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天赐甜缘:王爷宠妻来种田

正文第五十八章 人没了

[更新时间] 2018-07-11 23:18:15 [字数] 3106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听到乔遇忽然唤自己皇兄,慕容泽身子一震,随即狂喜不已,他正要走想乔遇。乔遇忽然说出的话就像是一盆冷水浇了下来,让他从皮肤冷到了骨子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此时,乔遇缓缓道:“皇兄,你对我这么好,怎么就不知道劝劝你的母妃,让他不要杀我,二十年前,你母妃带你来为我们送行,你就知道了她会对我们下手吧?你为什么不劝劝她,让她不要杀我们,劝她放过我的母妃,为什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二十年前,慕容泽想到了二十年前,那时他也是一个孩子,他欢天喜地的去给乔遇送行,却没有想到一切都在那时埋下了祸根,他看到了母亲和杀手杜风的暗中交易,却什么都不能阻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而二十年过去了,他的母妃要杀死乔遇,他除了带着乔遇回京都,也没有任何方式可以阻止。人人都知他是未来的储君,当朝的天子,却没有人知道,他只是皇后的“傀儡”,事事都在她的掌控之下,他还没有能力去反抗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次皇帝忽然召他回京,定是他母妃的旨意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声音喑哑,艰难的对乔遇开口:“遇儿,我现在还没有能力保护你,唯一的办法就是带你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乔遇懒懒的看他一眼,挥手向他告别:“那你走吧,我不需要你的保护。你做你的太子,我做我的平民,我们之间,再无瓜葛。”!&*#~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慕容泽恨极,不禁失声道:“乔遇!你怎么就不听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乔遇不再看他,拎起一壶酒就往嘴里灌,他踉踉跄跄的提着酒壶走远。!&*#~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哈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慕容泽自知是劝不动他,拿他再没有办法。他定定站了许久,拂袖就要离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却差一点撞倒叶茶,不知叶茶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他伸手扶住叶茶,堪堪站稳,语气不善的问道:“叶茶姑娘,有事吗?”他现在着实没有心情和旁人打交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叶茶虽迟钝,但是这段日子以来,也学会了看人的脸色,她听出了他语气中的不耐烦,有些讪讪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是心事总是由不得自己控制的,她咬了咬牙,急急的开口问道:“慕容先生。你就要走了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慕容泽想到此事,更是烦恼,他淡淡的应了一声,还是对她道:“我即日就回回京,麻烦姑娘留在这里好好的照顾乔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叶茶神色有一丝黯然,但听他交待,还是连连点头:“我会的。”她忍着泪光,声音里有一丝哽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慕容泽不知她的心意,只以为她是为乔遇担忧,感激叶茶对乔遇的关心,慕容泽不由的心中一动,弯下身来,低头注视着她,安慰道:“不要担忧,我会留下影卫在这里护卫你和乔遇的安全。”见叶茶咬牙看来,他重重的在她的肩上拍了两下,直起身来,他朝里面打量了一眼,接着对叶茶道:“我相信,总有一天,乔遇他会想通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叶茶一直注视着慕容泽,听他柔声跟自己说着话,神色恍惚,顾不得身份有别,忍不住开口问道:“慕容先生,你还会回来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慕容泽微愣,随即反应过来,想必叶茶是在担心乔遇的处境,他沉吟片刻,对叶茶道:“我不会再回来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见叶茶的笑容消失在脸上,他忙补充道:“不过,等乔遇想通之后,他终归是要回到京都的,叶姑娘,我们总有再见面的一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京都?是南楚国的都城京都吗?叶茶神色惘然,他们是天之骄子,身份尊贵,终究是要回到那个世界的,而我,只是一个农家女,真的还有再见到慕容公子的机会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慕容泽说完,也不等叶茶回答,径直走到门外,坐上了早以停在门口的马车,他掀开车帘,对叶茶道:“叶姑娘,麻烦你照顾好乔遇,我们京城再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叶车堪堪扭头看来,看到的就是慕容泽刚刚放下车帘,马车笃笃远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慕容泽走了,对于临平镇和桃源村并没有任何影响,激起涟漪的只有那颗女儿心罢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自那日杜清歌出事已经过了七天,风俗讲究死去的人第七天会回生前走过的地方看一看,这一天,家人也会准备祭祀来迎接故去的亲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叶茶昨晚就下厨去准备了一些杜清歌“生前”爱吃的菜肴,杜清歌尤其爱辣的,叶茶在做菜的时候被辣气熏得眼泪直流,她本来是在炒菜,后来眼泪越流越猛,越流越猛,叶茶终于崩溃的把锅铲往锅里一扔,蹲在地上崩溃的大哭起来,“清歌……清歌……”叶茶喊着杜清歌的名字哭得喘不上气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从知道杜清歌的死讯的那一天开始,叶茶就处于一种恍惚的状态,但是谨记着杜清歌当初的交代,她要帮杜清歌好好照顾她的娘亲和年幼的弟弟,叶茶甚至不敢在清歌的母亲和弟弟面前表现出太强烈的悲伤,免得让她们更加的伤心。!&*#~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所以昨晚叶茶失控哭出来了以后,她反而觉得好了些,好歹能从挚友的死亡中有所喘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是……叶茶提着食盒,看到那个慕容泽留下的院子,现在只有曹氏和庆哥儿住了,叶茶看着自己准备的头七用的祭品,一时有些不知如何上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叶茶在门外来来回回的走了几趟,突然面前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叶茶一惊,就看到了曹氏苍白疲惫的面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叶茶呐呐的唤了她一声,“曹婶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曹氏想努力提起一抹笑,毕竟叶茶是自己女儿交心的朋友,但是努力了几次,却怎么也笑不出来,看到叶茶手里提着的食盒,她还有什么不懂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曹氏的身形好像一下子就佝偻了下去,“叶丫头,进来吧,清歌要是看到你高兴着哩。”!&*#~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叶茶一听曹氏的话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眼泪顿时又浮上眼眶。!&*#~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院子里挂着白绫,今日天气有些许寒凉,映着院子里的白色绢花和门头上的白绫,更显得凄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叶茶把食盒放在桌子上,颇有些拘谨的站在一旁,曹氏的身体好像就这几天垮了下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曹氏想着的是她中年丧夫,在那个杜家受尽了白眼和委屈,好不容易女儿心疼她把她带出了杜家,来到临平镇,一家人本本分分坐着小生意,糊糊口,眼见生活要好起来了,女儿却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想到这她更是悲从中来,捂着眼泣不成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清歌多好个女孩啊,长得漂亮又能干,清歌和她爹一样,都是顶漂亮顶好的人,偏偏……偏偏一个个都是我看着他们走的,老天爷不开眼啊!”曹氏说着话扑在桌子上痛哭起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叶茶擦着眼泪走过去想扶起曹氏,“曹婶儿,您别哭伤了身子,清歌今天头七要是回来看您这样她走的也不安心,庆哥儿还得有娘照顾着呢,您要是不嫌弃,从今以后,您就把我当女儿,我娘早走了,我照顾您和庆哥儿,您别伤心!”!&*#~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叶茶言辞恳切的话,总算让曹氏慢慢收住了眼泪。!&*#~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是叶茶也发现了曹氏现在的状态确实不太好,可能受自己丈夫和女儿接连的意外打击,她真的承受不住了,叶茶一时心里很是担心,想着得等乔遇好些了让他来帮曹氏看一看身体,临平镇上的大夫还赶不上乔遇的水平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叶茶刚这样想着,突然听到院子门响了一声,“有人来了吗,曹婶儿,您坐会儿,我去看看。”叶茶安抚的对曹氏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叶茶刚走出门,看到来人后一愣,“乔遇哥哥,你怎么来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来人居然是自从那天慕容泽走后便如同消失了一般的乔遇,叶茶真是又惊又喜。!&*#~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叶茶看着面前的乔遇,和前几日比起来他简直可以用焕然一新来形容,之前颓废的样子一扫而空,一柄木簪束着头发,剑眉星目,一身黑色的织锦长袍,腰间束着一条青云图腾的宽边锦带,身形欣长,气度逼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叶茶唤完乔遇后,没有得到回应,她刚才还惊艳于乔遇难得一见的装束,虽说无端的就给人以距离感,但是也真是让人耳目一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回过神来,叶茶也发现了乔遇其他的不同,乔遇的脸上满是淡漠,眸子也是静若寒潭,如果说以前的乔遇已经是给人了一种距离感,那么现在的乔遇更是把这种距离感扩了十成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叶茶她爹在还没彻底迷上赌前,对她也是实打实宠爱的,在村子里都奉行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时候,她爹还是把她送到个小学堂读了两年书,识了不少字,叶茶看着乔遇的样子,莫名就想到之前自己读的话本里出现的一句话:哀莫大于心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到这,叶茶不由得胆寒,“乔遇哥哥,先进来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乔遇走进了屋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杜清歌在临平镇上的住处,他是头一次来,却没有想到,第一次来,杜清歌已经没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曹氏本来疲惫的靠在桌沿上,看到叶茶领着人进来,抬起眼皮看过去,看到的就是一个气度非凡的年轻人,她当初在桃源村里,由于寡妇的身份,为了避嫌,向来都不怎么出杜家的门,但是乔遇她还是略微有些面熟的,可是这几天她实在心下难受,头痛得很,一时也想不起来,更别提眼下乔遇这样一副装束。!&*#~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叶丫头,这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