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女儿棠

正文东风袅袅泛崇光-明媚动人-5

[更新时间] 2018-04-26 22:23:44 [字数] 2075

不一会儿,窗外风雨咆哮,雷声搅合着闪电,愈发地不甘示弱,总在人不经意时震得一惊。值房外,一个侍卫不由得叹道:“今儿个这雨下得可真是痛快啊!”那雨确实很大,拍打在砖地上,噼啪有声,连带值房内的砖地也一并散发出潮湿发霉的味道。说是值房,这里实则是个暗房。早前听人提起过,紫禁城有严格的规制,绝无动用私刑的可能,估计这里是暂时关押犯下过错的下人而预备的。如今,我也算成了先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风穿窗而入,我顺着一束打入室内的微弱光线循望过去,只见简陋的窗纸上破了个指尖大小的圆洞,那风正是从小孔中回旋着吹进来的。风大而孔小,声因如同水面冰层破裂一般,打破了值房内的死寂。那一束微弱的光线穿透我所在的一片黑暗里,衬得屋内愈发压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情不愿,借着这微弱的光线回望过去,却依稀看见屋子角落里,有个人正坐在地上。她身着女官衣裳,瘦弱无比,从额角到下巴,只需一条极简单的线便能描摹,一双眼小心谨慎的朝我瞄过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窗外看守的侍卫压着声音与人喊话,道:“高爷,又在偷喝了?”我收回目光,攀窗望出去,滂沱大雨中晃过来一个太监的身影。他没打算,任由那大雨浇洒在身上,手中拎着个酒壶,正想塞到怀里,却被逮了个正着,此刻左右为难,塞也不是,不塞也不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三人之间想来是颇为熟悉,其中一个侍卫淬了他一口,嗔道:“大雨天儿,也不和兄弟几个共享好酒,着实让人恼火。”身侧的另一个侍卫附和着笑了起来,让人有其乐融融的感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被唤作高爷的太监走上来,听了这话踉跄了一下,匆忙中倾倒了藏着的酒杯,只听“哎呦”一声,他猛的一个闪躲,酒还是活活洒了一身。即便酒泼了一身,他这一身湿漉漉的模样倒也看不出来,索性瓶口朝下,拎着酒壶,口中念念叨叨:“我才说一会儿要提那丫头,早些饮了,免得误叫人瞧见,可巧儿就让你们俩猴儿崽子瞧见了。”我猜测着,他们想要提审的人大概就是值房里的姑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高爷虽然误泼了一瓶子酒,但遇着这几个老朋友,显然还是挺开心的:“我说,你们搭把手,帮我把那丫头给捆出来算了。”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方才在左手押着我的侍卫不情不愿地道:“那你下回可要分酒给我们,不能再藏着掖着,不然哥儿几个来日一定要好好治一治你这爱耍赖的性子,”轻笑了一声,同另一个侍卫插科打诨道,“他回回都说,下回有酒喝,谁耍赖谁是乌龟王八羔子,可是我掐指一算,高爷自个儿产的乌龟王八羔子都能买来多少亩田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回望过去,只见那姑娘撑着地缓缓站起身来,静静倚墙立着,惊恐的双眼让人不敢直视。我脑中空空,神思恍惚,发了片刻的呆,高爷懒洋洋地声音从窗外飘进来:“……今日选秀的事我听说了,好端端一个文秀姑娘,”哼笑了一声,“可惜啊,说瞎就瞎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侍卫笑了一笑:“可不是,原本是记名了的,落到这个地步,都不见得以后有什么颜面再去找一门好亲事。”我沉着眼,抿着唇,他却凑巧回过头来,见我站在窗畔,又道:“哥哥劝你一句,今天遇着这事,被逮个正着,算你倒霉……”另一个侍卫手脚麻利的开了门,二人举步走进来,轻轻巧巧提了站在黑暗中的姑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去了。锁扣清脆一响,一切重归安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木呆呆地沿着墙根儿席地坐了下来,发着愣,完完整整将今日的事回忆了一番。墙上窄窗外雨落得簌簌轻响,两个侍卫聊着聊着再无什么不知的话题,遂也静默站着打起盹儿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窗外仍旧灰蒙蒙一片,是雨下得更大了。这样坐了很久,凉气穿透了整个身子,我却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胸口方才的闷气,也叫那冷意震慑住了。不知过了多久,窗外有拖沓脚步声朝这边走来,脚步声越来越近。有人在门外停下来,待侍卫开了铜锁,方才的姑娘被丢进来,门便又合上了。他们这个丢法,与丢一件轻薄衣衫没什么差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姑娘的面庞被雨水打的湿极了,她从地上挣扎着撑起身子, 与我四目相望。我毫不避讳地带着疑惑看她。她一张清秀的脸上,严肃得堪比当差时的侍卫,眼中掩了几分幽幽落寞。这个落寞游离一刻,就让人毛骨悚然,觉得此生几乎就到了尽头。我不由得往墙上贴了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的喉咙里发出轻微地咳嗽声,浑身禁不住疼痛,抽搐了一下。我迟疑了片刻,往前挪了挪,道:“你……你别怕。”我的声音可能不够坚定,二人沉默片刻之后,我又努力挑起一个笑来,安抚她:“我叫允兮,你……你叫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喉咙沙哑至极,几近说不出话来,于是提起一只被雨水打地精湿的手指,在地上一笔一画写了起来。我顿了顿,壮着胆子挪过去,只见地上写了两个不太秀丽的字:“月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辉色大概是个好人,即便是他将我从延晖阁押解出来,他也还是个好人。我在值房呆了大半日后,他就提着个食盒来了。以我看来,他这一食盒的菜肴,各个不是什么俗物,盘盘有解析,碗碗有典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拥有这个职权,本没什么稀奇,但他这样优待我,按常理论,我也不好再有什么过分地请求。但没有办法,既然有他这么个愿意将“界边儿”都处个和睦的人,我便趁机提出了一些更加过分的要求,譬如给月盈讨一套干净衣衫,再者要些伤药,为她疗伤。这些要求,在值房外都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但在这间暗房内,便是十分过分的要求了。但是晖色这位军爷有些死心眼儿,他不但没有拒绝我,不过半盏茶的工夫,我要的东西便都拿来了,另又悉心端来一盆清水,好让我为月盈清理干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