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小妖来袭:傲娇道士认栽吧

正文第二十六章 不速之客

[更新时间] 2019-01-13 12:29:12 [字数] 3057

水鬼好像灵活的泥鳅鱼,身子一晃便消失在水中,连水花都不曾泛开。叶芊芊环顾四周,林子窸窸窣窣的响声加速着她的心跳——如果真的见到黑面罩,凭她的微薄之力该如何抗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绷紧着心,目光随着树叶的摩挲声流转,仿佛一个黑影闪过。在她尚未做好迎战的准备之时,她的惊惶的眸子就定格在留心亭前的小径上那一瘦弱的身影。它鬼鬼祟祟,小心翼翼,叶芊芊秀眉若蹙,轻手轻脚地尾随上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走一过撩起的萤火,泛出点点微光,叶芊芊依稀看清那身影正是平日口无遮拦的浣衣司婢女云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叶芊芊随她一直到世子府小侧门的门前,看她轻轻敲了三下,二长一短,门外也轻轻回应她三声,两短一长。在交接过讯息之后,云初的脸上飞升出难以掩饰的喜悦,她又环顾了一下四周,确认无人后便把小门打开,紧接着钻进来一个蹑手蹑脚的男人,两人紧紧相拥,这一系列动作下来没有片刻迟缓,好像行云流水般自然娴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人并没有什么异样举动,只是寻常情侣似的缠绵一会便分开了。云初面颊上的酡红和羞赧还未散尽,迎面便撞上了叶芊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云初脸上的好看颜色顿时被染得黯淡苍白:“芊芊……你怎么在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跟着鬼鬼祟祟的人过来,看了会夜间私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声音就在叶芊芊发问后戛然而止,沉寂的气氛比子夜还凝重。这其中并未有过多的情感,听进云初的耳朵里却似将自己凌迟处死。男欢女爱本无大碍,只是她身为世子府浣衣司婢女,却私藏偏门钥匙,传了出去,无论出于什么原因,都是背主的大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到这里,云初不由分说地跪在叶芊芊的面前,骨瘦如柴的膝盖好像能把地面震了一震:“芊芊,我求你,不要告诉殿下。”她梨花带雨,苦苦哀求,“芊芊,我和你不一样,你和兰姐姐交好,又得世子喜爱,八成是能跟着回西梁皇宫的人。而我,只是殿下随意买的婢女,等他走了,自己依旧会落到从前的境遇。如今,我的年岁也该找个归宿了。”她的双颊渐渐恢复红润,“满哥又待我极好,是个……是个值得托付一生的男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叶芊芊墨瞳微沉,看不清是何种神色:“这满哥,是个什么身份?”仔细想来,云初口中的满哥的穿着虽然款式朴素,但那价格不菲的料子和上面绣工精致的暗纹,着实让人心生猜忌:若是单凭这身衣裳,满哥多半是个身份不低的人,为何甘愿与云初这等卑微婢女夜半幽会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云初迟疑片刻,弱弱道:“不过是个平民百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看还得让世子殿下亲自来问你。”叶芊芊佯装要走,胳膊就被云初拉了回来,双眼就好似开着口含着珍珠的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云初说他叫元满,宫中名不见经传的小裁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之前到民间找样式灵感,碰巧在集市上与云初一见钟情,也就有了如今这样的私会。叶芊芊将信将疑,突感头顶空气涌动,异样陌生的气息掠过,直向世子的房屋流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难道这才是水鬼说的黑面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云初的心思还停留在秘密怕被泄露的不安,她瞥见叶芊芊若蹙的清黛秀眉,怯生生地问道:“芊芊,可有何不妥?”还没等脚步挪到叶芊芊身后,云初便身子一轻,视线模糊地倒在地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叶芊芊心里暗暗抱歉,她不能当着云初的面施展法术去追黑面罩,只好让她在此小憩片刻。她顺着风簌簌的声音,追到了赵行之的院内。说也奇怪,按照往日的时辰,赵行之早已歇下,但现在房中依旧灯火摇曳,叶芊芊心中不由泛起担忧。她靠近屋子,隐约听到了两个人的声音,一个是赵行之,另一个则颇为陌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廖国公深更半夜造访,晚辈受宠若惊。”听赵行之的话,来访人当是大卫国公廖疏鸣,朝中一品大臣,他的女儿廖茹茹便是如今圣宠优渥的后妃廖婕妤,含糊点算也是个国丈了。他见赵行之,放在白天,放在大殿上是理所应当,只是这深更半夜,悄悄溜入世子府,于情于理都是勾结之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世子殿下身份尊贵,白日老身差人来请,殿下都不肯赏脸见上一面,老身也只能亲自登门了。”廖国公的语气明显带着火药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倒是晚辈的不是了,为难国公大人穿着一身夜行衣,不用任何人通传,飞檐走壁地就来到晚辈的房屋。晚辈在此给大人赔罪,改日晚辈面圣,定向皇上美言国公的好客之道。”叶芊芊在门外听得快笑出了声,赵行之完全是不给廖国公留面子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国公客套的耐心也被赵行之的冷嘲热讽给磨没了:“皇上尚且年轻,就算世子殿下美言,他也未必能赏给老身想要的东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国公廖疏鸣,那是陪着先帝夺江山的老臣,当今圣上能坐稳了皇帝宝座,也要感谢他的镇守之功。一直以忠诚著称的他,位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未曾想他的目标竟是越过那一人,登上无人之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赵行之听得出他的野心,微微一哂:“晚辈只是个不学无术的毛头小子,国公大人想要的,晚辈爱莫能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其实不难,只要世子与西梁帝修书一封,我们二人结盟,定能给大卫和西梁一个真正的睦邦友好。”西梁与大卫势均力敌,如今的友好也不过是互相维持,若真的有一天挑起战争,恐怕胜负未分之前便已两败俱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人说这话就太抬举晚辈了,父皇又不是老糊涂,我几个字就能把他劝服?”赵行之手执折扇,漫不经心地摆弄,“晚辈虽是西梁世子,未来的西梁帝,但并非父皇眼中最合适的人选。”他靠近廖国公道,“至于那最合适的人选,国公您再清楚不过,他成年累月地病卧榻上,可能随时随地都会一命呜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廖国公老成的面容略过一丝恍惚,继续沉声道:“若是钿酆脂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眼前的人双耳微微颤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果西梁与我结盟,我自愿奉上钿酆脂。”廖国公好像握住了必胜的筹码,声音越发笃定。屋里,赵行之顿时静默,这场暗战似乎被“钿酆脂”三个字一举攻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殿下,不好了!我们家怜人又闹梦魇了,吵着要见您,您快去瞧瞧吧!”就在此时,门外婢子急切的呼喊声顿时打破僵局。起先就连他也以为是刘怜人又不适,但这哀求迭起的声音又像是叶芊芊,他失神片刻,面上便浮现淡淡笑意:“大人请回吧,您也瞧见了,我是个习惯周旋于妾室琐事的荡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未待廖国公说完,赵行之打断道:“晚辈奉劝国公一句,为人臣子,事君以忠,既为自己,更为宗族。今夜之事,晚辈可暂且不提,国公现在离开,也不至于惊动世子府上上下下招待,若是传到你们大卫皇帝耳朵里,晚辈与国公都不好办。”话就放在原地,掷地有声,他特意只把门开了个夹缝,自己刚好能出去的距离。收起属于西梁民族的强势,一副膏粱子弟的怂包样慌张跑出来:“走,去茗芙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一股冲劲向前未过几步,就被叶芊芊拉住了衣袖:“殿下不必再演了,廖国公已经走了。”赵行之随她的话回头看去,房中当真空荡荡,就如廖国公来时一样,悄无声息地去。不过转眼看到叶芊芊略有笑意的脸蛋,他又清了清嗓子道:“谁说本世子在演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殿下明知奴婢不是刘怜人处的人,还将计就计,殿下当奴婢是瞎子?”叶芊芊只是随口调侃一句,不想竟被赵行之在额头上来了一记:“你个小丫头,来府上别的没学会,偷听的本事倒增进了不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叶芊芊眉眼微挑,明白他在转移话题,继续打趣:“奴婢自然是上行下效,谢殿下赐教!”赵行之只听她一句接着一句地顶上来,反驳的话就卡在嗓子里不忍心说。早先看她唯唯诺诺的样子,不由自主地想要逗她,如今她反过来像圈在笼子里的小野猫,倒还有几分投自己的脾气。想到这里,他忍俊不禁,好像自己得了个宝贝似的:“走,带你喝酒去!”未等叶芊芊答应,他拉着她就去了樊州城最有名的萍水酒馆——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只要多添上一两银子,便能荡着小船,叫壶美酒,在岑湖中纵享乐逸,亦或枕藉舟中,直至东方既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赵行之自上来船便开怀畅饮,酒过三杯,直接用壶往嘴里灌,还不时啧嘴道:“大卫的酒嘞,不够烈!”叶芊芊虽然和他出来很高兴,但喝起酒颇为节制,且不说这岑湖就在天香阁脚下,自己怕暴露身份;眼下赵行之喝酒之态,横眉冷对,哪里像是纵情愉悦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叶芊芊硬是把酒壶从他手中夺了过来,抽出帕子擦拭了下他胸前淋上的酒液:“殿下有什么烦心事,可否和奴婢说上一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