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皇门闺事

第二卷第五十四章 我唯一不信的,是你

[更新时间] 2018-08-17 18:57:00 [字数] 3118

楚珂没有丝毫的尴尬,坦坦荡荡的被一屋子女人围观,说道:“我下去吃饭,瑶儿要不要一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楚瑶摇摇头,道:“我就不下去了。”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们手上的蔻丹才做好楚珂就不得不拆掉了,颜色倒不是一点没有,只是十分的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晚些再拆掉,颜色应该会很漂亮。”楚珂下去之前嘱咐楚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乡野客栈准备的无非就是一些算不上精致的小菜,偶尔吃一吃倒也感觉很新鲜,楚瑶真是难得的好胃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平日里简莹都是要劝着让多吃的,今天却反着说道:“小姐不要再吃了,要不午睡该睡不好了。”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楚瑶觉着自己吃的是不少了,于是放下筷子道:“收下去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出门在外且又是下雨天,没办法出去闲逛,楚瑶拿出琴来稍作练习,可还没拨弄几下就觉得眼皮沉重,又躺在床上睡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约摸一个时辰之后楚珂上楼来,看到她还在睡着,在门口站了片刻转身回到了大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青禾见她去而复返的,嘴里嘲道:“三小姐不是要上去歇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楚珂心里有事懒得搭理她,自顾自的坐回到原来的地方,楚瑶这些天的变化她是看在眼里的,首先是一天比一天睡得多,还有就是越来越呈现紫黑色的指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小姐在想什么?”穆渊问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人家想什么跟表哥你有什么关系?”这语气就像几十年的陈醋一样,酸的呛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上去帮柴姑对这几天的账,没事不要总是晃荡。”穆渊冷着脸赶人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哼,你们慢慢待着吧!”青禾说完就迅速消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们两个聊得不算少了,穆渊告诉楚珂他们是镖局的人,这一趟是几个小生意夹杂在一起的,青禾虽然看着冲脾气大,在账面上却从未出过纰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也算是人不可貌相,楚珂当然也看得出青禾对穆渊有意,更看得出穆渊对自己似乎有那么一丝兴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用管她,我这个表妹就是脾气不好,如果不是我母亲非逼着我带上她,我才不想自找麻烦。”穆渊一脸的无奈,“啊对了,三小姐是为什么这么愁眉不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道穆公子有没有听说过‘符毒’?”楚珂想了想,觉得这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我四妹正是中了此毒,若再无解药怕是时日无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刚说完就发现穆渊的面色有些不对,他低声问道:“难道令妹不是‘靖瑶长公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楚珂一愣,心想他们不是有过交集的吗,为什么要这么问,于是说道:“自然是,不过穆公子应该也是清楚的,又为何有此一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穆渊缓和了脸色道:“常听传言说靖瑶长公主乃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天之骄女,她应该是有很多人护着,又为什么会中这江湖上的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楚珂道:“就是因为众星捧月才会有人嫉妒,再者要保护住一个人并不容易,可要有人想害你,千防万防也难免会有疏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比如楚瑜就是如此,因为一些莫须有的恨意三番五次的设计陷害楚瑶,到最后还是让她得手了,可见有些时候光靠防着护着是没有用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穆公子行走江湖,可见过这种毒?”楚珂问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实不相瞒,在下有耳闻似乎是有一瓶符毒的解药流入了大周皇宫,难道是在下消息不准?”穆渊的的脸上有不加掩饰的疑惑,他是真的想不通为什么楚瑶还没解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有些疑问为什么穆渊会知道这么多事,但楚珂又一想江湖肯定有江湖的规矩,便没有过多的去问什么,只是把颖妃手持解药逼着皇上和太后二选一,以及后来这件事的结果大概给穆渊解释了一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来如此,在下突然想起还有件急事要办,过几天到了瑶城再去叨扰三小姐。”他这话说的有几分厚脸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直站在旁边的澄莹十分想要训斥他,见自家主子都没说什么,只能忍住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楚珂与他道别,她们两个早就互相说过各自行程的目的地,而且是穆渊先说的他要去瑶城办点事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多一会儿穆渊冒着雨离开这间客栈,也不知道是什么事能这么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穆渊在雨中策马狂奔,他心里极度着急,因为这符毒是从他手中售出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出售符毒的时候并不知道会用在谁的身上,也并不关心,但没有几天就有人来找他,问他知不知道这毒是给谁下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他知道这毒用在楚瑶的身上的时候,他就后悔了,母亲的病能好就是得益于楚瑶的那块血玉,当初还跑过去谢了人家,现在楚瑶却是差点间接死在自己手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穆渊就是萧北旋苦寻无果的穆林山庄的公子,不过颖妃手中那瓶解药本来是受穆渊所托交给楚瑶的,又怎么会交到了贤昭仪的手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还一直闹不明白那个紧追他不放的人是要做什么,现在想想肯定是为了解药而来,正想着就看见前面有一行人拦住了他的去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首的人是萧北旋,他们在雨中对峙着,穆渊先行下马抱拳道:“若各位是为了解药而来,还请放在下过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北旋冷然道:“我等能寻到穆公子实属不易,还请穆公子立刻交出解药,我等必不为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穆渊已经没有过多的时间用来周旋,直接对萧北旋道:“在下的身上并无解药,若是阁下不信任可以与我一同去取解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雨越下越大,萧北旋微眯了眼似乎在审视穆渊的可信度,他不是很想相信,但是楚瑶已经等不起了,只能答应随他去取解药,同时想着若穆渊有一点要跑的心思他绝不会手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剑拔弩张全是男人的活儿,处在客栈中的女人们依旧风平浪静的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看这雨明天未必能停,不如再多留两天。”楚珂实在担心楚瑶的身体,忍不住又劝了一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说是六月,但要是寒气侵体也是件麻烦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这身体越拖越难上路,还是早点走吧。”楚瑶还是坚持明早就上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好。”楚珂不再过多的去劝,“来给我看看你的蔻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楚瑶伸出自己的双手,指甲的淡紫色已经完全被红色掩盖,这样鲜艳的颜色显得她的手更加的好看,楚珂道:“还是颜色重些漂亮,你看我的,说红不红说粉不粉,难看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挺好看的,我倒喜欢颜色淡一些,今天还是第一回染鲜红的蔻丹。”楚瑶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指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像也确实是这样,楚瑶所有用的东西都是淡色的,极偶尔才会有几件深色的,至于鲜艳的颜色,至少就楚珂来讲是少见她穿或是用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时候也不早了,先休息吧三姐。”楚瑶能感觉得自己的眼皮又沉了许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你先休息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是一早就走,可第二天还是拖到了快中午,因为楚瑶醒的实在太晚,其他人又不忍心去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很阴但是没有雨,楚瑶与楚珂坐在走的不快的马车上,时不时的掀起车帘看看外面才被雨冲洗过的风景,因着下雨的缘故小路不好走,所以她们在向大路靠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马车在路途中颠簸了一下,将楚瑶袖中的一只小盒子颠簸了出来,在车中与她对坐的楚珂伸手捡了起来问道:“这是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前些时候北旋给我的糖,让我喝过药就吃一颗。”楚瑶没有急着接过,而是任由她打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大公子倒是有心,不过我好像没怎么见你吃过,还是吃完了?”楚珂将那只糖盒晃了晃,里面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还有不少,怎么不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喜欢甜味,但是不喜欢吃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喜欢甜腻的花草熏香,喜欢糕点软糯的香甜,喜欢喝甜汤,却唯独不喜欢吃甜的最直白的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萧大公子送错了心意?”楚珂把糖盒交到它的主人的手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心意哪有对错,北旋也是知道我不喜欢吃糖的,只是他觉得我喝的药实在太苦,需要糖来洗刷掉苦味。”楚瑶看着手中的糖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在离开长安之前写了许多封信给白明珠,写到最后也不知道怎么就给萧北旋写了一封,写都写了便也封好,留着……的时候再给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本想让紫苏留在宫中的,但临走的时候还是带上了她,这丫头虽然刚近她的身不久,可做事稳妥踏实,而且也不是个奸猾的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已经给简莹和紫苏想好了后路,如果她真的回不去了的话,她们两个会分别得到一些房契地契以及不小的一笔现银留作安身立命之用,这样她们就不用一辈子耗在那座吃人的金笼子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她又瞬间进入自己的沉思,楚珂稍微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楚瑶,想太多的人很容易走进死胡同,你顺风顺水过了快二十年,这一次磨难也算是件好事,不过前提是你要挺过去。其实我一直都相信萧北旋,相信二皇兄能找到解药。可我唯一不信任的,是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楚瑶想要得到什么东西太容易了,这也导致她养成了容易犹豫不决的性格,还有就是碰上别人的事会迎难而上帮人到底,到了自己的事反而会拼命退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好像这一次,她从一开始肯定就不是百分百的相信萧北旋和楚宇宸,所以才会离开皇宫,不想让那些放在心里的人目睹自己的……死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