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清宫欢:福晋要专宠

正文第二十五章 三人行

[更新时间] 2018-02-14 16:29:16 [字数] 3075

“哦?玉兰小姐和六哥要结伴同行?那我们可能要三人行了。”奕䜣也不知道喜弋说这话是故意逗玉兰还是要生自己的气,噤言不敢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玉兰看这个叫艾公子六哥的女孩,言语伶俐,对她也是毫不客气。顿时觉得喜弋的厉害。“公子真是有趣,三人行必有我师,哈哈,好,我前几日还发愁每年这时候出来每个伴儿,结果这次就一下子遇上两个有趣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了,我看你们两个你来我往,倒是很能聊得来,我这几天奔波于副都统府,也累了,先上去休息了。”女人家的事情又复杂又玄妙,奕䜣管不了也管不明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到奕䜣上了楼,喜弋冲着玉兰做了一个鬼脸,连忙追了上去。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奕䜣进了屋子,宝柱正在铺床,刚喊了一句,爷回来了,就看到后脚跟进来的喜弋,马上很识相的说:“爷,床铺好了,奴才告退了”说完跟喜弋作揖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奕䜣在桌前坐下,没有理喜弋,喜弋笑嘻嘻的凑到桌前:“艾公子?艾公子......”她故意拖长声音,嗲嗲的学着玉兰说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奕䜣扭开身子,背对着喜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呀,艾公子生气啦?那怎么办呢?我把玉兰小姐请上来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奕䜣一听,忽的就来气了,一下子站起来:“喜弋!今天自打来了,就一直跟我怄气,以前你总说我欺负你,现在可是轮到你来欺负我了是不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哇,有点霸道总裁的感觉,可惜还差一个壁咚,那就本小姐主动一点吧。喜弋盈盈的走上前,轻轻环住奕䜣的腰,静静的靠在他的肩头。这是喜弋第一次这样与奕䜣接触,奕䜣的身体明显僵了一僵,但很快就揽住了喜弋,刚才的百炼钢瞬间化作了绕指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到别苑等你,结果连翘告诉我你被派去漠河,我想路途遥远天寒地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后呢?你准备学孟姜女给我送寒衣?”奕䜣终于开起了玩笑,看来刚才的不愉快已经烟消云散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一个未婚女性,去买男人衣服总是不好,你不要说要我做衣服啊,我可是不会。”喜弋在奕䜣面前总是像个骄傲的小公主,说话都是趾高气昂的小可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好,不买不买。那你追我而来是要做什么呢?别告诉我是皇上派你来监视我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皇上派我我还不来呢,不过,我就是来监督你的!艾公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看,又来了!不说了不说了,我要睡觉了,你快回去看看你的房间吧,我给你说我来的时候,住的那间简直就是马棚,全是饲料味。你快去看看你的,哈哈。”奕䜣一边说一边把喜弋推出门去,他怕再这样下去,他会舍不得让她离开,于是借着说笑掩盖了他的儿女情长英雄气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哎哎,你别推我啊,你是不是怕一会玉兰小姐来找你,我在场你们会不会不方便.......哎呀艾公子,艾公子,你别锁门呐。”喜弋一边掩着嘴笑,一边往外退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关外的初冬,只一晚竟然落了雪。早上起来的喜弋开心坏了:“掌柜的,店里有炸鸡吗?”来到这里不知不觉快一年了,刚从那里来的时候,那里正是大雪季节。这样的天气,要一壶酒,吃上炸鸡,想着想着,笑着的喜弋竟然哭了,她开始想妈妈,那边是不是也一年了,自己会不会被报了失踪人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公子,为何一早在这里落泪?”玉兰下楼来看到奕䜣正笑着看着雪,落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玉兰小姐早!在下刚刚只是被风雪迷了眼。”喜弋整理好自己。“听说小姐与这店里老板相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我父亲的故交。”玉兰答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是关外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没有,我只是去办点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是佩服玉兰小姐,这么年轻就处理事情起来游刃有余。”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喜弋小姐也是啊,敢一个人到这关外,一定是有很大的动力才可以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看出来我是女的了?”喜弋不由得更佩服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若这样的俊俏的男子,恐怕我也要爱上你了。我早就看出你和艾公子不一般,你是他的?”玉兰终于忍不住八卦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我是他朋友。”喜弋避重就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俩人正热聊,奕䜣已从外面带着一身风雪进来客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玉兰欲上前接住奕䜣的斗篷,可被奕䜣直接递给了喜弋。“哎呀,你在家使唤人使唤惯了是不是?用我用的好顺手哦。”喜弋吐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顽皮的,一天不怼毁我,你心里就不舒坦是不?你是不是以前的奕䜣附体了?”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完全没有注意到玉兰尴尬的表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玉兰也起来了,你们俩个刚才在聊什么?”奕䜣看到玉兰垂手站在一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和喜弋姑娘在聊下雪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奕䜣看了一眼喜弋,明明穿着男装,这个玉兰也是冰雪聪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喜弋,我记得以前在花园,你和我还有皇.......黄公子一起聊天,说起下雪天最适合吃炸鸡,咱们今天也吃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刚才叫了炸鸡,正好六哥和玉兰小姐我们一起吃点。我们那里,下雪天特别流行吃炸鸡喝啤酒。”喜弋又露出一脸向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那里是哪里呢?啤酒又是什么酒?”玉兰很好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我们,我们就是我阿玛以前在任的地方......”玉兰赶快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啤酒,啤酒,是我自酿的,等到回京城,我给你们做,大家都一起到六哥别苑去品尝!”说这话时,喜弋已经在心里打开搜索,这下完了,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这啤酒到底是怎么做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客官,炸鸡和上好的酒一壶。”小二吆喝着酒肉就上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小二,你知道咱们这地儿,哪里有金烧锅卖?”喜弋本来想一路跟奕䜣到了锦州以后再仔细找金烧锅的,这也到了关外了,这客栈里每天接来送往的,见多识广,估计能知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客官好品味,今儿这就就是金烧锅陈酿,玉兰小姐交代了,你们这桌,都给上好的酒菜。这炸鸡,咱们小店本来也不做的,是一早这位爷出门前特意交代厨房做的,您几个尝尝这口味可行?”小二一脸讨好的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来奕䜣还记得,她说过的话,他都记得。喜弋看了一眼奕䜣,还是那样坦荡荡的,仿佛再说,我给我媳妇办事儿,没毛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玉兰也很羡慕的看了一眼喜弋,原来这两个人是心意想通的,也就豁达了,潇洒的打算结束这场三人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艾公子,玉兰家中捎话来,说是皇上选秀之事就在眼前,希望我回去从长计议,我可能要先行一步了,我这到锦州不远了,今天就要快马加鞭赶路,不能和两位同行了。”言语间颇有点侠女风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雪天路滑,你现在走也不安全啊。”喜弋关心的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带的路,我都跑了好多年了,公子和姑娘请放心,你们去漠河路还很远,再往前走,洋毛子就很多了,请你们务必当心留意啊。”玉叮嘱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洋人有什么可怕?”喜弋表示不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说洋人都是蓝眼睛,黄头发的妖怪,说的话我们也不懂。”玉兰的丫鬟翠儿凑上来插言,并流露出很惊恐的表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人在客栈外道别。奕䜣坐在喜弋的马车上,喜弋问他:“这个玉兰小姐喜欢你,你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喜欢你啊。”奕䜣笑眼看喜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讨厌”喜弋恼了,笑嘻嘻的捶打奕䜣尖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突然,外面一阵喧闹,喜弋将帘子撩起来一看,赶忙放下帘子,眼神中略有慌张:“六哥,怕是遇上劫道的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奕䜣将喜弋护在身后:“不怕,你在车上,不要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干什么?你不要下去,他们带着刀。”喜弋拉住奕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傻呀,我武艺高强的,你忘了?”奕䜣回头笑着拍了拍喜弋的肩转身下了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宝柱已经立在车前,奕䜣扫了一下,这一伙土匪人倒是不多,大概有7、8人,他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自己和宝柱功夫也算了得,喜弋雇的车夫姑且算半个人,他们以一敌三,倒不算吃力,于是摆开架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宝柱先是说说软话,看看能不能糊弄过关:“我们只是回漠河过年的小老百姓,还望各位绿林好汉们,高抬贵手,让我们通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首的土匪怎肯就此罢休,看说话的这人,穿着打扮就不是普通人家,合着是要忽悠自己?“废话少说,要想活命,留下爷想要的东西,爷自然保你们安全通过,如果做不到,那爷几个的刀可以不长眼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胆,你们这些猖狂之徒,朗朗乾坤竟然行这般乌合之事,眼中还有没有朝廷,有没有王法?”奕䜣实在看不下去,这样的土匪流寇,有辱大清盛名,他不能不管!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法?朝廷?哈哈,这几年关外整日里被洋人侵扰,王法何在?朝廷又在哪里?”听匪首说这话,奕䜣有点揪心,虽然他只是个王爷,可他心系天下,他也想大清风调雨顺,也想子民们和乐安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