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报告!空军少将已就擒

正文第27章:段晨抛出橄榄枝

[更新时间] 2018-01-14 10:30:02 [字数] 3123

陆洋连忙起身走到言楚洛的身旁:“怎么了?很难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我不敢去上厕所。”言楚洛疼得冷汗都下来了,说话都是咬着后槽牙说的,话语间还伴着牙齿咬在一起的声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走,我陪你去!”陆洋一句话,让言楚洛顿时就愣住了,脸颊瞬间就红透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洋也发现自己的话说的有些贸然,连忙补充道:“我在远处等着,你有事儿就喊我一嗓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这才出了帐篷,找到一块相对隐蔽的大树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言楚洛走到树后,转头看了看正背着身的陆洋:“陆队长,你可以再站远点,我怕味道太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事,我就在这儿就行,你有事就喊一嗓子,我就能马上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晚的丛林里冷风飕飕,黑漆漆的一片只能在月光下朦胧间看见点什么。言楚洛心里是真的发毛,但是一转头就能看见陆洋那坚实如墙一般的背影,心里瞬间也就踏实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队长,你飞在天上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言楚洛永远记得当初在宣传片里见到的陆洋,那个陆洋和眼前的陆洋不同,虽然眼前的陆洋也是自信的,但是飞在天上的陆洋整个人都放着异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飞在天上的感觉?” 陆洋说话间,抬头望着天空,看空中的繁星点点,回忆着自己飞在天上的感觉,“很美好,感觉整片天空都是我的主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的陆洋更加迷人,让言楚洛一时竟然看得有些失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去后,陆洋给言楚洛吃了药,随后又跑了两次肚子,后半夜才算是踏实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翌日一早,大家就开始整装待发,昨天任务还没完成,今天怎么也要完成任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段晨这一次没有再带着大家在山林里乱跑,把之前陆洋发下来的地图拿出来和大家一起研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几个男生对军事倒是有几分兴趣,凑过去和段晨一起探讨着,但是意见始终不统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洋和几个教官就在一旁听着,也不参与意见,确实做到了只起到保护作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言楚洛看着几个人在哪儿吵得不停,走过去站在几人后面看着地图,小脑袋也开始运转,其实言楚洛受言傲深影响,耳濡目染的对军事并非一窍不通,不一会儿一个位置就让她眼前一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里!”她伸这自己纤细小巧的手指,指着一块周边山峦环绕,中心点凹陷很是隐秘的地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洋眸子一亮,抬头看了一眼言楚洛,又低头看了一眼她指着的地方,心里不禁有些讶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去去去,你一个小屁孩懂什么,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怎么可能!”段晨身边一个长得挺精神的男人对着言楚洛挥了挥手,满脸的不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叫曾凡阳,已经三十四岁了,在他眼里一直觉得言楚洛就是一个啥事不懂的小屁孩,包括前阵子的谣言也是觉得是言楚洛太单纯才会被人设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不仅曾凡阳,在整个团队里言楚洛的年龄最小,不少人比她大出十岁不止,自然是把她当个孩子看的,这种小瞧与不屑让言楚洛很不舒服,更是激起了她的好胜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打个赌怎样?”言楚洛身上散发出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凌厉和霸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打赌?怎么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曾凡阳那嘴角都快撇成了八万,让言楚洛简直想要上去抽他一巴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洋目光深邃的看着言楚洛,看着这个和平时玩闹时有些不一样的言楚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说!我都奉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言楚洛的自信在曾凡阳的眼里不过是小孩子的年少轻狂罢了,轻笑一声,转头看向段晨:“晨哥,你说怎么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怎么能这么直截了当的和言楚洛打赌,就算赢了他的脸上也无光啊!到时候再落下一个欺负小孩的名头,他以后在公司怎么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段晨比曾凡阳大两岁,在整个团队中也算是年龄最长的,而且他的职位在这批新员工里也算是最高的,因此也最有威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抬头看了一眼言楚洛:“你说说看,你为什么觉得是在这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段晨觉得两人之间的打赌搭上这么多人陪着实在有些荒唐,他们的时间不多,哪里有那么多时间可以给两人打赌,他还是要尽快做个决策,赶紧去完成任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言楚洛看着地图,手指揉搓着尖巧的下巴,眉头也紧锁着,一副很是认真的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蹲下身,指着地图说道:“在这整张地图上,这块位置看似很小,但是四周环山围绕,山林也相对密集,所以这里是最为隐秘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里有一条小河,河流可以解决水源的问题,也是一件必备条件。还有这里地势平坦,不用过于修整直接可以使用,所以我觉得这里是最为合适的地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另外,这里到这条公路之间看似山峦一座连着一座,但是仔细看来其实这边有个小山沟,可以直通到公路,所以其实只要翻过这座山,这里的交通也是最为便利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言楚洛一阵侃侃而谈,让众人不禁都觉得很是有道理,比刚刚他们众说纷纭的那些都要在理很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段晨看着地图低头沉思,也思考着言楚洛说的种种缘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曾凡阳却没有这么心宽,他心里虽然也觉得言楚洛说得头头是道,但这更是让他觉得自己失了面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得跟那么回事儿似的,还真觉得自己就是军事家了,你问问陆队长和几个教官,他们才是真正的行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言楚洛说的很在理,但是曾凡阳是真的不相信言楚洛能说对,还是觉得只是年轻气盛而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洋和几个教官只是在一旁做旁观者,闭口不谈,也不参与意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曾凡阳有些下不来台,转头催促段晨:“晨哥,这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做个决策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段晨抬起头,看了一眼言楚洛,又看了一眼陆队长和几个教官,才开口道:“就先按照楚洛的意见走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曾凡阳顿时就跳了脚:“晨哥,你这也太草率了吧?怎么能听一个小屁孩随便忽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段晨也不想直接背这个黑锅,如果走对了,是他决策对了。如果错了,那大家肯定也会埋怨他太冲动,被言楚洛迷惑了,于是他又把球踢了出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我们就投票吧,少数服从多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整队人数不过就十二个人,不算言楚洛、曾凡阳和段晨三人,正好是九人。投票结果是3比6,楚洛以绝对优势领先,很多人还是觉得她的分析比曾凡阳更有说服力,便选择了相信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队伍重新出发,目标地点离他们并不远,放过这座山,很快就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目标地点是陆洋他们部队曾经演习时用过的,其实就是个虚拟的指挥部。部队演习时,这里会真的配备军人把守,但是现在却完全是个空场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家潜伏在一个清晰地视角,便准备绘制布局图。因为这地方是言楚洛找到的,所以绘制工作也让言楚洛来做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言楚洛拿着望远镜认真的看着里面的一切,她头脑本来就聪明,观察事物时也就更加透彻,又有一定的绘画功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最后绘制出来的图和军人们绘制的相比并不专业,但是照猫画虎的倒是有点那个意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图纸完成,就准备收队了,大家要回到集合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返回的路上,他们先后碰到了两个小组,他们看到第二组完成都不觉得意外,只觉得因为陆洋在,他们占了便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个碰见的是赵蕾他们组,赵蕾看到后气得眼睛都红了,愤愤不平的看着言楚洛,那眼神像极了一只母老虎,好像她抢了她的男人一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家正为这一组获得了胜利沾沾自喜,曾凡阳的心里却很不平衡。他有意走的很慢,一直用眼神瞄着前面的言楚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段晨这会儿心里挺开心,他带领的小组得了第一,他这个组长脸上自然有光,有意慢下步子走到言楚洛的身边:“楚洛啊,别看你年纪小,还真是不简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段晨在公司做领导惯了,说话都是带着点官腔,让言楚洛不太喜欢,也就淡漠的回应:“还好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楚洛,这一次如果进了集团,打算去哪个部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只是个实习生,还没有资格自己选择,都要等待分配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我听说,咱们这批实习生里面,其他人都已经分配了部门,只有你没有分配,你就没有想过有可能真的有机会自我选择。万一上面让你自己选择的话,你想去哪个部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能自我选择自然好,不过我真的没想那么多呢!”言楚洛无心和他多聊,自然不想透露更多,再说了她去哪个部门她那个老狐狸爷爷肯定都已经安排好了,她说的都没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来我们商务部吧,我们商务部是公司的业务核心部门,算是挑大梁的,也很锻炼人。”段晨看得出来言楚洛很聪明,是个难得的人才,所以不自然的就想要抛出橄榄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后面曾凡阳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晨哥,你这还没进公司就开始给自己部门拉新了吗?还真是敬业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曾凡阳没有太大的本事,只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职员而已。当初学的计算机专业,这一次进的是信息部,就是对公司的网络进行维护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没可能进那么好的部门,现在看到言楚洛很是眼红,连带着段晨一起怼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