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碧落九天

正文蛮荒之境

[更新时间] 2018-06-21 23:09:45 [字数] 2821

“自盘古开天辟地后,世上便出现了三大神族——神农、白帝、西陵。后来西陵逐渐没落,后起的轩辕一族便与其他的两神族三分天下,这段时期被称为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的脑子里突然闪现了这样一段话,难道我真的进入到了游戏世界?!心中有一丝窃喜,那是对未知世界的向往,但在冥冥之中又有什么压抑着我的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围绿草如茵,差不多要没及我的膝盖。暮色四合,天空是深深的墨蓝色,宛如在水中晕开的墨团,污浊与干净并存。空中寥寥的挂着几颗星子,很远很远,又仿佛触手可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的身后有一棵十分苍老的古树,交错的枝干伸向天空。它很老了,只有枯干还存留着。树皮干枯斑裂,像是恶魔从地下挣扎伸出的手,死命地伸向更远的空中。你究竟想抓住什么呢?突然,一阵轻微的声音传入耳中,我无法分清到底是虫子细微的叫声还是树木摩擦发出的声音。只是从中,我嗅出了从未感觉到的恐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云散了,清华的月光倾泻而下。我借着茫茫月色拾起地上的枯木,在把枯木放成一堆后,我又从中间挑了一块最粗的木放在一边,随手拿起一块比较尖锐的石头猛砸木头。打算砸出一个小坑后就学着古人钻木取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噢呜…”我不小心砸到了自己的手,接着就感觉到有温暖的液体从手上滑落。委屈和无助感像大海的海浪向我奔涌而来,为什么我会来到这个鬼地方?为什么我这么弱,什么都做不了?我越想越气,将手中的石头使劲儿向上扔。这是我之前的习惯,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做点“报复社会”的事,来发泄自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咚~”这块石头好像砸中这棵树的枝干了。接着,又是一声悲惨的鸟叫,声音渐行渐远,不久就消失了。那鸟叫声似是悲恸的埋怨,又似是无情的嘲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切,有什么好笑的!我冲着天空吼了一句,像是与那只鸟对骂一般。但我等了许久,依然没有任何的声音回应我。我对着月亮笑了,难道我已经无聊到开始祈求与鸟对话的程度了吗?接着,又是一阵“沙沙”的声音,我刚刚放松下来的神经又紧绷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警惕的打量着四周,看来不得不赶紧生火了。诶,对了,我不是在进入这里之前选择过自己的属性嘛!当时我考虑到不能吃生肉,所以就选择了属性为火。我真是太蠢了,尽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事。但是,要怎么使用它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试图将说有的力量都集中在手上,想像仙侠片里演的那样让火在手掌上燃烧。大概十几分钟后,我感觉它变热了一点,好像还红了一点。然后我继续保持姿势,再接再厉。良久,火与没有生起来。大兄弟,你该不会只是被盯太久,脸红了吧!喂,别这么不给面子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我吐槽得正欢的时候,一束小小的火苗窜上的我的手。有点像夜半的鬼火,一闪一闪的,就像马上就要熄灭了。这就是传说中高端的属性灵力,太草率了吧!我心中充满了对这束小火苗的鄙视,可能是因为我对它的期望值太高了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顾不上伤口,用那只还在流血的手护住小火苗。然后把它慢慢的移近木堆。那只小火苗比我想象中坚强,它在风中颤颤巍巍的坚持了好久,直到把木堆点燃之后才熄灭。好吧,我承认,它还是挺有用的。以后的生活中,我使用了无数次灵力,但只有这一次是以伙伴的形式出现的,其他的都是以武器、工具的形式存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熊熊燃烧的火堆给了我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我终于懂得为什么古人如此重视火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靠着枯树,看眼前火舌与暗夜互相吞噬。好像很久很久都没这样安静的、漫无目的的看一样东西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渐渐的,困意袭来,我靠着枯木睡着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多了一个少年。他的头发在古代应该不算长,并没有高高的束起,而是略显不羁的披散着。星眸皓齿,长得也算好看。但最让我受不了的是,他居然穿了一身兽皮。我一下子蹦出了三米远,然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成功的被我吵醒,睁开眼,对我说:“阿晚,你怎么摔倒在地上了。昨天我找到你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而且你也睡着,我就决定在这睡一晚上了。”阿晚?难道我看叫什么晚。诶,怎么跟我现实生活中的名字这么像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谁?”“我是你长兄啊,你怎么连这个都忘了。不会是在外面过了一夜,人变傻了吧?”他的手很习惯的敲了一下我的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喂,你敲得很痛诶!”我用手揉了揉我的头,恶狠狠的盯着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却似乎已经“施暴”习惯了,毫不在意的朝我大笑。他这副摸样真的很欠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今天晚上有天神的祭祀,肯定会特别热闹。你不是期盼了很久吗?我们快点赶回去吧!”“好是好,可是这里太空旷了,我们怎么找到会去的路啊?”他从怀里掏出了一根树枝,说“有了迷谷就不会有问题的,你放心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迷谷…是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让你好好研究古书,你非不听,连迷谷都不知道,你可怎么办啊!”我从他的话中听出了浓浓的鄙视,“它就是一个指路的神器,这枝头指向什么方向,往那走就没错了。”“好神奇啊!”我伸出手去拿迷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笑着说:“阿晚,我把这迷谷送给你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啊,真的吗?”我有点激动了,毕竟是人生中第一件神器啊,那意义非同一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哥什么时候骗过你。”他大大方方的将迷谷递给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伸出两只手去接它,怎么着也要有点仪式感吧,不然对不起它神器的身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突然抓住我的手,说:“你也太不小心了吧!等着,先去给你找点草药敷上。”他的语气一点都不温柔,但却让我感觉到很温暖。他开始认真地在地上寻找草药,终于有了一点为人兄长的样子。好吧,我就勉勉强强的叫你一声哥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离我不远处,有一个鸟巢落在了地上。我记得昨天捡树枝的时候还没有的。特别细微的鸟叫声从中传来,很像小孩子咿呀学语时发出的声音。耐不住好奇心,我走上前去观察这个鸟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巢虽然是完整的,但里面的鸟蛋差不多都牺牲了,除了一只,它已经孵化成了鸟。蛋碎了,里面的蛋清也蛋黄自然流了出来。覆盖在巢上,或是包裹着那只刚刚孵化的小鸟。蛋液还是粘稠,应该没有掉下来多久,大概是昨天晚上吧。额…我突然意识到,这鸟巢不会是我砸掉的吧?昨天那只鸟凄厉的叫声又在耳边响起,我看着这些破碎的鸟蛋,愧疚之情油然而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看着它们,完成无声的祷告。那唯一幸存的鸟,扇动没有羽毛的双翼,试图挣脱粘稠的禁锢,但是没用。几分钟后,它似乎累了,不再挣扎,决定改变策略。它的眼睛还未睁开,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吞噬自己的兄弟。没错,它在啄食蛋液——它兄弟的骨骸。为了活下去,它必须怎么做,不是吗?这本就是理所当然,万物苍天野蛮生长,这就是生存法则。人类后来的统治,不也建立在千千万万个物种的遗骸上吗?我也早该习惯这一切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我名义上的哥哥帮我敷完草药后,我就直接向他提出了我要收养那只鸟的想法。他看了一眼那只鸟,说:“这只鸟名为窃脂,是一只恶鸟。传说可以控制火,但性情十分暴躁。你可要好好考虑一下,免得伤了自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说:“当然,我既然决定了,就一定不会后悔。”其实我收养它,不仅是因为对它们一家的愧疚,更是因为被它的求生欲打动了。我尊重每一个生命活下去的价值,也会毫不犹豫的去追寻自己的价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把地上的鸟巢捡起来抱在怀里,对我说:“你带路,快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拨弄着迷谷,不知道如何使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一把抢过迷谷,“等你学会用,估计祭祀都完了我们还没回去。还是给我吧!”说完就走到前面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着他的背影,我突然觉得,其实有他这样一个哥哥也是不错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