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以庶为贵

卷一:君当做磐石,妾当做蒲苇。第二十二章 公平比较

[更新时间] 2018-01-12 23:09:49 [字数] 3146

是夜。*?^?$首发www.zongheng.com+&!=-

贺兰府墙根处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首发www.zongheng.com+&!=-

白府今日新买来的小奴好奇的看了一眼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干什么的白肃清,忍不住问道:“公子,您在干什么呢?”*?^?$首发www.zongheng.com+&!=-

白肃清扇子插在后领处,头也不抬道:“没看见老子在绑鞋带?也不知道糟老头子从哪儿找来的蠢丫头,买了这么一个破鞋子!”*?^?$首发www.zongheng.com+&!=-

小奴咽了咽口水:“那公子,您大晚上的,跑到这里来做什么?”*?^?$首发www.zongheng.com+&!=-

他虽为奴,但京城里的事情基本上都有所了解。白肃清正是看中他这一点,才将他带在身边。*?^?$首发www.zongheng.com+&!=-

白肃清与贺兰音在裴世子府前的闹剧他自然也是一清二楚。不过令他不解的是,白肃清大晚上的跑到这里来做什么?*?^?$首发www.zongheng.com+&!=-

白肃清盯着他:“本公子买下你,可不因为你便宜。”*?^?$首发www.zongheng.com+&!=-

小奴摸了摸鼻子,小心翼翼道:“是为着贺兰姑娘?公子,额,如果您真的觉得贺兰姑娘不错的话,可以求老爷过来给您说说。”*?^?$首发www.zongheng.com+&!=-

以白家的地位,想与叶世子还有苏小侯爷争一争,好象也并未不可。*?^?$首发www.zongheng.com+&!=-

“呸,谁觉得她不错。”白肃清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女人简直就是我的扫把星。老子有直觉,如果不让她吃一次亏,老子一辈子都会栽在她手上!”*?^?$首发www.zongheng.com+&!=-

“那您也不用这个时辰来啊,机会多的是呢!”而且现在是深夜,有哪个姑娘大半夜的跑出来吃他的亏?*?^?$首发www.zongheng.com+&!=-

“哼,瞧着吧,贺兰音那个女人今晚一定会出来,”白肃清紧紧的盯着后门口,双眼微眯,语气微沉:“我白肃清的直觉,可从未失过准。”*?^?$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贺兰音趁着夜色跃出墙头,悄无声息的朝着百里莫闲出现的地方掠去。夜莺跟在她身边,略一皱眉,小声道:“小庄主。”*?^?$首发www.zongheng.com+&!=-

身后跟着的人自然没有逃过她的耳力,不知对方为何人又感受不到丁点危险,她唯有不动声色:“朝巷口走。”*?^?$首发www.zongheng.com+&!=-

夜莺点头称是,两人的速度加快。*?^?$首发www.zongheng.com+&!=-

跟在她们身后的人见此,赶紧也提上了速度。*?^?$首发www.zongheng.com+&!=-

他们就这般不紧不慢的跟着,一直在前方的两人忽然一个闪身消失不见。跟在身后的黑衣人一惊,登时上前几步。*?^?$首发www.zongheng.com+&!=-

然而他刚停下脚步,便察觉到一阵强烈的气息逼至后劲之处,那黑衣人面色诡异的扭曲了几下,刹那音变的青绿,转头便是一股子毒液喷过去。*?^?$首发www.zongheng.com+&!=-

夜莺惊惧交加:“小庄主!”*?^?$首发www.zongheng.com+&!=-

贺兰音反手便是一掌拍在那人的脑袋上,在他膨胀爆炸之前迅速的扎断他重要穴位,那黑衣人登时一声不吭立即倒下。*?^?$首发www.zongheng.com+&!=-

她出手虽快,却依旧吸入了一点毒气。基本黑衣人倒下的瞬间,她便单膝跪了下来。*?^?$首发www.zongheng.com+&!=-

“小庄主,”夜莺赶紧跑过去扶住她,心里很是内疚痛苦,若刚才是她出来就好了!她掏出药丸,贺兰音接过立即吞服下去。*?^?$首发www.zongheng.com+&!=-

夜莺退后几步跪在她的面前:“属下护主不力,望小庄主惩罚!”*?^?$首发www.zongheng.com+&!=-

面色好了几分,贺兰音低声道:“是毒教的人。你没跟他们交过手,贸然出手,只会平白丢掉性命。”*?^?$首发www.zongheng.com+&!=-

“毒教?”夜莺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人:“江湖传言他们杀人不眨眼,行事狠决果断。可今夜之举却并非如此,实在是有些奇怪。”*?^?$首发www.zongheng.com+&!=-

“只能说他们多了些考虑,知道派不同的人出来。”贺兰音握紧左手,一丝内力登时游遍全身,她松了一口气,望着已成尸体的黑衣人陷入了沉思。*?^?$首发www.zongheng.com+&!=-

毒教向来无耻卑鄙,即便未完成任务也定然是要拿到相应的报酬。如果未能杀掉目标之人,便懂急流勇退不再深追,以防损失更多。*?^?$首发www.zongheng.com+&!=-

毕竟培养一个毒人出来,是很不容易的。*?^?$首发www.zongheng.com+&!=-

但他们却是派人出来试探,莫不是他们发现了什么.....*?^?$首发www.zongheng.com+&!=-

贺兰音越想越有这可能,心也禁不住沉了几分,偏过头对着夜莺道:“白鹭带了多少人在夏侯庄?”*?^?$首发www.zongheng.com+&!=-

夜莺道:“四十六人。”*?^?$首发www.zongheng.com+&!=-

“分一半出来。”*?^?$首发www.zongheng.com+&!=-

此时,躺在地上的尸体开始逐渐液化,贺兰音拧着眉头遮住口鼻,夜莺赶紧扶着她走到一边。*?^?$首发www.zongheng.com+&!=-

不远处有异响,夜莺目光冷冽:“谁!?”*?^?$首发www.zongheng.com+&!=-

月光下,白肃清杏黄色身影显得格外惹眼,贺兰音眉头一跳:“白肃清?”*?^?$首发www.zongheng.com+&!=-

白肃清却有丝不耐烦,他疑惑的看了一眼地面上的青绿色液体,总觉得有点儿眼熟。他方才跟过来的时候,远远的瞧见贺兰音蹲在这里。*?^?$首发www.zongheng.com+&!=-

但是她们背对着他,也不知道究竟在干什么。*?^?$首发www.zongheng.com+&!=-

对于不想知道的事情,白肃清从未想认真细究,“贺兰音,本公子等候你多时了。新仇旧恨,今晚就一并解决了吧!”*?^?$首发www.zongheng.com+&!=-

夜莺身上有丝弱有似无的杀意:“小庄主....”*?^?$首发www.zongheng.com+&!=-

贺兰音却轻笑出声,“白公子还嫌白天出的丑不够?若你老老实实的呆在白府中,以白老人家的手腕,定能保你一世。可你却不知好歹,想与我贺兰音决一生死?”*?^?$首发www.zongheng.com+&!=-

“你是认真的吗?”*?^?$首发www.zongheng.com+&!=-

她的杀意毫不遮掩,小奴怕的牙齿直打:“公、公子.....”*?^?$首发www.zongheng.com+&!=-

白肃清深深的打了一个哆嗦,面色也有些白,但男人的自尊心让他强撑着站在那里腿不抖:“贺兰音,你也就那身功夫厉害点,有本事,你别用功夫啊!”*?^?$首发www.zongheng.com+&!=-

贺兰音觉得自己要被气笑了,身上的毒气基本上已被压制,她松开夜莺扶着的手,点头道:“好,我不用武功。”*?^?$首发www.zongheng.com+&!=-

“你常年习武,身子定与常人不同,”白肃清轻咳一声,脸上觉得有点烧的慌,但今天不让贺兰音吃个下马威,他怎么也睡不着!*?^?$首发www.zongheng.com+&!=-

是以,脸面什么的,就暂时抛弃了!于是他认真无比道,“我们该寻着一个无比公正的方式来解决我们之间的仇恨!”*?^?$首发www.zongheng.com+&!=-

“小庄主,我从来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不要脸之人,”夜莺盯着白肃清,嗓音凉凉:“不如让属下出手,先废了他的脸。”*?^?$首发www.zongheng.com+&!=-

贺兰音拍拍她的手,以示稍安勿躁。*?^?$首发www.zongheng.com+&!=-

“你说吧,如何才是公正?”*?^?$首发www.zongheng.com+&!=-

这白肃清看着无才无德废物一枚,却有着异常的执着心。本来她大可不加理会,但她忽然觉得,真的一走了之的话,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首发www.zongheng.com+&!=-

倒不如留下来看看他究竟想玩什么把戏。*?^?$首发www.zongheng.com+&!=-

白肃清‘嘿嘿’一笑,伸手自怀里摸出一把骰子来:“咱们便以骰子大小来定夺胜负,如何?”*?^?$首发www.zongheng.com+&!=-

贺兰音微笑,“赢若如何,输又如何?”*?^?$首发www.zongheng.com+&!=-

“赢,你便让老子亲一口。若输了,”白肃清盯着她看,“除了我的命,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贺兰音出府约莫半个钟头之后,晕过去的朱老太太终于一个猛吸气醒了过来。围在屋子里的众人登时个个喜极而泣。*?^?$首发www.zongheng.com+&!=-

“娘,您可算醒了。”落玉掏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将刚刚从柴房里放出来的贺兰清羽抱至她的面前:“您瞧,清羽也来了呢!”*?^?$首发www.zongheng.com+&!=-

被关在小黑屋一天的小小孩童登时一下子就哭了起来,声音好不凄惨。*?^?$首发www.zongheng.com+&!=-

朱老太太也哭的不行。*?^?$首发www.zongheng.com+&!=-

“发生什么事了!”一道怒喝声传来,刚刚从宫里回来的贺兰雄几个阔步走到自家老母亲的床前,拧着眉头道:“娘,您把音丫头关祠堂了?”*?^?$首发www.zongheng.com+&!=-

他一回府,便听管家说了今天的事情。登时觉得自己心中七上八下,也顾不得心中所虑,急急的朝着自家老母亲的方向跑了过来。*?^?$首发www.zongheng.com+&!=-

皇帝对贺兰音的态度令他对贺兰音有一丝的忌讳,而他自己也因为这一点觉得自己太没用所以才这么晚回来。*?^?$首发www.zongheng.com+&!=-

为的就是不想看见贺兰音,也不想再节外生枝。*?^?$首发www.zongheng.com+&!=-

可谁知道他一回来就听说了这样的事情,这若是让皇帝知道了,他贺兰雄的仕途之路,还会像以往那样一帆风顺吗?*?^?$首发www.zongheng.com+&!=-

这丝怒气彻底击垮了朱老太太,她登时流下泪来,悲戚道:“我朱氏真是造了什么孽才会生了你这么个不孝子啊!?老爷啊,你走的时候怎么不把我带上啊!徒留我一个人在这世上,平白的遭受这些罪啊!”*?^?$首发www.zongheng.com+&!=-

贺兰雄心中一塞:“娘?”*?^?$首发www.zongheng.com+&!=-

“老爷,”落玉抹了眼中的泪,“贺兰音剜娘的心,您也要来插一刀吗?您可不知道,在您面前装得无比乖巧的贺兰音,是如何对我们不敬的!”*?^?$首发www.zongheng.com+&!=-

“是啊大哥,”贺兰姗姗的母亲刘紫上前一步,捏着帕子擦泪:“贺兰音大逆不道,出言不逊,气倒了娘不说,连姗姗这么小的孩子都没放过!”*?^?$首发www.zongheng.com+&!=-

她眼泪掉的更多,哽咽出声:“姗姗那孩子哭的眼睛都肿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屋子里女人众人,一两个人哭出声,一个个都被带动了情绪,特别是贺兰清羽,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首发www.zongheng.com+&!=-

贺兰雄登时就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首发www.zongheng.com+&!=-

落玉赶紧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贺兰雄的面色越听越是铁青,落玉见时机差不多了,拉住站在一旁的贺兰贤志:“就连贤志都没能逃过她的毒手!”*?^?$首发www.zongheng.com+&!=-

贺兰贤志艰难的点了点头,他面色憋的通红,咬着牙拼了命的张口:“推....推..我.....入....入....水..杀.....”*?^?$首发www.zongheng.com+&!=-

“不好啦不好啦!”府中小丫鬟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一脸惊恐的看着屋子里的众人。在瞧见贺兰雄铁青的脸色之后,吓的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老,老爷!”*?^?$首发www.zongheng.com+&!=-

贺兰雄觉得今天的糟心事多的令人作呕:“又发生了什么事!?”*?^?$首发www.zongheng.com+&!=-

“秋.....秋兰....秋兰死在别院的井里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