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呆萌小狐妃

正文第八十七章 真相大白

[更新时间] 2018-06-15 23:49:57 [字数] 3141

皇宫——御书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麒麟状的铜炉内袅袅升起浓郁好闻的龙涎香,淡淡的墨香与龙涎香混合在一起,组合出了一种奇特但不刺鼻的异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书案上摆着两摞奏折,其中一摞少一些,一只修长雅致的手把一本奏折放在了上面,想来是刚批阅完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宫夕落将朱笔放下,疲累的捏了捏眉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两日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先是宫无邪在朝堂之上肆无忌惮的杀人,引起众怒,连带着他这个皇帝也被那些暴怒的大臣轰炸个不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紧接着,为治疗南方水患而修的大坝突然决堤!好多百姓白白丧生,累计损失了上千万两白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明显就是有人不想让宫无邪好过,好好的大坝怎会说崩就崩,又不是面糊的,还能在水流的冲刷下短短几天就报废不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宫夕落越想越气,狠狠捶了桌案一下,整个人颓丧的躺在了靠背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婶啊皇婶,您就如此不容皇叔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让宫夕落痛苦的,恰恰是对立的两方都是他的亲人,一个是小时候对他好,一个是在他登基后,不遗余力的帮助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皇婶浑了些,但手心手背都是肉,他实在不愿看到两人争锋相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时候皇婶对待皇叔的手段残忍到令人发指,如果有人敢那样对他,只要他不死,有朝一日得权,他必定会让虐待过他的人百倍千倍奉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皇叔却只是用计让皇婶嫁给了新晋状元郎,如此皇婶还不感恩,竟然敢枉顾天机皇室颜面,建了百花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令他不耻的是,百花宫里的人竟然用那么恶心的邪功修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宫夕落不由叹息:皇婶真是堕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宫无邪对元恩做的事,何止宫夕落说的那一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一上位,在边疆与天权对峙的时候还不忘好好‘招待’他的亲亲皇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出征那年,正是三年一度的科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一年的科举竞争尤为激烈,并且杀出了许多寒门黑马。摘得状元、榜眼、探花的,全都是寒门学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中喜得桂冠的状元郎贾青,不仅文采出众,长相更是貌比潘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金銮殿受封时,更是被封为从四品翰林院侍读学士。上任不过月余,便师承翰林院国使编修王大人门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时的贾青可谓风光无限,王大人年事已高,他自己也有退位让贤的想法,不出意外的话,接班人就是贾青无疑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一日贾青与朋友游湖归来的时候,被外表温柔,实则嚣张跋扈的元恩公主给看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下不得了了,元恩公主一颗少女心就牢牢的系在了贾青身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私下派人调查她的心上人是谁家的公子,才知他是今年的新科状元,是个文采斐然,斯文俊美的浊世佳公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元恩公主当下便进宫请求宫夕落为她赐婚,宫夕落很是犹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贾青是不错,但是他寒门出身,如今还毫无建树,娶当朝公主,怕是有所欠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都说陷入恋爱的女子智商基本为零,元恩公主也不例外。她甚至都不打听贾青是否有心上人,是否喜欢她,一意孤行,非要宫夕落赐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宫夕落本来不答应,他觉得,像皇婶这么好的人,下嫁的话,夫家会看不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无论元恩如何请求,他都说再考虑考虑,就是不给元恩准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宫夕落爱理不理的态度却正好激起了元恩骨子里的叛逆,她抛却羞耻心,如一只扑火的飞蛾,全心全意的投入到这场在她看来轰轰烈烈的爱情当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在贾青下朝的路上堵过他,在贾青与友人谈天说地的酒肆中‘偶遇’过他,在客似云来、旗下分店无数的醉仙楼中大胆告过白,有一次甚至潜入状元府偷看过贾青洗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论贾青如何严词拒绝,她依旧我行我素,甚至恶毒到将一个喜欢贾青的姑娘当街鞭笞,导致那位姑娘自缢身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举城哗然,没想到以温柔出名的元恩公主竟是个如此不知廉耻的女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下,整个紫禁城的百姓无一不知元恩公主爱慕新科状元贾青已经到了痴迷的地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元恩的名声也臭到了极致,为那些贵女公子所不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宫夕落也曾禁过元恩的足,但是她总是有办法逃出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毕竟元恩对他小时候也挺好的,宫夕落在私下找贾青谈过,但是贾青拒绝的很彻底,因为他已经有了心悦之人,不日就抵达京城,他们就会成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宫夕落当然不会做出棒打鸳鸯的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既然如此,他也只能在元恩身上下些功夫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单恋一个人时间久了,不是放弃,就是变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像元恩这种本就变态的人,就更变态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某日,元恩又准备去找贾青,结果却看到贾青和一个陌生女子在桥上散步,贾青的眼中,也是她不曾见过的温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元恩就这样成功变态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贾青成婚当日,她偷梁换柱,将新娘杀了之后自己顶了上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纸终归是包不住火的,挑起盖头后,贾青大惊,他怒斥元恩,问她新娘的下落,但是元恩一把迷情粉洒了过去,两人就这么成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往后,找不到心爱之人的贾青开始留恋烟花柳巷,元恩总是会大闹一场,闹的状元府乌烟瘴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时间一长,元恩也只能认命,因为她爱这个男人,愿意为这个男人付出一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一天,元恩被查出有孕,她大喜,急急忙忙的跑到青楼去想和丈夫分享这个喜讯,却在路上被宫无邪安排好的小混混给污了身子,孩子也没保住,好死不死还被带着一个青楼女子回府的贾青给发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贾青要休妻,元恩不肯,两人闹到了宫夕落面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事元恩不占理,宫夕落同意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元恩就是不同意,一哭二闹三上吊,在地上打滚撒泼的市井泼妇的做法全使了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法,宫夕落只能让两人先回去,等元恩情绪稳定再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去后,贾青开始躲着元恩,不管元恩怎么闹,他都不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闹着闹着没意思了,元恩竟然跑到伏龙寺要出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宫夕落脸一黑,你特么年龄大的都能当孩儿他妈了吧,还这么幼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剃吧,最好剃了以后都长不出来,彻底断了她还俗的心思,也免得祸祸良家少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人作自有天收,元恩见没人管她,又跑回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结果在路上又被一群山匪给嘿嘿嘿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宫夕落知道后都不知该说什么好,就这种情况看来,元恩还是出家比较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元恩衣衫不整的跑回来,成了京都的一大笑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状元府,迎接她的却是一封休书。休她的原因只有一个:好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接二连三的打击让这个无敌的女人也受不了,她自怨自艾,直接跳护城河自杀了,结果被丰德皇留下的暗卫给救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家出品哪有残次品,元恩很快便卷土重来,她召集很多受过情伤的女子,短时间内,百花宫迅速崛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了条件,她觉得她所受的苦太过刻意,像是写好的剧本一样,主演正是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她让情报部开始查,查了这么多年,少的可怜的线索隐隐指向宫无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元恩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所有的苦,都是这个贱种造成的,他是在报复!报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么多年过去了,元恩的性格越发扭曲。得知宫无邪是害她这么惨的罪魁祸首,她恨不得噬其血,啖其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派人暗杀宫无邪,但都是有去无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损失了几百人之后,元恩冷静了下来,她开始在天机国下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管是恭城的瘟疫,还是那些中伤宫无邪的流言,都是她干的好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貌似效果不怎么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机百姓信任宫无邪,而且他背后还有一个隐藏的强大助力,就连黑泫那个智多近妖的可怕男人都败在了那个神秘人手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也让元恩更恨了,她费心费神想出的计谋在宫无邪面前,就像是小孩子在玩儿过家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这次天都在帮她呢,宫无邪不知为何突然性情大变,竟敢在金銮殿上杀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己作死,怨不得别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戏,即将开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放空的宫夕落听见了敲门声,他打起精神坐好,淡淡说道,“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孟公公端着一杯茶推门进来,将茶放到宫夕落面前,“皇上,此茶名静心,具有提神醒脑的功效,正适合现在的皇上。”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是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带着疑惑,宫夕落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刺激的味道包裹住了宫夕落的舌根,薄荷的清凉之气直冲脑门,昏沉的脑子顿时清醒了不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宫夕落眼睛亮亮的看着明澈的茶水,忍不住又喝了一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满足的喟叹,“还是孟公公贴心,朕觉得舒服多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脑子一清醒,转动的速度瞬间上升,他边喝边问道,“皇叔在天牢如何了,可还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孟公公一脸为难,不知该不该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宫夕落神色一凝,轻飘飘的乜了孟公公一眼,孟公公擦了粉的老脸变的更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上,牢中自是无人敢为难王爷。而且那些狱卒甚是钦佩王爷,将王爷照顾的好好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不挺好的吗?那你刚刚为何那等神色?”宫夕落放下茶杯,好整以暇的望着孟公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怪就怪在王爷整日拿着一本《奇异录》不放手,还神神叨叨的问那些狱卒有没有见过神仙,问他们是不是神仙就一定要断绝七情六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孟公公一脸的不可思议,是什么让这位天之骄子变成了这等模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