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烈日葵:燃烧的军婚

正文chapter:8 晚餐饮酒

[更新时间] 2018-03-14 09:47:21 [字数] 3112

有了前面上山的经验,下山显得分外容易。不过司烈每走几步都要一回头时刻准备着保护身后的女人。安语葵完全把他当成了救命稻草,一路死拽着男人的胳膊。这时候她多想来一口小酒撞撞胆。以前来给姥姥扫墓的时候一个人都没这么害怕,而且她老觉得今天这个树林怪怪的,说不上哪里不对,一定是自己鬼片看多了,才会疑神疑鬼的。看来今晚得回去压压惊。抬头望着男人完美的侧颜,思索了一会说:“烈兄,今晚我想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还没等她说完,司烈便迫不及待打断了她的话。是的,他只听到了“今晚我想要”这几个字,后面的话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想要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司烈把安语葵迅速推到一棵结实的树干上,俯视着她,炙热的眼神都快把她烫熟了。安语葵很无语,果然男人脑子里天天只有下半身。朝男人甩了一记大白眼,安语葵愤愤说到:“我想要喝酒!喝酒!喝酒!听懂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想喝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男人带着邪魅的笑容,高大魁梧的身躯缓缓压了下来,完了,又要沦陷了,安语葵绝望的闭上了眼……五秒……十秒………男人的唇一直没有贴上来,不会是自己想多了吧,老脸一红,安语葵尴尬地睁开双眼,却发现男人的脸近在咫尺,可是男人的眼神却在一直盯着她的身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在看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奇的安语葵边问边把脑袋转向了身后,半张脸直接撞上了自己靠着的树干,好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别动!笨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司烈也是哭笑不得,抓着女的下巴转过她的脸,检查了一番没有受伤,便也放心了。安语葵也不管疼不疼还是忍不住好奇,又扭头看了看,这才发现刚才自己靠着的树干上有一片暗红色的东西,刚想再仔细看看,却被男人一下把脑袋转了过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语葵急了,大喊:“你干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干嘛,我饿了,回去吃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完,司烈把安语葵的身体锁在自己的结实臂弯里,不让她回头,一直往前走。安语葵心里却不安定了,思忖了一会,小声嘟囔着,“刚才那个是血迹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果然被她看出来了,司烈皱了皱眉头,伸出左手用力在旁边的枯树皮上擦一下,然后敲了一下安语葵的脑袋说:“你脑子里天天胡思乱想了些什么东西?刚才是我不小心擦伤了手才留下的血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完,司烈把自己的左手摊开,满手伤痕和鲜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时候弄得?赶紧回去弄一下!你看你一大老爷们这么粗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语葵一脸心疼,不过她还是觉得不对劲,树上的血迹明显干了不像是刚弄上去的。也可能是别人或者动物什么的留下的血迹,毕竟在树林里难免会磕磕碰碰。虽是这样想,但安语葵总觉得今天这个树林格外渗人,女人的直觉真是太可怕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司烈也知道知道这个女人虽然心大,但是很聪明没那么好骗。真担心这个女人的好奇心会招来什么祸端,此地不宜久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中午了,还是赶紧回去吃饭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司烈转移了话题,果然一说到吃的,安语葵立马俩眼发光。好吧,他认输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下山后,司烈接了一个电话,说有事然后匆匆忙忙的走了,手上的伤也不在乎,安语葵又失落又心疼,也没啥心思吃饭了,干脆回家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胡哥,这么急叫我回来有什么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胡啸天穿着深红色的丝绸睡衣,坦胸漏乳,一看就是刚从女人窝里爬出来的。拿起桌上一瓶昂贵的红酒给司烈和自己各倒了一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烈弟啊,你来我这有些时日了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胡啸天抿了一口红酒,意味深长地说:“你救过我的命,我一直都很信任你,所以过段时间我想把堂里的一些重要的事务交给你,你可愿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既然胡哥这么信任我,我烈火当然义不容辞,不负所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完,司烈端起桌上的红酒一饮而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语葵睡了整整一下午,最后还是被饿醒的,真的是越来越佩服自己拥有一项一沾枕头就睡的技能。起了床,哈欠连连地下了楼,不料却听得厨房有响动,立马绷紧神经跑去一看,只见一位穿着粉色围裙的男人坐着一张小木板凳熟练地择菜洗菜,那印着兔子图案的粉萌粉萌的围裙裹着男人魁梧的身躯,着实有点辣眼睛,好想笑啊……安语葵嘴角抽搐了几下硬生生强忍住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醒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司烈看到门口站着的因为刚睡醒而蓬头垢面的女人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恩,醒……了……噗——哈哈哈哈哈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原谅她还是没憋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司烈看着突然捧腹大笑的女人很无奈,这要是自己头上再扎俩小辫儿,她不得笑晕过去。安语葵眼看着男人的脸一点点阴沉下来,慌了,赶紧拉过地上的小板凳坐到司烈对面,一脸谄媚地笑着说:“哎呀,这种粗活怎能让老爷您做啊,来来来,交给奴婢做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完,安语葵正要把手插入洗菜的水盆,不料半路却被一只突如其来的大手截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别碰,水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完,司烈起身到灶台上拿来一个画着红色大牡丹花的老式春雷牌铁皮暖壶,往水盆倒了一些热水,伸手试了试水温说:“可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男人还是蛮细心的嘛,不严肃的时候活脱脱的一枚大暖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了,烈日兄,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语葵边洗菜边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早回来了,看你在睡觉没忍心搅了你的春梦,我只好出去买菜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春梦?只有你这种脑子里只装着Sex的人才会做春梦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哦?也不知道是谁睡觉的时候流着口水,还叫着一个男人的名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反正不是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司烈咧嘴一笑,“我已经录下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额,我睡觉留口水的样子——你真录下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恩,千真万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语葵哭死,被这个男人看到自己睡觉流口水的样子,一世英名全毁了,竟然还给录下来,等着以后我一定想法设法给你删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最后等男人把做好的饭菜端上桌的时候,安语葵这个女人立马把自己的糗事忘得一干二净。糖醋排骨,西红柿炒鸡蛋,炒青菜,鲫鱼汤,三菜一汤,简简单单的家常菜却让安语葵食欲大增,虽然安语葵也会做些家常菜,但是自从姥姥去世后,家里传统的火灶就被搁置了,她便买了个便宜的电磁炉应付做菜,可是同样是用电做的菜,她做的却不及这个男人做的味道更好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司烈也不是个挑食的人,给什么吃什么,就是不吃辣,因此好多麻辣美食他是无福享受了。因为他一吃辣就……咳咳……这个是秘密,他没告诉过任何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饭菜吃了一半的时候,司烈拿出一瓶今天在超市买的白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喝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语葵不可置信,这个臭男人不会是想要把自己灌醉趁机占便宜吧,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拒绝了男人给自己倒的半杯酒。司烈看得出她在防着自己,把他当成好色之徒了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今天是谁在山上一直嚷嚷着要喝酒的?怎么这会又不喝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语葵这才想起来今天在山上因为‘想喝酒’引发的尴尬,看来自己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放下了戒心,安语葵端起酒杯“咕咚咕咚”一口灌了下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慢点喝,没人跟你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司烈担心的提醒着,这个女人喝酒跟喝水似的,一点安全意识也没有,以后被居心叵测的人占了便宜怎么办?罢了,今晚就让她最后任性一次,以后他可得看严一点。只是司烈不知道的是安语葵在男人面前从来不会喝酒,只是在他面前,这个女人早已卸下了防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是白酒,你能不把它当水的喝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语葵抢过司烈面前的一瓶白酒,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久没喝了,好不容易有人陪我喝酒,今晚我要不醉不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真拿她没办法,看她那么开心,就让她喝吧,在乎一个人就是没法拒绝对方的要求。司烈不知道自己对安语葵到底有着怎样的情感,阴差阳错利用了她一次,没想到自己还上瘾了,就是有一种天天想要和这个女人腻歪在一起的冲动,看到她就想要保护,想抱她亲她,甚至想过以后让她给自己生个一男半女,所以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看对眼吧。以前他也爱过一个女人,也算不上是爱,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再加上俩家人又是世交,而且像他这种职业有个女人肯跟他,他也别无所求,所以长辈做主替他们提前订了婚,可是后来发生的事也是他始料未及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烈兄?你怎么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语葵看着眼前出神的男人,俊朗的五官感觉有些拧巴。司烈回过神,看见眼前脸颊绯红,眼睛水灵灵的女人,想起不久前她那双香肠眼,不禁失声笑了一下。安语葵对这个情绪飘忽不定的男人非常无语,哼,起身拿着酒和杯子去院子里的枣树下喝酒赏月,虽然有点冷脑袋有些晕也不想和那个男人在同一个空间,感觉每次自己在他面前,跟个傻X一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