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重生之庶女凰后

正文第二十九章 诬陷

[更新时间] 2018-04-16 12:15:01 [字数] 2156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见过大小姐,二小姐。”笛儿没想到宋子阑会偏偏在自家小姐不在府中的时候过来,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位宋家大小姐身后还跟着一个宋子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显然是之前被宋子兮欺辱得太多,在见到宋子兮的那一刻,笛儿就忍不住缩了缩身子,害怕地倒退了几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笛儿这一个小动作落在宋子兮眼里,宋子兮免不得冷笑着开口嘲讽道:“林映雪还算是有些气性的人,但你看看你,一看到本小姐就跟老鼠见了猫儿似的,真给你们家主子丢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虽然知道宋子兮是有意让她难堪,可笛儿心底还是免不了升起了一番羞愧之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行了,子兮,咱们这次过来是来处理正事的,还是别说太多废话了。”宋子阑其实也并不喜欢宋子兮的做派,只是她一贯不喜欢做坏人,所以才处处带着宋子兮为她办事,今日自然也是一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听见宋子阑说要处理正事,笛儿的心免不了又是一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知大小姐要处理什么正事?我家小姐刚才出去了,一会才会回来,眼下只能委屈大小姐在这稍等一会了……”笛儿小声的嗫嚅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然宋子阑闻言,却是抬起头来,看着她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用,今天要处理的事情只与你有关,你家小姐在不在都无妨。”宋子阑还是那副温婉大度的模样,可说出来的话却又让人忍不住脊背发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有关于奴婢?”笛儿听宋子阑这么说,一时间吓得舌头都打起了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行了,堂姐,你跟一个丫环废什么话,直接叫那阿福过来跟她对质就是了!”这回却是轮到宋子兮有些不耐烦了,没待宋子阑再次开口,宋子兮便已经扭头对一旁站着的下人打了个眼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宋子阑被宋子兮打断话头,眉间有不悦一闪而过,但她也不愿在此时与宋子兮计较,于是只是转过头去端起手边的茶杯轻轻啜饮了一口,但许是嫌林映雪房中的茶叶太次,这一小口后,又有些厌恶地将茶杯给放了回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也就在此时,方才得了宋子兮眼色的一个下人也领着一个小厮模样的男子走了进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二小姐,人带来了!”那下人将躬着身子的小厮重重地往前一推,那小厮便一下跪倒在了宋子兮和宋子阑的跟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见过大小姐、二小姐。”那小厮畏畏缩缩地行礼,一副惶恐不安的模样,就像是做了什么错事,正等待受罚的囚犯一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笛儿在一旁见状,心中越发的感到不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果不其然,宋子兮看了那小厮一眼,又看了看笛儿,忽然冷冷一笑,从袖中掏出一件什么物什,懒懒地往地上一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铛’的一声,那物什落在坚硬的地砖之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看看,这是你的东西吗?”宋子兮这话自然是在问笛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笛儿闻言,不由低头去看,也就是这一眼,她一下就惊住了,“这、这不是奴婢的簪子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哼,你还知道这是你的簪子?”宋子兮冷哼一声,满脸嘲讽地问道:“那你告诉本小姐,既是你的簪子,又怎会在阿福那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阿福那里?怎么可能?”因为过于惊讶,笛儿的声音终于是不由自主地拔高了一些,“这簪子奴婢早在一个月前就给典当了,就算要出现,也该是在当铺里,又怎么会在阿福的手里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哼,都到了如今地步,你还在满口胡言!”然宋子兮却是完全不听笛儿的辩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收起面上的冷笑,面色阴沉地指着跪地的阿福道:“阿福都已经招了,他说这是你送给他的定情信物,而他送给你的是一个荷包!你们俩暗生情愫,私相授受,败坏府中风气,已经是人证物证俱全,你还想抵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奴……”笛儿无端端受此诬陷,急得几乎要哭出来,只是她看了看自己腰间那个还有九成新的荷包——那是她上次路过院子,看见丫环们都在买阿福从外头带回来的荷包,而她见那荷包花色不错,颜色又喜庆,于是也就跟风掏银子买了一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是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就是这一个香包,此时却成了所谓她与下人‘私通’的罪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二小姐明察!”笛儿一向纯善,虽然明知道这事是宋子兮故意弄出来为难她的,可她却是口拙,不知该如何去为自己辩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于是她只能跪到宋子兮面前,满脸是泪地道:“二小姐,那簪子奴婢在一月之前真的就已经典当了,还有这个荷包,真的是奴婢自己掏钱从阿福手里买的,并不是阿福送给奴婢的!二小姐,求你明察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端端被冤枉,笛儿几乎要哭得背过气去,可连同宋子阑在内的所有人却都是一副冷漠至极的模样,他们一个个用漠然的目光注视着痛哭的笛儿,神情冰冷得就像是一座座石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放肆!”宋子兮厌恶地踹了笛儿一眼,将跪在她身前的人儿一下踢倒在地,“听你这意思,难道是本小姐冤枉了你不成?现在人证物证俱全,按照宋家家规,凡府中丫环与下人私通者,一律仗责五十,并赶出宋府,不再招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仗责五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听到这话,笛儿当场吓得瘫倒在了原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以她这副身板,恐怕还没打上五十板子就已经要死了吧……想到这,她不由自主地就打了个寒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似乎是不想再听到她哭喊似的,还没待她再度开口说话,一旁的宋子兮就已经赶紧招了招手,示意一旁的下人过来,“赶紧将人带下去行家法,免得在在这哭哭啼啼地,吵得本小姐头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闻声,几个小厮很快就走上来将笛儿和阿福往屋外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二小姐……”然阿福却是不肯走,而是扯着宋子兮的裙摆,面带祈求地看着宋子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宋子兮面带不耐烦地点了点头,然后才挥了挥手让下人继续将人拖下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了宋子兮的事先招呼,虽然同是打板子,但二十板子下来,笛儿早已经脸色惨白,浑身是血的晕厥了过去,而反观阿福,却只是不痛不痒地在一旁叫唤着,丝毫看不出任何痛苦的样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匆匆赶回来的林映雪看到眼前这对比强烈的一幕,一股怒意‘噌’地从心底窜上脑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都给我住手!”这一声中气十足的厉喝下来,一旁的下人忙吓得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