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花影耀深宫

正文第二章抵达汉城

[更新时间] 2018-01-21 21:21:49 [字数] 4055

我们五人入选以后,为了使我们更快地适应在中国的宫廷生活,同时也是担心再次受到大明帝国的斥责,王宫决定把我们集中起来加以培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们在汉城府的培训生活非常地优渥,居住在一所专门为我们准备的寓所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照顾我们生活起居的妇女们都很亲切,王宫每个月都派人送来许多的食品和各种各样的衣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同时王宫也派来了精通汉学和礼仪的老师,教授我们中国的文字和书画,当然我们也学习中国的舞蹈和各种乐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1407年在经过了一年的系统学习之后,我们五人已经完全能够流畅地使用汉字和汉语,对于孔子、孟子和中国各家的思想学说也达到了基本的了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特别是我吹奏箫笛的水准,在得到王宫中名师们的悉心指点之后,更是技艺大增。时常让老师们赞叹不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其它的四个女孩也各有所长,例如崔氏的烹饪、吕氏的歌舞、任氏的书画等等都极其出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至于出身名门的李氏,更是在任何一方面都毫不逊色于她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五人虽然在一起学习,并且生活在同一座院落,但我们却各自有自己的房间和服侍的仆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样的居住方式,主要是官员们考虑这样可以避免我们之间因生活琐事产生矛盾,影响我们将来进入大明皇宫之后的团结。但也造成我们共同经历了一年的培训生活以后,彼此之间的关系仍然显得疏离而冷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很少和她们说话,主要是第一次见到她们,我就知道我与我她们存在着巨大的差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首先是她们都出生于官宦之家,举止谈吐温文有度。而且个个衣着华丽,长得非常漂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崔氏有一张可爱的娃娃脸,弯弯的眉毛下扑闪着两只又大又圆的眼睛,乖巧的鼻尖微微地有些上翘,鲜艳粉嫩的小嘴像花苞似的噙满了笑意。她是个性格活泼的女孩子,初次见面就热情地和我们每个人打招呼,一点也不认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吕氏那天抿着薄薄的嘴唇,挺直的鼻梁上方一双眼睛很深,有种捉摸不定的味道,颧骨略有些高,但心形脸庞轮廓分明,给人冰冷妖异的美感,她淡淡地和我们打过招呼就一声不吭地走开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至于李氏,除了她孤傲的神情略有些令我不快之外,其它方面简直光彩照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一天,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唐衣,胸口系着白色的香云纱飘带,乌黑浓密的头发从中间分开露出雪白光洁的额头。两旁的头发在硕长的脖颈后面被梳成一条及腰的长辫,整个人好像一朵花似的亭亭玉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静静地站在院子里衿持地望着我,纤丽精致的瓜子脸上,两条柳叶眉浓淡相宜,不大不小的眸子闪烁着明亮的光芒,小巧挺直的鼻子下面,双唇和芙蓉花瓣一样明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四人之中,唯有任氏稍微有些逊色,她的整个五官细腻而平淡,没有让人一见难忘的姿色。不过她的模样倒是温柔而又亲切,看得我心里非常舒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总之和她们比较起来,我常常感到自惭形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再者,有可能她们也认为我来自偏远的地方,穿着打扮又土气心里隐隐地排斥我,所以也从不找我玩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在我从小只有哥哥一个玩伴,后来在安平镇又吃尽了苦头,忽然来到汉城每天不但阅读到很多的书,还有许多好吃的东西,我高兴都来不及也就从没有把她们对我的态度放在心上,整天只是埋头读书。以至于到最后,她们都当面嘲讽我是个书呆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光阴飞逝,在汉城府一年愉快的生活,令我几乎忘记了母亲给予我的伤害,唯一让我遗憾的是我那时年纪太小,还不懂得利用特殊的身份和身边的人群,帮助我打听父亲和哥哥的消息,尽管我非常想知道他们的下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至于母亲,我那时既不恨她,但也绝不思念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冬天过去,天气逐渐温暖起来,汉城的春天应该是非常美丽的,我们都很希望能从院子里出去看看,并且几次商议怎样才能够让管理我们的官员同意我们的要求,但是当我们真正见到官员的时候又谁都不敢率先开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也许,世上的事往往越是禁止的,就越是人内心渴望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终于还是按捺不做我的好奇心,在一天早饭之后,我趁学习时间跑到了院子后面的蔷薇花丛里躲藏起来,并把花匠的梯子拿过来搭在院墙上翻了出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一天,来教授我们汉字的老师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先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从房间溜出去的时候,他正一边拿着书一边摇头晃脑地呤哦着中国大诗人李白的诗句。我和她们四个人说我肚子疼要去厕所,然后悄悄地溜出了学习的房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所以,等他们发现我从院墙里翻出去,我早就已经穿梭在汉城府宽阔的街道中,并且逛完了两条大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汉城府的确和我想像的一样,整个城市街道繁多人流如织非常繁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且街道两旁到处都是店铺,有许许多多我从未见过的新奇东西,它们让我兴奋得忘记了害怕。我只巴不得我的腿长得再长一点,或者有辆马车让我可以坐在前头慢慢地观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站在一外大街的转角处,远远地我看见一条绣着金龙的旗帜,在初春的微风下迎风招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一定是家中国店铺,因为只有中国店铺才会使用这样的店铺标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的心兴奋得咚咚跳起来,赶紧加快了脚步几乎一路小跑着向店铺方向奔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的判断很准确,黑底的招牌上写着中华绸缎铺,在我的眼中烫金的中华两个字非常醒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见有人进店铺,店里一个伙计打扮的年轻人迎了上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是中国人?”我用汉语问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是中国人?”对方又兴奋又惊讶地反问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忽然地想要捉弄他,于是我用汉语说:“我当然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伙计听到我的回答,宽厚的脸庞马上高兴得通红,转过头向里面一迭声喊叫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掌柜,来了个自己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的话音才落,里面的屋子里快步走出一老一少两个男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到我,老的那个迟疑了一下,放缓了脚步。年轻的少年却差不多直直地向我了冲过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是一个很清秀的少年,穿着一件鹅蛋青的绸缎长衫,腰上系着沉黄的腰带,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鞋覆,乌黑的头发在他头顶上束成一个发髫,用和长衫同色的带子系着,瘦长的脸上漆黑的眉毛下面有双异常清澈的眼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也许看清我是个女孩,他张着嘴冲过来的表情立刻收敛成嘴角轻闭微笑的模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然后,他停下脚步沉默地退到了老人的身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刚才还差点手舞足蹈的伙计,看见老人沉稳的神色虽还是一脸难掩的兴奋,却跑到一边招呼其它的顾客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姑娘,你真的是中国人?哪个地方的?怎么会来汉城?你的家人呢”老人一边用眼神示意少年给我端来一把椅子,一边一连串地向我发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的脸一下变得滚烫,我只是一时兴起想捉弄伙计,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既不能欺骗老人,也不好意思立即从店里逃出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老人见我涨红着脸低着头不肯回答,心里明白了几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他并没有让我难堪,而是朝伙计招招手吩咐说“拿几匹云锦,让姑娘看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然后,他很客气地抬手示意,慢慢转身和少年进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伙计一共拿出五匹云锦放在我的面前,中国的云锦与高丽的不同,相对来说中国的云锦更轻薄、更密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颜色和图案上中国丝绸的染色,颜色非常正,图案也很丰丽华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明帝国的富强与繁荣由此可以窥见一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看得赞叹不绝,伙计也满脸得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正看得出神,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出现在我的背后,紧接着一大群穿着官服的兵丁冲了进来,后面跟着几个照顾我们生活起居的中年妇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同时我又看见,在店铺里面的那个老人和少年被兵丁押解着从我面前踉跄而过,这让我感到异常地内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姐,请回吧”照顾我的仆妇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路上,我惴惴不安地跟着他们回到了居住的地方,我本以为我会受到严厉的处罚奇怪的是并没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甚至没有人呵斥过我,一切如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我私自外出的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倒是崔氏她们对于我没有受到处罚,感到特别地不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懒得理会她们,晚上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只是反复回想着汉城的每一个景象和细节,心里满满都是喜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有回忆到受我连累的那个老人和少年,我才会觉得有一丝沮丧和不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们会怎么样呢?会不会被赶出汉城?或者受到拷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他们毕竟是宗主国的人,再说他们并不认识我。或许,等官员们审问清楚就会把他们放了吧,这样一想,我又放下心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淑姬,汉城有多少街道?有多大?是不是很漂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中午,崔氏终于不像早上的时候装着一副毫不关心的样子跑来问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昨天的喜悦还没有散去,我也早已忘记了昨天她们幸灾乐祸的样子,再说我正在渴望有人来分享我的所见所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于是,我绘声绘色地把我看到的一切,向她仔细地描述了一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听完我的见闻,崔氏用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嘟着嘴委屈地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淑姬,昨天我要是知道你敢跑出去,我一定会跟着你一起跑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好想看看汉城,汉城原来这样美。她们明明从小在汉城长大,却从来仔细地告诉过我”她绞着手有些局促地说,似乎觉得不应该让我知道她们什么都不告诉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以后肯定也会看到的”我拉起她的手笑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知不觉间,房前和墙角的花朵都开了,红艳艳的一簇一丛,转眼夏天就快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然而,依然没有人告诉我们什么时候去中国。我也从来不打听,我喜欢这里的生活,如果可以我甚至希望能够永远住在这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去中国的日子还是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一天宫中来的女官向我们宣读了王后的旨意,宣我们到王宫觐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早上,我们梳洗完毕坐着王宫里派来的小轿,由贴身伺候的中年妇女陪伴着去往了王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后在?殿召见了我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拜谒仪式并没有像我们去之前想的那样复杂,等我们行过大礼之后,王后向我们作了简单的训诫和劝勉,嘱附我们去往中国以后要禀承朝鲜妇女的美德,尽心尽力忠心服侍大明帝国的天子,以及说了一些祝福的话,又赏赐了我们每个人一些绸缎和首饰,拜谒仪式就算结束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见到了大明帝国的官员,王宫又为我们每一个人准备了两名贴身服侍的奴婢和一个厨师随同我们前往中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1408年5月,我们在汉城最大的寺庙做了祈福法事,并在对故国作最后的辞别,我一行五人并排跪下,向着汉城的方向行完三拜九磕的大礼,在轰隆隆的礼炮声中,我们和大队的随行人马开始起启前往中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到达大明帝国的首都南京之前,我们沿路在很多驿站作过短暂的停留,大明帝国丰饶的土地、碧绿而广阔的原野、宁静安祥的村庄、繁忙的城镇、热情的官方接待和差役们体贴的照顾,逐渐冲淡了我远离故国的悲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同时,对未来命运的担忧,也让我们由在汉城府彼此间的疏离与冷漠,慢慢地变得亲密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们经常在旅途中相互说笑,也许是遥远的路途让所有的人都感到劳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所以,我们大声地说笑并没有受到制止。相反每当我们轻轻唱着高丽的民歌,往往是大队的人马跟着我们合唱起来,护送我们到下一个驿站的大明官员,也常常颇有兴趣地面带微笑认真地听着我们哼唱的歌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除了偶尔遇上暴雨或者因为驿道下雨受阻,我们的行程都非常顺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经历了整整一个夏天1408年的深秋,我们抵达了南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