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重生之素手倾天下

正文议事

[更新时间] 2018-05-17 00:05:47 [字数] 3153

夜色降临,高九和许忠借着给钰王准备寿宴的机会悄悄乔装出了皇城,他们直奔雪楼而去。雪楼大厅中,徐申等人陆续前来,“主子,北魏皇帝拓拔尚带着明兰公主拓拔思思不日即将到达我国边境了。”暗灵禀报,“主子也该搬去新买的宅子准备着了。”徐雪殇微微颔首,目光转向徐申,“徐叔,西蜀的人到了哪里?”这西蜀皇室一向狡诈多端,比起北魏,她更担心西蜀。“也到了边境。”徐申回答。徐雪殇眸色暗了暗,“打赌,西蜀使团会比北魏使团先进京都城。”所有人都不言声了,凭西蜀以前的做派,这主子的猜测极有可能发生。“来的是西蜀太子和娉婷公主刘玉姬。”徐申补充,徐雪殇微弯唇角,“准备准备,三日后乔迁新居。这里就交给暗灵前辈打理了。”暗灵点头,“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来晚了!”高九和许忠一身的薄汗,司兰跟了进来,为他们准备了帕子擦脸。两人一番打理后,徐雪殇长话短说,“半个月后陛下寿辰,我打算那天一举歼灭太子、宁王和寿王在朝堂之上的其余势利。”高九和许忠惊掉了下巴,很快又都反应过来。“原本我安排了暗龙令的人炸毁行宫,可一旦炸毁行宫难免不露行迹,不如明渊带着暗龙卫的人破坏掉行宫的大梁和立柱。这样就是宫殿倒塌,也不至于太过惹眼。”许忠抽了抽嘴角,耿直的嚷了一句,“这还不算惹眼?”见所有人的目光都睨向他,许忠尴尬的僵住了,也是,他们主子就不是一般人,哪天她把天给捅个窟窿他再说惹眼吧!明渊翻了个白眼,语气不善:“你倒真是会支使人。”他知道一定是因为杜默笙,这女人看着凶神恶煞的,可心比豆腐都软。他憋了一肚子火,刚要发泄,就听见徐雪殇软下几分的声音,“辛苦你了。”明渊无语,这火气只能自己往下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宫的密道就在陛下身后的那面墙上,朝中大员和两国使节逃脱应该不是什么问题。”高九看向徐雪殇,徐雪殇点头,“如今的朝政纷乱不堪,也该给朝廷换换血了。”所有人都深吸了口气,主子所谋对太子他们来说是坏事,可对南梁来说绝对是好事一桩。“宴会何时开始?”明渊看向高九和许忠,许忠回答:“巳时开始,申初结束。”明渊点头,三个时辰,这三个时辰的时间有些紧,不过应该不是问题。“这行宫跟皇宫一样,都没有用到半颗钉子,只要毁坏基本大梁和梁柱,就一定能让宫殿倒塌,并且让人查不出任何蛛丝马迹来。”徐雪殇瞅着明渊,明渊觉得可行,“没问题,我安排人去做。”徐雪殇微微颔首,“就在皇后娘娘安排的莲灯舞结束后吧!那可是宴会的压轴节目。顺便烧了这废殿也好,国库吃紧,也替陛下省上一大笔棺木钱了。”她笑的眉眼弯弯,明渊只觉得背脊发寒,这女人简直不是人,是洪荒巨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凭你的本事两个多时辰就够用了。”徐雪殇挑衅的看着明渊,“别告诉我你不行,不行的话自己去想办法。”明渊一脸的苦瓜相,云离同情地看了一眼明渊,主子这可真是压榨劳工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宴会大厅会有禁军把手,羽林军负责宴会厅内部的警戒,陛下周围会有四名化妆成太监的隐卫负责陛下安全。”高九向徐雪殇禀明,“那日太子他们会在右侧第一排,左侧一排是北魏和西蜀的使臣。”所有人都认真的听着,“我会努力保证钰王殿下和逍遥王殿下的安全。”徐雪殇听了,心里踏实不少,朝他拱手一礼:“多谢!”高九也不推辞接受了她的谢礼。“镇国公府、侯府、司徒将军府和几位尚书大人都安排在了右侧第二排,左侧第二排安排了宫中的贵妃等人,右侧第三排和左侧第三排是各位京中的大人,以及表现卓绝的封疆大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史均、苏平、米重明、邹明,交给暗龙卫的兄弟们,他们中谁少了一根头发,别怪我军法处置。”徐雪殇交代明渊。他们都是栋梁之才,是贤臣,南梁要想强大,离不开他们的努力。明渊又是一阵叹息,“你不如现在就宰了我。”听了这话,徐雪殇眸色越发幽暗,“好啊!我现在就动手。”她瞥了一眼暗灵,暗灵刚刚翘起屁股就被明渊给捕捉到了眼里,他扯了扯嘴角,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好,我这辈子栽在你手里了。”暗灵眸中尽是笑意,就知道这小子怕他,“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明渊无语了,这都什么人呐?他真是上了贼船了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说北魏最近正在练兵,还有往北境增兵的趋势,暗灵前辈,让你的人去北魏皇宫放把火,这钱多了,也该有地方花才是。”徐雪殇给暗灵前辈找了个新的差事。“记住,在陛下寿辰那日或者两天后动手就行。”这北魏皇帝来了南梁,总不能轻易让他折返才是。“是!”暗灵微弯唇角,这倒是个好主意,既让北魏无法利用南梁人心不齐之机攻打南梁,也消耗了北魏的财力,最重要的是还能通过雪楼的生意渠道再赚上北魏一笔。他对徐雪殇这位主子是越来越心服口服了,就差没给她准备个神位供起来了。“妙啊!”高九和徐福一个拍掌大笑,一个捋着胡须一脸的兴奋。他们主子若是男子,他们这些人非拥他为帝不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主子,西蜀自从储备粮仓和战备粮仓先后被炸,如今老实多了。”徐申觉得如今的西蜀已经不足为患了。徐雪殇却是连连摇头,“他们的陛下和太子可都是野心家,还是小心些为妙。”他们若是省心就不会把自己宗室女以暗桩的身份安插进王府,更不会派人来南梁皇宫妄图迷惑皇帝。“别忘记死了的那两位美人可都是与先贵妃徐氏有几分相像的,他们安的什么心还用说吗?”她端起茶碗,喝了一杯冰镇酸梅汤,其他人也都不敢再小看那西蜀。“西蜀形势如何?”徐雪殇无奈问了徐申一句,她的这些人可真是反应迟钝。“前几天知雅阁中来了几位西蜀商人,说他们国中的三皇子体恤百姓之疾苦,在京中断粮时又是开粥棚又是赠医施药的,西蜀的百姓很是爱戴他。”徐申不置可否,“这三皇子的确最近很得势。”徐雪殇笑了,这不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吗?“徐叔,你找机会让三皇子再立上一功。西蜀太子有了竞争对手,自然宫里就热闹了。”到时候他们哪里还有时间和精力,来管南梁的事情。明渊为那西蜀太子默哀,这倒霉太子遇到他们主子就自求多福吧!“是!”徐申以后得好好琢磨一下,如何让三皇子立功,如何让太子和三皇子抓吧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主子,如今药快用完了,皇后那里已经出现了一些症状。”高九请示徐雪殇,“还要不要继续?”徐雪殇微弯唇角,可面上的笑却是冷的。“离死还早着呢!”这女人如此狠毒,她的利息还没付清,就想香消玉殒,美的她。“暗灵前辈,还有那种药吗?临行前给高九一些。”暗灵点头,“有……”就是主子跟他要天上的月亮他如今也会去给她摘。高九放下心来,“最近皇后经常头晕,夜里多梦。”这大概是服用此药的反应吧。“做噩梦也活该。”徐福嗤之以鼻,“她这种狠毒的女人死不足惜。”主子的母亲、外祖父、舅舅……还有那些死的不明不白的同伴,都是被她害死的,夜里不做噩梦才怪。“总有一天,我会让她亲口承认她的罪孽,不折磨够她,地狱的大门都不会向她敞开的。”即便地狱的大门敞开了,她不让萧安去死,谁敢收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议事厅一片寂静,几人喝着冰镇酸梅汤,分外惬意。“如今钰王被皇帝抬了出来,皇帝有意磨砺他,高九、许忠,你们在他身边定然要留心一些,那司徒贵妃和兰妃都不是省心的,皇后更是视钰王为眼中钉,看见的、看不见的明刀暗箭,都麻烦你们了。”徐雪殇嘱咐,她总是觉得心中不安,不知道是不是钰王要出事?“是!”高九和许忠点头领命。“徐恩,此人跟钰王相处的如何?”徐雪殇希望徐恩能为钰王所用,这样他在皇城之中就不是孤身一人,而是有强大的护卫和底牌了。高九看向许忠,许忠眨眨眼,很快就统一了口径,“他似乎很敬重钰王殿下。”众人无语,敬重跟追随可是两码事。徐雪殇手指敲在案几上,案几发出嗒嗒的声音,这声音在寂静的大厅上分外明显。“明渊,你见过你属下的脸没有?”明渊有些懵,随后反应过来,放下手中的点心一阵摇头,“互不相识,这是暗龙卫的规矩。”徐雪殇无语,暗灵却是明白了,“主子怀疑那徐恩是暗龙卫?”徐雪殇微微颔首,明渊一阵惊愕,这也太离谱了吧?怎么可能呢?“他给我的感觉很像暗龙卫。”她决定,搬到新宅后一定要他们都来见上一见明渊,她也好暗处看看他们都是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