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出笼的金丝雀

正文第一章 千金小姐

[更新时间] 2018-04-04 19:09:38 [字数] 3138

柳顼年轻时弃笔从戎,征战沙场。之前平定安史之乱有功,朝廷加以褒奖,封柳顼为镇军大将军,赐范国公。朝廷怕范阳,平卢,河东三镇死灰不灭,赐柳顼执掌幽州,将安禄山在范阳的行馆赐予他作为镇军大将军府。#+~!#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柳咏梅是柳顼的独生女,可谓千金之躯,传言咏梅天生是个美人坯子,因府邸守备森严,凡人欲近而不得。咏梅生就蜷于闺中,柳顼家教甚严,唯一一次出府就是两年前举家从京都迁往范阳,且严禁露面,以黑纱蒙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到了范阳行馆后,柳顼在女儿的闺房廊外增补了一道墙,只留一个方砖大小的洞,柳顼称它为窥婿窗。原本柳顼想等女儿行了成年礼后,直接自己物色门当户对的儿郎,不管女儿是否同意,毕竟父母之意嘛,然三月前夫人撒手人寰,临终前就女儿的婚姻大事恳求于他,让女儿有更多的选择权,于是选择了这个大户人家常用的方法,将自己钟意的少年引致女儿闺房楼下,谈笑间让女儿从此洞窥得来人文谈举止,自己来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自从母亲逝世后,咏梅的衣食起居均由陶妈负责,需要什么都是由陶妈外出购置。而咏梅有一个综日相伴的贴身丫头,七岁时购来成了她的陪伴。虽小姐与丫鬟有主仆之分,但在闺房深锁的深家大院,主仆二人早已惺惺相惜,姐妹情深,两人岁差一月,尤比同胎孪生。对外二人主仆相称,而在暗地,两人以姐妹相待。丫鬟本姓周,自进了柳府,便随了柳姓,俾名应红,应红生的纤细高挑,柳腰柔骨,皮肤细腻,指如葱根,脸颊尖细,睫毛修长,说话英气十足,颇有白面小生的范雅。大户人家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下人不得接受教育,只是服侍好主人即可。然二人情深知味,长期耳闻目染,又加之咏梅毫不保留的传授,虽没有咏梅的领悟力,却也有些个功底,只是对于刺绣作画似乎就差了几许意思。应红比咏梅只长一月,两人暗里,咏梅称其姐姐,这可是在古代等级制度非常严格讲究的时代里,是万万使不得的,被家主知道,即使丈死,当官的多数也是睁一眼闭一眼,毕竟这是理发所不容啊,再者奴婢嘛多是不再与家人有任何联系的人群,谁没事去得罪他们而去管什么人家家务事。而咏梅不惜自己的身份,敬应红为姐姐,而应红同样甘冒重罚的后果与主人姐妹相称,可见他们之间的感情是多么至真至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窗前一曼妙女子手案窗台,一根长尾辫垂于股下,痴痴看着窗外,低低吟诗:里外不同日,时时物相同。府外三五声,何时入闺房。吟者吟着,愁绪满怀,自己内心寻思:作为女人就该被囚禁于小小的阁楼,何时才可挣脱枷锁,去外面的天地看看,不再像现在如此形同笼中鸟,圈养猪。“小姐,来,陶妈煮来了百合莲子汤,大暑之前喝最好了。”陶妈把汤放在桌上,嘴里还在言语,“陶妈的汤啊还是那个味道,香香甜甜。”咏梅深思的深沉,并未听得清晰,陶妈瞅瞅望着窗外的小姐,不禁摇摇头,“也不知怎么了,最近一个月老是望向窗外,魂不守舍的,脸上阴沉沉的,是得了病了吧。”陶妈自言自语。“陶妈,你在嘀咕什么呐。”有人在身后嘀咕,咏梅反应过来。“我是说啊,小姐,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我看你每天愁眉苦脸的,陶妈很担心啊,如今,老爷奉召去平定那个什么恩的造反了,所以,有什么事一定要和我说上一说。”咏梅只是苦涩的摇摇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咏梅虽贵为大将军之独女,然在她身上并无半点娇蛮与贵气,温文尔雅,知书晓理,心地仁善,柔情似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刺绣女活无一遗漏,真是大家出才女,名门暗藏珠。咏梅比应红略矮,一副小家碧玉之感,面颊圆润,肌肤透红,都能捏出水来,樱桃小嘴与会表现多情善感的双眸真是绝配,尤其是嘴上的酒窝,若是男人见得定会迷了心窍。最有特色的便是那跟长长的马尾辫,——当时百姓的服侍,发式,装束,都是有相关的要求的,一般未成年的女子要梳丫髻,而成了年要梳丫鬟,即都是盘于头上,而这等长发披肩或是长垂身后,都是不行的。若不是咏梅不依不饶,母亲在世时的爱护,恐怕柳顼是不会答应的,想想反正女儿不出府院,也就不去强迫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吃汤吧,吃了这晚汤啊,小脸就红噗噗的,那我家小姐不是要多美有多美啊。”咏梅甜甜一笑,用勺子勺了半勺,抿嘴而入,连吃口莲子汤都是那样让人怜爱。“好甜。”陶妈看了会心一笑。“什么味道如此清新不俗。”话音刚落,便如一阵清风袭来,还未明白怎么一回事,案上的百合莲子汤便被吃了个精光,空碗随手扔了案上。“好吃好吃。”陶妈举起手做要打的动作,“这么没规没矩,讨打,等老爷回来,定要让你脱层皮。”应红做出讨饶的样子:“切莫回禀老爷,等会儿帮您烧水煮饭还不成嘛。”一旁的咏梅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好了,陶妈,无妨,您就饶了她罢了。”陶妈摇摇头,“真不知你们主仆二人在搞什么,好了,我走了,小姐,等会儿要吃莲子汤,让这臭丫头过来盛。”说完就小步退去,顺便拽了拽应红的袖口,应红也心领神会,两人在屏风后轻言轻语。“我说,小姐是不是得什么病了,我看她最近不对劲啊,要不要去把陈大夫请来,为小姐把把脉吧。”应红先是挤了挤眼,转而掩嘴而笑,“没事,她啊二八姑娘思儿郎了。”陶妈笑的脖子都歪过来了,边笑边拍拍胸脯,没个完的退出小姐的房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姐姐,你们在说什么呢?有说有笑的。”应红从屏风后出来,想笑又极力克制,“没事,陶妈说我以后在抢吃你的食物,就把我锁起来,休教我嫁人。”咏梅噗嗤笑出声来。“小姐,你怎么又闷闷不乐了,没事,要出去总能想到办法的,老爷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从容从容。”咏梅望了眼应红,叹了口气,“我现在想的是仆固伯伯,真是无法相信,当年,仆固伯伯与我父亲一起血战沙场,平定安史之乱,战功赫赫,威名远播,与父亲生死相交,对大唐是忠心耿耿,他怎么可能反唐呢?而现在父亲应诏随郭伯伯去平定反叛,试想,一个是生死之交,一个是昔日部下,这难道不是悲惨至极?”应红先是点头后是摇头,意味深长的说到:“这其中的原由我们旁人又怎能明白,不论如何,我们两位弱女子又如何左右格局,咏梅,是非功过历史自有公论,我们空哀叹也于事无补,我们还是想想我们自己的是吧。”应红的手搭在了咏梅的手上,这是一种勇气和爱的传递,咏梅也稍稍缓解。“可我们要怎么出去呢?父亲走前又调来五十人,现在的柳府可谓铜墙铁壁。”应红的手抽回,双手撑着下巴,似绞尽脑计的想办法,“是啊是啊,难呐,你看这护卫队队正,成天甭着个臭脸,一副冷峻傲娇,也不知是否他脸上涂了江湖,还有还有,最让人接受不了的是那个乱七八糟的名字,周牙戚,你听听,周牙戚,俗不可耐,什么名字不好取,取了这么个名,还有那个字,周牙戚,字尚贤,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不就是从五品的牙将,嘚瑟什么!”说着说着气不打一处来,看来应红是在他面前吃过不少闭门羹,撞墙饭啊。“姐姐,你这张嘴啊,周将军兴情便是如此,怎可拿来任意评点,再说,职责所在,若不是如此,刚到二十,已经有此等成就,且被父亲任命为将军府守军之首。”应红的双眼开始放光,贼贼的盯着咏梅,邪邪的笑着,用手指点点咏梅,“哦,原来你已对那个周牙戚动了少女情怀,你好坏啊,也不向我透露半分,藏的深啊。”咏梅难为情了,脸上红扑扑的,“你瞎说什么呢?我没有,我还是小姑娘,从没有动过这方面的心思。”应红笑的很邪,“那要是这样,那为什么还要逃呢?等老爷回来,让他老人家做主不就好了。”咏梅都不知该如何接话了,最好贲出一句,“你在说,我就不拿你当姐姐了。”应红牵住咏梅的手,大声说到,“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欢喜就勇敢去说,勇敢去做,不然被人家抢了,你济眼泪也无用了,为了不让他被旁人抢了去,干脆,我委屈点,我接手罢。”咏梅用指抵住应红的嘴,“轻点,让守卫的军士听得可怎么办。”应红胸有成竹,“放心吧,他们听不到的,这能听到,那我们以前的话岂不是都被听得去了,莫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咏梅点点头,“莫在说这个了,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如何逃出家,我的心已如扇翅的雏鸟。”应红做了个手势,“包在我身上,你就宁耐一时。”咏梅信任的点点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后事如何,且慢慢看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