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大校宠妻狂:请您吃狗粮

正文第十七章:想法

[更新时间] 2018-01-14 19:15:47 [字数] 2894

看着许随嫣红小脸,陈怀荆怎么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沉下身,揽住许随盈盈一握的腰肢,自己向后倒去,变成许随在上他在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许随正春心荡漾呢,兀的陈怀荆将她抱起换了个体位,不禁被吓了一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怀荆牵着许随的双手,按在了自己的小腹上。开始做起了仰卧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掌心下的肌肉结实有力,随着陈怀荆的每一次起身都能感觉到肌肉线条的绷紧。美好的轮廓曲线勾勒出少年独有的青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帮我数着。”说着,陈怀荆决定将许随的神志给拉回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哦!一、二、三……”许随不在多想,只是如个小色坯一般在陈怀荆有力的腹肌处来回抚摸,一边替陈怀荆报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怀荆一边不禁觉得好笑,这只小猫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猫儿,你几几年生的?”由于一边做仰卧起,一边发问,所以陈怀荆的气息有些不稳,却平添了几分性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随咽咽口水。“98.”怀荆问这干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随不知道的是,陈怀荆打算在去部队参军之前,就和许随先吧证给领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的小猫儿这般离不开他,如果多了一本结婚证,是不是就会安心许多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国家规定的法定结婚年龄。男性需得满22,女性20.&&@#-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猫儿今年的年龄是达标了,可他还没有,这可怎么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百五十三,一百五十四、一百五十五……”许随还在数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呼,好了。”示意许随先从他身上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去冲个澡,现在可睡得着了!嘿嘿。”陈怀荆也没拿换洗衣物,只是拿起一张他的大号浴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许随这里没有单独的卫生间,想洗澡就只能去澡堂。临近12点,这么完了哪怕是男生澡堂应该也是没人的了。因为。。没有热水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匆匆的冲了一个冷水澡,的亏陈怀荆体质好。这个天气的冷水就是手去洗都会觉得冰寒刺骨。这货也就是被冷的一个激灵,匆忙的用香皂摸了摸,身下堪堪围了一条浴巾就回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冷好冷!!!”冲回来之后,陈怀荆第一件事情就是往许随的被窝里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随还来不及看清就见一坨白花花的肉体,散发着冰凉的寒意往被子里钻,冻得她都泛起一阵鸡皮疙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怀荆!!!你洗的冷水吗?”许随反应过来之后有些生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天气洗冷水澡!你疯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怀荆没空答话,被子里许随犹如一个发热体。但他不敢凑过去,怕冰着许随。不过有了一层被单,还是让他舒服的直哼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呼,好暖和。”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才说“这不是怕一身汗味臭着你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随想要贴过去,但陈怀荆不着寸履。肌肤间的触感让她有些羞涩。犹豫了下,红着脸抱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是个傻子。”即使陈怀荆的肉体是冰凉的、但许随现在因为覆在陈怀荆身上,想象着被单下面赤裸的身躯。不禁浑身发热,完全没有被陈怀荆冻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都没有说话。不一会,陈怀荆就暖和起来了。揽过怀里的娇躯,一只手按着许随的脑袋贴着自己的胸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猫儿,你的户口本在你自己这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脸庞挨着陈怀荆的胸口,许随红脸闭上眼,胸口噗通噗通直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随弱弱的气息打在赤裸的胸前。陈怀荆压下心中迂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睡吧。”拍着许随的背部,陈怀荆闭上了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晚安,怀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随周一早上去医院打了点滴。下午就去正常上课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怀荆本来心疼她,想让她在休息两天。可许随坚持自己已经没什么不舒服的,又吃了药。陈怀荆只好随她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随不想让陈怀荆失望。所以,周三的考试她必须好好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然……整整两月的假期。让她无法见到陈怀荆,她绝不接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随?”自习下课后。一个人拦住许随想回家的去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面前的人,是怀荆的室友,叫赵皓。只要是和陈怀荆沾边的,许随都知道。也都记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起走么。”赵皓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怀荆呢?”陈怀荆不是和赵皓是一个专业的,课程应该也相同才对。为什么没见着怀荆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去找导员了。我送你吧。”赵皓对外的人设是个高冷模样,但真实的内心却是个恶趣味的人。从刚开学时他就注意到了这个眼里只有陈怀荆的小尾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随这一学期被陈怀荆的养的白嫩软糯,与当初的小影子大相径庭。令他已经熄灭的兴趣又重新燃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他也只是对许随感兴趣而已。虽然他和陈怀荆的关系算不上多好,但毕竟曾经是一个寝室的。赵皓从小的骄傲也不允许他横插一脚,干出抢别人女朋友的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日只是因为许随少有的没和陈怀荆一起上课,所以上前来询问下罢了。凑近了之后才发现许随,那白皙的可以透出光来的肌肤。配上冷淡的面孔。真是……令他有些心痒难耐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用。谢谢。”许随的世界里。只有两种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陈怀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二:闲杂人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礼貌而生疏的道谢之后,许随不等赵皓回答利落的转身就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唔,时间还早。顺带去菜市场买点肉吧。快考试了,得给怀荆好好补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随边走边思考今晚做些什么以前没吃过的。至于赵皓?早被她抛之脑后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呵,这许随。真好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赵皓有一点理解,为什么当初陈怀荆。会看上许随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撕开她冷漠疏离的外表,内心的火热与专情。那种全世界只围绕以自己为中心的感觉。的确是让人……欲罢不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怀荆拿着许随早上的请假条去寻辅导员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本两天的时间生生被许随压缩成只请了一个上午,陈怀荆无奈只得现在就去找辅导员签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导员自然是很开心的,就知道她没看错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往年的学生们请个假都恨不得往长了请,这俩人请了两天时间。可许随身体稍稍好转就来上课了,陈怀荆手里还拿着病历单。看看这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和颜悦色的导员一脸孺子可教,让陈怀荆顺带还报告了下这学期班里的情况后才放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了,你回去吧。”导员意识到天色不早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师,我想向您商量个事。”陈怀荆没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学期奖学金的评选,我还能参加吗?”陈怀荆想替许随换个手机。这样假期里两人就能常常视频了。可他囊中羞涩,因为给许随交了一部分房租,钱也存了一部分在卡里给许随当生活费。所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按照陈怀荆的成绩,想要申请奖学金那是妥妥的。以前辅导员就问过他,可他当时拒绝了。奖学金领取的人员,是会被公布在公告栏上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不缺钱,家里双亲健在。奖学金其实可以留给更有需要的人,所以陈怀荆拒绝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可以,那这期你的成绩出来后,达标我就给你报上去。”导员虽然有疑问,但也不好问出口,或许人家孩子有什么难言之隐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谢导员,那我先走了。”陈怀荆扬起一个灿烂的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假期他再出去兼职下,奖学金给小猫儿添置了手机之后,工资还可以给许随交下学期的学费。许随双亲也不管她,如果仅凭她一人,太累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怀荆走在回家的路上,拨出了一个号码。是宋上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叔叔吗?打扰您啦~~”陈怀荆清亮的少年音让对面的宋章疲累的心情似乎都得到了缓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怀荆啊。怎么了。”这陈怀荆的确是个好苗子。不论从学习,还是教养。老陈交出来的儿子,怎么会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唔,您看看能不能将我身份证上的年龄给改大两岁啊,我这有不能告诉我爸的小秘密。嘿嘿。”当然不能告诉陈父,也不能告诉宋章他改年龄是要做什么。宋章与他父亲多年没有联系,如今一朝得见,两人亲的跟亲兄弟一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若是宋上将知道了,陈父能不知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是行,只是,怀荆啊。你做什么事能需要改到年龄?”宋章不禁疑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嘿嘿,宋叔叔您最好啦。这可不能说,总之不会是什么违法乱纪的事。”陈怀荆不擅长撒谎。只能直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孩子。好吧!依你了。还有什么事吗?”宋章被陈怀荆这一打断,微放松心情后。决定继续处理那堆烂摊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没有,宋叔叔您忙。我们年后见。”距离下学期开学到大一结束,差不多是半年时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随身份证上的日期,还有3个月满20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想……早点和许随领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