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盛世谋宠:王爷别太苏

正文第五十九章 若只如初见

[更新时间] 2019-01-12 19:00:01 [字数] 3154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青山地处于晋国和大梁的边界,是一块没有被划分的疆域,因连绵巍峨的高山万年长青而得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曹苒原本不想同游天一起回青山的,因带着嗜月步行回青山实在太累赘。本想先置个马车,但将二人的衣里翻个干净,就翻出三两碎银。游天懊悔的拍着自己的脑门:“师叔临走时都被他要去做盘缠了,可我们怎么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曹苒就知道以游天的智商还远在青冥之下,心一横低头瞧了瞧啃完烧鸡的嗜月,思索着说道:“嗜月的血好像很特别,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遇到识货的买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嗜月扔下嘴里含着的骨头,哀嚎着打了个冷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天抚摸着嗜月炸起的白毛,安慰道:“放心吧,换了钱就给你多买几只烧鸡吃,会把血补回来的。”嗜月低头向他蹭了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带着嗜月前行不仅行走缓慢,而且还要一路寻找肉食给它填饱肚子。五日后二人终于抵达邛都以南的一座邻城,富弼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临近黄昏,眼见面前就是一座繁华的城市,曹苒正说着可以找个地方落脚再给嗜月买个烧鸡填饱肚子,嗜月闻言开心的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阵呵马之声传来,游天眼疾手快的将她揽起,身旁忽地驶过一辆马车,只在路中留下一道车辙印子。游天在一旁大骂驾马的人无礼,她却觉得一晃而过的驾车人有些熟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叫起了还在打滚的嗜月,二人一狼加速向城中前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在嗜月的相貌温顺并不凶恶,一身雪白只引得行人观望,而并未有人惊慌。寻了城边的一家客栈,准备随便住一晚,次日便于出城赶路。恰巧见在城外遇见的马车正停在客栈门外,真是无巧不成书,游天快步入门,说要看看那打马驾车的汉子能有多猖狂。而曹苒知道那个驾车的身影明明是个姑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巧的是客栈的客房刚被两个赶马车的姑娘住了,只留下隔壁一间。曹苒倒是自然,与游天两个多月的日夜相处,虽然她多是睡在树上,但也基本上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即便是同住一间也不会觉得有什么,接了一把钥匙带着嗜月就准备上楼。身后游天反倒踌躇了一阵,又跟老板讨了地铺的被褥和帘子才跟了上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上,游天一阵铺设将地铺用帘子围的密不透风,又叫曹苒进去瞧了瞧,确认可以算是房中的独立空间。曹苒对他笑道:“我一个女孩子家都没你这么爱护名节,你莫不是怕我半夜瞧你不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天许久不被她玩笑,此刻涨红脸,认真道:“只……只有我们两个,我是怕传出去污了你的清白,我一个男子怕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曹苒“噗嗤”一笑指了指嗜月道:“不是还有嗜月么,你就把嗜月当成师傅好了。师傅在的时候碰上一间客房也是你们打地铺,不也没挂什么帘子。”低头一瞧,见嗜月正俯在她脚下可怜巴巴的望着她,在等它的烧鸡。只言道:“你想挂就挂着吧,我先去给嗜月拿个烧鸡上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出了房门行至廊前,恰听见隔壁屋内传来一男子熟悉的声音:“莲儿,当年那是国事,不是你我能左右的。即便是我当年负了你,可你……你就不能当那罗曦公主已经死了吗!你是我的青莲,不再有什么央苏国,更不再有罗曦公主。你跟我回去,我会永远陪在你的身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房里片刻寂静后,传来青莲颤抖的声音:“是啊,罗曦与文昱都已经死了。你是晋国的皇子,是灭央苏国的功臣,而我不是你的青莲,我是谁?……”青莲嘶哑的嗓音低吼着:“我是央苏国的罪人!苟活于世五年,还不够悲耻吗?我以为我只是个违背父命的不孝女,为一句承诺不惜假死犯险。可事实上我背叛的是整个母国,我翘首企盼的情郎他倒是来了,可却不是来迎娶我,而是来取走我全国的性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屋内发出一阵踉跄的声音似是有人绊倒了椅子,青莲急声道:“不要过来!你若在往前一步我便自刎在你面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门外曹苒正欲推门看个究竟,阿珠端着一盆水刚好来到门前,定睛看了看她,不等曹苒开口又听房内宇文勖道:“你不要激动。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奢望你会原谅我。你听我解释,当年我与你许下诺言,回国即向父皇请旨赐婚,可父皇早已经做好了灭央苏国的准备,只差个名正言顺的由头。那年央苏国久犯水患正得民怨天怒之时,父皇突下旨意,命我以迎亲之名带兵入央苏国,再以国君无道,触犯天怒,降雨罚民,势必将无德昏君赶下王位的名义一举灭国。身为皇子我无法违抗父皇的旨意,原打算在一切结束之后将你迎回宫,可我还未踏入宫城便听闻你殉情的消息。经历万难才把你救醒,我却如何也不能对你说出真相。我对你的情谊没有半分是假!国与国之间的斗争不是一个皇子和公主能够担负的,这么多年,我只想你能够忘记过去,与我重新来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青莲苦笑道:“忘记过去?呵呵,你若真能忘记过去,为何登上了太子的位子,却从未入住东宫?你是在害怕,你怕我万一知道真相,知道你拿我母国全国的性命换了你东宫太子的位子!你将我藏在府中五年,从不与外人相见,我当你是太过于担心我的身体,其实你是怕有人走了风声,甚至你都不敢娶我,因为你知道一旦我知道了真相,就会是今天的这个结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宇文勖的声音寒冷至极:“是谁告诉你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再也不是文昱,我也再变不回从前的罗曦公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莲儿!不要!……”房内宇文勖急声大喊。阿珠跌了手中的面盆,溅起的水珠打在了曹苒的睫毛上,视线朦胧的看着阿珠推开房门,屋内窗前青莲手握一把短刀直直插入自己的心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等宇文勖来到近前她纵身从窗口跃下,掉落前她对推门而入的阿珠说:“阿珠,我不能陪你回央苏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宇文勖翻身跃下,将她拦腰落地,经此一顿,胸口的刀又插入了几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拂过她的唇迹,只留一丝气息,他哽咽着开口:“你就这么恨我,宁愿死也不愿意跟我回去。当年你为了我不惜殉情,我以为你对我的爱会掩盖掉这一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青莲的嘴角流出一抹血迹,缓缓开口:“我从不后悔为文昱殉情,但你不该为我剔骨浣血,这颗心死了,留着躯体还有什么用。我曾听苒儿姑娘说这世间有一处地方,那里没有皇权阶级,没有战乱和纷争,所有人都自由、平等,每个人都能够跟自己相爱的人长相厮守。我本想身体好了去那里看一看,你说这样的地方会存在么……”她的手从他手中滑落,闭上眼的瞬间一串泪水掉落,她再也看不到那样的地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宇文勖揽她入怀,失声痛苦,引得路人驻足观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抱着她的尸体来到曹苒面前,面目上凝着泪,问她:“你说的,那是个什么地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身后的阿珠却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长剑对准他的胸口,含泪说道:“宇文勖!这五年我无时无刻不想杀了你!每日活在灭国之恨下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可我不忍心让公主知道真相,她会比我还要痛上百倍。这些年,我见你对她很是用心,本想就这样配合你永远隐瞒她。但你不知道你娶妻那日公主有多难过。我知道你永远都不能给她一个名分,我问过她,这样活在你的身边幸福么?她跟我说,不能做你的妻,做你心里那个人便好。可如今你彻彻底底的负了她!我要杀了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宇文勖抱着青莲的身子一颤,他知道那日她点亮了满屋子的红烛。那日大婚他没有去饮合欢酒,他娶文锦为王妃完全出于政治联姻。他在她的廊下坐了一夜,听着房内隐隐的抽泣,他却不敢进去安慰她。他终是一次又一次的负了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在剑锋即将刺入他胸口的那一刻,曹苒鬼使神差一个转身横在了他的身前。利剑入胸,浸红而出。在她倒下的瞬间,数支暗卫射来的箭雨穿透了阿珠的身体,阿珠瞪着眼睛,微张着嘴,没能说出最后一句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天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身下,她卧在游天身前,强扯了一丝笑,说道:“小天,你的轻功果然厉害,对不起……浪费了你的欲仙草。”在她朦胧的视线里,游天在冲她大喊,开开合合的口型不知在说些什么,耳朵里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而后眼前也是一片黑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曹苒也不知道为何在阿珠刺向他的那一刻,自己会奋不顾身的替他挡了那一剑。或许是她因那个世界的他而来到这里,就要因为这个世界的他而结束这一切。从此她对他当真再也没有眷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沉睡了多久,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车水马龙的街道,忽地一声汽车长鸣身体被剧烈的撞击。然而疼痛却只从心口传来,她的心原来还是会痛。预想中的跌落久未来临,转瞬间竟落在白衣男子怀中,她伸手想要摘下他的面具,却被他一把抓住,他温厚的声音拂过耳畔:“苒苒,别怕……”她的心就这样伴随着这句话,安定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