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医女很狂:腹黑将军宠妻忙

正文第三十三章

[更新时间] 2018-02-14 15:16:54 [字数] 5327

婧姝走的潇洒,何敏捷到有点坐立不安,婧姝还没有进屋她的耳报神就告诉她,新少奶奶抬了好几个大箱子来送礼了,等婧姝进了屋,何敏捷见婧姝居然长这么美,心里就老大不舒服,后来见她送的礼既考究又丰厚,强烈的嫉妒心让她失去理智方才有了刚才那一出。没想到新嫁娘极有涵养,既不跟她吵,也不跟她闹,如果婧姝今天跟她大吵大闹到正中何敏捷的下怀,像是落了什么把柄在何敏捷手上,以后也好讥讽讥讽她,刺激刺激她,但哪知事情会是这个结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婧姝给的见面礼里面居然有上等湖丝,这是身为庶女的何敏捷怎么比都比不上的,想起自己当年的见面礼简直寒碜得不像样子,因为嫡母刻薄,带过来的嫁妆本来就少的可怜,见面礼甚至都没有替她准备,不过她也是一个要强的,自己动手做了十几双鞋子,做得十个手指头都肿了,进了府就把亲手做的鞋子作为见面礼送给长辈和平辈。何敏捷正有气没处出,发现妹妹何敏拦对婧姝送的雕刻精致的紫檀妆奁发生了兴趣,正拿在手上观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也是你拿得的,摔坏了陪得起吗?”何敏捷一把夺下何敏拦手上的紫檀妆奁,何敏拦被吓了一跳,忙低首承认错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姐姐对不起,敏拦下次再也不敢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给我死到房里去,我看你的皮肉又痒了。”何敏捷咬牙道,同时手上加重力道朝何敏拦瘦骨嶙峋的身上拧去,何敏拦疼得嘴里嘶嘶的叫,但又不敢怎么叫出声,生怕姐姐拧得更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出了松园,婧姝一行人继续朝梅园而去,那里住着三房的人。冰玉喜欢婧姝优雅娴静的为人,早就把她当做知己,见无辜被何敏捷排揎,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同时又怕婧姝受了委屈不敢讲,便想开导开导她,只见冰玉笑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新少奶奶别跟那起子没脸的一般见识,不是我在背后说人坏话,这大少奶奶平时就有点着三不着两,新少奶奶才刚进门就被她欺负,我都替新少奶奶委屈,不过有道是来日方长,在这个家里最后谁得人心,谁不得人心还不知道呢,新少奶奶别往心里去,只当她是一个粗鲁村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婧姝含笑看向冰玉,正要说话,跟在身后抬箱子的几个婆子也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看她是大少奶奶,跟婆婆的关系不好,如今协助大太太主持中馈的是五姑娘,照理她是大房长媳,况且自个的婆婆还主持中馈,协理中馈的人应该是她,就是因为她不入大太太的眼,所以才闲置了她,若说起来她还有一肚子怨气呢,今儿个也许是拿新少奶奶作筏,新少奶奶千万别往心里去,我们也都知道她的为人,并不是让人服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绵绵忍不住插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连你们都这么说,可见她做人是笨的,难怪她会对我们家姑娘这样,原来是想来个下马威,显显她大少奶奶的威风,哼,我们家姑娘也不是这么好欺的,至少她还有我,若谁敢欺负我们家姑娘,我是不会轻易放过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婧姝见绵绵这么说,忙喝住了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乱说话,谁会欺负我,难道府上的人个个都是不分长幼尊卑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下人们见婧姝这么说,都点着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新少奶奶说的是,府上的人并不是个个都是那样的,说起来还是我们家大太太持家有方,行出来的事,没有人不服的,只是娶了这么个儿媳妇,也是大太太的一块心病,不是我们这些人私底下说大少奶奶的坏话,她隔三差五就会寻个由头跟自个的婆婆吵闹一番,唉,我们平时也替大太太叫屈,想这么能干的一个人怎么就摊上这么个儿媳妇,这也许就是命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婧姝见下人们对大太太的印象不错,她早起在正堂见过朱氏,觉得这是一个很精明的妇人,浑身散发出一种高贵的气质,特别是一双眼睛好像能洞穿人的心里似的。把她和大奶奶比较,婆媳两个简直一个天一个地,婆婆内秀含蓄,媳妇端的是霸气外露,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多厉害似的。有了刚才的经历,婧姝开始在心里权衡,日后如何在这个家生存下去,不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就能平安度过一生,有的时候我不犯人人偏犯我,这个时候该怎么办。婧姝还在心里设想,已经走到三房院里,知道这里是潘氏的住处,婧姝做好了心理准备,早上在正堂闹了一回,这回子她会给自己好脸色看吗,若她也像大少奶奶那样,我可得好好想一下应对的法子。就在婧姝暗自琢磨的时候,已经来到主院正房门口,屋里空荡荡的,显然潘氏不在家,冰玉对婧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都是奴婢不好,忘了三太太这个时候会去莲花小筑照顾老爷,害新少奶奶白跑一趟,咱们应该晚上来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婧姝朝屋里看去,她恍惚见到多宝阁后面有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盯着她,待她真正去寻找那双眼睛的时候就不见了,婧姝忽然有一种被人偷窥的感觉,第六感告诉她,刚才偷窥她的那双眼睛充满淫邪的味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既然三娘不在,那我们走吧,晚上再来。”婧姝正准备离开,屋里到是有了动静,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传了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谁在外面聒噪,弱蕊,不是叫你坐在回廊上看着,别让小丫头们在那里说话吗,我睡觉易惊醒,醒了就再也睡不着了,一个个都是故意的是不是,做久了的是这样,新来的也是这样,存心不让我安生还是在怎么着,没脸的东西,别欺负我是个病人,只要我还有一个口气在,你们就别想骑到我头上来作威作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慢吞吞从屋里出来的是关露祺,婧姝感觉她的一席话怎么比何敏捷的还要阴鸷,婧姝的心往下一沉,想,这也是下马威,不过显得厉害多了,“做久了的这样,新来的也是这样”这句话不是说我是在说谁。嗯,好,既然如此那么我也不客气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冰玉见关露祺说话夹枪带棒,生怕又发生刚才在何敏捷屋里的一幕,提高音量冲里面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二少奶奶,我们家新少奶奶送见面礼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就说新来的没一个好东西,见我睡着就在外面聒噪,坏透了的小蹄子,等我回明了上头,一个个把你们打发出去,方才知道我的厉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关露祺此话一出,冰玉和绵绵只觉得背脊一阵发凉,“新来的没一个好东西”傻瓜都知道她骂的人是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新少奶奶,这——”冰玉急红了眼,想新少奶奶才刚进门,一个都没有得罪,今儿个吃了多少无明苦,受了多少冤枉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婧姝对冰玉笑了笑,算是安抚了她,绵绵这个时候跳了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是实在看不下去了,大家干脆撕破脸来个爽利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婧姝想绵绵心里眼里只有她,生怕她为维护她而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把绵绵拉到身后,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自有分寸,你只不要插嘴,我就有应付的法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在这个时候关露祺已经以蜗牛的速度来到正厅,见是婧姝她们,故意露出一副惊讶的神情,满脸堆笑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来是新少奶奶,快请坐,弱蕊,上茶,弱蕊,弱蕊——”冲着门口连叫了几声都不见弱蕊进来,别说弱蕊就连一个小丫头都不见,婧姝看到这里就全明白了,她想,偌大的一个家底下伺候的丫头婆子不会走的一个不剩,看来这位玩的是心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二少奶奶别客气,我是来送见面礼的,送完就走。”婧姝笑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关露祺抱歉的对婧姝笑笑,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些丫头真是越来越不像话,趁我睡觉一个个都跑的没了影踪,我是个病人,身上七痛八痒的,连走几步路都喘得不行,新少奶奶不喝一杯茶再走,不是显得我招待不周,到像是新少奶奶嫌我这个病人晦气,连一刻都不想在我这屋子里多呆似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了关露祺的话,婧姝心想,果真是个杀人不用刀子的,说话句句在理,却字字狠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婧姝仍然笑脸相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二少奶奶多心了,纵然你招呼不周也情有可原,你是个七灾八难的身子,就算怠慢了客人,别人也不会怪罪与你,何况我还是个新来的,也不知道二少奶奶正在病中,也不知道府上的规矩,冒冒失失闯了进来,到显得自己有多么无知似的。茶我就不喝了,礼还请二少奶奶收下,这可是婧姝的一片心意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婧姝的话柔中带刚,关露祺再也找不出由子来编派,讪笑了笑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就多谢新少奶奶了。”此时关露祺方才看到婧姝送的礼有多丰厚,那上等的湖丝不正是自个梦寐以求想要的吗,出手如此阔绰,看来家里有点钱,听说祖上世代为医,父亲还在太医院任职,到不能小觑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屋里只有关露祺,其他人都不在,听说文艾也身上不好,吃了药刚睡下,婧姝只笑了笑,想,又是一个促狭的。文茜去了铺子,此时也不在家,看来婧姝晚上还得朝三房这里跑一趟。一行人准备离开的时候,婧姝忍不住朝多宝阁多看了一眼,不知刚才那双充满淫邪的眼睛还在吗,果然还在,婧姝猛一回头,那个人可能来不及躲,正好被他看见一双男人的鞋,他是谁?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我?婧姝心里直发毛,府上奇怪的人太多了,以后行事得万分小心,说不定一不留神就会落入别人设的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婧姝走了之后,金永正从多宝阁后面走了出来,原来刚才躲在后面偷看婧姝的人是他,此时从暗处跑出来的人不止金永正一个,文艾也从屏风后面款款的现了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走了?”文艾一眼看到桌子上婧姝送的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走了,真是一个不速之客。”关露祺冷笑着道,同时忍不住伸出手去抚摸婧姝送的上等湖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弱蕊也从里间走了出来,她刚才就一直躲在里面,见新少奶奶一行都走了方才出来。难怪屋子里空荡荡的一个下人都不见,原来事先都躲了起来,为的是配合关露祺演那场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说她早起在正堂的时候冲撞了娘,娘回来后一叠连声的说这个主厉害,是用春秋的法子骂人,文艾,我这也算替娘报了仇,你说呢?”关露祺得意的看向弱不禁风的文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文艾用绢子掩着嘴轻咳了咳,不咸不淡的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就多谢嫂子了,母亲也一定会谢你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关露祺进门三年多,至今没有所出,平时跟潘氏的关系比较紧张,文艾是女儿,自然向着娘,关露祺也懂这些,刚才也是故意对文艾说报仇不报仇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起来还是二少奶奶聪明,想出这个法子对付她,奴才瞧着,觉得二少奶奶当年送的礼横看竖看都比她送的要丰厚上不知道多少。”弱蕊这么说无非是想讨主子欢心,关露祺当年的见面礼是以数量取胜,零零碎碎送了一大堆,不过加起来价值还不到婧姝送的湖丝的十分之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送了两房,还剩下最后一房,菊园的颜氏还没有送,一想到颜氏一团和气的样子婧姝觉得她应该不会为难自个。送了半天,着实有点累了,但又不敢说累,生怕冰玉和绵绵出于关心的目的,让她回去歇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到菊园,颜氏事先得到消息已经坐在屋子里等她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四娘。”婧姝一出现在门口,颜氏就热情的招呼她进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新少奶奶快请进,冬梅,上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四娘别忙,我只坐一会儿就走。”婧姝一进屋就见到小柔,早起拜双朝的时候婧姝就见过这个小眼睛姑娘,此时在这里看到她,心想,她大概是颜氏的女儿,听说颜氏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儿子还小,还在宗学里上学,两个姑娘只见到一个,还有一位不知去哪儿了,怎么没在屋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在婧姝猜疑的时候,颜氏对小柔笑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不快见过你四嫂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必客气。”婧姝以为小柔会上来给自己行礼,哪知小柔非但没行礼,还大咧咧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早起已经见过了,四嫂随便坐,我们这屋里向来清净,有点世外桃源的味道,一向很少有人来,我刚才还跟娘说,干脆我们在二门上砌一堵墙,真正把自个封闭起来,以后老死不相往来,他们过他们的,我们过我们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来她在气头上,只是不知谁恼她生气,我今儿个是怎么了,到处碰软钉子,婧姝心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颜氏一脸严肃地说了小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住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柔不再言语,唬着脸也不知道生的哪门子气,婧姝跟颜氏寒暄一阵,她发现小柔总是用奇怪的眼神打量她,好像自己身上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引起她的兴趣似的。小柔对婧姝一番观察,觉得模样果真不错,只是晦气了点,一进门爹就病危,不知是不是被她克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婧姝坐了一会儿把礼物交到颜氏手上就告辞了,等婧姝走了之后,小柔对颜氏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你说这个姚婧姝是什么来历?怎么她一进门爹就病了,我看她长得是好,只是从来没有见过长这么好的,所以这几天我老琢磨着,这是不是叫国之将亡必有妖孽,我们这个家真的要散了,散了也好,以后大家各管个,也落个清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颜氏见小柔说出这种话,忙喝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叫你不要胡言乱语还在这瞎说八道,我看新少奶奶是个好的,至少比人家强多了。”一想起何、关颜氏马上露出一副不屑一顾的神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柔见颜氏这么说,诡异的笑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这么维护新来的那个,这是何故?难道看在人家送的东西丰厚的份上,这种湖丝和彩缎我在铺子里见过,要二三十辆银子一匹呢,出手到是大方,看来父母还是疼她的,听说她很得父亲的欢心,是个会做人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颜氏根本不是看在礼物丰厚的份上跟婧姝亲近,也许是眼缘,她第一次看到婧姝就喜欢她,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母女两个正说话,颜氏的陪房春桃走了进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嬷嬷快请进,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因为是母亲的陪房,小柔对春桃显得比较亲切,春桃见小柔给她让座,笑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姑娘有礼了,今儿个我是送喜礼的,前不久我的妹子得了一个孙子,如今快满月了,托太太的福,我那外甥女生养的时候正好难产,还是太太出面请了府上的大夫来给我那外甥女接生,如此才母子平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颜氏见了春桃送的喜礼,自然客气一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都还没送添盆礼呢,怎么好意思收你们的喜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春桃笑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说是送太太喜礼,就算送几个金礼给太太也使得,到底还是府上的大夫管用,否则我那外甥女可就凶险了,连稳婆都没折了,直呼孩子是肯定保不住了,大人能不能保住还是个问题,纵然保得住日后也是废人一个,说到底还是太太心善,肯出面让府上的大夫给我那外甥女接生,否则就真的没办法了。我那妹子到了三十五六岁才得了这么个闺女,宝贝的什么似的,若有个三长两短可叫她怎么活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春桃今天特地来感谢颜氏,颜氏一向乐善好施,此时她还不知道春桃的妹妹曾经帮星遥传过玉佩给婧姝,只是那块玉佩被婧姝扔了,缺了一角,如今还放在箱子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梅园出来,婧姝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礼总算送完了,真想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绵绵怕婧姝累着,用手帕垫在石凳上,扶婧姝坐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姑娘劳动了大半天,坐下歇会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婧姝见正好坐在一棵桂花树地下,馨香无比,况且还真的累了,就在石凳上坐了下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