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征文】玉壶妖之枉入红尘

正文第四十章 你打我一拳我还你一咬

[更新时间] 2018-04-17 16:04:12 [字数] 2592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麻变成苍蝇后更加思念玉壶了,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变成一只小小的苍蝇,而且被关押在狭窄黑暗的笼子里,他绝望地扇动翅膀,终身再见不到玉壶,再见不到她在碧波中洗涤,再见不到她的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麻压在一堆苍蝇里,那些苍蝇有的被活活压死了,苍蝇的世界也是强肉弱食,那些死亡的苍蝇原本都是妖,有花精树妖、兽精业怪、毛虫飞蛾,都是些不成器候的小妖,每天在那黑暗的牢狱里生不如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我能再变化为人,我一定要告诉玉壶,我是多么思念,有多爱,我一定要告诉她,当我做了苍蝇,身处肮脏和黑暗之中,我的心里燃烧起多么强烈的情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麻心中暗想着,就渴望有人来解救他,有人把他放出那狭窄的牢笼,他渴望见到月光,玉壶是月宫来的,他一定要带她到月光下,告诉她一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困在褡裢里的和尚和小妖们哀叹着,因为成了一群小小的苍蝇,他们的心中涌起来的悲伤不是人能感受到的,只有细小柔弱的苍蝇才能感受,那些压抑的痛苦,那些切骨的凄楚,沉沉地压着那群苍蝇,他们在笼子里乱窜,但却找不到出口,因为那只笼子没有出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月皇回到旅馆住下,他发誓要将笼子里那些关押的妖全都送到斩妖台去,让他们经历妖的生死轮回,他要亲自到玄幻门去邀功请赏,但他没想到玉壶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玉壶愤怒地站在他的房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是月宫的妖,权且放你一马,真不知好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捉了我的朋友,把他们变成了苍蝇,你真恶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是捉妖的,捉妖是我的职业,这个世界上妖来妖往,秉承师训下山捉妖是我终身的信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他们并不是十恶不赦,他们也曾经有过善良的愿望,做妖有做妖的痛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你有痛苦吗?你从月宫里来,那可是个冰清玉洁的地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为冰清玉洁而痛苦,为没有自由而痛苦,身为女人,我为没有男人爱我而痛苦,哪怕是一个鬼魂、一个妖怪、一个知疼知冷的畜牲,如果他真心爱我,爱我的一切,包括我的坏和我的无知,我会毫不犹豫地为他付出一切,直到死去,化为烟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很爱你,失去了你他调动所有的卫队到处寻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爱的是江山,还有我的皮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玉壶接着说道:你放了我的朋友吧,他们很卑贱,他们因为卑贱而痛苦,因为不能成仙而痛苦,他们是一些可怜的妖,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不会痛苦的灵魂,你看那些做了鬼的,因为做了鬼而痛苦,做了人的因为做了人而痛苦,做王的因为做了王而痛苦,但他们都在痛苦中尝试着快乐,在快乐中隐约着痛苦,这是与生俱来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玉壶面见阎罗,她要求发放那些散乱的小妖,放出大麻。她说:我在月宫的时候天天看着大麻砍树,大麻一定因为伐树而痛苦,因为不能放弃伐树而痛苦,他的痛苦我能感受到,声声鸣响在那些飞起的木屑中。现在你把他捉住了,可他并没有错,他思凡下界,情有不得,难道让他在月宫里天天伐树吗?天天听着那些木屑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阎罗不想跟玉壶谈论那些看似无聊的话题,他只想把这些妖亲自押解到玄幻门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玉壶挥手道:你若不放出我的朋友,我就只有跟你死拼,没有这些朋友我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任何意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你可以回月宫去了!你若不愿去,我也会将你捉了,放在这笼子里,送到玄幻门去问斩,你私自下到凡尘,违反天条,本该问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玉壶吐出一股烈火,向阎罗喷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阎罗伸手一挥,那火势便避向一边,然后笑道:你虽会些法术,想要治我,太自不量力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人于是揪头发、撕衣冠、扭曲对方的手臂,他们的战争是人体真正的战争,两人你打我一拳我还你一咬,浑身的器官全用上了,还是分不出胜负。玉壶也抢不到那关押着苍蝇的盒子,那是一只魔盒,更是一座地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人这一战引来了更多的人,也引来了鬼魂,滚地龙领着枉死城的一队鬼魂跑来观战,呐喊着不知帮谁助威。他们难得见到如此争斗,一个鬼仙一个女妖,时而化为烟,时而化为雾,时面你咬我一下,我踢你一腿,两人争斗着滚动在地,又跃于空落,大有上穷碧落下穷黄泉之势,这一战把玄幻门上坐着那些神仙也逗乐了,月皇索性端了茶水出来,坐在玄幻门外,笑着对身边的值日功曹说:你看那个玉壶,简直丢月宫的颜面,跟人家撕撕打打的,不就是抢个盒子吗?那么费尽心力,浑身Jiao 喘吁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月娘也坐在庭院里看着,天降低了,一切就看得真真切切,看得她咬牙切齿恨从中来,所以当阎罗掏出缚妖索的时候被月娘伸手一挥,便抻来一朵流云,划过阎罗的双眼,把那缚妖索往空中一抛,便挥到了月宫里了,月娘手再一挥,那装有妖魔的盒子便掠到了空中,碎裂成一堆灰尘,纷纷散落在大地上,那大地苍茫而辽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苍蝇们逃出樊笼,化作烟雾四处散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麻和众小妖一齐坠落在地,他舒了一口气,坐在地上,死盯着玉壶。玉壶渐渐有了羞涩,那是她下界以来第一次有了羞涩,作为女人,被男人痴情的目光死盯着,她走出了魔性,趋于温婉,她觉得被朝夕相处的朋友这样看着,内心的栅栏似乎快被打开,她在问自己:难道这有点爱情的味道了,一生寻觅不见,难道这是一股爱情的香味,直沁心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装死,一天到晚装死,你就变成苍蝇别再回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玉壶的嗔怪让大麻心里觉得暖暖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在做了苍蝇的时候觉得一生再见不到你了,见不到你觉得心里一直在疼,疼死我了,你知道一只苍蝇的心疼可能随时要了它的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你现在做了人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现在也心疼,看到你就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你太肉麻了,没你这样肉麻的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三千年了我真的真的不敢对你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是妖所以不敢说,如果你做了真正的人也许你就说出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会接受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滚地龙怂恿着鬼魂们跟着起哄:大麻为你生为你死,不见了你直接就变成了僵尸,你就接受他吧,好好在魔镜山过日子,胜过神仙天庭月宫瑶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玉壶觉得很懵懂,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她想要的,之前她觉得她只能把大麻当朋友,但现在她有一点点动心,一点点牵挂,三千年的相伴,突然有一点感动,她觉得自己只是感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要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玉壶突然幽幽地叹着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你知道我爱你,我一直深爱着你,自从你出现在魔镜山上,我就爱上你了,我不能失去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能失去的东西,我原本就是一只玉壶,冰冷洁净,也从没被谁得到过,月娘天天看着我,她只是看到我的形体,我的灵魂始终属于鸿蒙,它飘荡在天地之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变得温柔了,不再骂娘了,也不再暴粗口,你渐渐变成了一个温婉的女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为我终于有了真正的人性,这是我修习的结果,你不是也在变吗?变得不再那么散漫无稽,你变得很认真,但却不够勇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是你要走的原因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你要去哪里?我还能再见到你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也许吧,也许是来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玉壶说完化作轻烟飘走了,她没有回头,但她流泪了,那些清清汪汪的泪飘洒在空中,坠落在尘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2012年短篇作品,修改加长后留存在网。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