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黥面宠妻

正文四十 前往芒山寻游涘

[更新时间] 2018-07-12 19:42:01 [字数] 3348

大约两个时辰后,骙业返回了青龙寺,将探听到的那日朝堂上发生之事向风辞备述始末。风辞听罢嘴角微扬,对他道:“工部侍郎是太后的人,此番落马,太后定然心有不甘。你先回府,多加留心朝中消息,过两日便可到芒山了,若有情况定时飞鸽传书给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唯。”骙业依命先回拂风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余四人启程翻越过大山,不一日便到了山那头的县城,进城后他们另外雇了一辆马车,两名护卫驾车,风辞和琴约坐于马车内。穿过县城大街,闻得街头巷尾都在称颂恭王仁德贤明,慷慨解囊赈济灾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琴约忍不住低声问风辞:“那日你让骙业去找恭王,便是让恭王安排住户撤离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风辞点了点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他怎么恰好在柴下郡呢?莫非是你让他连夜赶过来的?”琴约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若不让他连夜赶来,他人在镐安,又是如何知道这里即将发生洪涝?若他在镐安得知了灾情,就必须得及时上报,不可越俎代庖,那样的话,又如何能赢得民心、获得赞誉?”风辞从容不迫道,“因此,为了不让陛下和太后生疑,我让他以访友之名来此,偶遇天灾,权宜之下,指挥郡守抗洪救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琴约明白了,不禁细看了风辞一眼,心道他想得还挺周全。风辞察觉到她在打量自己,冷不防侧脸问道:“好看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琴约愣了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直盯着我看。”风辞道,一脸惬意地看着琴约,目不转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才没盯着你看,明明是你盯着我看好吗?”琴约羞愧难当,满脸火热通红,却死不承认她刚才确实看得有点入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风辞轻轻一笑:“你不承认也没关系,我知道就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笑毫无预料地令琴约心头一颤:他对我笑了!好像这还是头一回吧?以前都对我要么冷漠要么不冷不热,今日这是怎么了?不过他笑起来真好看啊,怕是连宋玉、檀郎也望尘莫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刚才没盯着我看,现在呢?”风辞眸中带笑,毫不留情地戳穿了琴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琴约回过神来,小脸越发热辣了,她急急转过头,咬着唇暗怪自己没出息,而风辞脸上的笑容却在肆意绽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赶了两日路,终于离芒山近了。这一带人烟稀少,只有零星分布的几十户农家猎户,道路狭窄,没有集市,也更无一家旅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护卫停下马车,隔着帘子禀告风辞:“公子,前面道路太窄,马车无法通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风辞闻言揭开帘子一望,下了马车,琴约也跟着从车内下来,往四处看了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风辞用玉笛指了指不远处一家农舍,对那护卫道:“那儿有户人家,先过去问问看能不能把马车寄放在他家,给他些银钱,按时喂喂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护卫领命前去扣门询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琴约道:“公子,我们也过去看看吧,顺便问问从这里怎么上芒山。他们就在这山附近,应该听闻过游涘,说不定还认识呢,你看能不能让他们描述一下,画个画像,这样也方便我们找人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知道风辞自小身份尊贵,像问路这等小事从不用亲自出马,但她觉得既然千里迢迢来寻人,就该细心点务求找对人,不可大意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风辞略一思索,道:“走吧,一起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琴约没想到他这么利落地同意了,心里泛起一丝喜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朝农舍走去,另一护卫驾着马车跟随其后。走到篱笆门前,早有一女子出来开门。那女子大约十六七岁,生得白白净净,柳眉杏眼,身穿一件浅黄色襦裙,小跑着过来,仿似一只翻飞的蝴蝶。见了风辞等人也不羞怯,打量众人一眼,目光落在风辞身上,一看他衣着气质不凡,像是几人中主事的,便扬着清脆的嗓音问道:“请问公子找谁?”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琴约听罢心中微震:这姑娘不可小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要去芒山上找人,想将马车寄在贵处,劳烦喂些草料,我们自付银钱,不知姑娘意下如何?”风辞开门见山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女子眼眸一转,道:“当然可以。你们先进来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众人走进院中,这院落不小,除了一大片空地外,旁边堆有草垛,种有蔬菜,还有一牛栏和一羊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进屋喝口水吧。”那女子对风辞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家就你自己一人吗?”风辞问道。若只有她一人在家,一个小女子敢让这么多陌生人进屋,有三个还是大男人,不可谓不大胆,还是说此地民风如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琴约却与风辞所思不同,她从一进门便感觉出来,那女子看风辞时炯炯的目光,同为女子,她很明白那种目光所代表的是浓烈的爱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心里升腾起一股酸意,但又能如何,谁让风辞长得让女人恋慕,男人嫉妒呢。她想是否该庆幸风辞没承认她这个未婚妻,不然今后嫁与了他,那还不得成为众矢之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女子见风辞问她,忙回道:“我还有爷爷,不过爷爷现在外面割草料,让我先回来准备午饭。”说罢端来四碗清水摆放在案几上,又道:“坐下喝点水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姑娘客气了。”风辞坐下说道,“我等听闻山上有个旋覆楼,里面有位邪医名叫游涘的,姑娘可认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公子叫我俏儿吧。”那女子道,“你说的游涘我们这里的人都认识,不过你们找他作甚?”俏儿似乎感到很奇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风辞和琴约相视一眼,风辞道:“他是医者,我们当然是找他看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可不是普通的郎中,我们这里的人没人找他看病的。”俏儿道,“他是专门做各种奇奇怪怪的药卖的,每种药都可贵了,怕只有那些家财万贯之人才买得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风辞一听,心里有了计较,但仍旧平淡地道:“他的药再贵,我们也得试试,只要能药到病除便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俏儿娇媚一笑:“看得出来,公子不是平凡人,自然是买得起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这一笑一般男子见了估计身体得酥麻半边,连琴约都被弄得浑身颤栗,她只不知风辞和那两名护卫有何感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风辞似乎没在意,问道:“姑娘可否将游涘的相貌详细描述一下,我们要画个肖像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俏儿留意到风辞并不叫她的名字,心里有点失落,不过面上仍满不在乎地回道:“好啊。他长得一双深眼窝,高鼻梁,脸很瘦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稍等。”风辞接过护卫手里的纸笔,按照俏儿的描述一笔笔地画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少时,画完拿给俏儿看,俏儿连连点头:“对对对,就是他,画得真像。没想到公子画得这么好!”说罢还不忘露出一个痴迷的笑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俏儿如此好不矜持的示意,琴约有点看不下去,目光偏向一边。那两个护卫也着实惊讶了一番:早知道仰慕公子的女子甚多,但像这般表露无遗的还真是头一回见,就是不知道公子心里作何感受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风辞根本没去注意俏儿脸上那迷醉的笑容,而是起身道了句:“多谢姑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琴约等人也转身欲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现在上山吗?”俏儿有点急切地叫住风辞道,“游涘半个月年外出了,不知现在回来了没有,你们不必那么着急,看看快中午了,留下来吃了午饭再去不迟。”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琴约心想:她之前也不知道我们要来,肯定没准备我们的饭食,看她也不像客套的样子,难道为了留下风辞,现做四人的饭菜?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风辞却没想那么多,简单明了道:“不必了,多谢好意,告辞。”言罢迈步向院外走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俏儿追上去道:“公子稍等!芒山离这儿还有好几里地,大小山峰很多,你们初次来,也不知道旋覆楼的方位,我带你们去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风辞刚欲拒绝,琴约看着他道:“这样也好,不然我们要多费不少功夫。”她见俏儿这样是打定主意要跟着去了,既然拒绝不了,那便由着她吧,当个向导也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风辞颔首同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公子稍等片刻。”俏儿赶紧回了屋,给她祖父留了个字条,关好房门便出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行人往芒山走去,俏儿一路上几次与挨近风辞,都被护卫阻隔住了,她心里有些泛堵,看着琴约与风辞靠得那么近,更是气闷得很:为何那个蒙面女人可以离他那么近啊?她看着也不过是个侍婢罢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生得丑,没法见人,大热天的还戴个面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风辞对俏儿时不时地向他靠近这一举动看得清楚,心里生出丝丝厌烦,但想到适才她毕竟算是帮了他们,便也不好表现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到半个时辰,几人便来到了芒山脚下。俏儿指了指山的两边对风辞道:“公子,旋覆楼分东西两处,分别在这两座山峰上,先去那一座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风辞对两个护卫道:“我们分头找,你们去西边那座,天黑前下来此处会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名护卫领命去攀登西边山峰,风辞带着琴约向东边山峰走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公子,来这边,这里有猎户踩出来的道,比较好走。”俏儿跑到风辞前面指着一条羊肠小径说道。这会儿两名护卫不在,她可算找到时机接近风辞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风辞没答话,只是往她指的小道上走。俏儿没得到回应也不以为意,兀自在前面领路。风辞脚步不快,时而往身后看看,怕琴约没跟上来。俏儿见状暗自嘟了嘟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爬到半山腰,坡度稍缓,琴约有点累,风辞见她气喘吁吁,道:“休息一下。”接着将水囊递给她,道:“喝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琴约接过水喝了两口,刚欲将水囊交给风辞,但见俏儿软声问风辞道:“公子,我也渴了,能喝点吗?我出门时忘带水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琴约立时觉得胸口一堵,明明水囊就在她手上,俏儿为何一定要问风辞呢?不过喝点水而已,直接问她要不行吗?真是一点与风辞套近乎的机会都不放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本想将水递给俏儿的,但俏儿这样一说,她索性把水囊塞到风辞怀里,任凭他决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