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凰后难逑:圣上请开宠

正文第一百零一章怒火,难以忍受!

[更新时间] 2018-12-31 00:23:22 [字数] 3119

杨中倾听谢灵韵悄言过后,只见他勉起喜色,长声一萱:“来人,传旨,顺于今日夜晚要去圣后寝宫侍寝安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话,很快便传了过去,那收旨的宫女问后脸色简直犹如春暖花开,她怀着甜笑,兴高采烈的跑在了何月仪的身前,“朝后娘娘太好了,今天圣他说,他说要来陪你侍寝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月的脸色依旧暗淡,她丧气的说道:“这有什么好高兴的,反正我也不喜欢圣上而圣上她也不喜欢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宫女扶起何月仪脆弱的身子,“朝后娘娘您怎么能这么说呢,陪圣上侍寝可是每一个后宫众妃梦寐以求的事情,如果你这次能为圣上生下个嫡子,那就是独一无二的太子了,等到那个时候你就是真正的一朝之后了,那还有谁还敢欺你,不敬你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月仪的脸未有半点喜色,她思索问道:“难道你不知道在圣上的眼中我无非就是一颗认他摆弄的棋子?难道你不知道这很有可能是圣上的阴谋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宫女叹了口苦气,语重心长地回道:“朝后娘娘所说的,奴婢又何尝不知呢?只是我们自从就进来这无情的皇宫其实就是走进了这场无情的棋局再也跳不出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宫女苦摇着头,动摇了何月仪的心:“也不知道我爹现在过的怎么样了。圣上现在有没有难为他?他生活的是否可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宫女见泪水滴落,拿出手帕贴心的为朝后娘娘檫着泪水,并在甜蜜之中尽情畅言,“朝后娘娘虽然奴婢不知道圣上让你侍寝的目的何在,但如果您不接受的话。那你们何家必将落得个不敬圣上之名。所以既然我们既然已经身在这棋局之中,那又何必想着逃避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月仪檫下泪水顿时变得神情毅然,语气坚定,“你说的没错,为了爹,为了我们的何家无论如何我都要勇敢的走下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宫女挽起何月仪的手见,“那奴婢这就服侍朝后娘娘您去沐浴了,要是一会儿圣上要是一个不干净怪罪下来的话那麻烦可就大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至北夏已被父王软禁已久的李人怀,完全失去了理智,他如魔鬼一般抓起侍从的身子,丧心病狂地说道,“本王一定要杀了李隆裕,一定要杀了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侍从的脸色万分难堪,他苦苦求着,“殿下您这万万不可呀,李隆裕可是您的亲弟弟,那是您杀了他,那就是真的完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人怀气得一脚将他摔倒在地,怒吼道:“本王让他活在这个世上,本王才是真的完了,你明白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躺在地上的侍从一脸憋屈,“殿下,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人怀缓歇几气,怀着怒气的眼神,指着自己的侍从,“父王他不知道我在京城养了一批死士,后日便是母亲的忌日,到时候父王肯定会放我们出去,到时候人多眼杂,到时候到了山脚下你就趁机把本王给你扔下去,剩下的他们都会明白的!”说罢,李人怀便将刻有除裕王三字的绿石递在了那侍从眼前,“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随从却是一脸恐慌,只见他抖瑟着身子,怎么不敢收此重物,“殿下要是小的怎么做了,那老爷知道之后预定会把小的肉皮都给割了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人怀拿起茶壶,瞪眼逼道,“要是你敢不从本王的话,信不信本王这就把你的砸的四肢残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无奈之下,侍从只好接过玉佩,回道,“小的一定会替殿下办好此事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只见推门声响起,李枭踏着霸气步伐走向前来,“李人怀,后日便是你母亲的忌日,寡人会让你一起去祭奠母亲,到时候你可别又出什么乱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人怀外容恭敬,谦虚有礼:“多谢父王慎言,孩儿一定会认真祭母,绝不会让父王您失望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很好,祭母可是大事要是你这次出去都还敢有歪心思的话,那寡人罚你可不就是软禁这么简单了,所以你最好把你自己说的话给寡人记住了。”警言过后,李枭哼气转身,甩袖离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随从彻底被李枭的眼神吓怕了,注视着李枭离去的背影,他胆怯的拉了拉李人怀的衣袖:“殿下,您看老爷刚才说的,要不咱们还是别做了吧,不然真的会出事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人怀怒气哼声,他一拳打在侍从的肚兜之上,“你个没用的东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随从忍着委屈的泪水,含嘘说道:“可是殿下,老爷他已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只不过是恐吓几句你就吓得腿脚发软了?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你想做也得做,不想做也得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傍晚北楚,已经沐浴完毕,躺在凤床之上,静候着圣上的青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朝后娘娘一会儿圣上来了,你可要想方设法把他的心给抓稳了!”宫女提醒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月仪含着苦涩的微笑,“放心吧,我说过为了爹爹,我愿意付出一切,所以我一定会努力的为圣上生下太子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很快圣上便移驾而来,此时何月仪发出了甜蜜的一声“圣上!”传入杨中的耳中,却激起他心中的怨恨:“哼,要不是为了韵儿,顺早就把你和你父亲父亲大卸八块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圣上您怎么还战在哪儿呢,臣妾的身体可凉了!”何月仪忍着她的万分不愿,发出了尴尬的销魂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杨中一挥龙袖,“你们都退下吧,圣后娘娘还在等我侍寝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下人退下后,杨中便从袖中便拿出药丹,在犹豫中心念着:“韵儿姐姐为了你的将来,顺今日就豁出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罢,他便药下丹药,大步走去,开始了他与何月仪的圆房之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日北夏清郡王府,李枭思索起了昨日之事,“寡人这个向来都是心胸狭窄,这次他没得大司马之位,肯定对裕儿又多了不少怨恨,不行,寡人绝不能让他伤了裕儿一根汗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此,他便放声宣道:“来人,传裕少爷入府请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一会儿,李隆裕便赶到李枭身前,“儿臣参见父王,不知父王此次召见儿臣所谓何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枭连忙扶起李隆裕的身子,和蔼说道:“裕儿快快就座,今日为父是与你谈聊明日祭奠一事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主动盛好热茶,恭敬的服侍二爷入座。父子座下后,李人怀注视着父亲那紧张的眼神,便一下解开了心里的疑惑,“父王您此次传我前来,是怕我在祭奠时有危难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裕儿说的每错,你的那个怀王兄可是一个心胸极度狭窄之人,为父觉得他此次很有可能对你怒起杀意,所以往后的这些日子你就为父身边把,只要他敢做,为父就一定绕不过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人怀心有所苦,思索了不过片刻,他便恭敬回道:“父王孩儿知道你对孩儿的一片苦心,只是孩儿父王每日政务繁忙,而孩儿身为一个小小的庶子已经承蒙父王大恩了,所以这次就让儿臣自己保护自己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韵儿你说的都是什么话,你同你怀王兄都是寡人的亲生儿子,寡人怎么对你们有偏见之心呢?只是你的怀兄实在是一个不合格的嫡子,为父实在痛心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隆裕怀着冷静的脸色,谦虚回道:“父王您可千万别这么说,怀王兄资质雄厚,文武双全在这乱世之中,他做的有些事情,可比年我这个年幼孩儿精炼了不少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怀儿,为父自小就是了解你的性子只是今日你不必再为你怀王兄争辩了,因为纵使他有一统的能力,可是他连起码的做人都不会,又怎么能立足朝廷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话,使李隆裕陷入了沉思之中,他还未来得及说话,便有下人行入府中,“启禀老爷,李人怀身边的随从说是有急事必须马上见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很快只见那侍从一脸狼狈,抖瑟着身在行来,刚到正堂便下子瘫跪在地,苦声说道:“启禀老爷,小的今日冒死前来,是有急事想报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枭认真问道:“你不是和李人怀呆在一起吗,那你是怎么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随从露着苦色的脸色,实言道:“启禀老爷,李人怀他逼小的出手行恶,所以小的不得不趁为怀少爷盛饭之时,将消息暗报给了守卫,这才使小的来到了你的身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起李人怀的恶性,李枭通心的捏起了拳头,他继续问道:“这么说李人怀已经被迷晕了,那好寡人问你,你服侍的殿下是不是对寡人的裕儿起了杀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随从已然是面如土灰,在主子的逼问之下,他连忙点起头来,“老爷英明,此次怀王爷就是对我说他在京城暗自收养了一批死士,他让我在明日祭奠之时,在山脚下以绿宝石为号,随后借死士之手,除掉李隆裕!”说此。他磕下重头,长叹苦气,“老爷小的知道,如果小的真的这么做了,那可就只有死路一条呀,所以小的今日在前来告知此知此事,老爷小的昔日所受之苦,还请老爷为我做主呀!”接着,他有诚恳的磕下三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来你也的确是和个聪明人。”说罢,李枭便从身旁柜中拿出一粒丹药,“不过既然你把此事告诉了寡人那也算是立功一件,寡人不会忘记赏你的,这是治伤的良药,你吃下了头就赶快回去吧,要是被你的怀王爷发现了什么那可就怪不得寡人的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