拖出去的人,还高声向证明自己的爱:“天地为证,我是真的爱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外面,排队求婚的队伍越来越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收废品的大叔,蹬着三轮车在在外面卖起了玫瑰花和矿泉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玫瑰花咧,五块钱一支玫瑰花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矿泉水咧,两块钱一瓶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人群里,有人冲进了别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来人是陆正则。他看着坐在沙发上,身价一亿的老妇人。便质问道:“阿姨,韩筱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面无表情地说:“我就是韩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正则指着说:“你不是韩筱。这栋别墅是韩筱的,为什么你会住在里面……啊,我知道了。您是韩筱的亲戚,对不对?阿姨,您能告诉我筱筱去哪里了么?我是他男朋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难怪,觉得这个老女人觉得眼熟,原来和韩筱长得像。而韩筱突然暴富的原因,解释得通了,原来她有个这么有钱的亲戚。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早和他说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平静地看着眼前的男人,韩筱问:“你既然是韩筱的男朋友,那我问你,如果韩筱现在一无所有,你还会爱她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正则目光闪躲:“这个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冷漠地说:“不会,对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正则辩解说:“我会和她共同照顾您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冷笑:“不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正则说:“阿姨,您心思单纯,别被外面的骗子给骗了,他们就是为了您的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直戳要害:“你来这里,难道就不是为了我的钱?陆正则,为了名利,你抛弃相恋多年的女友;为了钱财,你取了公司总裁千金。现在,依旧为了金钱,不惜在这里巧言惑语。你现在,就是个唯利是图,忘恩负义的男人。所以,以后韩筱不会再和你扯上一丁点关系。你走吧,好自为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正则还想解释,但被婚介所的人员架出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了傍晚,韩筱昏昏欲睡时,来了一个女性求婚者。这女人拿起一直玫瑰花递给她:“你是不是一直找不到真爱?男人和女人本质上就是两种生物,异性恋只是社会规则给你的阴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摸不着头脑:“你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求婚女傲然说道:“没错,我就是为自己而来…男女只是传宗接代,同性才是真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不可思议,她挥挥手,婚介所的工作人员驾着求婚女扔了出去。求婚女四肢挣扎地大喊着:“你要勇敢面对自己的内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乱七八糟的一天过去,疲惫不堪的韩筱对婚介所的人说:“你让外面的人都回去吧。把我的资料也撤了吧,我不找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婚介所的工作人员说:“那哪儿成啊?我这门口都快赶上春运卖票的了。我一个人哪儿轰得走他们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直接从桌底下提出一箱子的钱:“那你们帮我把钱分了吧,钱没了,人自然就散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婚介所工作人员瞪大了眼睛。不一会,好几个婚介所的工作人员,拿着几箱子的人民币现金洒向外面的人:“这是韩女士给你们的,你们拿了就散了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亿现金漫天飞扬,洋洋洒洒。人们露出狰狞的真面目哄抢着,有的甚至打了起来。现场,丑态百出。就连前来做现场报道的记者,也不能幸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混乱中,韩筱围上围巾,孤独地离开了别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店铺前,放有圣诞树和糖果。韩筱才恍然意识到,原来今天晚上是平安夜。仰头看看天空,有雪花飘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冬天第一场雪,在平安夜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此刻,栗东在做什么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广场上,韩筱看到商场大屏幕上一则关于栗东今晚在某酒店开的一场小型回馈粉丝的私人活动。看到屏幕上栗东那张英俊的脸庞时,过往的记忆,如同水一般倒灌进脑海里。她想到了,他们的私下约会;想到了,她的生日时,栗东等她等了一个晚上;想到了篝火晚会上,栗东对她的表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到广场上一对穿着婚纱的新人在雪夜的平安夜下拍照时,她控制不住地落下泪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曾经幻想,自己披上了婚纱,站在栗东身边,与他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后一眼,她想再看栗东最后一眼。这一眼过后,她就心满意足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酒店外的门口,纷纷排起了长队。这些粉丝,都是为栗东来的。女孩子们,脸上洋溢着青春的笑容,早已为栗东准备好圣诞礼物的她们,等待着进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这群女孩中,夹杂着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她的存在,显得极其突兀,女孩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看哦,咱们队伍里有个老阿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也是栗东的粉丝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概是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唉,就算是栗东粉丝,也不要出席活动啊,这样只会造成尴尬罢了。还不如在家里,偷偷摸摸地应援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希望别给栗东带来不好的影响,咱们家的东东,好不容易从泥潭里挣扎出来,千万别再出事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群栗东死忠粉,经历了大起大落,从始至终站在栗东这边不离不弃。她们实在是不想看到栗东再出事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粉丝们的话一一传入耳中。低着头的韩筱听到了,她没有反驳。而是为栗东感到欣慰——这些粉丝,是栗东的宝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续排队进场,待人数达上限后,便关闭了排队通道。没能进场的“栗子”们并没有闹事,而是扬着栗东的照片高喊着“栗东我们爱你!永远支持你!”才离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酒店里的活动开场时,台下的粉丝疯狂地叫着栗东的名字。夹杂在里面的韩筱,格格不入地静静地坐着,等待栗东上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舞台前的座位上,她看到了任承颂和新觉。这两位,作为栗东的好友受邀参加了这场活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酒店舞台一阵闪光灯后,如同暗夜王子的栗东闪亮登场。这还是他在毁灭性的绯闻打击后,第一次公开的亮相活动。拿着麦克风,栗东开场唱了一首《遇见爱,遇见你》。他唱得深情动人,台下粉丝跟着唱了起来,手中的荧光棒挥舞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舞台上的栗东,眼睛仿佛盛着一汪清水,唱着这么悲伤的情歌,让台下的粉丝不禁落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沉溺过去的韩筱,捂住嘴巴,生怕自己哭出声音。一曲结束后,栗东深吸了一口气。工作人员搬了一张椅子上去,他坐下说:“感谢大家前来参加活动。过去这一年,我经历了分风风雨,是你们给了我继续前行的力量。今后,我定不辜负大家,拿出更好的成绩回馈所有粉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台下粉丝疯了似的激动:“栗东!我们爱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句话,响彻酒店,令人感到震撼不已。接着,是温馨和谐的互动环节,没有人提及过往,也幸好,没有黑粉混进来导致现场混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与粉丝的互动环节结束后,主持人说:“现在,我们的晚会进入到最高潮的环节,我要从今天的来宾中抽取一位幸运粉丝,可以上台来向栗东提出一个愿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场左右人屏住呼吸。栗东伸手进箱子,抽出了一张纸条。主持人接过,打开说:“这位幸运粉丝是第38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会场灯光朝着台下的粉丝扫了挤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主持人看着台下:“38号,38号在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无人回应,主持人又问了几次,依旧无人应答。他说:“好吧,那我们接着抽下一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未说完,韩筱站了起来,扬了扬手中的号码。灯光射到她身上,主持人看到老妇人的人脸时,脸上的笑僵了一下,但很快继续带着职业性的笑容说:“都说栗东是男女老少杀手,传言果然不假。那么,有请38号上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从人群走出来,一步一步地踏上了舞台。台下的粉丝们惊讶过后,窃窃私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栗东,再次认出了一亿征婚女富豪。看着那张略显熟悉的脸庞,栗东内心莫名闪过一抹刺痛。在韩筱走到他身边时,栗东露出微笑,然后伸出手:“没想到是一位阿姨,真心感谢你这么关注我,支持我,也希望你身体健康,幸福快乐。谢谢,谢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台下的任承颂一眼认出,这是在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的一亿身价富婆。他忍住笑意想:“没想到,她看上的人是栗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对方和他的电影投资人有点像。不过,他认识的韩筱,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而不是这个白发苍苍的六十多岁老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新觉,眨眨眼,也觉得在哪里见过台上的老阿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台上,韩筱微微颤抖着伸出手,握住所爱之人的手。她沉默着不说话,直到栗东把手抽了回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主持人说:“栗东不愧是男女老少通杀的偶像。阿姨,您今天站在这里,相对栗东提出什么要求或愿望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台下的粉丝们摇着手中的荧光棒大喊:“愿望,愿望,愿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接过主持人的麦克风,她看着台下的粉丝,心想:如果她没有得到“梦幻商城”,是不是也和台下的粉丝一样崇拜着栗东呢?或许吧……韩筱转身,对栗东淡淡一笑:“我来,是想看你最后一眼。看到你快乐,我就开心了。”把话筒还给主持人,她转过身,抬手默默地擦拭掉眼角的泪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她最后的愿望,她已别无所求。她只希望,栗东能够幸福快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笑容与眼泪,莫名刺痛了栗东的心脏。仿佛,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似的。老阿姨抬手擦拭泪水时,戴在手指上的戒指,是那么地熟悉,熟悉到栗东为了向心爱的女孩求婚时,专门定制了独一无二的戒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不会认错,那是他送给韩筱的求婚戒指,是他亲手戴到对方的手指上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难怪,对那位阿姨总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他为什么会忘记呢?又是为什么,韩筱一而再再而三地避他不见?真的是不爱他了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栗东脑袋有些混乱,甚至是,有些发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已探入了真相的边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舞台上的主持人在韩筱下台后,继续说:“好的,让我们继续嗨起来,共同度过这美妙的平安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音乐声响起,栗东禁不住地舞动,似在发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推开了会场的门,她浑浑噩噩走在大街上。天空上的雪开始变大,她漫无目的地行走着,拐进了一个胡同,靠在墙上,她仰天痛哭:“栗东……呜呜呜呜……我爱你,我爱你啊呜呜呜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穿过胡同走进另外一条街道。这座城的平安夜,多热闹,多美啊。但她,不属于这里。那她,属于哪里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踉踉跄跄地走着,有卡车开过来,然后一个急刹车,惊魂未定的司机破口大骂:“找死啊!想死去别处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待韩筱走过去后,骂骂咧咧地继续把车开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酒店舞台上,正在舞动的栗东,脑海深处闪过与韩筱的各种画面。直到那条消息闪过脑海深处——见了面,恐怕你也认不出我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混乱的思绪撕开一道口子,他终于明白了所有一切。可让他感到十分痛苦的是,在约定的咖啡馆里,他亲手推开了韩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他,把鼓起勇气与他相见的韩筱推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栗东/突然放开了伴舞的手,然后冲向舞台跑出了酒店。台下的粉丝们,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好在,主持人及时把新觉拉上舞台救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这个搞怪小王子在场,现场的气氛,并没有因为栗东的离开而消退。好友任承颂急忙给栗东打电话,但对方并没有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栗东冲出了酒店,大雪下,他奔跑着:“筱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十字路口,人不知踪影。仿佛有着不知名的指引一般,栗东朝着一道路口跑去。直到看到站在河道边上的人影正爬上栏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筱筱——”栗东嘶声力歇,人冲了过去,在韩筱掉进河里时,他把韩筱撞了下来。韩筱往后一倒,倒在了栗东的身上。两人在铺了雪花的草地里打了好几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栗东坐起朝着差点失去的爱人大吼道:“为什么要寻死!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等你!知不知道我爱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声又一声的质问,让韩筱浑身颤抖,眼睛控制不住地落泪:“栗东……你认出我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栗东狠狠地把人抱在怀里,他脸色苍白地道歉:“对不起,筱筱。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求求你别再避着我了。我很怕,我很怕你消失。”如果他慢了一步,就真的失去最珍贵的人。想到这里,栗东便害怕不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韩筱抱着栗东大哭时,天空上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梦幻商城里,韩筱购物车里得到的一切慢慢消失了。她别墅里的珠宝衣服,化妆品高跟鞋还有奢侈品包包及手表豪车房产证等……所有的一切全部消失了。这些东西,回到了梦幻商城,各自归位,就像从没被人拿走过一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抱着栗东的韩筱一面流泪一面诉说着:“对不起,栗东。我欺骗了你,我没有什么亿万富翁的舅舅。我得到的一切,全部源于一个神奇的购物网站。在奢侈品里,我迷失了自己,亲手推开了爱情……这或许是魔鬼给我的考验。所以,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孩。这样,你还爱我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栗东心疼地说道:“爱,我爱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奇异的光圈围绕着韩筱飞了一圈,栗东不可思议地看着。然后捧起韩筱的脸,在看到韩筱的脸渐渐变回年轻时,更是以为在梦中:“筱筱,你恢复原来的模样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她又惊又喜:“我的脸回来了,我的脸回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随后,她身上的衣服,跟着光圈一起飞走了。几近赤身裸体的韩筱尖叫一声:“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失而复得的栗东一笑,脱下了外套覆在韩筱身上:“走吧,小心着凉了。”然后,给任承颂打电话,让他把车子开过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站起,在栗东的簇拥下离开了河边。路上,韩筱问:“我现在一无所有,你还愿意跟我在一起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栗东却回道:“不,你并非一无所有。你现在,还有我。”说完,低头亲了她一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筱搂住对方的脖子回吻:“栗东,我爱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雪夜下,寒冷的冬天,爱情的抚慰,暖入心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 完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