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道姑,放开那个妖怪

正文第十三章我这一辈子只娶你一个人

[更新时间] 2018-06-14 21:47:19 [字数] 3237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路的垂柳飘着白色的花絮,女子信步而来,轻轻抬手,接住了飘飞的柳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皇帝的妃子,果然都是美人。连我这么一个女子看着这样的美人儿都会有心猿意马的感觉呢。”宁溪顺着宣王的目光看了过去,自然也看到柳絮飘飞之下,婷婷而立的女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后宫的女人有多少我却不知,我只知道这是最美的哪个。”宣王开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话…”宁溪思索了一下,忽然垫起脚尖拎住了宣王的衣服,“我告诉你啊,除非我死了,否则,我是坚决不可能同意纳妾的。听明白没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宣王低头,不期然撞入了一双坚定的黑眸之中,他知道,宁溪说的全都是心里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宣王答应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宁溪却有着不相信,娘亲说,男人都是色心不灭的,当然是不可能这么爽快的答应的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话当真?你要知道我这个人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你既然答应了我,以后就绝对不能够犯,一旦你犯了这个错,那我必然不会善罢甘休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就是她的性格。信守承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真。”宣王答应到,“我此生只娶你一个人,再不娶其他人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生…只娶我一个人,那万一我要是死了。”这也不是不可能的,每天都在刀尖上舔血,谁能够准确的说自己能够活到什么年岁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也不娶。放心吧。”宣王说完,宁溪松开了他的衣衫,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其实也不必要说只娶我一个,只是在我还活着的年岁,不要纳妾就行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句话刚说完宁溪就注意到她的前面有人了。是刚刚在柳絮之下站着的美人儿,不过这个时候她身边跟着人,并不是独自一个人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宁溪觉得这个姑娘长得真的很好看,于是又多看了好几眼,说实在话,要她是个男的,肯定也想娶这样的姑娘。就这么看着,也觉得很开心。也无怪宣王刚刚会说出这样的话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胆,简直放肆。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盯着皇后娘娘看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事。看到王爷和王妃感情这么好,我觉得十分的欣慰。看来本宫这一次这红娘当的不错。”皇后温柔的开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臣弟十分感谢皇嫂。”宣王开口,目光清澈,语音沁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后娘娘吉祥。”宁溪反应过来之后,像模像样的行了一个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后走上前,拉起宁溪的手,“不必如此多礼,都是一家人。你以后也随着皇弟叫我一声皇嫂就行。不用皇后娘娘,皇后娘娘的叫,多么生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皇嫂。”宁溪爽快的就改了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后更加开心了,见多了宫里面的女子,乍然之间看到这么爽快的姑娘,实在是非常喜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这会儿是要去见母后吧,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在有凤来仪等着你。”皇后说完,提步离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宁溪和宣王朝着太后宫里走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娘,我当王爷对您多么的痴心呢,可没想到,这才几天不见,他和新王妃关系就这么好了…”说的多么的好听啊,我这一生只娶你一个女人…啧啧,要不要这样的肉麻!还大庭广众之下亲亲我我,真是!不知羞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休得胡说!这是什么地方?也是你胡言乱语的地方,小命不想要了?”皇后呵斥到,皇宫里说话,可不比其他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她心中也分不出来是高兴还是伤心。即希望他能够喜欢上其他人,却也不希望他不喜欢自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一想,她觉得自己似乎是十分自私的一个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娘娘,是奴婢说错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呀,要是不管好你这张嘴,不知道要死多少次。”皇后终究还是没法责难她,毕竟,这深宫之中有太多的尔虞我诈了,身边能有一两个真心人,实属不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另外一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宣王宁溪到了太后殿,行了礼之后,还没说上几句话,皇帝就派人来叫宣王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宣王虽然对宁溪不太放心,但是还是必须得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宣王一离来,太后就完全没有心情应付宁溪了,“你去弹一曲给我解解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弹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不是为难她么…从小到大,舞刀弄枪没少干,弹琴这些可真没干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了?你不会?”太后开口,明显的有些不高兴了,作为一个女子,怎么可以不会这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宁溪摇了摇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倒是挺老实的!”太后有些发火,不会已经十分可耻了,可是她从对方的眼里却一丁点儿的羞耻感都没有看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宁溪人精一样的,看这样的表情,就知道太后根本不满意她这样的回答,所以不能够答不会,必须得答会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后娘娘误会了,我并不是说不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既然不是不会,为什么摇头。不愿意?好大的胆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我不敢弹,能不能给我一个小隔间。让我在里面弹。”嘿嘿,重要的不是她会不会,重要的是她手下的妖怪们会不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有何妨。来人,给王妃备一间。”太后同意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宁溪欠了欠身,起身离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娘,以您之见,您觉得她如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不出个所以然的,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这种平凡的人,她完全可以不做搭理的,只是这个人不是她选择的,而是皇后选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要是皇后选的,她就不高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女人,狼子野心,这是在助宣王!打的是什么主意也就不言而喻了。他儿子被美色迷惑了,她却不曾被迷惑!守护儿子的皇位,是她一直要做的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娘可是还在心里不舒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能舒坦吗?这就像是一根刺,插在我的心里!”宣王不但没有办法除去,反而势力还逐渐的加强,她怎么能够舒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娘…皇后娘娘可以嫁一个人,为什么我们不可?娘娘也可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以什么?想要给宣王指婚,我已经想了多少年了。最终还不敌那个贱人的一句话!”这两个男人都被那个女人迷的团团转!何曾想得起来她是母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在这是,一曲琴音缓缓飘荡而来,顿时之间,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后也静下心来听曲子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曲音欢快,像山河铺天盖地而来,又似小溪流淌…听着曲音,让人恍惚之间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仙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是一片桃花芳菲的地方,从山脚到山腰,从山腰到山顶…粉色的天地。沿着这片桃花,可见一条潺潺的小溪趟过,在溪水之中点点飘红随波而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曲子…竟如此之美妙。顿时让人所有的哀愁都不见了,所有的烦闷都消失了!”太后开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娘娘,此曲只应天上有,似是遗落在人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人,重重有赏。”太后金口一开,立刻有人到格子里汇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宁溪只好装模作样的抱着琴出来领赏了。一出门见太后脸上满是笑容,宁溪放心了。红狐狸的摄魂曲果然不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难怪师父让她一定要把她收服了。这样的妖精要是落到了妖人手里,不知道要害死多少的生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倒没想到你琴曲弹得如此之好,只是不知你为何非要躲在一个格子里面才能弹出曲调。”莫非竟然是找人代弹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后一想到这种可能性,笑脸马上就消失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和臣妾儿时经历有关,我小的时候十分贪玩,娘亲让我学习,我也懒待学习。我娘就跟我说,女孩子怎么可以不学这些呢?于是就把我关在了一个小黑屋里面,要求我必须学会之后才放我出来,到后来我就习惯了在小黑屋里面弹琴了。”宁溪信手拈来的一个解释,她娘亲要做到这些的前提就是她娘亲这些东西都会,才能够教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必然是因为自己不会这些东西吃了亏,所以才要求你一定要学会这些东西。”太后笑了笑,心情已经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嗯,太后娘娘说的是。”宁溪顺着阶梯而下。她娘吃亏没有吃亏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她娘一定没有想过要让她的子女们都学会这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母后,我现在要带着宁溪去皇后哪里了。”宣王刚到就凑上了这边打赏,心里还觉得稀奇,母后脾气古怪,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打赏人了。特别是和他有关的人。今日倒是破戒了,看来是特别的喜欢宁溪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去吧!”这是规矩,不可以改。所以太后也并没有留人。不过,“宣王妃,要是有空的话,可以到宫中来陪陪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的母后。”宁溪乖巧的答应着。心里却想,那就没空了。她可不像是其他人对这个宫殿怀着向往之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宣王更加觉得有趣了,母后脾气古怪也就罢了,更是很少邀约人…今天倒是把什么戒都给破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一路走了出来。路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早知道你处理的这么游刃有余,我就不过来了。”他本来还害怕母后为难宁溪,毕竟,母后为难和他有关的人已经不是一个稀奇事了,却没有想到…竟然完全相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怎么行呢?你不过来我怎么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母后今天似乎非常开心,你做了什么?”宣王真的很是好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让我弹琴。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来你琴弹得特别好,那以后有时间倒要弹给我听一听。”宣王直接肯定的开口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宁溪却后悔了,现在让她怎么解释说这不是她做的。如果她说了,宣王势必要问那是谁做的。妖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哈…这事儿不着急,咱们以后有空再说吧。”宁溪打了马哈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宣王点头,两人一路朝着有凤来仪阁去了。却在刚刚到了门口的时候,来了一个急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