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大宋天后

正文第二十章 谋划大局

[更新时间] 2018-02-17 22:25:40 [字数] 3123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打残高衙内、敲响惊闻鼓、觐见徽宗皇帝、高俅倒台,这一系列大事,都是因为婉扬而起,因婉扬而终。这个话题足以让好热闹的汴梁城百万市民,聊个一年半载了。而婉扬从皇宫出来那一天起,任店的姜五郎老板,也机智的决定,让婉扬成为任店花魁,每月底薪十两黄金,参加公演和接见客人由她自己决定,并且把自己在小甜水巷的一座带院的小楼送给婉扬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婉扬瞬间感觉自己还是有主角光环的,硬恁了高俅一家自己有惊无险,御前表演皇帝赏赐的金银手饰也够在汴梁城花半辈子了,并且还有座小别墅,面朝市井,清风徐来,也算是走上人生巅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穿越到大宋,经历的波折多了,婉扬没有让眼前的“小确幸”迷晕了头脑,毕竟三年后便是“靖康之变“,徽宗、钦宗皇帝投降被俘,百万生民流离失所,如此歌舞升平的汴梁城,在那年会满目萧条,甚至出现易子而食的惨像。婉扬想组织悲剧的发生,就必须成为在大宋有号召力的人物,甚至进入大宋的核心权利阶层。婉扬是个女子,不能参加科举考试,男扮女装去从军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思来想去,要练武习文,多结交一些有识之士,闲暇写一词教给任店的歌妓传唱,但最重要的,就是写一本书,宋代重文,如果写的书能风靡汴梁,那绝对在大宋有了很大的号召力,被破格提拔个女官,也是有些可能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工欲利其工,必先利其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琴棋书画、笔墨纸砚,这些东西少不了置办,而在甜水巷的小楼住着,也不能总是下馆子叫“外卖”,还是要下厨做饭。那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些也得准备,婉扬又花大价钱,托关系从皇宫内诸司的武库中,买了把并州造的环首直刀、一张白桦弓、箭矢六十、硬木长枪一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于是,婉扬每天早上六点钟起床,一上午的时间就是练习刀枪射箭,徒手格斗几乎就不怎么练了;下午的时间看书写书,晚上秉烛修改下自己写的书、或者写几首词,就这样每天大门都不出,忙碌了一周,才想起搬家了,还是要请陈东和陈秋华,来吃顿饭,认认家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天一大早,婉扬就去街市,买了些新鲜的菜蔬、汴河鲤鱼、炊饼、羊羔酒,回到家中,从上午八九点钟就开始忙活,婉扬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是个小厨娘,做工繁琐的拿手菜也有十七八种,家常菜分分钟就能搞定,但宋朝没有电磁炉、天燃气,做菜要自己拉放柴火掌握火势,手忙脚乱的去放调料,婉扬忙了一上午,灶火熏的满头大汗,才把两荤两素的四道菜做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到了中午时间,婉扬刚把酒菜炊饼摆上桌,陈东和陈秋华也如约而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陈东提了两盒点心,婉扬瞧着陈秋华空着手,就假装紧绷着脸,开玩笑道:"陈秋华,你来恭贺我乔迁之喜,东哥还提两盒点心呢,你怎么两手空空的来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婉扬说完,陈秋华涨红了脸,但又表情气愤,憋了好多话想说,又张不开口样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陈东把礼品盒找了个位置放下,哈哈一笑道:“婉扬妹子,这你就错怪秋华了。秋华听说你最近勤练射箭,秋华花了小半年攒的薪俸。给你买了块扳指(古代时扳指的主要作用,是保护拉弓的手指),一直揣在怀里,走路都小心翼翼的怕摔坏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婉扬闻言一愣,不过又瞬间嘻嘻哈哈了起来,拽着陈秋华胳膊说:“我刚才是开玩笑的,我就知道我搬家嘛,以秋华同学的实在脾气,肯定要花大钱钱送东西给我的!——唉,别藏着掖着了,快拿出来,我看看怎么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陈秋华这才躲着婉扬的目光,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木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鹿角制成的扳指,婉扬戴在手上试了试,不大不小。刚好合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东西不错,我愉快的手下啦,来东哥,秋华,快请入座,尝尝本姑娘的厨艺怎么样!我可是忙了一上午才做出来的。”婉扬戴着扳指,热情的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宴请宾客,饭桌上没有按照孔夫子说的“食不言”来约束自己,婉扬和陈东、陈秋华,边吃边聊,说的第一个话题,就是高俅倒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陈东赞叹婉扬道:“若不是婉扬谋划计策,并且有敲登闻鼓的胆色,高俅还不知道要在太尉的官职上,熬个几年才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陈秋愤然拍桌子,险些把桌边的酒杯都振掉在地上:“只可惜官家没有下令将高俅那厮斩首,查抄家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陈东摇摇头,刚要做出解释,婉扬淡淡说“高俅倒台,但是能保全性命,和家族的富贵。这些,早在意料之中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婉扬说完,又勾勒出一个微笑,看似不经意的开口问道:“东哥,秋华,你们认为现在的大宋,是强盛还是衰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婉扬说完,又勾勒出一个微笑,看似不经意的开口问道:“东哥,秋华,你们认为现在的大宋,是强盛还是衰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陈东还在思索,陈秋华率先说道:“伐辽战役虽然打的一塌糊涂,但总的来说,还是用钱从金人手里买回了燕云十六州,达到了目的。前辽的降将郭药师归顺大宋以来,官家对他厚爱有加,郭药师手下那支常胜军四万于人,都是百战老卒,戍守燕云之地,就算是金人撕毁盟约入侵大宋,郭药师的常胜军为藩篱,陕西西军赴援,金人也是攻不破燕云州县的;而西夏自先皇哲宗一朝的平夏之战,早已苟延残喘,攻灭西夏一国,我看最多需要五六十年的时间。外患不足道哉,主要还是内忧,官家任用奸相蔡京等辈,致使党争激烈,物价飞涨,民怨四起;童贯为伐辽统帅,无寸功可言,居然还能被加封国公。总的来说,只要官家不再任用蔡京童贯等奸臣,大宋还是国富民强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婉扬听陈秋华说完,看向陈东问:“东哥,你以为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陈东还在思考,听见婉扬问他话,就不置可否的笑着说道:“我还是听下婉扬妹子的高论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婉扬喝了口酒,才开始说道:“不知道东哥和秋华,是否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在祥祺观相遇,那时我就说了,如今的大宋,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秋华认为只有内忧,没有外患,我不同意。我觉得,现在的大宋是内忧外患,而且外患大于内忧。先说内忧吧,就算是蔡京、童贯等人被官家罢免,也只是治标而已,而大宋本质上的问题,是冗员冗官,禁军没有战斗力的问题。但这些问题,已是从太宗皇帝开始,积攒到现在的顽疾,范仲淹、王安石、富弼等贤臣良相都没有解决,到了我们官家这一朝,能解决就几乎不能了。不过内忧的问题,不是急症,至少在三十年内不会危及到大宋的存亡。但是外患就令当别论了,伐辽战役用的是大宋第一能战的西军,尚且因为战略失误、将帅掣肘打一塌糊涂,金国看在眼里,郭药师更看在眼里。秋华说郭药师常胜军四万百战老卒不假,但是秋华可能不知道,四万常胜军只是正规军队序列的,非正规序列乡兵,至少有二十万众。官家对郭药师也是厚爱有加,但郭药师就一定忠于官家吗?我听说官家召见郭药师,赏赐给他一个金盆,和几个美妾,郭药师拜别官家后,就把金脸盆剪开,分给了几个重要的部下,郭药师此举,用的是官家的钱财,却笼络住了常胜军部下的心。现在的常胜军,忠的是郭药师,而不是官家,更不是大宋。况且郭药师为辽国涿州、易州守将之时,辽国危难,郭药师能携涿、易二州归降大宋,如果金国入侵,郭药师必定会投降金国,并且会不遗余力的充当马前卒。汴梁京城外的屏障州县,河北驻泊禁军能战者有多少?河东驻泊禁军能战者有多少?汴梁京城,号称禁军八十万,能战者不知道有一万人否?西军千里入援,多久才能赶到汴梁?金国的军队,可是在护步达岗之战,击溃辽国八十万部众的!倘若金国南侵,官家软弱战合不一,将相政令矛盾,金兵必然长驱直入,不知多少生灵涂炭、百姓流离失所,那时大宋,怕是有亡国的危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婉扬说完,重重一拍桌子,陈秋华听得后背冒汗,饶是经历过大风大浪,在三千太学生中以远见卓识著称的陈东,都打了个寒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陈东正色道:“凭我们的能力,如何可挽天之将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婉扬起身说:“朝廷的核心权利阶层必须有和我们一样的志同道合之士,必须要有一支听我们指挥的能战之军,如果禁军掌控不得,那我们就训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并且掌握一些能为我们所用的乡兵、弓箭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婉扬说的慷慨激昂,忽然,屋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婉扬正说的兴起,听见有人敲门,不耐烦的站起身,扯着嗓子喊:“谁啊!大白天咣咣砸门,砸会了双倍赔偿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听门外的客人说道:“大名府人士燕青,特来求见潘姑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