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抱狐王大腿的日子

正文第六章 狐王的糖

[更新时间] 2018-05-17 01:05:58 [字数] 2565

那夜回去之后苏步卿又整理了些文书,想到一系列的偶遇心中便怎么也静不下来。现如今朝堂之上暗流涌动,北边又有贼寇未平,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甘心长久地窝在御史台这张案几之上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两刻钟之后他终于摸上了元夜的床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元夜翻了个身一脚将他踹了下去,正中后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苏步卿爬起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很亮堂了,甚至闪着了他的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元夜倚在床头,只着一件白色中衣,眼神睥睨,颇为傲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步卿:腰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深更半夜你鬼鬼祟祟来我这里做甚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步卿揉着腰,委屈巴巴道:“我当你们妖怪都是不用睡觉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元夜被人扰了清梦心里烦躁得很,半眯着眼不想理人。反正等他说完自己就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元夜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苏步卿又试图靠近那张床榻,见元夜懒得搭理他后便一屁股坐了上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知道今夜我们碰见的那位姑娘是什么人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人?”元夜懒懒地开口,怕是下一刻就要睡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步卿倒是不介意。因着那多灾多难的后腰是在难受,便往后坐了坐,让自己靠在元夜的腿上。嗯,果然是舒服多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啊”,苏步卿酝酿着情绪开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是叡王账下第一人。今夜那个一直在她旁边没怎么说话的白衣公子就是叡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叡王在皇子中排行第二,但似乎并不怎么得宠。从小便被宫中其他孩子欺负。某一年无意间搭救了困顿中的姑娘,那姑娘便一直跟着他,帮他打架。后来叡王长大了些被安排到军营中,姑娘也不曾离去。一直到叡王手握天下四分之一的兵马,她也因战功卓著而被封官拜将。这些年一直在北漠,年前因为突厥骤然发难,大将军请旨前去支援,战事平定之后就把他们带回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后呢?”元夜觉得依苏步卿那般急功近利必然说叡王手握重兵,那女子又是其并肩战斗多年的伙伴,我得想办法巴结他;或是,元夜你觉得叡王和崇王哪个更值得投靠呢?这样的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甚至连怎么回答都想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崇王吧,通常领兵打仗的都不适合做皇帝,何况他还不得圣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后啊”苏步卿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感慨道;“听起来那姑娘很厉害吧。其实她还有一个身份,她是陆大将军的三女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步卿向元夜靠近了一些,道:“如此背景,如此年纪,如此成就。元夜你说她是不是很厉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元夜闭着眼睛点了下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得了回答后苏步卿却突然落寞了下来,绞着手指低声嘟囔:“不像我,这个岁数了却依旧一事无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元夜道:“不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怕我也过不了三十五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元夜的声音很慵懒,带了些没睡醒的鼻音,飘乎乎的。但苏步卿听在耳中确实没来由的安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此”,苏步卿终于意识到自己的不妥,从塌上起身道:“元夜你便好好歇着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你要走?”元夜睁开了眼看着苏步卿迈出了几步的身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我也该睡了,不然明天御史台那边要迟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你来向我说这些是何意?你是不是想娶那姑娘为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步卿:……“绝无此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元夜觉得苏步卿既然这么说了那就是没有那个意思了。他这人虽然惯会做表面文章、权衡利弊,但也是个傻的。就比如在他眼里自己与他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兼之还有这么多日子的情分在,故而是断不会加害于他。如果他真想娶人家姑娘此刻应该眼里放着精光和自己商量对策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他这么晚来说这些话是发疯了?元夜打了个哈欠决定不管他,转身睡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步卿行至院中,瞧着元夜一屋子的灯火灭了才叹了口气转身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次日,御史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步卿被埋在一堆竹简山下面焦头烂额。元夜把他从案后揪出来的时候还顺手理了理他那因挠头而散落下来的碎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说,”元夜将他丢在台阶上,走到案边自顾自地倒了杯茶,嘬了一口觉得味道不甚美好,便又放下与苏步卿一同坐在了下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马上便是午时了,不吃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些公文都是今天要处理完的。”苏步卿托着腮一脸生无可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嘁~你傻,御史台又不只有你一个人,朝廷花钱不是给他们养老的,大家的工作为什么都丢给你一人?你就甘心在这里看一辈子公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苏步卿垂了头看上去可怜巴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元夜,你我二人初见司空时,他的本意如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元夜本来刚动了下手,闻言收起了那根糖兔。苏步卿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他能在御史台混得个一官半职究竟是得了自己的帮助还是凭了自身的学识?单凭他自己可还有向上的希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元夜知道苏步卿自幼困顿,也知道他从来不是书中那些读书人一般品性高洁。大半生坎坷萧索,二十六岁了还一事无成。照他的脾性,没有被生活慢慢地消磨了意志已是难得,断没有越挫越勇、誓当凌绝顶的可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你说那次啊。司空看了你的文章觉得你心态浮躁,狂妄不堪,难当大用。本来是要拿些盘缠打发你回家的。但是我们不是说好了嘛,我定助你入步步高升,光耀门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苏步卿的声音很低,一向耳聪目明的元夜没有运转妖力都差点没听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书生?你,吃糖?”元夜还是把糖兔拿了出来,带着点小心翼翼凑到苏步卿身边,兔耳朵差点戳进苏步卿的鼻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今年二十六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苏步卿还是把头埋在臂弯里,瓮声瓮气的,让元夜吃不透他的心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早都不吃糖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元夜:……“难怪,昨天的你也没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昨天?”苏步卿想起来昨夜自己和周轻飏说话的时候元夜拿了根糖回来塞给了自己。他本以为和最后丢在地上的那些小玩意儿一样只是他顺手乱买回来的,原来是买给自己吃的吗?说起来那根糖最后怎样了?好像自己又给了他,要去看河灯的时候被他仍在路边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元夜,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没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现在的苏步卿让我很失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步卿压根儿不想追问,从小到大的委屈不知为何全都涌了上来,在元夜的“很失望”中攻占了他所有的情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以前的苏步卿,虽然落魄、虚伪,但眼睛里是有光的。即使傻得透顶也在努力精打细算、步步为营,竭尽全力想要争上一争。如今才过了半年不到,书生,现在的你好像街边的乞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是因着关切,元夜凑得他很近。说话间气息都吐在耳畔,酥酥麻麻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步卿觉得有些不自在,别过头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是看了太多文书,累着了吧。元夜不必担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伸手虚握了一下窗棂间漏下来的阳光,即使马上便是正午也仍旧斜得厉害,散在地上,没有丝毫威慑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它总会迎来夏日。日月盈仄,只是个轮回罢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步卿低头咬了一口糖融在嘴里,丝丝甜意蔓延开来,扯烂了堵在喉头的那团棉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元夜,现下圣上正广纳贤才,我想去试上一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去就去。你只管做好该做的,剩下的有我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元夜托着腮瞧着自己,眸子里精光毕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起码这妖应该是不会加害自己的。仅管以如今对他的了解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出他有什么理由帮助自己,但,若权当他是闲得慌,似乎就很说的过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