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危情深深:顾少,久等了

正文第九章:平静

[更新时间] 2018-07-31 12:50:56 [字数] 2027

早上八点,市政府办公室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第一抹阳光洒进屋子里,印出各种各样的的影子,本来不同,结果就不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钟余坐在办公室里看着几项市里的大事,她一项一项的批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昨天理清楚了思绪,今天早上又蹂躏了钟二宝一番,这会儿心情还是好得很。?**?=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更何况,她才刚当上市长亮相,粥粥都已经慌成了这样,她心情怎么会不好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还亲自跑到市政府来,就是想要告诉某些人不要轻举妄动,可是,谁又真的敢动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心情一好,连带着连日来的神思都清明起来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A市虽然现在是一团乱麻,哦,也不是,是一直以来都是一团乱麻。那是因为历年来的市长都是靠着白恩义上台的,哼,白恩义,在A市是说一不二那是本身没有人与他抗衡,现在嘛,既然她来了,他还能这样下去,就有些奇怪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听说,现在白恩义身体不好,那位,也可真是会挑时间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屈琪可就没有那么好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昨夜一夜没睡,现在都快脱力了,早上那陆阴河请她吃的香橼的蛋挞,她都一口都吃不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个人死假好心,还一个劲儿的撺掇她吃,看着她吃不下,他笑得更开心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靠,陆阴河是吧,我咒你祖宗十八代。?**?=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会儿这市长热线一会儿一个投诉电话打来,她都快要打不转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一个二个都是说的一件事儿,屈琪理了理思绪,她觉得这事儿还是有必要向钟老大说一声,哦不,没睡好,钟市长。?**?=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文众总裁办公室,早上第一抹阳光跳进屋子里,也没能温暖坐在办公室里的人的心和眉。?**?=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办公室很大,却很简洁,你若是仔细去看,你不会觉得这是个女人的办公室,深蓝色的窗帘,一张办公桌,除了必要的文件,没有一丝多余的东西,那坐着的人扶在桌上睡着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温亦昨天去见顾在洲扑了个空,只见到顾氏的副总,人家也不过是跟她打了许久的哈哈,对于她的提议人家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想法。?**?=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心里想着事情,自然是发现不了事情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所以温亦对于萧世勋的进门是没有任何反应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可是谁又能够忍受这样被无视得彻底呢?他萧世勋也是A市的黄金单身汉,要颜有颜,要钱有钱,走到哪里都有女人尖叫,可是唯有这个女人,从来都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呵!?**?=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萧世勋心里冷笑了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温总,想什么呢?”说着就往温亦身后转过去,伸手搂着温亦的腰,又说着,“怎么,人家都说你是我小妈,心里不痛快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话说着又在温亦的耳边吹着气。?**?=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吹得温亦的脖子一缩,全身都抖动一下。这番本能动作取悦了背后的人,可是依然却嘴贱的说着,“这么敏感,啊,怎么,堂堂文众执行总裁,久经风霜,居然还是个雏?”?**?=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话说得温亦脸色一绿,本来她都不想理这个人的,这个人自从自己当上他们家的公司的总裁时,天天都要上来找一趟麻烦的,她都已经做好准备了。可是现在他越说越不像话了,温亦反手就想给萧世勋一巴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滚出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不动声色的样子,显示着是真的生气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萧世勋也懂得见好就收,见她真的生气,一把抓住了温亦的手,往后退了一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好了,怎么还动上手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温亦默了默,没说话,最近她太冲动了,只是嘴上说说而已。?**?=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过来不过是提醒你,最近不要玩的太过火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劳萧副总挂念,不过副总还是操心操心自己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温亦面不改色的说着,走到窗户前,拉开了窗帘。?**?=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看着这副样子,萧世勋突然脸色就不好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温亦!”?**?=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温亦转过头已一股子骄傲的表情看着他,他突然就没有了火气。?**?=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不是说别的,这风逸如今跟我们也不如以前亲厚,我们也不能完全靠着他们。”?**?=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温亦看着他,示意他继续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最重要的是,这个钟市长,她到底是什么人?背后到底是什么人?一个小小的科长,突然成为市长,我看了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明显有人给她铺路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这一来,就把她得罪了,那我们文众还怎么样在A市混呢?要知道,我爸他可是随时可以换一个执行总裁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温亦笑得很温和,萧世勋笑得有些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换了执行总裁,萧副——总不应该很开心吗?”故意咬长了那个副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果然,萧世勋立马就变了脸,是啊,堂堂文众太子爷,居然不能够做总裁,还要屈居于一个女人手下,不管这个女人有多厉害,人们是不会管的,人们只会说,他萧世勋没有能力。?**?=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过不错,如今能够这样仔细的分析这样的局势,看来最近,萧大少长进了不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一句话,差点没把萧世勋气的鼻子歪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助理看着萧副总一脸铁青的从总裁办公室出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叹了口气,果然,豪门也不是那么好混的,这没有兄弟姐妹来争财产,谁知道,会不会来一个小妈来分了你的财产。关键是,若是这小妈精明能干,谁都喜欢怎么办。?**?=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摸了摸口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还好,她没有钱。?**?=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突然间觉得,没有钱,也还是很不错。?**?=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自从上次招标之后,A市风平浪静的,当然也有各种关于钟市长跟顾氏总裁的前世今生,各种关于他们的故事版本,不过,也只是偶尔有那么一两个人聊聊而已,也翻不起很大的浪。?**?=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当然,主要是大家都在观望,谁也不敢去探这个底。?**?=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所以,钟余觉得最近比较闲,至少不会让她头疼。?**?=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当然,除了天天都有人打电话来说,各种各样的之前的冤情。还有荆远,那个人最近也不知道在闹什么别扭。钟余觉得越来越不了解这个人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所以最近钟余总是在下基层,了解各种各样的的情况。?**?=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所以,钟余觉得事儿不大,平静,对于屈助理而言就是各种各样的琐事缠绕,屈琪经过这一轮洗礼,也顺利留在了市政府。?**?=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